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资料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新闻>>陈冲:我要尝试新的东西 就必须要破坏形象

陈冲:我要尝试新的东西 就必须要破坏形象

2007-12-16 12:36:51 来源:新京报 作者:杨林

关锦鹏导演执导的《红玫瑰与白玫瑰》让陈冲第一次得到金马影后,

后来的《天浴》又让她得到了最佳导演奖。

 

《末代皇帝》成了陈冲闯荡美国的一个里程碑,

她也在28岁的时候作为颁奖嘉宾出现在了奥斯卡的舞台上。

 

由于《末代皇帝》的关系,

陈冲在1989年7月再次出现在了《大众电影》上。

 

陈冲在《纽约的秋天》拍摄现场,

身后是该片的摄影师顾长卫

 

 

2007年,陈冲主演了《太阳照常升起》等三部影片,

拿出了亮眼的成绩单,再夺影后实至名归。

 

  12月8日晚,金马奖颁奖典礼现场,当杨采妮严浩打开信封告诉大家,最佳女主角是陈冲时,许多人和陈冲一样感到意外,但想想又觉得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

  这个18岁就凭《小花》拿到百花影后的女人在2007年全面开花,用三部电影三次精彩的表现凯旋归来。陈冲觉得成名太早,也容易绝望,这个万众瞩目的电影新星20岁第一次谈恋爱,失恋后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只好去美国留学逃避,很多人不敢相信这次恋爱失败,让她十年看不起自己。

  最开始的好莱坞岁月,对于陈冲来说相当艰难,她只好当领位小姐,在烂电影、破电视剧里求生存。直到26岁时出演贝托鲁奇的《末代皇帝》,次年成为奥斯卡金像奖颁奖嘉宾。陈冲演艺生涯进入又一个高潮,然后由于婚姻的不幸福,陈冲在最美好的年月又进入了低潮期,她甚至在《末代皇帝》斩获奥斯卡的时候,长达一个星期失眠。

  进入上世纪90年代,陈冲开始回到华语电影,1994年便凭《红玫瑰与白玫瑰》斩获金马奖最佳女主角,1998年她导演的处女作《天浴》拿到最佳剧情片、最佳导演、最佳男女主角6项大奖。2000年,《纽约的秋天》甚至让陈冲成为第一个执导好莱坞A级制作华人女导演。就像姜文在《太阳照常升起》接受采访时说的,“我们这儿最大腕儿是陈冲,说这个大导演那个大导演,谁执导过投资5000万美元的电影,陈冲就执导过。”

  这些经历的传奇性丝毫不比“天上掉下个王佳芝”的汤唯差,而当人们在热衷讨论新人汤唯的激情戏时,似乎更淡忘了好莱坞时期的陈冲在《末代皇帝》、《大班》中的激情表演,更不用说她在《诱僧》中的光头、全裸至今让人感到心有余悸。陈冲说这些激情戏有的是在尝试新事物破坏形象,有些则是为了生存的,有的则是错误的选择。

  2007年,两部入围威尼斯的华语大片,有评论说,“陈冲在整个社会需要少女时正好是少女,需要熟女时又敢于做熟女,没怎么跟自己的年龄较劲。”

  陈冲曾有的青涩、性感、癫狂、风韵,都不妨碍她现在像个传统女人一样,嫁个实实在在的男人,生儿育女相敬如宾。今年11月,陈冲在浙江拍摄《十七》时,小女儿第一天上学,她突然感伤地对记者说“我不应该在这里,女儿需要我,或许这是最后一部电影了。”但周三陈冲接受本报电话专访时,谈到电影还是情不自禁“我真的喜欢电影,热爱电影。所以我每次接完一部好戏,都会对自己发誓,这是最后一部了,祈祷千万别碰到好剧本。”

 

  金马奖 演技自信,夺奖意外

 

  新京报:你说这次得到金马奖是个非常大的意外,但评委却觉得你得奖合理,得奖时候为何有这样的感受?

  陈冲:我对这个角色的表演还是很自信的,关键的是大部分观众没有看过我在澳洲拍的电影,台湾观众对最后得最佳剧情片的电影非常热爱,声势完全不在我这边。虽然《意》中演的这个角色写得很丰满,但却很灰色,她爱孩子但是个失败的母亲,这样的角色不遭人同情的,我就觉得得奖可能性不大。当然我很欣慰,评委看到的是电影本身,而没有带着有色眼镜去评判。

  新京报:有媒体报道说,你得了影后没有参加影展的庆功宴,新人的风头太劲了吗?

  陈冲:我太累了,12月4日离开旧金山,6日才到墨尔本参加了澳洲的颁奖会,7日晚上快12点才到台北,又累又要调时差,我得了影后为什么不高兴?媒体有时候是没事造事,我回酒店给女儿打电话去了,她们非常需要我。

  新京报:你成名很早,一部《小花》得百花影后大红起来,你对同样一片成名的后辈,作为过来人有什么建议和忠告?

