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资料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新闻>>姜文:原来我算少年得志 现在我要大器晚成

姜文:原来我算少年得志 现在我要大器晚成

2007-12-17 14:13:09 来源:CCTV

姜文与王志《面对面》

 

  2007年12月16日,央视《面对面》播出了最新一期节目“姜文:我和电影”,主持人王志以其招牌式的旁敲侧击,与姜文展开了一场思想周旋。在节目中,姜文也多次口出华彩,“我算是少年得志吧,我现在要把我变成大器晚成,慢慢慢慢儿变成一个成熟的人。”

 

  2007年,在沉寂了七年之后,导演姜文推出自己的第三部电影作品《太阳照常升起》。从影二十多年来,姜文在演员和导演这两个角色之间不停转换,而不论是作为演员,还是作为导演,姜文以及他的个性一直都是人们谈论的话题。

 

  王志:有这么一句话,姜文是导演最难搞定的演员,姜文是演员最难搞定的导演,我不知道这是夸您呢,还是批评您,你自己怎么评价?

  姜文:我好像也听说过,但是我不知道说的是谁。首先这么说吧,好搞定是什么意思,干嘛要好搞定,你觉得你是个好搞定的人吗,

  王志:那你认为搞定是什么意思?

  姜文:我觉得拍戏的时候,我不会想搞定这俩字的,我是一个主人,我招待大家来我家吃饭,我得告诉人家坐哪儿,衣服脱哪儿,水在哪儿,酒在哪儿,甚至给你倒了,搁在手里,完了介绍你认识他,介绍你跟他聊聊,这就是导演,人家舒服了把戏演好了,这不存在搞定不搞定的问题。除非我笨到那种程度,非让你变出一把椅子,非让你喝你不爱喝的东西,那就不好搞定了。

 

  影片《太阳照常升起》在公映后引发众多争议,成为2007年文化界的一个独特现象。在这部影片中,姜文通过四个相对独立的故事,讲述了上个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之间,几个中国家庭的生活遭遇与情感变故,但影片独特的叙述方式,以及导演想通过影片表达的意图,让看过这部影片的观众感到有些疑惑。

 

  记者:“太阳”出来以后,有没有听到批评,有没有关注过很多观众说我看不懂?

  姜文:有啊,有啊。包括我跟我妈打电话,我妈看完了她好长时间,她还停在这个电影里边,她说我还在想这事儿,我说你在想什么,那你就是没看懂,她说不是,这事儿谁跟谁我是能看懂,然后我妈问了我一句话,说我是看懂了这些,但是你要告诉我什么呢,她是个教师出身,她要跟我谈论主题,后来我就说,你再想想,我不告诉你,她说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是说,这件事我是希望大家得出自己的结论,得出自己的主题,我觉得有影响的电影应该这样做,你告诉一个简单主题有什么意义,我们小时候读课文,老师也告诉我们主题,也帮助我们分析主题,但是等你长大了之后,你再看那篇课文的时候你会想,我看懂的不是他说的那样,我得出的是另外一个主题,对吧,所以我希望电影也不要那样。

  记者:我觉得姜文可以有另外一种叙述方式,为什么不呢?

  姜文:你说得很对。它其实是一个很长的故事,甚至也可以说是一个历史,但是它不是电影,我觉得。什么是电影,我是这么想一件事,电影是假如它的这个物理时间是固定的,比如两个小时,怎么在物理时间相对固定的情况下,拓展它的生理时间和心理时间。

  记者:那电影首先是给人看的呀?

  姜文:是,当然要给人看。就是说方便面式的电影,大家反正拿起来就能吃,吃了也不讨厌,然后完了也就忘了,这很好,我觉得没有什么不好,可以有,而且要大量的有,这个市场才能有意思,但是仅仅是这样的话,我想每个人会不满足的,让你老吃方便面你能舒服吗,让你天天看斯皮尔伯格,你能舒服吗?

  记者:所以看完这部影片,又有评论说,这就是一部姜文的电影?

