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资料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新闻>>张伟平回应各种敏感话题 再选明星会考虑更多

张伟平回应各种敏感话题 再选明星会考虑更多

2007-1-21 8:59:33 来源:精品购物指南

  截至目前,张艺谋第三部古装大片《满城尽带黄金甲》已取得两亿八千一百万的骄人票房,超越《英雄》成为国产电影头号赚钱机器。影片上映一个月来,遭到围绕着创作品质的意料中的质疑、恶搞与谩骂,再度引发对愈演愈烈的“中国式大片”的现象讨论。意料不到的种种纷争、对骂也接踵而至、层出不穷,影片制片人、张艺谋的合作伙伴及挚友、新画面公司老总、话题人物张伟平再度成为风头浪尖上的争议人物,他以“张艺谋代言人”的身份在关键时刻站出来“舌战群雄”,乃至不留情面、嬉笑怒骂,无论对手是业界巨头还是国际大腕,可谓勇气十足、势不可当。

  让我们先对相关“纷争事件”进行逐一回放。

  “霸王条款”惹众怒 “《好人》殉情”博同情

  另一部贺岁大片《伤城》在公映前后,投资方之一、保利博纳电影公司老总于冬指责《黄金甲》与院线签订“霸王条款”,强占影厅,从而导致《伤城》等其余贺岁电影陷入由不正当竞争造成的市场劣势。随后一些同档期影片也纷纷指斥“霸王条款”,引发舆论话题。

  威尼斯电影节获奖影片《三峡好人》的导演贾樟柯在影片公映前夕含泪宣称“在这样一个崇拜‘黄金’的年代,有谁还会关心‘好人’”,并称要跟《三峡好人》一起“殉情”,张伟平随后指责他借《黄金甲》进行自我炒作,并爆料说“《三峡好人》之所以能在威尼斯得奖,是因为电影节主席是投资人之一”。贾樟柯和张伟平于是展开骂战,并差点儿对簿公堂。

  周润发笑称“《黄金甲》点映来的都是自己人” 新画面发表声明予以否认

  2006年9月22日,《黄金甲》为申报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在北京举行点映,提前看片的影评人和观众一致叫好,影片主演周润发稍后在香港接受采访时,却称“观众都是自己人,反应一定好”,并笑评“申奥事件”说:“张艺谋导演都没有得到通知,你说入选就入选呀?!”从而引发媒体及舆论的轩然大波。

  2006年9月25日,新画面公司通过网络以周润发的名义发表声明,否认说过对《黄金甲》不利的言论,落款处注明“我们相信周润发的人品”。 

  次日,周润发否认自己通过新画面公司发表过任何言论,解释说以前说的话纯粹是开玩笑,没想到造成了不愉快的尴尬局面。

  周润发巩俐双双缺席全球首映  张伟平公开指责

  2006年12月14日,《黄金甲》召开全球首映庆典,主演周润发和巩俐却双双缺席。巩俐方面透露的原因是“母亲病重,要赶回老家看望”,当日她却被狗仔队拍到在香港购物的照片。

  随后张伟平公开指责周润发,认为他不参加首映庆典很不敬业,事后周润发接受媒体访问时解释说,是《黄金甲》的香港投资公司老板江志强叫他不用去内地宣传,他不清楚江志强和张伟平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张伟平指责周润发耍大牌、故意制造矛盾 发哥发嫂以“合约精神”激烈回应

  针对周润发的说法,张伟平通过发言人回应说:“这已不是发哥第一次造谣生事了,这是严重的人品问题。他的言论是在挑拨我们和香港制片方的关系。事实上江志强今天就要来北京和我们谈合作,如果有问题,怎么会继续合作?”

