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资料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新闻>>著名导演宋江波访谈:电影是我心灵的述说

著名导演宋江波访谈:电影是我心灵的述说

2007-10-11 10:32:48 来源:中国电影网 作者:红蜻蜓

著名导演宋江波

 

中间为著名导演宋江波

 

 

简介: 

  宋江波,国家一级电影导演,长影集团副总经理。

  1954年9月出生,吉林省长春市人。1970年,下乡插队,1975年,考进长春电影制片厂任场记编辑,同年8月被分配到林农执导的影片《金光大道》剧组当场记。1976年10月被长春电影制片厂保送到北京电影学院导演专修班学习。1983年开始独立执导电视剧和电影。曾任长影艺术片三室主任、长影第三艺术片分厂艺术总监。现任长影集团副总经理、吉林省电视家协会副主席、吉林省电影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电影家协会理事、中国电影导演协会执委。1993年和1998年两次获得吉林省委颁发的“长白山文艺奖”。1999年5月被中国文联评为全国百名青年优秀艺术家,同年12月被中共吉林省委、省政府授予“世纪艺术金奖”。2002年任开罗国际电影节评委。近年来,他不断活跃在影视界,拍出众多广受好评的作品。

  1984年,首次独立执导影片《飘逝的花头巾》,创作视点更多地关注于现实问题的展示,受到好评,而后执导多部影视片。其中,电影《城市假面舞会》、《红房间·白房间·黑房间》、《离婚合同》分别在1987年、1989年、1992年获长影“小百花”“优秀影片特别奖”,《离婚合同》还获得哈尔滨冰雪节优秀影片铜杯奖。《蒋筑英》1992年获华表奖“最佳故事片奖”,最佳女演员奖,中宣部“五个一工程”“优秀影片奖”,长影“小百花”“最佳导演奖”、“优秀影片奖”,上海影评人“十佳影片奖”,上海工人电影节“最佳影片奖”,大学生电影节“最佳影片奖”。《灯塔世家》获1997年华表奖“优秀影片奖”,长影“小百花”“最佳导演奖”、“优秀影片奖”。《毛泽东与斯诺》1999年获华表奖“优秀影片奖”,“五个一工程”“优秀影片奖”。《灿烂的季节》2003年获华表奖“优秀故事片奖”、最佳女演员奖。《任长霞》2005年获华表奖“优秀故事片奖”。电视剧《男人也有故事》获中央电视台CCTV杯优秀电视剧三等奖。《北方往事》获东北金虎奖优秀长篇电视剧一等奖第一名。《乡村女法官》1997年获飞天奖优秀电视剧三等奖,大众电视金鹰奖二等奖。《多雪的冬季》1997年获飞天奖优秀电视剧二等奖,东北金虎奖优秀电视剧二等奖、最佳导演奖。

 

主要作品:

  《倔人吕尚斌》 2007年 总导演
  《大道如天》 2006年 导演
  《任长霞》 2005年 导演
  《红飘带》 2004年 导演
  《灿烂的季节》 2003年 导演
  《走向太阳》 2002年 导演
  《毛泽东与斯诺》 2000年 导演
  《灯塔世家》 1997年 导演
  《血色玫瑰》 1993年 导演
  《蒋筑英》 1992年 导演
  《离婚喜剧》 1992年 导演
  《女歌星的故事》 1991年 导演
  《离婚合同》 1990年 导演
  《红房间·白房间·黑房间》 1988年 导演
  《城市假面舞会》 1986年 导演
  《飘逝的花头巾》 1984年 导演

 

访谈实录

 

  宋江波,著名导演。多年来其执导的电影广受好评,《离婚合同》、《蒋筑英》、《毛泽东与斯诺》、《任长霞》等影片更是取得观众和市场的认可,近日由其执导的 “十七大” 献礼影片《倔人吕尚斌》即将全面登陆全国院线,为此,记者对著名导演宋江波进行了专访。

 

  记者:宋老师,您好!您执导的《倔人吕尚斌》已通过双审,马上要向全国公映了,该片是讲述自来水公司普通工人、普通共产党员吕尚斌短暂一生的一部影片,为什么会选择拍摄这一题材?将它作为“十七大”献礼影片的意义在什么地方?