  陈冲:每一个人都是不同的,这个不能笼统而言的,我28岁时已经在当奥斯卡的颁奖人了,有的人可能30岁才开始,确实非常旺盛的,也有人很早开始也很早夭折了。所以每个人的经历都有其偶然和必然,我很难替别人忠告什么,把自己给说清楚了都很难,更别提给别人忠告了。

  新京报:1994年《红玫瑰白玫瑰》问鼎金马影后,现在和当年的感觉有什么不一样?

  陈冲:越是年轻的时候感觉就会越单纯,你想,我得百花奖的时候是十九岁,当时觉得很快乐,比较单纯。1994年得金马影后也是三十刚出头,比得百花奖的时候要稍微复杂一些,没有现在这种牵挂,没有这种复杂。演戏这行挺有意思的,青春漂亮机会大把的时候没有去珍惜,为生活中的琐碎算。到了现在的年龄,生活有积累,对于事物、人物关系和情感的理解更深刻,但好的角色却比年轻的时候少了,能够为中年女人写戏写得丰富的人很少。

  新京报:但是在华语电影圈内,你演绎这类女人已经得到了最隆重的肯定和认可。

  陈冲:在澳洲的这部《意》,确实设计了一个很丰富很完整的中年女人角色,其实这样的机会是很少的。讲的是导演母亲的经历的事情,这个女人是在北京出生,后来搬去上海住了几年然后又搬去澳洲遇到水手,她带着与前夫生的2个孩子移民投靠。但水手不可靠,她独自抚养孩子,在餐厅打工认识华裔厨师,女儿却爱上厨师,母女关系面临考验。

  新京报:你演绎的这些女人中有多少是你本身具有的,有多少是在演技层面的呢?

  陈冲:我相信多数是真正的自己,我就觉得我拥有很多不同的个性,人们见到的只是一部分,通过表演可以自我表达,也许这些个性就是平常自己都不愿意承认的部分,比如《太阳照常升起》中的林大夫,或许就是隐藏在我内心深处的“十三点”。当然对别的女人的观察永远都是一种财富,你就会想“也许我能参考这个人”。我对上海女人的确是比较精通一点。

  新京报:执导《纽约的秋天》之后从侯咏《茉莉花开》张扬《向日葵》再到《太阳照常升起》,你越来越多参与华语片,怎么想到要回归华语电影?

  陈冲:没有刻意地决定,有合适的角色就过来了,演员就是这样。

  新京报:侯咏是第一次导电影,最近一部《十七》更是一个不知名年轻导演,你作为一个有国际知名度的演员,选择这样的合作是为了扶持年轻人吗?

  陈冲:首先是角色合适,也没看见陈凯歌张艺谋这样的大牌导演来找我啊(笑),是否能帮新人,也得看剧本和角色是否合适,完全不合适的想帮也帮不到。现在为中年女性撰写的剧本很少,我必须也得正视自己年龄啊。

 

  好莱坞 重要的是想法不是国籍

 

  新京报:《末代皇帝》是你在好莱坞第一部大作品,可以说是改变命运的一个转折,贝托鲁奇在你印象中是什么样的人?

  陈冲:贝托鲁奇是一个特别棒的导演,很有诗意,他阅读量很广泛,从视觉角色来讲他的画面都非常漂亮,很多东西我现在都受用。

  新京报:那个时候你26岁很年轻,《末代皇帝》是个很好的契机,但这之后在国际银幕上露面还是很少。

  陈冲:那个年代,《末代皇帝》的很多电影制片厂计划开拍中国题材,但他们每次来找我开会,却很难写出适合一个中国人来演的东西,当时的年代和现在不一样,现在国外对东方的了解愿望好了很多,但我的年龄又到了一个尴尬的时候。

  新京报:后来的一段时间里,其实国内观众对你在《末代皇帝》、《大班》以及其他一些影视作品中的激情戏不太满意,当时骂的还挺多的。

  陈冲:骂是因为爱嘛。我也不可能一直保持《小花》的样子,我要尝试新的东西,就必须要破坏形象。我刚到美国住在洛杉矶,那里所有的人都搞电影,如果一天没事干就会觉得很不安。那时的我去拍那些电影有一部分只是为了生活、为了钱。我有时候也对自己很失望。有些角色其实并不是自己想演的,而且不是每一个人做的决定都是正确的啊。

  新京报:你曾说《末代皇帝》上映时,开始了你在美国最糟糕的10年,那段时间甚至连续一个星期失眠,外人看来那是女人的黄金年龄,你为何会感到这是痛苦?

  陈冲:我其实不是个会规划未来的人,没有把事业当成很重要的事情来做,尤其是在年轻的时候。我的确非常热爱电影,也认为拍电影拯救了我,因为电影也给我一定的价值,也让我生活变得规律,要不然的话在美国的十年,生活对我的考验会更加严峻。我是计划着下一步戏该怎么做。演员必须要真实地体验生活,才能在演技或者是其他艺术方面进步。可是我当时并不是这样决定的,我最好的年代没有把精力放在事业上,但是到了现在这个年龄,也许是生命本身给我的一些财富,让我积累体验,作为表演艺术家才会有现在的一个进步。

  新京报:你处女导演作《天浴》,又是一个很大的转折,怎么想到当导演了呢。

  陈冲:对,更重要的是,我跟现在的先生结婚以后生活就开始平稳起来,也可能是我离开了洛杉矶去了旧金山的缘故。我可以能够比较深刻地去想一些问题,安静地写剧本了。

  新京报:A级制作5000万美元投资大牌明星主演,《纽约的秋天》为何要讲一个花花公子爱上绝症女孩的俗套故事?