  张伟平随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周润发之所以没参加《黄金甲》的宣传,是因为制片方决定不让他来。我们投资方之间没有任何矛盾,一个演员嚼什么舌头!就算这个演员是周润发,也没必要大嘴巴!现在他居然制造新的矛盾,我们没必要给他留面子。”

  张伟平更指责周润发在拍戏期间耍大牌,以好莱坞巨星身价向剧组提出无理要求,除了要入住北京最贵的酒店外,还要一个人霸占七间房,甚至要求配备十米长的豪华房车用来上厕所,片酬高达700万美金,每天却只工作12小时。

  2007年1月8日,周润发回应张伟平的指责说:“每个演员在市场上有本身的身价,我去好莱坞拍戏和在亚洲地区拍戏都是用同一份合约,合作是你情我愿,这是合约精神。为什么要拍完戏才走出来骂,而且这部戏又不是亏钱,还出来骂个鬼啊!”

  周润发的夫人“发嫂”陈荟莲也挺身而出说:“我觉得同没有教养的人(进行)泼妇骂街没必要,拍这部戏我们是同安乐公司江志强以及导演张艺谋签约,这个张伟平我不是很认识,不清楚他为什么要出来闹事。我老公只是演员,合约部分他从来不参与,我不明白为什么有人要摆上发哥来做宣传。我们双方签了合约,声明不能对外公布内容,但现在有人出来讲,讲得又同事实不符,最起码我们拍戏的要求,一定是合约有写明,绝对不会临时加进去,大家不信,不妨去问江生或者张导演就清楚。”

  新画面公司指责周润发人品有问题 巩俐力挺周润发

  针对所谓的“合约精神”,新画面公司的发言人回应说:“他跟我们说合约精神,但为他和发嫂单独增加的那辆保姆卫生车,在整个拍摄期间只用了有限几次,这根本就是合同之外临时要求的,而且还是在经费预算都已经划定了的情况下要求的。我们为保证影片进度,同意了他的要求,但并不代表我们认可他的做法。我们认可周润发是一个演技出色的演员,也认可他在《黄金甲》中的表演,但我们认为他不是一个好人品的艺人。”

  日前,巩俐在上海出席某代言活动时,向记者解释自己没能出席《黄金甲》首映式的原因说:“我没来只有一个原因,就是我母亲的身体,作为女儿我必须尽自己的义务。”对记者提出的“香港购物”质疑,巩俐说:“肯定有人说谎了,但这个人不是我,我也不清楚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照片。”

  对张伟平和周润发的“骂战”,巩俐说:“(发哥)真的是一个很好很好的、非常非常优秀的演员。每个人都有处理事情的方法,换成我是发哥,如果有时间,也许会对牛弹一会儿琴。但如果没时间,就根本不会去理他。这就是我的态度,够清楚了吧?”这番话被媒体当作是她“挺周倒张”的表态。

  “秘密与谎言”从何而来?

  张艺谋的前两部古装大片《英雄》和《十面埋伏》在公映后也遭到“全民攻击”,但都集中在影片质量和演员表演上,从未像此次《黄金甲》一般引发强烈“私人恩怨”,尤其是制片方和影片主演之间发生口舌之争,乃至上升到“人品问题”的高度,而且“人品有问题”的,是我们公认的巨星周润发和巩俐,这样公开爆发的巨大纷争,在中国影史上都堪称首次。

  张伟平专访

  我张伟平是不是错了?是我站出来挑衅周润发吗?

  “有没有‘霸王条款’是有案可查的,可没有一个记者愿意落实这个事。”

  记者:《黄金甲》已经破了《英雄》的纪录,是不是还有可能突破《泰坦尼克号》当年创下的三亿六千万的票房纪录?

  张:我觉得难度很大,我昨天还跟张艺谋说,想过《泰坦尼克号》不是很容易啊,因为我看过中影集团关于《泰坦尼克号》的票房报告,其实它在上映前两周没有我们势头猛,但它有自己的特殊情况,就是上头为它专门下了一个红头文件,像这种商业片,再下一个红头文件就不得了了。

  记者:影片上映以后,遭到各种针对创作的质疑和劣评,但北京某媒体却骂“作者心理阴暗”等等,后来你接受采访,说是因为跟这个媒体的主管人员有私人恩怨,他当初找你“借钱买房”,你没答应?

