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资料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新闻>>姜文专访谈《太阳》:我一直说我是个业余导演

姜文专访谈《太阳》:我一直说我是个业余导演

2007-9-29 15:44:22 来源:南方周末

     “就我个人来说,我一直说我是个业余导演,我跟电影界混得很少,我跟电影混得也很少,好多片我没看过,我喜欢看的就几个,完全凭兴趣。”

 

 

      “太阳”第二段故事最能唤起中国式记忆:露天电影、红色娘子军、抓流氓。黄秋生被抓了,清白了,上吊了

 

 

        黄秋生没有得到一句他想要的话,于是他开始觉得陌生,对人间已经陌生了,一个朋友说他是:散散步,摸摸屁股,顺便上上吊。我觉得“顺便上上吊”挺帅的,是黄秋生这么回事。所以我没把里面任何人的死处理得那么恐怖,都是歇会儿、睡午觉的感觉。 ——姜文

 

 

        投资8000万元的《太阳照常升起》成了今年的第一部大片。其中没有刀剑飞舞,虽然枪声大作,但只有一杆枪,一个男人,一个女人,四桩死亡,一起出生……
        “我七年没拍戏了,我准备拍完这部戏,真正找个坐标,然后开始正经玩。这回算一次火力侦察,可能火药用得猛了点,咣当一炸。”姜文说。
        姜文自称被王朔的小说炸过,“就像是引线,或者是炸点,把我心里的东西炸开了”。1992年,29岁的演员姜文关掉BP机、电话,待在一间6平方米的小屋里,把王朔6万字的小说《动物凶猛》,改成了9万字的电影剧本《阳光灿烂的日子》。因为“阳光”,这个新导演被称为“天才”。
        2000年,37岁的姜文拍完了第二部电影《鬼子来了》,影片获得戛纳电影节评委会大奖的同时,也成了中国电影史上著名的禁片——姜文被推成了“英雄”。
        此时,中国观众开始习惯痛骂大片,人们在批判大片导演的同时,树立起了很多“榜样”,“天才”+“英雄”的姜文也是其中一个。
        2007年,“榜样”姜文推出他的第三部“姜记”电影《太阳照常升起》,老朋友王朔在大半年前就把他称为“拳王”:“姜文应该是最后一个大师了,拳王……姜文气壮如牛,艺术野心更大,只怕没有他的舞台了。”
        姜文像“太阳”里上吊的“小梁”黄秋生那样,把手插在裤兜里,温和地解释:“其实我们的生活就没有逻辑,每顿饭都吃得那么没逻辑,电影为什么非要有逻辑?这也是冒险的一面,他们却说‘我操,怎么能这样?’”


        本来要拍酒,结果拍成了酒精


        《太阳照常升起》里,黄秋生对着听筒说的粤语脏话 “丢你老母嗨”,出自姜文的妈妈。
        几十年前的一个夜晚,姜文的妈妈听到家门外吵闹不止,打开门,一群群广东兵经过家门,每个人只反复说两句话:“丢你老母嗨,夯旮肠;丢你老母嗨,夯旮肠……”
        下半夜,一群群东北兵经过家门,每个人只反复说一句话:“操你妈、操你妈……”
        “她听了一整夜,第二天天亮,中国就解放了。”姜文说,他一直想为“丢你老母嗨”拍一部战争片,后来战争片没有拍成,他忍不住就先放到了“太阳”里。