  姜文:我看到了,很姜文。假如我是你的话,我看到的是对电影的一种迷恋,或者说是对观众的一种尊重,如果说对别人的尊重也叫做张狂,或者对于一件事情的迷恋也叫张狂的话,那我就要这俩字了,那就叫张狂。

 

  获奖和票房通常是衡量一部影片的两个重要指标,2007年,《太阳照常升起》入选第64届威尼斯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姜文携影片主创高调出场,但最终的结果却是一无所获。

 

  记者:就是一无所获,你失望吗?

  姜文:我不失望。也不意外,去之前就做好了几种准备,这是其中的一种。不是突然的一个消息。

  记者:但是出发之前你可不是那么说的。

  姜文:出发当然得“忽悠”了,而且我也说过,我说赶集去嘛,赶集去,有挣了钱的,有丢了钱的,有赔了钱的,有买着东西,有没买着东西的。

  记者:别人会说,姜文吃不到葡萄所以说葡萄是酸的,你对电影节是怎么看的?

  姜文:没有没有,我很喜欢电影节,我觉得有机会我还会去,其实历届的电影节都是这样的,每一届,为什么前面写上一个数,哪年哪年的,就跟那个红酒似的,你赶上这一年他就没有什么好片,他也得有一个金棕榈或者金狮,赶上这一年好片瘀了,那可能好多好片就没了,好,就是高个里面还拔了一个,就跟酒似的,哪年是丰收年,哪年是欠收年,这是很有意思的。所以对于我来说,第一我不意外,第二我甚至欣喜了起来。

  记者:没有得奖,你会担心影响票房吗?

  姜文:也不一定真的就直接这么影响票房,我们也看到过一些得奖的片子也不卖钱,有一些卖钱的也不一定去得奖。

  记者:可能关系到导演的市场,导演的下一部电影是否有人来投资?

  姜文:对我的经验来说,我这三部电影都是投资方来找我的,投资比我还积极和勇敢,因为你不能想象所有的资本家都是没有头脑,没有激情的。投资人甚至跟我说过,什么时候我们拍一个电影不考虑奖,不考虑票房,那才叫真正的创作,我说行。

  记者:那可能你是个幸运的导演,可以不考虑票房,可以不在乎得奖。

  姜文:我不是不关心,我都关心,奖我也关心,票房我也关心。但是真正的一个创作的初衷,你要发自内心排除杂念,你才有可能有所谓的票房和奖,如果你有特别多的杂念,即使你一时得到了你想要的,有清盘的时候,可能更惨,我为什么这么说呢,我相信任何事情是有代价的,我并不迷信,但是我相信平衡和代价,如果你一点儿不爱电影,而电影很爱你的话,你会还债的,有一天会还很多债。

 

  《阳光灿烂的日子》是姜文导演的第一部影片,其中混合了姜文对自己童年和青年时代的回忆。和影片中的男主角马小军一样,姜文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父亲是一名军人,母亲是一名教师。高中毕业后,出于对电影和表演的喜爱,姜文报考了北京电影学院,但他却落榜了。1980年,姜文考上了中央戏剧学院,成为表演系的一名学生。

 

  记者:如果说当年考上电影学院呢?姜文会是什么样?

  姜文:我不知道怎么想,因为我没有考上。我考了一次,人家不要我,所以我就进了戏剧学院了,然后我就没法设想我在电影学院是什么。

  记者:那戏剧学院四年到底给了你什么,在表演上?

  姜文:很多,我觉得不是在表演上,我是1980年入学的,我想1980年那个年代本身就是一个,你可能不进大学,都可能在上大学的一个年代。是一个思想活跃的年代,也是一个急剧开放的一个年代,所以在那个四年当中,我觉得更多的是这样的空隙和不同大学之间的这种感染带来的。至于表演理论这个方面,我说句实在话,对于一个17岁的孩子来说有点困难,有点读不懂,读不懂拉夫斯基,读不懂,那是当时读了不懂,但是记住了,日后在实践中它会反刍出来,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我们的老师,甚至强迫我们,逼迫我们去观察生活,看人到底是什么样的。而不是从书本里来认识人,把剧本拿来再去观察,观察完了再演成剧本,这个很重要。

 

  大学毕业后,姜文进入中国青年艺术剧院,成为一名话剧演员,但不久后,他就调整了自己事业的方向,进入电影圈发展。1985年,在陈家林导演执导的影片《末代皇后》中,姜文为自己争取到了一个角色。

 

  王志:不留恋话剧舞台吗?