  张:他们跳出来骂,没有出我所料,但骂的那么夸张我没料到。你骂“审查制度过于宽松”,可你能说《黄金甲》是中国审查最松的一部吗?你要么说故事不行、演员不行,可你骂的是什么东西?正义没战胜邪恶?莎士比亚的作品哪一个正义战胜邪恶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们想干吗,大家心里都明白,但我不能说的更详细了,再详细就要具体到人和事了。

  记者:但你还是向记者说了“要钱买房子”的事,不担心再得罪他们吗?

  张:我跟张艺谋的区别就是,张艺谋属于那种比较怕得罪人的,他尽量不得罪别人,而我呢(笑)?我其实也不想得罪人啊,但很多时候我迫不得已。

  就象最早说什么“霸王条款”,有没有这样的事情,其实是有案可查的,很容易弄清楚啊!最早说霸王条款的是谁?是于冬第一个跳出来说的,我没理他,他说了一个多月,媒体关注的不是核实这个事儿有没有,而是抓住这个事儿爆炒。其实你随便问一下院线经理,有没有签订霸王条款?马上就可以真相大白,可就是没有一个记者愿意落实这个事。

  “我做电影这么多年,从没主动出来挑衅过,从没主动指责过一个人。”

  记者:你怎么看待对你、对张艺谋的“霸权指责”?

  张:张艺谋接受采访时说过,不用那么多,四篇文章就可以把一个导演骂晕,好在我不是导演(笑),我跟张艺谋说你是艺术家,我是俗人,电影对我来说不重要,太不重要了!我说不做就不做了。现在很多人找我,说往后两年张艺谋不拍电影了,你能不能跟我合作?从香港到台湾再到欧美,很多人希望跟我合作,尤其是大片,但我全部婉拒,因为“做电影”我全凭性情,我做也是性情,不做还是性情,我没指望拿电影赚钱,也没指着出名,出名都是被动的,我做电影这么多年,从没主动跳出来挑衅过,从没主动指责过一个人。

  记者:这次从“对骂贾樟柯”开始,你却陷入了各种纷争。

  张:贾樟柯后来又说什么“《黄金甲》霸占资源”,我觉得贾樟柯外行了,因为“霸占资源”首先要讲事实,现在在中国,电影工业这一块,你不象国企可以拿独家,我们是民营公司啊,第二拍电影谁也没有资格说可以操控观众、霸占市场,你没有这个能力!你不可能强迫观众掏钱买票,这个权力在观众手上。只有观众是上帝,我们都是孙子,哪儿有霸王啊!你只能靠电影营销,让观众愿意买你的票。电影院里就算不放《黄金甲》,你《三峡好人》去放,你问问院线经理,你那个电影有没有人看?你干吗要拽着《黄金甲》来说事儿?所以我每次都是被动的,莫名其妙就有一个人跳出来指责我,或者张艺谋,或者指责这个片子,每次我都是半天没反应过来——他这个事儿跟我们没关系啊?慢慢我才明白了,他那个片快上了,他是在借机宣传。

  “一碗肉本来俩人吃,现在改仨人吃了,有人心里肯定不舒坦。”

  记者:你跟周润发之间的骂战,也是源于他最早在香港的言论。

  张:我真是没想到。以前接受媒体采访,我还在夸周润发的演技,说他确实是中国演皇帝第一人,但他却在香港说那样的话!这个影响太坏了!这个事让我很被动!因为作为投资方,投了3.6亿,我们当然希望有机会参与奥斯卡,参与奥斯卡是对影片最大的宣传,可我就没想到周润发突然在香港跳出来说我们的点映是“假的”,我大吃一惊,我就给江志强(香港投资人)打了一个电话,让他跟周润发确认,到底说没说过那样的话,江志强是一个老好人,他在两边磨磨唧唧说不清楚,我说你必须确认,他后来告诉我说周润发没说那样的话,我又问他,你确认他没说?他还是说周润发没说过,于是我就发布声明,用周润发的口气,在网上宣布“纯属谣言”,而且最后我加了一句:“我们相信周润发的人品”。

  记者:但后来他却承认他说了,是“开玩笑”。

  张:你周润发没来北京,也没来点映现场,你怎么能说这种话呢?你说你在开玩笑?!你这把年纪开这种玩笑你靠谱吗?你说秦俊杰开这个玩笑还行,他刚进这个门,可你在娱乐圈混了这么多年,这句话说出来,影响是什么你不可能不知道吧?!