        看到大家热闹的反应,我欣喜若狂。我原来说过,一个作品面对观赏者的时候,其实是观赏者在表达自己。人是各式各样的,有的人表达深一些,有的人表达浅一些,浅不是错,像我妈是拒绝深,我闺女是不知道深在哪儿。
        一个华纳的人打电话给我说你是最会拍女人电影的,他说这电影里有女人所有的阶段,从小孩到老太太,恋爱前、恋爱中、恋爱后,怀孕生孩子偷情都有,而且非常来劲。这是他的想象,我没把它当成女性电影来拍。
        我在讨论剧本的时候确实这么说过:其实这个电影没那么多人,就是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男人会分成不同阶段,女人会分成不同阶段,这是一种比喻的形容。
        我见过几拨人在为这个片子吵,有画图的、猜测的、打架的……电影不过就是刺激了他们的想象力,把每个人的储备、精力、世界观都调动起来了。
        调动起来了就有强劲的想象,强烈的说服人的愿望,要把自己的东西给别人。所有的表达,要不就像林大夫对小梁的表达,要不就像阿蕾对小梁的表达,或者是吴主任的表达,都是在表达自己,这些都没有错,大家花痴般地表达自己,以为是在交流,或者以为是在说对你的感受,实际都在表达自己。
        我爸说我老想弄酒,但有些部分弄成了酒精,酒精不能直接喝,不然就中毒了。他说让我以后弄点低度酒,喜欢喝酒精的毕竟是少数,要替国情考虑,可以稀释一点。
        我可能有点非分之想,一个演员来当导演,老老实实拍些让大家开心的其实很容易,像“我恨我恨”那样的,你只要让他乐,他一定觉得好。我可以把度数弄得低一点,三十多度,但是愿意喝酒精、愿意喝高度酒的又不高兴了,他们不高兴会用精彩的文字来攻击我。有这样的高手,他料定你会在那里转弯,就在前面路口等着,知道你的弯是怎么拐的,让我惭愧的是他们是对的,我就是这么拐的。
        怎样跟观众调情,这功夫还确实得练。
        要稀释很简单,其实就是把故事抻直了说,把人物都顺着说,那一定是个长篇小说,要拍6集,《赤壁》不就是拍了上下集吗?我其实好多事情都藏着没说,大家都从远方来,从妈妈搞对象开始,然后是老唐和唐妻搞对象,大家都在搞对象,完了在新疆见面,分开,这个去了学校,那个去了农村,过了若干年,出了各种各样的事,夫妻分居了,老唐跟林大夫胡搞了,那边妈又疯了,老唐又下放到农村,把小队长一枪打死了。来源是两个方向,然后跟立交桥一样交叉过一次,然后分开,再交叉一次。这是长篇小说,没有心理的、生理的、物理的、空间的巧妙的玩法,就如常了,也许那样反倒可以“贺岁”了,还有一段可以飞檐走壁,还有爱情戏……但似乎都不是我想做的事。任何人做任何事都会付出代价,你弄个满堂彩会付出代价,你弄个金什么奖也会付出代价,没有本质区别,所以我们选择冒险。
        确切地说,这电影不是看不懂,是难归纳,我妈就这么说,不习惯。
        不习惯也难怪,弯拐急了,肯定要甩丢几个人,再拐个弯再甩丢几个人。甩丢的人分两种,一种是你别以为能把我甩丢了,我一定追上你,这种人比我还轴;有的人被甩了两圈,说算了吧,我凭什么一定要跟着你玩啊。
        这也算一个代价吧,但这是我的选择,我会为我的选择承担所有好的、坏的、习惯的、不习惯的、高级的、让我惭愧的后果。
        其实我都不好意思说冒险,我不像那些实验电影,两个钟头就一直是一个人开辆车,或者就拍一个人睡觉。我只是有节制的冒险:能不能把一半故事交给观众去想像?我其实没加东西,只做了一件事,把不该拍的尽量都拿掉了,做了减法。


        电影确实比其他的艺术容易爬行


        “其实这电影不该叫《太阳照常升起》,叫《却道巴山夜雨时》,大家就明白了?”
        姜文喜欢古体诗,以至于拍“太阳”的时候,他总会跟摄影赵非李屏宾用手机对发诗词——有人记录了下来,厚厚一叠,准备结集出版。
        姜文说自己40岁才开始懂诗,他小时候在农村长大,父辈督促着背诗,他反感、记不住,“原来听过的东西其实是记住了,但没理解,40岁以后反刍出来了。古诗词是,《毛选》也是。”