  姜文:留恋,确实留恋。我有一次去美国访问的时候,我就去看话剧了,看完话剧后来我就去后台,去了两次,一次是他们开演之前,他们演的是《欲望号街车》,我就在那景地里转了一下,闻到那股,我不知道那叫什么味,主要是木头味吧,和那种什么质量的油彩刷的幕布上,很兴奋,我闻到。那时候演话剧的时候总是能闻到那个味,然后演完之后我又上去看了看,觉得那两次味道给我印象很深。

  王志:为什么呢?

  姜文:舞台很迷人,那种状态。你可以跟观众直接交流,而且没有更多的方式来帮助你,就是演员,当然还有道具了,灯光,我的意思说比电影、电视剧辅助手段少,更货真价实一点吧,而且你也看到了,戏剧的剧本基本上是比较有营养的,没有营养他写不成一个戏剧剧本。不是稀释的,而且浓缩的。

  记者:迈出第一步的时候呢,一定是角色选你?

  姜文:那叫爱新觉罗·溥仪,让我演的是那个角色,我接到这个溥仪的角色的时候,我先去找了爱新觉罗·溥杰,我跟他谈了很长的时间,直到最后他写了一个条说,此人很像我大哥,我就拿到摄制组去了,我觉得很有意思,他管他不叫皇上,也不叫什么,他叫大哥,这句话给我很大的触动,咱们北京人说皇族、皇族,其实他们之间主要是个亲戚关系。从这儿开始去找这个人是什么样的,那么这个也没有人帮你啊,你只能自己去这么做,你要不这么做,那当然你就变得很被动,变得被人家摆来摆去的,但是你要这么做的时候,大家的总的目标就是要把戏拍好,他看到你这个人是非常有影响的,对角色的这种理解,他为什么不要呢?

 

  第一次演电影,姜文的身上还带有戏剧舞台表演的痕迹,但他的表演却得到了一些导演的认可。1986年,姜文与著名导演谢晋合作,扮演《芙蓉镇》里的“右派分子”秦书田,这个角色让姜文一举夺得了第十届百花奖最佳男主角奖。成名后的姜文获得了更多机会,通过与著名导演谢晋、谢飞张艺谋等人的合作,姜文成为无可争议的实力派演员,尤其在“第五代”导演张艺谋执导的影片《红高粱》中,姜文将一个西北汉子的粗犷、豪迈演绎得淋漓尽致。


  记者:你觉得自己是一个在表演上有天才的人吗?

  姜文:一样吧,我要没有合适的好角色我啥也不是,你让我演这个凳子我肯定演不好,合适的,能调等起我内心的东西的,同时还要有一个好的导演给你制造一个好的环境了,别说我了,马龙·白兰度是一个好演员,他演《教父》的时候就很精彩,有一些乱七八糟的戏就没法看,都一样。一个好演员不意味着他把每一个戏都演好。而且他一旦演好的时候就好得不得了,每个戏都演好了不一定是个好演员。

  王志:作为一个演员来说,你怎么就那么顺呢?

  姜文:最早我进组,跟谢晋他们拍戏的时候,可能是当时的那个时代和气氛,以及谢晋导演,或者说谢飞导演的那种气度,他们一直是在鼓励我。但是我的头脑中有一个想法,演员是要有个性的。没有个性怎么当演员,不一定在表面,也许心理非常有个性,我认识这样的人,表面上很温和,但心理非常的硬,非常的有原则。我觉得从我的世界观里来说,不要说演员,每一个人都应该有他自己的个性,而且要得到尊重。

 

  1993年,《北京人在纽约》在全国热映,姜文在里面饰演男主角王启明,这部反映当代中国人在美国创业过程的电视剧感动了许多人,也让更多的人通过电视认识了姜文。与电影相比,电视是更大众化的媒体,也更容易引起人们的关注。但姜文却并没有继续电视剧的表演,《北京人在纽约》也成为迄今为止姜文出演的唯一一部电视剧。

 

  王志:但是为什么仅此一例?

  姜文:没有这样的剧本啊。有这样的剧本我肯定去。

  王志:也有人在揣测姜文是不是瞧不起电视剧?