  记者:现在看来,周润发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开那样的“玩笑”的?

  张:我心里太明白他为什么开这个玩笑了。网上也有人报,说是因为投资方启用周杰伦,从而修改剧本什么,造成周润发不满意……其实当时用周杰伦的时候,我也有这个顾虑,张艺谋也有这个顾虑,因为对演员来说,尤其是主演,都希望自己戏份越多越好,可以充分表现,当时剧本已经定型了,演员也都定了,突然张伟平说建议加周杰伦这么一个人物,等于一碗肉本来俩人吃,现在改仨人吃了,被拨走了一份儿,有人心里肯定不舒坦。

  记者:他在拍摄期间表现出不满情绪了吗?

  张:拍摄期间当然没事,因为导演工作做的好啊,张艺谋同志还是非常优秀的,我觉得他可以做党委书记(笑),他是特能揉面儿的那种人,所以我很放心,《黄金甲》的现场我一次都没去。

  “你们谁有把握不让周润发在首映式上再说什么不靠谱的话?再来一下就不可控了!”

  记者:所以周润发在拍完后才发泄自己的不满?

  张:对。后来我一看他接受采访那个视频,其实奥斯卡有戏没戏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能这么说。因为你是《黄金甲》的主演,你不是奥斯卡的评委。我当时特气愤,我觉得电影做到今天,已经够难了,大家不管有什么矛盾,都不能跳出来攻击自己的作品啊,这让外人看了不好。所以我说到周润发的人品,他不服气,可那些话是不是你说的?都有视频啊!你是不是中伤了这个电影?你能否认吗?

  后来我就找江志强,他脾气好,你骂他,他能一句话不说,该跟你谈什么还谈什么,因为他是非常合格的商人,我不是,我跟别人一照面,要是看对方不顺眼,我根本就不跟他打交道,所以我一般都让江志强谈片酬、谈合约。我跟江志强说,周润发这件事影响极坏,令我们非常被动,但是这个空子不应该是周润发弄出来的啊!最后江志强也承认了。所以你说我张伟平是不是错了?是我站出来挑衅周润发吗?

  记者:首映庆典那天,周润发没来,到底是因为什么?

  张:那天我发着高烧,我心里一直担心,怕出事,因为周润发已经让我不信任了,我担心首映式再出什么事,周杰伦等等那么多明星在场,如果谁心里不舒坦了,在那说出不冷不热的话,那么多媒体在场,这个首映式就给搅和了。

  后来我把首映庆典的主创都叫来开会,我突然宣布:这次《黄金甲》首映式让周润发出局!他们惊呆了,对我说伟哥你没说错吧?为什么啊?演出台本里周润发的节目都编好了啊,就连他怎么跟吴宗宪互动,这些都编好了啊!我就反问他们,你们谁有把握不让周润发在首映式上再说什么不靠谱的话?再来一下就不可控了!就像郭德纲后来一上去就说德云社,台本上没这个,我后来还说他真不靠谱,抓紧一切机会给自己做巨大广告,但他这个是小事,做广告就做了,可如果周润发再说什么《黄金甲》的坏话,后果可想而知。上次那件事就让我焦头烂额,张艺谋是个闷葫芦,我一个人在那儿解释,我不解释的话,别人更说你是假的,你知道在中国,谎话说上一百遍就成真了,可我又解释不清楚,所以真是又郁闷又恼火。所以首映式让他出局,这在中国电影史上是没有的,让男一号出局!我想那个时候周润发可能还在等着江志强通知他去呢,当然也不排除他做好准备了。

  “周杰伦接受采访的时候非常配合,我觉得真是人心换人心。”

