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资料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新闻>>年度新锐电影人评选 五位入选导演谈创作

年度新锐电影人评选 五位入选导演谈创作

2007-11-15 10:59:12 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刘嘉琦

        在“上海智造·文化中国”年度新锐人物大奖新锐电影人的评选中,我们选择的都是在电影路上已经踏出了脚印,却还没有走进大部分观众视线的年轻导演。就像他们的电影一样,他们自己也还没有走进大众的视野。但也正因为这样,他们的作品中保持了鲜明的个人特征,不是泛泛的商业作品。所谓新锐,在他们的读解中,应该是在有限的资金内,用影像表达他们的世界观,至于有多少人花钱看他们的作品,他们并不刻意追求。就像应亮所说的,“我们这样小众的电影人,和广大受众其实不在一个平台上,但这样的活动可以让我们有一个碰撞的机会。”

        贾樟柯担任此次新锐电影人的评选顾问,他说自己乐于参与的理由是:“强调新锐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这样的活动如果做大了,可以给新锐导演和观众架构起一座沟通的桥梁。”他还对此次参选新锐电影人的候选人做了点评:

        贾樟柯点评新锐电影候选人
        韩杰,代表作《赖小子》
        “他的可贵之处在于他的状态。他可以没有负担地拍电影,同时又把对当下年轻人的观察,和他对社会的思考结合得很好。”
        李红旗,代表作《好多大米》
        “可能因为他涉猎的方面很广,又是诗人,又是小说家,还学过美术,所以他的电影在形式上就给人一种放松感。”
        应亮,代表作《背鸭子的男孩》
        “他很好地完成了一个导演自然的成长———从短片到长片这样拍摄。而且我感觉在年轻一辈导演中,应亮是在商业影片运用上相对成熟的一个导演。”

        除了贾樟柯点评的这三位,此次新锐电影的候选人还有杨恒王分。他们都阐述了自己的拍片理念。


“每个人都可以做导演,只要你真的想把那个东西做出来。”

 

        杨恒:通过镜头解读青春和这个世界

        《槟榔》的得奖里程是从去年10月开始累积的,但杨恒已经不太愿意多说,因为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目前,杨恒正在准备自己的第二部长片,据他介绍,这一部的题材和《槟榔》会有些类似,“但肯定也有些不同,是我在青春以外的另一个想法。”
        得奖很多的杨恒,接受采访时的话却很少,不知是否因为想表达的都在电影里了。他说自己正在“学习”如何应对媒体。在谈到做导演这个话题时,杨恒也主张:“每个人都可以做导演,只要你真的想把那个东西做出来。”而在自己和其他想做导演的人之间,杨恒也挑不出什么高人一筹之处:“我没觉得自己有什么优势,大家都行。”但并不是人人拍片都能得奖,而且第一部电影就先后在韩国釜山、法国南特,以及中国香港的电影节上凯旋,这更不简单。可如此辉煌的得奖经历,在杨恒看来仅算是“挺好”,“是挺好的,会对下一部电影的资金有帮助。但同时,也会影响你做第二部电影的思路。”
        为了追求“视觉上的表达”,杨恒选择做导演,通过镜头把他对青春和这个世界的解读告诉观众。尽管《槟榔》要登陆影院还有很漫长的一段过程,但杨恒还是坚持:“现在的环境对年轻导演来说挺好的。”

 


 

“我是女导演,就像其他一些人是男导演一样。”

 

王分作品《箱子》剧照

 