  姜文:也没有了,干吗瞧不起啊,没有。只是我如果用同样的时间我更愿意拍一个电影。

  王志:为什么呢?

  姜文:我觉得电影相对电视剧来说还是浓缩了吧,它并不是多少多少集那么慢慢来的。不是那么家长里短,还是可以把它拍得有节奏,有合适,也就是说刚才我跟你说了物理时间是有限定的,然后怎么在无限的物理时间你里拓展这种生理时间和心理时间,这个我觉得很迷人。

  王志:但是传说演电视剧很挣钱呢,姜文不愿意养家糊口吗?还是姜文已经不用了,够了?

  姜文:有我弟在演电视剧呢,没钱我找他借去,我不需要那么多钱。我这件衣服十几年了,然后也就穿不到十次吧。今天我是看着你穿那么正式,那我也把这衣服拿来,平常谁穿这衣服啊,也穿不坏,估计我要不迅速长胖的话,我能穿到死,这衣服。

 

  演完《北京人在纽约》,姜文开始全心投入到自己第一部电影的创作中,他将作家王朔的小说《动物凶猛》改编成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尽管已经熟悉电影制作的流程,但第一次尝试做导演,这对姜文来说仍然充满了挑战。

 

  记者:你想当导演的初衷,从一个演员为什么要当导演?

  姜文:这个好像有点说不出口。为什么呢,因为坦白地说初衷不太高级,不是一个特别高级的初衷,只是觉得干嘛呢,你们,这都是什么片,这叫好吗?大伙儿都觉得,那咱们弄一个吧,就弄了《阳光灿烂的日子》,现在回想起来这确实有点不懂事儿,又狂得有点不知道姓什么。

  记者:姜文到底想做一个什么样的导演?

  姜文:做尊重观众的导演。就像你们《面对面》一样,我注意你的节目,你经常这样坐着,然后一种倾听的样子,我觉得你会给对方一种互相尊重的感觉,你尊重了别人,别人会尊重你,是这样的。

  王志:大家都觉得导演是剧组里面最有权威的人?

  姜文:我不这么想,我觉得第一,我是个请客的人,第二俩字,吹捧,要让大家有信心,要让大家有激情,我不断的煽风点火,在助威。我为什么要让人家在我组里很郁闷呢,很没自信呢,我觉得那样不对。

 

  从一个接受导演挑选的演员,到一个主动挑选演员的导演,姜文的这次转身与众不同,很多人都关心他会如何来挑选演员,在影片《阳光灿烂的日子》中,男主角马小军由夏雨扮演。而当时夏雨还是一名在校高中生,没有经过任何专业的表演训练,但姜文仍然坚持选择了夏雨。

 

  记者:就像你选夏雨,有的人就觉得你是选像自己的人?

  姜文:是那样的,那个电影本来是有小时候的一段,七八岁,你也看见有痕迹在那儿,然后是夏雨的一段,然后是我演的一段,所以本来是三段,夏雨这一段留得最多,小时候那段剪了不少,我那段干脆就剪掉了,假如不是这么设计的话,那就不一定选夏雨了,我不爱看我自己的样子,我每次拍照片给我看,我说赶紧撕了吧,说为什么呀,我说我想象的不是这样,怎么这么难看呀,我不觉得我的样子好看,我干嘛要选那么一个样,我说选怎么也要选一个漂亮的。

  记者:会有专业和非专业的界限吗?

  姜文:也没有,那你说夏雨算非专业吗?我是这么想的,所有的人都可以做演员,只要合适。所以在这个观念里边,专业和非专业不那么重要,只是在一点上很重要,节省时间,如果专业的话,省心,非专业的有时候完全不知道你在干吗。会耽误很长时间拍很多的胶片。

  记者:但是与你演过对手戏的人都感觉到,跟姜文演对手戏有压力,我不知道作为一个导演来说,你怎么让演员去发挥自己的潜能有一个空间?