  记者:但男主角缺席首映式,记者还是会做出种种猜测。

  张:我是为了大局才让他出局。不仅是记者,包括向主持首映庆典的那么多一线主持人解释这个事儿,我也下了功夫。这次首映式的规模那么盛大,我找来了蔡康永、吴宗宪、阿雅、陶晶莹、阿宝,都是一线的,他们经验丰富,同时具有强烈的娱乐精神,内地这么厉害得主持人挑得出来吗?我在北京饭店贵宾楼迎接他们,开会的时候,蔡康永问我,演员是不是全部到场?我说发哥他接了一个好莱坞的片子,我们刚开始定21号首映,现在提前到14号,所以发哥来不了了,这不怨周润发,是我们临时改变计划,我这么说等于给周润发一个面子,我不希望大家知道。他们就问我,要不要在首映礼上公布这个事,我说可以说,包括巩俐她妈妈病了,也可以说,他们还问我说,前段时间巩俐不是还出席了在洛杉矶的宣传活动吗?我说这次正好赶上她妈生病了,他们就没再问什么了。

  最后我决定由蔡康永来宣布,我还开玩笑说吴宗宪你不能说这个事,大家一看你这张脸,本来是真事,反而不信了(笑)。

  记者:蔡康永显得比较真诚。

  张:(笑)对,我也是这么想的。那次首映庆典,从吴宗宪到蔡康永,我都非常感谢,你看他们以前的主持,从来没象那天那样卖力。那次庆典是通过央视进行全国直播的,我提前告诉他们了,《千里走单骑》的时候,首映庆典没直播,阿雅坐到张艺谋腿上,包括窦文涛拍案那段,都剪掉了,但这次是直播,所以我对他们说,把你们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大家共同珍惜这个机会,因为这个活动除了宣传《黄金甲》,也可以让哥几个展现一下,是一个机遇,内地毕竟是一个很大的市场。那天周杰伦也特别卖力,以前你什么时候见过他又唱又跳又弹琴?而且他在接受采访的时候非常配合。所以我觉得真是人心换人心。

  “合约咱都心知肚明,谁也别装糊涂。”

  记者:这个纠纷本来已经平息了,后来为什么又被媒体拿来炒了?

  张:我也觉得很突然,前两天周润发突然又接受采访说回应我,后来我才明白他主演的《姨妈的后现代生活》开始宣传了。包括发嫂也跳了出来,我用不着跟她对话,她都不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她以为我是一个换花生米的呢。

  我张伟平做电影有一个原则,我跟张艺谋也说过,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我是一个俗人,你别欺负我,我不是好欺负的主儿,如果你真惹上我了,我不会放过你,我不管你是谁,你周润发怎么了?我看他又说到什么“合约精神”,合约咱都心知肚明,谁也别装糊涂,说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吧,我会在合约里面写上“在北京电影制片厂院内拍摄《黄金甲》内宫戏,需要给周润发先生包租一辆十米长的豪华房车用来上厕所”吗?你觉得会有这个吗?所以别老拿好莱坞说事,这是中国,你可以拿好莱坞的合约跟我们说事儿,但我看不惯这个,好莱坞怎么了?真“好莱坞”的话,你上好莱坞拍去啊,你上这儿干吗来了啊?!李连杰怎么样?李连杰拍了多少大片啊!现在在好莱坞片酬最高的(华人明星)就是李连杰,他像你这样办事了吗?

  记者:因人而异。

  张:我就是看不惯这个,你在这儿淘的金,还不说这儿好,骨子里还看不起我们,您跟英国人没什么关系,跟美国人也没什么关系,人家看你还是华人,你骨子里却还瞧不上内地的?谁不明白啊?谁都不是傻子,大家都明白。在这个圈子里,不就是巩俐站出来挺他几句话?可巩俐能代表谁呢?能代表投资方?还是代表观众?不就是因为我用了周杰伦吗?不就是周杰伦的加入让你们没过瘾吗?抢了你们的风头嘛!

  “当时拍戏的时候已经有人对张艺谋说:周杰伦会演戏吗?!至于是谁问的这话,我就不提名字了。”

  记者:还是跟演员的心态有关?