  宋江波:我看中这个题材最主要的因素是因为这是反映最基层产业工人的生活,工人阶级是我们党历来依靠的基本力量。近年来在银幕上反映第一线工人生活的电影比较少,吕尚斌作为一个普通的共产党员,他的动作和行为体现了共产党的根本宗旨,全心全意地、不讲任何条件和代价地为老百姓做事。吕尚斌的精神是我们的时代所应当高扬的,也是老百姓所喜爱和期待的。长影作为国有电影企业应该在党的“十七大”召开之际,以电影的方式献上我们电影人的一点心意。再说自党中央、国务院提出“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战略方针之后,全国人民也渴望了解东北老工业基地的工人们生活和工作的情况,这部电影就应运而生了。

 

  记者:《倔人吕尚斌》这部影片跟您以往的影片相比有什么独特之处?

  宋江波:这部电影我是总导演,编剧和导演是黄净伟。黄导演拍过许多电视剧,也得过许多奖,拍电影是第一次。电影和电视剧的创作毕竟是有很多区别的,投资方希望我在宏观上帮助把握一下,所以影片的总体风格应该说是以黄导演为主掌控的。我觉得这部影片的主要特点是贴近生活、贴近时代;以情带理、以情感人;着力于人格性格的刻画和人物心灵世界的揭示,带有浓郁的写实主义的风格。

 

  记者:您从事导演多年,并且佳作不断,回想过去,您到长影厂不久,就被分配到林农执导的影片《金光大道》剧组当场记,此次经历对您有何帮助?

  宋江波:我从1984年拍摄第一部电影《飘逝的花头巾》到现在已有23年了,有16部电影作品问世,不敢说佳作不断,但我可以不愧地说,每一部电影都是我心灵的述说,每一部电影都是我心血与汗水的凝结,从来不敢怠慢。我对电影的这份执著,应该说主要是来源于长影老一辈艺术家们的陶染,是长影优秀的艺术传统在领航。1975年我刚刚走进长影的时候,对电影一无所知,在林农、孙羽导演的《金光大道》做场记,那是我对电影的最初启蒙。从那个时候起,我才知道世界上有这样一片天地,有这样一群以电影为生命的人群,他们不知疲倦、不求任何代价地为老百姓制作着精神食粮。那时候电影的年产量少得可怜,每一部新电影的诞生都会成为举国上下的大事件,我看到了人民群众对电影的渴求和喜爱,也看到了一部好的电影对人民群众的生活乃至心灵发生的影响,我也因此而爱上了电影,立志终生以此为业。《金光大道》中集的时候我又参与了从小说改编到剧本,到拍摄成影片的全过程,对电影又有了更深的认识。林农和孙羽导演是我最早的老师,他们对电影的那种挚爱和艺术把握影响了我日后的创作,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份恩德。

 

  记者:您独立执导影片不久,影片《城市假面舞会》、《红房间·白房间·黑房间》、《离婚喜剧》等就接连获奖,这些奖项为您以后的导演生涯起到了什么作用?

  宋江波:我早期的电影创作是以城市青年生活为主的,这是我的一种选择,因为拍摄处女作《飘逝的花头巾》时我刚29岁。我觉得作为一个青年导演在开始自己的创作之路的时候一定要先拍摄自己熟悉的生活,因为当时的艺术素养、生活积累、工作经验都不适合做其他的选择。而城市青年生活是自己所熟悉的,或许还是一些老导演们的短处。那个年月是我国改革开放的初期,青年们的思想观念变化得很快,社会生活的变化也很快,青年又是整个社会力量最为活跃的一群,城市青年题材的影片拍好了,是最为切近时代脉搏的,也最容易得到青年观众接受,毕竟电影还是以青年观众为主的。那几部影片的接连获奖,使我坚定了一个信念,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城市假面舞会》和《红房间·白房间·黑房间》还在电影的叙述形式和造型意识上进行了一些新的探索,这种探索也得到了电影界的前辈和同行们的认可,我觉得电影的艺术之路在我的面前展示得越来越宽广,信心更足、决心更大了。倘若没有早期的这些大胆尝试,也许我的电影会拍得越来越拘谨,越来越小气。我常常回想起这些经历,觉得应该感谢那个时代,全国上下都在一种思想解放的潮流中,电影界的创作思想也空前活跃,观众对于新形态的电影不仅仅是包容的,可以说是厚爱!我非常感谢我的那些合作者们、编剧、演员、摄影、美术、作曲、录音、照明等等,他们都是我的好朋友,探讨起艺术来茶不思、饭不想,常常通宵达旦,有着一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豪气。