  姜文:谁说的跟我演戏有压力了,不会吧。我没有听到他当时跟我说,跟我合作的这几个人。其实我在现场我自己的记忆当中,尤其是我做演员的时候,两个字儿很重要。我不断地吹捧,我吹捧所有的人,演员首先是要吹捧的,换句话说就是鼓励,我觉得比鼓励还做得极致一点,所以我就用吹捧这俩词了,任何一个人,把你放在灯底下,围一圈人在那儿偷看,然后让你这样,又让你那样,你心里总是有不安全感,我是希望你有安全感,于是演员前面不相干的人我一般都让他坐到边上去,现场有点像我们拍话剧一样,要安静。然后我当时跟夏雨说,我说你眼睛里没有别人,什么摄影师、灯光师、助理都没有,而且我规定他们,别人不要跟演员说话,有什么意见跟我说,我去转达。而且我会小声从耳边跟他这么说,我不会让大家知道我在调整他,改变他。你必须让他有安全感,他有了安全感之后,他又得到了充分的尊重之后,他才能把心灵打开,这个很重要。

 

  近几年除了拍摄自己的影片,姜文先后参与了五部电影的演出,在与已故电影导演陈逸飞合作拍摄影片《理发师》时,担任主演的姜文突然宣布退出剧组,引发众多争议。而作为一名有导演经历的电影演员,姜文在与青年导演陆川徐静蕾的合作中,经常会对影片拍摄提出自己的看法,这不仅让导演感到压力,也让外界对姜文有了霸道的评价。

 

  王志:那你作为演员发表意见的时候,会不会顾及导演,我就是个演员,我的本分就是演好我的角色。

  姜文:我很顾及啊。我悄悄给他写条,塞在一个地儿,或者搁在那儿说,那儿有一个条,我都不能当面说,很顾及,当面发信息,你们说着话,我发一个信息给你。但到最后我也可以说,听不听都可以,反正我是帮你说句话,你是导演,我帮你拍一个你想要的东西,也很好。但是怕恐怕这种对我来说不太来劲,不太过瘾。

  王志:以你这种个性,是一开始就是这样,还是后来我成了腕儿了,我可以表达意见了?

  姜文:以前是不顾及的,以前跟谢晋、跟谢飞啊什么。我刚毕业的学生嘛,老师也没教过我估计,举手说话就完了。那他们很欣赏我那样,直到今天谢晋还觉得,姜文这样做是对的,但是我忘了,我年纪会增长了,我慢慢长长长,就不是一个说俯视我,欣赏的情况,你怎么这么不给我面子啊,怎么伤我自尊,这时候我必须得考虑了,那我就得写条了,发信息了。我刚才说了我算是少年得志吧,我现在要把我变成大器晚成,慢慢慢慢儿变成一个成熟的人。

  王志:你想到要做一个本分的演员吗?

  姜文:我很本分。我很想把这个角色演好,交给他,这是我最大的本分。我不是说我在这混事,混一个人缘好,混一个你舒服,然后角色演的乱七八糟,我觉得这恰恰不是我的本分。王志:但是姜文也有例外啊?《理发师》停拍了,退出了我也不妥协。

  姜文:这事今天是说不清楚的,而且我觉得,传说的成分比较多,但是我想跟你探讨这么一个问题,其实在拍电影的每一年当中,都有人在退出,比如摄影师啊,演员啊,甚至导演都有,我觉得这不是一件坏事,如果发现我们的合作对未来不一定是件好事,那不如先停,这是负责任的。

 

  虽然在银幕上可以看到演员姜文塑造的角色,但很多人更在乎姜文作为导演的身份。在《阳光灿烂的日子》之后,喜欢姜文电影的观众仍然期待着他的作品。2000年,作为导演的姜文经历了一段事业的低谷期,直到2007年,他推出了自己的第三部电影《太阳照常升起》。

 

  王志:七年磨一剑,是不是长了点?

  姜文: 我原来以为我一边能演戏一边能写剧本,筹备下一个,我觉得做不到,那时候我们去参加首映式,拿了花在上面,然后下来的时候,一拨人观众就给我抓住了,隔了好几个人,那人很愤怒的跟我说,姜文你拍完《阳光灿烂》你不干正经事了,我这样也确实挺狼狈的,我抱着一堆花,我以为人家要跟我说什么好听话呢,结果是很愤怒的跟我说了一句很不正经,我很惭愧,结果上车之前又有一个小女孩从那个阴影里面出来了,又给我拿了一堆花,我都不知道怎么接了,因为前面有人刚骂完我。

  记者:与前面两部电影相比,这第三部电影,也有人评价说,这就是一个妥协的产物?