  张:我可以告诉你,当时拍戏的时候已经有人对张艺谋说:周杰伦会演戏吗?!至于是谁问的这话,我就不提名字了。张艺谋把这话转给我了,把问题扔给我,我说他们确实会演戏,但是在电影院里,你调查一下,有多少人是去看他们的演技的?那些写报道的、写文艺评论的是去看演技的,可他们的比例连5%都不到,你是为这5%还是为那95%拍电影?观众都是去看热闹的,加入周杰伦就是一个巨大的热闹,加入周杰伦这个片子就好操作,否则我连点都不好找,你让我宣传,总得有点吧?

  张艺谋听了我这个话,也认可了,他要是不认可的话,周杰伦不会在影片中以那样的方式出现。

  记者:但周杰伦的加入也没抢周润发的戏啊?

  张:肯定没有,张艺谋都兼顾到了,所以我说张艺谋是一个非常好的揉面高手啊,他把这个面团揉的……我觉得都把各自的优势都发挥出来了,绝对是扬长避短,可就是这样也没让人家满意啊!如果满意就不会出这么多事了!《英雄》怎么没出这个事?《十面埋伏》我们也用了腕儿,怎么也没出这个事?!所以张艺谋在《黄金甲》网站开通的那天,连说了两遍“人品和艺品”的问题,他夸周杰伦的人品,张艺谋从前的采访里从来没有提到过人品这俩字儿,这是第一次提。

  记者:有感而发?

  张:真是有感而发。

  “我最早想找张曼玉来演女皇,她的人气明摆着呢!如果张曼玉演了皇后,再加上周杰伦,这种号召力,一定能把《泰坦尼克号》的票房超了。”

  记者:巩俐从最初以“母亲生病”为由缺席首映式,到现在“力挺周润发”,你觉得是因为什么?。

  张:她妈生病我也不知道,是媒体爆出来的,我跟巩俐没有任何来往,不清楚。我跟江志强说,既然她妈生病了,她可以不来。但首映式当天晚上,她在香港购物,被狗仔队拍到了,我就不说什么了。现在她跳出来说话,我觉得挺有意思,挺滑稽的。

  记者:你老这么指名道姓地放炮,脾气也太火爆了。

  张:我已经说过了,我的原则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我确实脾气爆,但前提是你别惹我,如果你惹着我了,你又不占理,你跟我无理取闹,我就不管你是谁!我没有张艺谋那样的好脾气。有时候我甚至对张艺谋说你有点儿窝囊,这些大牌明星都是让你们这种人惯出来的!演员又不是死绝了,我们用不了张三,我们用李四不就完了!

  我再跟你说个实话,这次《黄金甲》,最早我想用张曼玉,我们派江志强找张曼玉联系,她当时在英国,跟那个男朋友一起玩儿呢,所以是一个遗憾。如果《黄金甲》里这个女王由张曼玉来演,她的妩媚、她的人气……张曼玉的人气明摆的呢!(巩俐主演的)《迈阿密风云》在全中国的票房才2000多万!如果张曼玉演王后,效果肯定不一样,观众需要看演员什么呢?就是能引起共鸣,哪怕这个女王很阴毒很坏,但是能演出感动来,张曼玉有那种感动的味道,光靠狠刀刀可不行!我就是一个普通观众,我不是什么导演,电影院里坐的也全是观众,张曼玉能让你怜香惜玉,也不会让你觉得她有点儿过……

  如果张曼玉演了皇后,再加上周杰伦,这种号召力,一定能把《泰坦尼克号》的票房超了。中国三部商业大片都是我一手操作的,我可以说是最有经验的制片人,所以我有资格说这个话,中国电影两次票房奇迹都是我一手营销的。

  “用李曼就因为四个字:息事宁人。跟巩俐合作?没下回了!跟章子怡还能不能合作?要看缘分。”

  记者:李曼扮演的蒋娥最早其实是想找章子怡来演?