 

  记者:1990年前后您拍摄了喜剧题材的影片《离婚合同》、《离婚喜剧》,特别是《离婚合同》在中国电影发行公司第一次就被订了200个拷贝,票房飘红,而在这之前中国的喜剧电影少得可怜,您认为喜剧电影的创作中最核心的是什么?

  宋江波:我拍摄《离婚合同》是1990年,记得1988年拍完《红房间·白房间·黑房间》,中国电影的商业大潮兴起,我最初有些惶恐,不知自己的路该怎样走?武打、惊险类的影片觉得不是自己的长项,又有些不甘心一脚踏到商业片的行列中去,于是选择了喜剧。我觉得电影史上的卓别林是大师级人物就是因为喜剧扬名天下的,也正是因为喜剧他得到了全世界各种肤色人群的爱戴,这是一条不失艺术理想又能赢得观众的最佳途径。我先是为自己做了一些理论准备,在图书馆把所有能找到的有关喜剧美学的论著找到统统看了一遍,还做了详细的笔记。然后邀编剧写了喜剧剧本《离婚合同》,请相声演员冯巩出山领衔主演,结果是凯歌高奏,中国电影发行公司第一次就订了200个拷贝,我乍听到了这个消息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又问了一遍,才确信了。后来的《离婚喜剧》票房收益也很好,我知道自己这次选择又对了。拍《离婚合同》的时候,因为是第一次拍喜剧,当时的心态是:生怕观众不笑,每场戏每个镜头都在笑上下功夫。拍《离婚喜剧》时因为有了喜剧创作的经验和自信,那时的心态是:不怕你不笑。结果是《离婚喜剧》更加从容,笑声也更多。

  如果总结喜剧创作的体会,我感到最重要的是先造成一个喜剧情境,有了好的喜剧情境就会有许多好的笑料出现。再一点是幽默,我在拍完《喜剧合同》之后,写了一篇导演总结,题目是《让幽默成为喜剧的主人》,中国的喜剧电影在文革前17年寥若晨星,那时喜剧的主要方法是夸张、误会和巧合,幽默这个概念压根就没有与喜剧电影发生什么联系,我在研究喜剧美学理论时越来越多地注意到幽默对于喜剧的重要。幽默的本质是什么?众说纷纭,多有道理。对我启发最大的是林语堂先生的观点“幽默是一种人生态度”。林先生的话使我豁然开朗,好像让我在喜剧创作上开了窍,也让我对人生的认识上有了新的把握。

 

  记者:1992年影片《蒋筑英》上映后,引起极大反响,您对这部电影总体评价是什么?拍摄这部影片感触最深的是什么?

  宋江波:《蒋筑英》的创作可以说我的又一个转折,影片获得了政府奖(中国电影华表奖)的最佳影片奖。拍这部影片时我已经拍过7部电影了,可以说作为一个电影导演进入了成熟期,但拍摄这部影片面对的困难也很大。蒋筑英是一个科学家,但作为科学家他在科学的贡献上没有什么太大的成就,比起钱学森、李四光、王大恒逊色得多;作为英雄模范人物又没有王铁人、雷锋、焦裕禄那样有影响。怎样才能把他在银幕上塑造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是我最大的难题。好在蒋筑英所在单位长春光机所就在长春市,我接到剧本后就到光机所深入生活,在光机所采访了很多他生前的同事、朋友,深入采访了他的妻子儿女。我找到一条新路,先去掉他头上英雄模范和科学家的光环,把他还原为一个普通人来表现,让他首先成为一个妻子的丈夫,一双儿女的父亲,一个立志献身光学事业的科学工作者,一个身处逆境的中年知识分子,一个我们生活中处处可以遇到的普通人。这个目标确立后,又决定从“情”字入手,写他的夫妻情、父子情、同志情、师生情,以情感人。应该说,这部影片的成功与男女主人公的扮演者巍子和奚美娟的成功表演分不开的,他们的真诚和细腻为角色赋予了生命,我觉得观众就是被这种普通人的普通生活所感动了,他的普通生活有亮点,这种亮点照亮了自己,也照亮了周围的人。

 

  记者:《毛泽东与斯诺》上映后反响热烈,影片的成功作为导演您认为最主要的是什么?

