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资料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新闻>>李行举办作品回顾展 称现在的台湾电影人忘了观众

李行举办作品回顾展 称现在的台湾电影人忘了观众

2007-11-1 11:10:21 来源:新京报 作者:杨林

李行在本届金鸡百花电影节

台湾导演李行在本届金鸡百花电影节上举办了个人作品回顾展。

 

苏州李行作品回顾展展映影片的海报

苏州某影院中,李行作品回顾展展映影片的海报,《婉君表妹》是琼瑶小说第一次被改编拍摄成电影。

 

1964年的《养鸭人家》

拍摄于1964年的《养鸭人家》是台湾健康写实主义的代表作。

 

  电影工业没了,不能全怪辅导金

 

  新京报:你早年在内地念的是苏州国立社会教育学院艺术系,这次在电影节办回顾展也算是衣锦还乡了吧,到了台湾后怎么走上电影这条路的?

  李行:在大陆时就看过很多中国电影,但年纪小承载不了那么多,我到了台湾以后,继续在师范大学读教育,参加社会的职业剧团演出,也做导演也做演员,才开始消化以前看的电影,发觉这种艺术形式才是我的最爱。

 

  新京报:从事电影工作这么多年,哪位前辈对你影响最大?

  李行:费穆《小城之春》对我的影响很大,第一次看年纪很小,只是觉得很好看。去年不敢去看,怕相差50多年后,这部电影在我心目中不会那么经典了,没想到看完后还是很震撼,我很敬佩他,在那个时代他能拍出这么震撼的电影。

 

  新京报:上世纪60年代末,台湾电影出现了“健康写实主义”,它让台湾电影有了自己的品牌,但也有评论者说“健康写实主义”缺少评判现实的精神,你怎么看待这样的评价?

  李行:那个时候很多人从内地来到台湾,来的时候离乡背井,都很想家,越来越觉得没有回家的希望,直到变成一种社会现象。电影反映现实的东西就要健康,大家已经很苦闷,就不希望把社会的黑暗面再反映给观众。健康写实不是回避现实,而是选择性的写实,这条路走对了,才带领了台湾的电影60年代电影发展,慢慢几十年台湾电影才成长和稳定下来,只是现在台湾电影工业又没了。

 

  新京报:有人说台湾电影工业,是被政府辅导金给毁了?

  李行:也不见得是被辅导金给毁的,现在像香港政府对电影也没有辅导金,香港电影就是自生自灭。台湾也有人讽刺辅导金政策,“越辅越倒”,但我觉得政府起码还能关注到电影,虽然给钱不多。现在依赖辅导金可以开拍电影,没有辅导金几乎没有新片开拍,在这种情况下很难说对或错。

  现在年轻的台湾电影人、电影工作者以及电影评论有一种错误的导向,肯定新电影的新导演的个人风格,但忘了市场,忘了观众。话说回来,25年前我拍《原乡人》,就用了3000万,现在辅导金500万,相隔二十几年,物价涨了,500万不是所有电影都够用的,因此不能全怪辅导金。

 

  自己满意不卖钱的电影是不行的

 

  新京报:事实上,现在台湾年轻导演找投资真的很难。

  李行:刚起步的年轻导演找投资当然难,像我和谢晋两个老导演都很难找到投资,你们老了,手法观念都老了,又摆谱,我干脆不要伺候你。郭台铭回山西老家,盖了个影城,支持姚淑桦《白银帝国》,写山西晋商的故事,投资有1.5亿新台币。姚淑桦的先生跟郭台铭是一起创业的,现在自己的太太做了导演,当然拿钱支持她。有钱人也希望电影会卖钱,卖钱了就不断投资,如果亏钱,当然只有一次了。

 

  新京报:你一直劝现在的年轻人多为观众和投资人考虑,为什么坚持这样的想法。

  李行:我拍了一阵自己理想的电影,比如《秋决》,后来也拍琼瑶电影,拍琼瑶小说的风潮还是我带起来的。严格讲,我内心也是想满足自己,不是想满足观众。我现在对年轻人讲,拍电影要多为观众设想,多为投资人设想,不要只拍自己看得懂的电影,他们就会反问,那你当年不是也为了满足你自己,拍了很多你自己很满意的戏,但是不卖钱。我是受过这样的教训的。

 

  新京报:具体是什么样的教训?