  姜文:可以这么说。

  记者:那心里服吗?

  姜文:这不是服不服的事儿,是你落下了这几年的课,人家都有,人家毕业之后,大部分人都吭哧吭哧的,有的到现在还在那儿吭哧吭哧,怎么凭什么你非得这么少年得志?这个课是要补的,而且你不补的话,对于未来的创作,对你体会人生,塑造人物,拍电影都不见得是好事儿。

  记者:有打击吗?

  姜文: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宝贵的事情。因为我算是少年得志吧,一个从大学一毕业就变成了一个所谓腕的人,很多事情都很容易,来得都很容易,说来就来了,所以我当然也会有一些人生的错觉,也觉得不需要学那些家长里短的东西,很不屑这个,觉得干嘛要那个,那是叫钻研吗,不必,这个是在搞公关吗,不必,不是搞创作吗,干嘛有那么多创作之外的事儿让你们迷恋在学习呢?我老觉得这个特别不好说。但是到了2000年,一系列的事情让我都碰到了,我非常感谢,我觉得这是个礼物,在人生当中是给我一个礼物,要不再晚就更麻烦了,我好歹那时候不到40岁。

 

  和以往拍摄自己的影片一样, 姜文在《太阳照常升起》这部影片里,仍然是既当导演又当演员,在拍摄现场,姜文经常进行从导演到演员的换位。而紧张的工作节奏也给姜文带来了压力,为了放松自己,姜文在拍摄的间隙练习起了打高尔夫。

 

  记者:你在拍这部影片的过程当中,一直在打高尔夫,在玩,你在乎什么呢,你为什么要导电影,为什么来拍电影?

  姜文:一直在打高尔夫那肯定是个形容词,我到哪儿去打高尔夫去,这是不可能的,我们写剧本的哥几个全有颈椎病,要不就是手麻,要不就是胳膊麻,要不就得这样的,为了这个抵抗颈椎的袭击,拿杆去打块石头也是为了缓冲一下,不要太累。

  王志:就是屏幕上的姜文给人的印象是很霸气,生活中间是什么?

  姜文:不知道,我不是天天照镜子看我什么样的,我觉得正常的,很正常的。我觉得我挺客气的,也有很多朋友反映我确实很客气,我不知道为什么。

  王志:为什么呢?

  姜文:因为大家传说的那个姜文已经被,就是带上引号了,所以我去着急忙慌的去给那角色改点什么色,我觉得犯不着,太累,随便怎么聊都行,反正我幸灾乐祸,我看着也挺有意思的。但是人肯定多面的,每个人都是,你在家,你在外边,你在工作,你跟你老婆在一块,你跟你老师在一块,肯定都是不一样的,但是可能有一点说,我希望创作是一个神圣的过程,拍摄也是这样的过程,我不希望有旁边的乱七八糟的干扰,我可能为了维护这个的时候,会有一些比较硬的态度。

  记者:那你怎么评价自己在这部片子里的表演?

  姜文:你帮我评价一下吧。我说实在的,我就有点顾不上我自己。也说实在的,这个角色吧,也不特别,没那几个有意思。所以呢,你找别人呢还得花钱,就我来吧,我就是一个签子,羊肉串的签子,人家都是羊肉,写剧本的时候就说我,老姜你要演这个,反正就是一个签子,我说签子就签子吧。那么对于老唐来说,我觉得也就我演吧,省点事儿吧。

  主持人:但是问题是姜文一出现,他就盖了姜文的章了,他就成为一个强势了?

  姜文:为什么不盖我的章呢,让我演,为什么要把我变成黄秋生呢?没有必要,你看白兰度演戏的时候,你觉得他不是白兰度?你到的梅兰芳不是梅兰芳吗,我们不是为了看梅兰芳是怎么变成马连良的,没有这个愿望。

 

  在《太阳照常升起》上映前夕,姜文向外界公开了他与演员周韵的恋情,而周韵在这部影片中担纲女主角。

 

  记者:用周韵做女一号是不是有假公济私的嫌疑?