  宋江波:《毛泽东与斯诺》时我导演生涯中最大的难题,一个美国记者与一个中国领袖近几十年的友谊;一个采访者,一个被采访者,见面就是谈话,这对于一部电影来说,太难了。没有戏剧冲突,没有爱情线索,没有惊险的情节。这又是我第一部拍摄历史题材的影片。好在这部影片给我的准备时间比较长,阅读了大量的历史资料,大量的斯诺先生的著作和关于毛泽东研究的著作,走遍了当年斯诺在陕北采访、生活的地方。影片完成后就有记者问我,你这部影片成功最主要的是什么?我毫不犹豫地回答:真诚!真诚地面对历史,真诚地面对人物,真诚地用电影语言来表述。

  这部影片拍完之后,我觉得自己的胸襟更开阔了,心性更豁达了,对艺术的追求也更加稳健了。电影总会让我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影片在美国国际斯诺研究会上放映时,得到了斯诺研究专家们的高度评价,有一段时间我经常接到世界上几个大的通讯社的电话,采访我关于这部影片的创作情况。

 

  记者:有人称如《灯塔世家》、《毛泽东与斯诺》、《灿烂的季节》都是主旋律影片,而主旋律影片其思想性大于艺术性,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您能谈谈您对主旋律影片的认识吗?

  宋江波:这个问题我曾在《电影的随想》一文中有过论述,简要地说,我拍过的称为主旋律的影片,都有真实的人物为依据,我一般都把这样的影片作为人物传记片来定位,也应算作是类型片吧!类型片就要有它的类型规律,创作中就应该遵循种种类型规律。再说前有车后有辙,世界电影史上这种人物片的成功之作比比皆是,哪个民族、哪个时代都需要有自己的代表人物,这些人物的身上代表了核心的价值观念、价值取向,文以载道,古来有之。

 

  记者:您在05年拍摄了感动中国的人物《任长霞》,任长霞同志的事迹可谓家喻户晓,您接拍此片,当时有没有压力?如何解决的?一部影片能否成功,导演占了很大的分量,您对这部影片是怎样把握的?

  宋江波:《任长霞》影片的创作确实压力很大,因为她的事迹太感人,老百姓太熟悉了,在电视机前观众们已经无数次落泪了,我们艺术再现能不能再现的好,一直悬着心。好在这部影片的创作一直得到公安部、广电总局、上海市委、河南省委、吉林省委等领导部门的高度重视和支持,剧本几易其稿,诸多优秀演员和创作精英倾心加盟,才得以这样的结果。饰演任长霞的张瑜,在影片中完美表现出了她的艺术功底和表演天赋,把一个爱民亲民的女公安局长塑造得活灵活现,入骨三分。

  我从来都认为电影的成功不是导演一个人的事,是众人拾柴火焰高。电影导演最大的本事,就是看到能否把摄制组每个创作成员的内在潜力和创作积极性充分地发掘出来,调动起来。这个摄制组是个团结和谐的创作集体,每个人都在想着如何地为未来的影片增光添色。我也感谢任长霞的在天之灵,在登封市拍摄的那些日子,老百姓听说是在拍任长霞的电影都积极主动地帮忙出力。影片上映后创造了票房2600万的佳绩,再一次改写了主旋律影片市场不好的历史,达到了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双丰收。

 

  记者:您拍摄过的影片多次获奖,并被誉为“获奖专业户”,您怎样看待“奖项”对您的意义?

  宋江波:所谓“获奖专业户”,这纯属友人们的一种戏称,不可当真。我觉得获奖有许多偶然因素,比如这一拨评委的兴趣爱好,这个奖项、这个电影节评选的侧重点,影片推出和参评的时机,同时参评的影片整体质量等等都会影响评选结果。面对评奖要有一种好的心态,不一定评上的都是好片子,不一定评不上的都是不好的片子,任何的评优都是作分母的多,参与本身就很重要。我在拍任何一部影片都不考虑它能不能得奖,而是着眼于千方百计地把片子做好,尽量少留遗憾。我已经得过五次华表奖,两次五个一工程奖,无须再向世人证实我的获奖能力。作为一个电影导演我所希望的是让我的电影作品组成我生命的链条,环环相扣,直到生命的尽头。

 

  记者:人们常说艺术总是与遗憾结伴而行的,您认为拍过的作品中,哪一部影片的遗憾最让您至今仍难以忘怀?为什么?