        王分:做好准备面对没机会拍片的自己

        在几位提名的新锐导演中,王分是唯一的女导演,她的作品也最接近主流观众群。王分的第一部电影《箱子》,在上海国际电影节上成为“最受大学生欢迎”的影片,而且根据王分自己的介绍,《箱子》已经在排期公映中。在电影节上崭露头角和电影得到公映,这两者之间,王分更希望自己的作品被观众看到,“在电影节上得奖当然是好事,以后会比较容易拿到投资。但让人看到你的电影,觉得好看才更重要。”
        在采访中,王分一直强调自己比较幸运,16岁考上表演系,后来拍短片,拍纪录片,最后拍长片,每一步都不是刻意计划,有些水到渠成。“这次做《箱子》,也是制片人罗拉正好有这么一个计划,要找十个女导演一起合作。我们之前见过面,彼此都有印象。”机会和投资都来得容易,于是王分在评价如今年轻导演的环境时说:“至少在我而言,没有那么艰难。”就整个大环境来看,王分认为:“比原来肯定是活跃很多,年轻导演都有机会,都有可能。”
        王分不愿意评价自己的影片,她说那得别人说了算,“能做的是让别人看我的电影。当然,让人看只是基础,用什么方法让人看才是关键。”王分认为,观众看电影时并不在乎那是“哪只鸡生的蛋”,“关键还得好看。所以我在做剧本的时候就会想,怎么样在情节的细节上显出陌生感。因为电影的故事、类型大同小异,而且现在的电影观众有那么多的看片经验。所以相对于常看到的电影,我希望他们在我的电影里感受到一些陌生的感觉。”
        对情节、气氛如此细致的琢磨,是不是女导演特有的长处?“一直有人问我女导演的优势和劣势是什么。我觉得最大的差别是特征,我是女导演,就像其他一些人是男导演一样。其他小的差别就因人而异了。”
        有没有设想过《箱子》公映的情况?“前途未知,不好说。”王分很坦白地回答,“我一般不会太担心下一部电影投资在哪里,怎么拍这样的问题。可能因为我一早就做好准备,面对万一没机会继续拍片的自己。”

 


 

“每部电影自有它的命运。总有一部分观众会喜欢它,也会有一些人对这部电影有代沟。”

 

        韩杰:故事必须有震撼人心的力量

        做贾樟柯的副导多年,韩杰对电影市场看得相当透彻。“制作环境当然一片大好。成熟的导演都有了稳固的江山。”那对年轻导演而言呢?“机会还是挺多的。而且我感觉现在的观众和我们创作者之间的距离在缩短。”
        尽管是各大电影节的常客,但韩杰认为:“电影节是游戏,没什么意义,但这是游戏规则。参加电影节,进行一些交流活动,这是我的职业,是这个市场固有的规则。”韩杰说即使将来自己的电影变得主流了,他还是不会改变自己。韩杰认为:“每部电影自有它的命运。总有一部分观众会喜欢它。”
        韩杰喜欢把那些能够震撼人心的故事拍成电影。他说一个故事必须有这样的力量,才能够让他有冲动去拍摄。据了解,韩杰拍电影效率很高。可韩杰说,那是因为他怕拍的时间长了,自己的状态就不好了,必须速战速决。面对为什么要做导演这个问题,韩杰的答案是“有话想说”,“电影这种形式其实比较功利。每一部电影,导演都是在建立一个精神世界。相对看小说而言,观众不用花太多时间,就能去触碰它。”
        一句话形容做导演的感受,韩杰说是“痛并快乐着”。痛的理由大部分是因为这个市场有许多游戏规则,因此,尽管有了一定知名度,韩杰依然没什么成就感。但他同时也告诉早报记者:“目前还是快乐多一些,因为创作会给我带来快感。”

 


 

 

“一个人只要让别人去演了他的电影,他就算导演了。”

 