  陈冲:那是米高梅公司想到我,我就觉得应该去做,并不是说多么热爱这部电影,只是觉得这是个机会,一个中国女导演能够得到这么大制作,确实非常幸运,我当然要把它做好。剧本、资金、演员都是电影公司提前准备好的,当然这个故事本身我不讨厌,但并不是像《天浴》,我喜欢这个题材就一定要把它写出来导出来那种。

  新京报:听说拍摄《纽约的秋天》期间,最开始制片方对你限制很多,但你还是让西方演职人员对你心服口服?

  陈冲:制片方的干预和限制,在美国每一个导演都会碰到,怎么跟制片方交涉,是学校里不可能教你的东西,我也是在工作中自己去体会和把握。演员包括所有工作人员希望看到的是一个有想法的导演,只要你有想法人们就会跟着你走,而不在乎你的国籍,你执导过多少部电影。

 

  大感悟 希望会一直持续下去

 

  新京报:《天浴》获得6项金马奖,《纽约的秋天》也有不错的反响,为何这几年没有继续导演的工作?

  陈冲:主要是生活上的原因,我生第二个孩子时,就不太分得开身,当演员最多出场2个月,但导演最少一年半在为电影忙碌,孩子刚出生怎么能没有妈妈?我倒不是怕辛苦,每个人生命不是说想要什么就做什么,而是生命会对你有要求,目前生命对我的要求是:我是两个年幼孩子的母亲,不是想干什么就可以干什么。我相信每个人生命当中都有不可取代的意义,我现在最不可取代的意义就是做好母亲,不能每次走开,都要求家人为你付出牺牲。

  新京报:拍摄电影《十七》时,你还曾对媒体说这将是你最后一部电影?

  陈冲:我当时不是这样说的,有群记者来现场,我那天早上醒来就想,我怎么在浙江,我应该和我的孩子在一起的,拍《十七》的时候,小女儿第一天去学校,我没有帮她买校服、没陪她去学校,小孩第一次读书都会怕的,我有那份感伤在那里。电影我当然不会放弃,今后我会很小心地去选片了吧。

  新京报:生活和女儿对你如此重要,你还有多大精力放在电影上,筹备多年的《扶桑》还有拍摄的可能吗?

  陈冲:其实我对电影还是非常爱的,现在不是我可以决定的,生活对我有这样的要求,我必须在家里做到这一点。《扶桑》在我生小女儿之前就定好了,钱找到了,美术也已经开始工作,但是怀了老二之后计划就中断了。过这么些年再拍的话,《扶桑》在我心目中已不是原来的样子,人总是在进步变化,不可能说五年前想拍的东西,如今还能原封不动地拿出来再拍。当然我对电影这行还是有期望的,并且希望会一直持续下去。

  新京报:我看你在网上的博客文字非常诚实坦诚,有点大彻大悟的味道,这对于一个女明星来讲非常难得。

  陈冲:总而言之,我所透露这一部分是我愿意跟大家分享的,也不是百分之百的吧,我觉得这是很好的一种交流方法。孩子们去学校了,闲在家里写东西也是一种很好的锻炼方法,有时间整理一下自己的思路。

 

  记者手记

 

  陈冲是我母亲那一代人的偶像,读小学时母亲经常会拿着《大众电影》对我说,陈冲、刘晓庆是中国最好看的电影演员。若干年后,我做了娱乐记者,没想到替母亲实现了愿望,越洋连线采访陈冲。可能是长期海外生活,也可能是年龄增长给带来的财富,陈冲回答问题相当坦诚,问他为何与小导演合作,她会直接回答“因为大导演不找我啊。”采访中,陈冲的语重心长,让我时刻感觉是在和一个长辈聊天。采访中途,电话那头突然传来小孩的哭声,原来陈冲光顾着接受不同媒体的电话采访,小女儿没人陪发出抗议了,于是陈冲只好电话里先哄孩子再来回答问题,这一刻我不介意,反而为她有着幸福的家庭感到温馨,替她感到高兴。

(编辑:)

 

会员评论 (共1条)

2009-11-11 18:08:49

谁能给我找找[纽约的秋天]的媒体评价?!

------------------------------

回复 (0)

热门新闻排行

  • 每月
  • 每周

视听抢鲜看

《洛克》首支预告片

汤姆哈迪实验性新片 心理惊悚"在路上"

《霍比特人2》巨龙奥秘特辑

“卷福”献癫狂式表演 2月21日登陆中国内地

 "冰火"第四季曝新预告17日

 《坚不可摧》奥林匹克版预告17日

 "霍比特人2"新款中文预告17日

更多>>

最新图集

更多>>

精彩推荐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科幻片、恐怖片和超级英雄电影构成了今年的主力,大导演个人趣味的挥洒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