  宋江波:艺术创作肯定是会有遗憾的,现在回首过去的创作更感到颇多的遗憾。不好说哪一部影片的遗憾多一点,哪一部都有遗憾。面对未来,唯一的办法就是不断地学习,向同行学习,向其它姊妹艺术学习,向生活学习,让自己的作品不断有新的色彩、新的活力。

 

  记者:您从事导演工作多年,现又任长影集团的副总经理,您能谈谈您是如何调解这种职业上的转变和二者的兼顾的?

  宋江波:刚开始让我做长影集团副总的时候,心里一直有很大的抵触情绪,觉得是影响了自己的创作,浪费了大好的盛年时光。时间久了也感觉到这副担子的份量,这也是一个舞台,也有你施展才华的天地。即便这是一种牺牲,也总得有人挺身而出,担当也是一种责任。何况自己的创作也没有完全停顿下来,保持与第一线创作的联系,对领导工作也是一种促进和帮助。长影的创作人员很少有人把我当成领导来看的,都觉得我是他们的朋友,因为经常是一个锅里吃饭,一个拍摄现场工作,共同的顶风冒雪,共同的日晒雨淋,很多人都是合作伙伴,是相互看着长大的,我珍视这样的关系和友谊,我也能够及时地发现到他们难处和请求,把他们的声音带到班子会上,可谓相濡以沫,风雨同舟!

 

  记者:您每一部影片都引起众人所瞩目,您认为电影与市场和观众的关系是什么?什么样的影片才称得上是好影片而不被岁月的长河所因湮灭?

  宋江波:电影与市场的关系是相互依存的,特别是电影逐步地走向产业化的今天更是如此。无论是作为导演,还是作为电影厂的管理者,眼睛总是紧紧地盯着市场。市场好电影就能有大发展,市场萎缩,回收成本都成问题就打击投资者的信心,影响未来的投入。真正地成为市场的主人,才能成为电影的主人。现在我们的电影市场机制还不够完备,对市场的认识和把握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好在我们已经对市场有了一个清醒地认识了。电影与观众的关系,从导演的角度来说,我觉得观众是上帝,也是朋友,也是对手,这几点不可以偏废。

  至于什么样的影片称得上是好影片,电影史学家们曾经评过世界电影史上的十大佳片,也评出过百年电影的百部佳片,从这些被评选出的影片来看还是要兼顾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的;或者说人性的深度与人文品格。

 

  记者:电影与您相伴已有32个年头了,您能谈谈电影对您的影响?对您的改变吗?

  宋江波:电影与我相伴32年了,可以说无怨无悔,电影对我有许多的润泽,电影对我有很多的改变,电影成了我生命的一部分,电影成了我认识世界的一种方式和途径,也是我养家糊口的一门手艺。这个话题三言两语是说不清的,总之,今生是不离不弃了,还要一部一部地做得更好!

(编辑:)

 

会员评论 (共2条)

2010-12-29 20:39:25
匿名 0

匿名

我支持你

------------------------------

回复 (0)

2008-1-8 14:10:29
匿名 0

匿名

我想看北方往事 可是网上就是找不到 你可以告诉我 在那看吗

------------------------------

回复 (0)

热门新闻排行

  • 每月
  • 每周

视听抢鲜看

《洛克》首支预告片

汤姆哈迪实验性新片 心理惊悚"在路上"

《霍比特人2》巨龙奥秘特辑

“卷福”献癫狂式表演 2月21日登陆中国内地

 "冰火"第四季曝新预告17日

 《坚不可摧》奥林匹克版预告17日

 "霍比特人2"新款中文预告17日

更多>>

最新图集

更多>>

精彩推荐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科幻片、恐怖片和超级英雄电影构成了今年的主力,大导演个人趣味的挥洒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