  张:对,我们非常希望由章子怡来演,但后来周杰伦加入了,我们也考虑到矛盾的问题了。

  记者:找过她吗?

  张:章子怡其实非常想演这个角色,但后来就没办法了……只有我跟张艺谋心里清楚。如果章子怡来演,可能是另外一种效果,当然李曼演的也非常好,很清纯……我们最后还是决定用李曼,用李曼就因为四个字:息事宁人。

  记者:大牌扎堆,太复杂了。但巩俐此前接受采访,一直都说她这次重新跟张艺谋合作很愉快,甚至希望能再拍续集,看不出她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

  张:第一,《黄金甲》不会拍续集,“拍续集”只是她个人的愿望,张艺谋什么时候拍过续集?《英雄》那么火都没有拍续集。第二,我们不会再重复同类题材。第三,在演员合作方面,我们会有重新的考虑。

  记者:但观众可能还挺愿意看到张艺谋和巩俐继续合作的。

  张:那也不一定!时候长了,你就可以知道更多真相,等你知道真相以后,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记者:难道《黄金甲》成了他俩合作的“绝唱”了?

  张:有没有下回还是未知数……或者可以说没有什么下回了!所以要看他俩的合作,就只有《黄金甲》了,赶紧(笑)!

  记者:还会跟章子怡合作吗?

  张:我最后一次见到“小京酒”是在华表奖的颁奖现场……

  记者:谁?

  张:“小京酒”啊!章子怡刚出道的时候不是拍过一个京酒的广告嘛,后来我就一直叫她“小京酒”(笑)。那次我和张艺谋去领奖,章子怡领的则是最佳女主角,领完奖以后,她过来找我俩,说着说着还哭了,还让记者拍下来了,登报纸了。

  记者:为什么哭?

  张:她拿了最佳女主角,本来她应该在致词里感谢我和张艺谋的,但她没说,可能是没机会说,一串场就把时间串没了,所以她下来以后心里挺感慨,就哭了吧。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她,后来就再没见了。跟这个人还能不能再合作?还是要看缘分,以后再合作的话,我们会考虑更多。我跟张艺谋也说过,以后再选明星,我们会做更多考虑,现在想找好演员不愁,所有大牌都合作过,我们心里都有数,谁怎么回事都明白。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只不过别人不说,第一是因为没有说的机会,第二谁也不愿得罪人,这年头没人愿得罪人,有几个象我这种脑子里进水的人(笑)?

  “能人背后有人弄。这话说得太牛了!我们早有思想准备,否则早给弄没了!”

  记者:你也说了,张艺谋的性格跟你截然相反,那他有没有提醒过你,在遇事的时候态度不要那么激烈?

  张:没有!从来没有!一次都没有。相反他还特别由衷地对我说,这样的话只能你来说。所以那天首映式上,郭德纲说张导演您可是能人,能人背后有人弄啊!全场全笑了,一起鼓掌。这话说得太牛了!我们早有这个思想准备了,否则不可能坚持到今天,早给弄没了(笑)。

  记者:这两天网上怎么又传出张艺谋在纽约执导的歌剧《秦始皇》抄袭了周晓文的《秦颂》了?

  张:他们弄歌剧,我没参与,但我跟张艺谋聊过《秦始皇》,至于具体的剧本,我不清楚,跟电影没关的事我不过问,但我知道《秦始皇》在美国上演很成功。我所知道的,就是《秦始皇》这个剧本是纽约大都会歌剧院拿过来的,跟当初的《图兰朵》一样,人家拿来一个大框架,你不可能做更大的修改,所以我不知道是不是抄袭了《秦颂》,如果有相似的地方,也是大都会定的,张艺谋定不了。我甚至可以坦率的说,2008年的奥运会开幕式,也要经过层层筛选,完全是集体的东西。《秦始皇》和《图兰朵》一样,张艺谋只能弄些视觉上的东西,比如弄个新颖的视觉形象什么的,剧本方面他做不了多少,剧本是人家给的。