        我为什么要拍这个时代,因为我迷恋“红色娘子军”,我放在别处不能让他们看《红色娘子军》了。《阳光灿烂的日子》里面也有“红色娘子军”,我想我将来的所有电影里,只要有电影,我就要有“红色娘子军”。
        小时候《红色娘子军》那芭蕾看得我触目惊心,舞台上几十条大腿啊,当然脚尖我也看,情怀我也看,革命意志我也看,音乐我也喜欢,那是挺棒的一个芭蕾舞剧,我还看过真人跳的。
        我记得日本松山芭蕾舞团还来中国跳《红色娘子军》,法国导演拍了一个《解放军占领巴黎》,里边还有巴黎演《红色娘子军》的,我觉得那电影特别棒,特有想象力。
        我七年前就想过要重拍一个《红色娘子军》,在海南拍,或者在非洲拍也行,在热带雨林,找上八个美女,不一定都是演员,选美选出八个美女,而且长得是南洋型的那种。我是只能演南霸天了,可以把金城武找来演洪常青,洪常青是那个时候南洋回来当红军的华侨,那时候革命者当红军的好多是南洋的华侨,这戏会很好看。
        我平常看字比较多,看电影比较少,文字能表达的太丰富了,他看我一眼,我看他一眼,我就跟他走了,这看一眼用文字可以写5篇东西。
        我的非分之想就是,怎么能让电影在写实的基础上多一点想象力。比如说《琵琶行》、《长恨歌》,那都是中篇小说,现在要啰嗦地写成长篇也可以,但那老哥就写成七言长诗,也就两三百字,你会有很多?
        疯妈为什么在屋顶念诗?她也有自己心理世界,没法跟儿子说。任何孩子的父母,都热恋过、疯狂过,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们很少能跟孩子讲清楚是怎么恋爱的,他们对孩子的叙述会有某种阻断。我们可以回想一下,父母的恋爱故事都是通过各式各样的物品拼凑起来的,即便父亲跟你讲一遍,母亲跟你讲一遍,之间也是不一样的。
        疯妈也可以念别的诗,但我更喜欢崔颢这首,李白看到这首诗就不敢写诗了,说:“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
        崔颢这首诗看上去是白话,“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前面四句,听上去全是白话,还真不是白话,实际上对仗非常工整,平仄非常讲究,韵脚也非常对,而且敢重复用字,四句里面三句用了“黄鹤”,所以李白到那里说:大哥你牛逼。它很简单,没有一个不认识的字,但你不甘心让它这么简单,可是你不甘简单的时候也能得到满足,甘心简单的也能得到满足。所以往往都放在介绍唐诗的第一首里面。
        但你注意,我没让她念最后几句,我不喜欢最后两句,后两句太像一般的诗了,太没度数,有点像方便面。
        有可能我受这个影响。古诗里的时态和省略非常漂亮。李商隐的《夜雨寄北》有几个时态:“君问归期未有期”,是现在时,什么时候不知道;“巴山夜雨涨秋池”,但下雨了,“涨秋池”了,回不去了;“何当共剪西窗烛”,想到将来时,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是将来时的过去时。四句话里三个时态,很帅啊,其实现在我这电影不就是这样吗?为什么还不习惯?
        好的文字能给你留下想象的余地,看了一本小说,十个人有十个人想法;电影先天不足,它太实,啪一照,想要的不想要的都在里面了。还赶不上话剧,话剧里人是假定的,人主观来修理哪要哪不要,追光一打,有独白,有各种手段引起人们的想象。一百多年来,诸多能人实验,试图让电影多一点想象力,但电影确实比其他的艺术容易爬行行走,走来走去就走到了杂耍。


        将来我也会做几碗方便面


        “‘太阳’整个故事抽掉时代背景完全可以,李铁梅就是现在的李宇春,当时叫李铁梅,现在叫李宇春,我拍的时候就该让她叫李宇春。”姜文在整个采访过程中,只提到了一次毛泽东——“回到毛泽东的话,百花齐放”。