  李行:其实拍电影要用企业经营的观念来做,先要去做市场调查,看市场对我这个东西接不接受,当时我没这个观念。《秋决》是我自己多年来想要做的东西,做成了很轻松,票房也不错。可能有点觉得自己很厉害,之后的《风从哪里来》想在台湾拍美国西部片的感觉,结果台湾投资人赔得鼻青脸肿。接下来只好找琼瑶去拍她的《彩云飞》,还是投资《风》的老板帮忙,结果大卖。接下来连拍了六七部琼瑶,其实《风》若成功,大家都拍西部牛仔了,看来大部分观众还是喜欢看女学生谈恋爱,所以说我一点都不懂市场。

 

  新京报:说到拍琼瑶就不能不说二秦二林了。

  李行:那是拍《心有千千结》时,女主角选甄珍,但邓光荣去美国,于是我先找到秦汉,但他答应一个香港导演去香港拍戏,我说那个戏投资有问题,你先拍我的,拍完再去来得及,但秦汉很固执,很重承诺。于是找了秦祥林,后来才有二秦二林的传奇故事。我拍完了,秦汉那个香港戏还没拍,如果那个时候秦汉冒个险,和香港方面打个招呼,就没有秦祥林了,凡事都讲个机遇。

 

  李安和侯孝贤都很尊崇传统

 

  新京报:很多年轻一点的影迷是通过侯孝贤导演知道您的。

  李行:侯孝贤是跟着我成长的,最开始在《心有千千结》当场记,他后来去做副导演,又回到我这写《早安台北》的剧本。其实侯孝贤个人的电影风格是被逼出来的,因为以前他拍电影时,能够控制的资源有限,也没有资金去铺什么摄影轨道之类,比如说联系的餐馆只能给他4个小时拍,到点他必须就要走人,结果他就一直把镜头开着,拍着拍着发现这也是一种个人风格。侯孝贤的艺术成就当然很高,但也不能一味推崇这种电影风格,结果台湾的电影学校都在让学生学习这种拍摄风格,导致不少台湾年轻导演都被禁锢在这条道路上。当年他的《悲情城市》拿金狮奖,我提醒他“高处不胜寒”。

 

  新京报:之前我看过李安导演的采访,他曾说是看你的电影长大的。

  李行:李安我跟他不太熟,他的大学教育在台湾,去美国很苦的,太太养他6年,好不容易剧本送台湾得了奖,中影(台湾)给他很少钱他都要拍,但是他都能忍,先争取工作的机会。六年前我到美国参加个人影展,当天李安要搭晚上的飞机到台湾宣传《卧虎藏龙》,但他还是悄悄送了一个花篮,然后坐在下面看完一场戏,然后出现把花篮送给我再去搭飞机。就中国传统文化伦理而言,《卧虎藏龙》已经是很高了,他和侯孝贤都是很尊崇伦理传统的。

 

  新京报:您还没看《色·戒》吧?

  李行:《色·戒》周六想去看,没有买到票,这部戏宣传上没花什么钱,新闻也造得很大。他讲过不会拍重复题材的戏,他是一个非常有原则、也尊崇中国传统的人,他能站在国外打出一条路,为中国电影能拼出一条路也是非常好的事情。

 

  记者手记

 

  李行是谁?李安你总知道吧,他说自己是看着李行电影长大的,深受其影响。侯孝贤你知道吧,当初在李行手下从场记做到副导演,最后凭《悲情城市》拿到了金狮奖。李行可以说是台湾现代电影业开创者之一,以《街头巷尾》开创“健康写实”主义,一生拍摄60余部电影,这在华人导演都是少见的。李行不仅多产,而且还“霸占”金马奖多年,所拍作品中既有个人风格浓重,也有琼瑶片这样的商业制作。这次在苏州金鸡百花电影节上,李行举办了自己在大陆的首次个人影展,年近80的他还是一口江浙味很重的普通话,谈古论今。他敢说敢言“琼瑶的爱情小说总是太荒唐”、“当年侯孝贤拿金狮,我就提醒他高处不胜寒”。不过他说得最多的还是“年轻人拍电影不能只顾个人风格,不顾观众”,因为台湾电影衰落,在他心中一直隐隐作痛。

(编辑:)

 

会员评论 (共0条)

热门新闻排行

  • 每月
  • 每周

视听抢鲜看

《洛克》首支预告片

汤姆哈迪实验性新片 心理惊悚"在路上"

《霍比特人2》巨龙奥秘特辑

“卷福”献癫狂式表演 2月21日登陆中国内地

 "冰火"第四季曝新预告17日

 《坚不可摧》奥林匹克版预告17日

 "霍比特人2"新款中文预告17日

更多>>

最新图集

更多>>

精彩推荐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科幻片、恐怖片和超级英雄电影构成了今年的主力,大导演个人趣味的挥洒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