  姜文:也不能叫嫌疑,也可以这么说。但是问题是我也曾经选过,谁能演疯子,我们集体也在那儿选过,找不到。从她的眼神里和样子里有疯狂的东西,但是这种疯狂不是一种可怕或者说痛苦,那种疯狂是一种明亮的,我们要找一个看上去跟房祖名像姐俩的人,还能演妈,还能有他妈的感觉,还能瞬间从零下500度到零上500度的样子,所以最后大家只能就是说那就是她,其实对于我来说,我并不太愿意这样做,容易让人家议论。

  记者:为什么用房祖名呢?

  姜文:为什么不用房祖名呢,我觉得房祖名是最合适的,虽然很多人说他是在美国长大的,香港长大的,但是他那个眼神恰恰是70年代农村孩子的眼神,而且他的那个身体语言和领悟能力也非常的好。

  记者:那你有没有考虑到成龙的面子问题?

  姜文:当时说房祖名的时候,我都不知道是成龙的孩子,人家说是成龙的孩子,我说那他为什么姓房呢,所以我们当时想他是合适的,当然他合适了之后,一些问题都带来了,说他是成龙的孩子,那我觉得跟我们选择的事儿是没关系的。

  记者:那你选择演员的标准是什么?

  姜文:心理。这个你问得非常的有意思,我不是从样子,我是看一个人的时候,我跟他谈话的时候,我觉得他的心理能不能跟那个角色沟通,而且我也认为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成为好演员,只要心理的东西跟角色能够搭上,就过去了。

  主持人:有别的因素干扰吗,选演员?

  姜文:比如说什么?

  主持人:投资方,比如说?

  姜文:还没有,真没有,有人还问我,在香港说,是不是因为英皇投资了,你就找到了他,后来我也笑了,房祖名也笑了,房祖名比英皇早进来有一年的时间。

  迄今为止,姜文参与了20部电影的演出,拍摄了三部电影作品,在电影演员与导演之间,姜文不断进行着身份的转换,而很多人感兴趣的是,姜文更倾向于自己的哪一种身份。

  王志:就纯粹当一个演员好吗?

  姜文:也不错,也不错,我其实挺想这样的。

  王志:那纯粹当一个导演呢?

  姜文:也不错,我也挺想这样。

  王志:那这为什么你不干呢?

  姜文:对啊,这为什么呢,你帮我想想。我那时候说过,他们问我,说你老在这两边转,为什么?我说听上去像个笑话,但是实际上是个很真心的话。我如果碰到好导演,我愿意当演员,如果我碰到好演员我愿意当导演。如果我们是一个电影时代,有很多有营养的电影,很多有营养的剧本,还有挑战性的这种角色,我当然愿意当一辈子演员了,又舒服又挣钱多,又出名有什么不好啊。那没办法,我碰不到那么多有意思的剧本,也碰不到那么多有意思的电影啊。那就只能自己参与一下吧,看看电影能不能弄得有营养一点。很多人当时就跟我说过,你很冒险这么做,你把你的阵地丢了,你那个阵地还得重新打出来,而且你打的还不是一个顺溜的阵地,你这个很冒险。我说是,我知道,我没傻到那种程度。但是我不这样做我可能觉得更不舒服,更冒险,更对不起我的一生,我觉得。

(编辑:)

 

会员评论 (共2条)

2007-12-17 18:54:29

怎么这次没有聊聊《鬼子来了》.

------------------------------

回复 (0)

2007-12-17 17:16:10

姜文出品,必属佳片!!!

------------------------------

回复 (0)

热门新闻排行

  • 每月
  • 每周

视听抢鲜看

《洛克》首支预告片

汤姆哈迪实验性新片 心理惊悚"在路上"

《霍比特人2》巨龙奥秘特辑

“卷福”献癫狂式表演 2月21日登陆中国内地

 "冰火"第四季曝新预告17日

 《坚不可摧》奥林匹克版预告17日

 "霍比特人2"新款中文预告17日

更多>>

最新图集

更多>>

精彩推荐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科幻片、恐怖片和超级英雄电影构成了今年的主力,大导演个人趣味的挥洒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