       在姜文看来,拍一部有想象力的电影不难,只是“麻烦”。
       “一个电影这样就行了,我已经决定开始要忘记这件事了。”姜文说。


        国产电影就像你刚才说的,写实。写实的东西保险,观众容易接受,但也会付出代价,就是大家是太容易接受了,紧接着就自信了,自信就踩你了。
        有些电影是把观众看出自信来了,就像方便面电影。我的电影是让人看出自尊。有的时候,如痴的那些,一两个弯可能跟丢了,可能有点伤自尊。伤自尊的好像也没找出合适的词来聊这事,但我觉得状态很可爱,习惯了在影院里那么自信,为什么要让我伤自尊啊。我觉得偶尔伤自尊也没事,我也有伤自尊的时候,或者偷偷再看一场,也挺好,但他知道我这电影是尊重人的,不是不尊重人。
        我不满足于那种爬行式的叙述,爬行式的结构和表达,我希望旋转起来,有舞蹈感,或者high,或者醉。这样才能真正地把人们的内心调动起来。我以前是煽动情绪,比如《阳光灿烂的日子》,情绪被煽动,《鬼子来了》除了煽动情绪还有点勾心的东西。这样的片子可以勾起心里乱七八糟,对于看惯了写实的,尽管他不满足于写实,但多少还满足了自信。就像很多人看电视就是为了骂电视,骂完了还挺舒服。
        中国观众的选择性比较少,不像国外,三级片、打片,看去吧,好的片也有,费里尼的片子我是在电影院里看的,现在国外影院还放黑泽明的片,于是观众很自然地就分流了,中国是所有观众都扎在一个堆里面。
        大不了我就不拍这样的片了,就拍点保险的方便面,大家都保险。但是都不来劲,或者会挣钱,买房买车啊,都可以,但那样我觉得这多少丧失了搞艺术的良知吧。我记得过士行说过那么一句,社会可以世俗一点,但做作品的人本身不能那么世俗吧。
        有的人天生就是拍方便面,我没有一点贬低的意思,我觉得很好,将来我也会做几碗方便面。方便面应该在市场上占的份额较多,因为方便,也没什么不对。我想发明方便面的人还是有良知的,但方便面也有好有坏,为了谋取暴利,拼命弄得很方便的,是另外一回事。我觉得什么样的电影都OK。但别扎堆,别仅仅为了谋取私利而往里面扔一些最廉价的东西,克隆,你看他正吃着,我再给你送几碗,就是省事嘛。
        人们随着生活水平发展,自我意识加强,或者对自己身体更热爱,我想人们还是愿意吃点手工的,好吃的东西吧。
        有人敢于冒冒险是好的,回到毛泽东的话,百花齐放。我觉得拍电影不是什么难事,对我来说电影是一个大的玩具。麻烦,这是肯定的,但它不难。麻烦在于,你知道是能做成的,但由于各种各样的掉链子就耽误了做成的时间,这跟难不是一回事。难是想想不明白,也不知道怎么做,就是劳身吧,腿脚累,不是脑子累。
        不可否认我们的观众在电影院里看,吃了大量方便面,这也不是他们的错,但是吃惯了方便面,突然给他们酒喝,确实有点猛。但请注意,我是热情的,是尊重观众才上酒的,不然我也给方便面让大家吃去。
        有人说我怎么能用这么热的办法拍一个这么冷的片子,我觉得他说得挺高的;我也跟人说过,我如此悲观以至于乐观起来。

 

 

(编辑:)

 

会员评论 (共4条)

2014-4-1 0:35:33
匿名 0

匿名

这就是男人和女人不一样的地方,这事儿不能深想。虽然表达的方式不一样,谁都是悲观着悲观着就乐观起来的

------------------------------

回复 (0)

2007-10-16 16:58:20
匿名 0

匿名

慢慢有点明白了

------------------------------

回复 (0)

2007-10-4 19:32:34

解释的太多了,电影拍好了就没必要说这么多。还是让别人点评吧。

------------------------------

回复 (0)

2007-9-29 17:21:42
匿名 0

匿名

这不南方周末上的吗
姜文有才~~

------------------------------

回复 (0)

热门新闻排行

  • 每月
  • 每周

视听抢鲜看

《洛克》首支预告片

汤姆哈迪实验性新片 心理惊悚"在路上"

《霍比特人2》巨龙奥秘特辑

“卷福”献癫狂式表演 2月21日登陆中国内地

 "冰火"第四季曝新预告17日

 《坚不可摧》奥林匹克版预告17日

 "霍比特人2"新款中文预告17日

更多>>

最新图集

更多>>

精彩推荐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科幻片、恐怖片和超级英雄电影构成了今年的主力,大导演个人趣味的挥洒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