  采访后记

  写着“张”字的双面王牌

  记者上次在《黄金甲》首映庆典前采访“伟哥”张伟平时,他其实已经流露出对某些“人品有问题”的大明星的不满,只不过没有指名道姓具体到人罢了——当时倘若放出狠话,绝对会引来满世界媒体的漫天狂炒,被点名的大明星肯定会再度放出对《黄金甲》更为不利的言论,那样一来,不仅是首映庆典,乃至电影票房,恐怕都会被“搅和”了。

  所以那时的张伟平没有指名道姓,尽管他说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商人”,但毕竟是商人,审时度势是免不了的。等“首映庆典”这关键头炮一打响,全国票房告捷势如破竹,张伟平对周润发的强烈不满便“爆发”出来,先是指责他缺席首映庆典“不专业”,在周润发以“老板没让他去”为由反击后,张伟平又亮出惊人真相:是我叫周润发出局的!谁让你为老不尊口无遮拦?谁让你人品那么差?

  从“指责周润发缺席首映庆典”到“是我让他出局的”,这前后两种说法存在巨大漏洞——既然是你让周润发出局的,你怎么又站出来责骂人家“不专业”?你还让人家怎么做人?里外不是人?通过此次专访,记者从“伟哥”那酣畅淋漓的指斥中,终于弄明白来龙去脉: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你先把我惹了,我为了大局先忍着,等紧要关头过去了,我马上站出来数落你、挑衅你,你还敢回应?那好!我往更狠了数落你!谁让你不靠谱在先?你还真以为自己是绝世巨星啊?我们怕谁啊?

  追根溯源,还是要回到周润发同志拿“《黄金甲》点映”来“开玩笑”这一导火索,张伟平斥责周润发说:你这把年纪开这种玩笑你靠谱吗?——真是问中“发叔”命门了!他真是太不靠谱了!周润发到现在都不敢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于是愈发引人遐思:发叔你发什么神经?喝大了吧?

  记者就此再往深了问,张伟平这才抖出因为临时加入周杰伦的角色而惹怒某些大明星的“病根儿”——原来如此,所以周润发还真没法儿实话实说,自己都一把年纪了,好歹也是个把“国际巨星”,能承认自己害怕被一个小破孩儿抢了风头吗?但最终还是被抖搂出来了,这人丢的!谁让你还是没忍住愤懑之情大开不靠谱的“玩笑”呢?自取其辱了吧?

  以上是记者所能捋清的“张周骂战事件”最表层的来龙去脉,至于更深层的“权益之争”、“体制之争”、“变相炒作”……还是留给专家们去“研讨”吧,就算能纸上谈兵地“研讨”明白了,这真实的娱乐江湖(尤其是大腕们的江湖)的浑水,该浑还浑。巩俐不也跳进来了吗?张伟平说:“(跟巩俐合作)几乎没有下回了!”,估计巩俐又该反击了……

  在专访的时候,看着对面滔滔不绝、谁都不怕的张伟平,我突然明白了:所谓“伟哥”,其实就是张艺谋的变体,他负责说出“另一个张艺谋”想说却不敢说的话、做出“另一个张艺谋”想做却不敢做的事,谁让“作为艺术家”的那个张艺谋是个“闷葫芦”,甚至“有点窝囊”呢?而这个变体,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俗人”……这一个“张”字的双面,黏合的竟是如此紧密、完美,该亮哪面亮哪面,真是出牌有术、制衡有术、攻防有术……绝了。(来源:精品购物指南)

(编辑:瞳瞳)

 

 

会员评论 (共0条)

热门新闻排行

  • 每月
  • 每周

视听抢鲜看

《洛克》首支预告片

汤姆哈迪实验性新片 心理惊悚"在路上"

《霍比特人2》巨龙奥秘特辑

“卷福”献癫狂式表演 2月21日登陆中国内地

 "冰火"第四季曝新预告17日

 《坚不可摧》奥林匹克版预告17日

 "霍比特人2"新款中文预告17日

更多>>

最新图集

更多>>

精彩推荐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科幻片、恐怖片和超级英雄电影构成了今年的主力,大导演个人趣味的挥洒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