        李红旗:并不是为生活所迫当导演

        李红旗的第一部电影《好多大米》已经出版了DVD,第二部电影《黄金周》正在后期制作。熟悉李红旗的人,很少会把他界定为导演,毕竟他本专业是美术系,之前比较多的作品是诗歌和小说。做导演,用旁观者的视角来看,有些“玩票”的意味。不过,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李红旗很认真地说:“我拍电影是认真去做的,不是玩票。”可说到将来是不是就专心电影事业了,李红旗又转了话锋:“也没有那么严肃地去做这件事情吧。”
        “导演”在李红旗的界定中,就是指导别人去演戏,“一个人只要让别人去演了他的电影,他就算导演了。”所以在李红旗看来,导演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事情。而关于他自己为什么要从一个文字工作者,转而用影像表达,李红旗的理由相当简单:“从小就喜欢看电影。但以前拍电影是件很困难的事情。不像现在,有了数码技术,变得相对容易了。”文字的表达和影像的表达有什么不同?“所有的表达方式,能够做到的都不一样。有些东西只能通过小说表达,有些只能通过电影,再加上每个人的理解也不一样。关键是每个人要知道自己想做什么。”
        花费不到10万元,李红旗做成了自己的第一部电影《好多大米》,还在瑞士洛迦诺电影节上得了奖。可李红旗说并没有从导演这个职业中感受到什么乐趣,“我只是想找件事情来做。所以现在不敢说以后会怎么样,走一步算一步吧。”
        “我比较喜欢在别人觉得结束的地方,开始我的故事。”李红旗如此形容自己影片的特点。如果今后有别的制片人拿剧本找上门,李红旗只会说“不”,“我并不是为生活所迫当导演,所以我拍电影不是一干活的性质。就像我这次用胶片拍电影,完全是想挑战一下。因为听说胶片拍片比较难。”

 


 

“我更喜欢像独立音乐人那样,做自己的电影。这样比较完整,自由!”

 

        应亮:有一线可能,就做独立电影

        应亮之前的两部长片花费都不过几万元。正在忙碌的新片也只有七八万元的预算。不是没人给他投资,给他剧本、让他有宽裕的环境去创作,但应亮不愿意接受那样的方式:“我更喜欢像独立音乐人那样,做自己的电影。这样比较完整,自由!”
        应亮说他的文笔不好,做不了小说家:“想要表达自己的声音,电影是我唯一的选择。因为对视觉的表达,我觉得自己还是有能力的。”正在四川拍摄的新片,是根据生长在当地的女友的生活经历改编的。应亮说,这部戏的投资拿的是他上一部电影的奖金,“我第二部戏的投资拿的也是第一部的奖金。”应亮说只要有一线可能,他在将来还是会做个“独立电影人”。
        对于怎么可以凭借有限的资金完成作品,应亮说只要掌握一定的方法,就可以做到。“第一部电影拍的时候只有我和女朋友两个人,上一部是五六个人,现在这部我有七八个人的团队了。每次增加人数,其实也是可以相对提高拍摄质量。”但如今的团队,应亮已经满足了,他说不需要太多的人和太大的投资,“至少我现在拍戏,没有政策和经济上的压力和管束。”
        难道不希望自己的电影被更多人看到?“实在没有DVD商家愿意出版,我也会自己把片子上传到网络。现在新媒体这么发达,我这种相对小众发出的声音,总会被某一群人听到的。”那在大银幕上公映呢,难道那不是作为电影人最大的梦想吗?早报记者的这个提问,得到的却是应亮完全不屑的反馈:“有多少电影能在中国的影院里放映呢?”
        对于早报此次举办的新锐人物年度评选,应亮则认为:“像我们这样小众的电影人,和广大受众其实不在一个平台上,但这样的活动可以把我们联系起来,有一个碰撞的机会。”

 

(编辑:)

 

会员评论 (共0条)

热门新闻排行

  • 每月
  • 每周

视听抢鲜看

《洛克》首支预告片

汤姆哈迪实验性新片 心理惊悚"在路上"

《霍比特人2》巨龙奥秘特辑

“卷福”献癫狂式表演 2月21日登陆中国内地

 "冰火"第四季曝新预告17日

 《坚不可摧》奥林匹克版预告17日

 "霍比特人2"新款中文预告17日

更多>>

最新图集

更多>>

精彩推荐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科幻片、恐怖片和超级英雄电影构成了今年的主力,大导演个人趣味的挥洒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