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资料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新闻>>石康写完拿钱爱谁谁 刘震云从来不说太委屈

石康写完拿钱爱谁谁 刘震云从来不说太委屈

2007-12-19 17:24:29 来源:南方周末 作者:程绮瑾 林怡静

兰晓龙:“我没到顶级,中上吧。”

 


  比起石康刘震云,兰晓龙绝对可以称为“学院派”编剧。中戏的训练从散文写作的基本功打起,老师上课时随意拿出一张画,给五分钟让学生写作,一点点换画片的速度越来越快,从5分钟到4分钟到3分钟,目的就是让学生在写作时打破对文字雕琢的偏执。“我们做的是表演文字,我们的精华在演员表演出来的一瞬间,而不是我们自己在心中孤芳自赏、沾沾自喜的一瞬间。”兰晓龙持有的是职业编剧心态。

  当时的学费对于兰晓龙是个压力,他开始做“枪手”——不挂名的编剧。一开始,他为终于在写一个可能要拍的东西而狂热着。“但是那种剧本,一个人只写几集,根本没有整体构想。那种热情好比困了喝杯咖啡骗自己,对枪手来说根本不是什么好事。”兰晓龙深有感触,“我当过枪手,但我决不用枪手。我的好朋友史航在天涯论坛上回复那些想当编剧的人的话特别好:你们一定会做枪手,但你不能一直做枪手。很多刚出来的编剧会在做枪手的这段时间废掉。”

  根据国家广电总局发布的最新数据,2006年广电总局共发出电视剧许可证500个,制作的电视剧集数是13780集,不包括一些在审查修改中的电视剧以及上千集的栏目剧。而全国电视台一年能播出的电视剧最多7000集,真正让观众留下印象的更少。支持着这个产量的,除了我们知名的编剧之外,还有大量不知名甚至无名的编剧。

  一直到军队工作之后,兰晓龙还在靠做枪手补贴家用,“我当时对军队没有多大爱好,我或许喜欢武器,但那是和我暴力青春片一样的少年生活有关。”作为舞台剧编剧入伍好几年,他都没写出任何为文工团赢得荣誉的作品——部队看重的是获奖,这不仅决定着一个军旅编剧的前途,甚至决定着一个文工团的前途,“文工团每年的业务经费的多少,要看你拿几个奖来定的,几年不拿奖,上面已经会考虑撤不撤你了。”

  1999年的时候,兰晓龙一度面临着被迫退伍的可能性。直到创作话剧《红星照耀中国》。这是他第一次抛弃了枪手心态,认真读了《斯诺文集》,花两个月时间写出来的剧本。老团长看后说:兰晓龙会写戏。可惜这出戏没能排演:“我们单位只演两种戏:一种比较铿锵的,一种是农村戏,‘红星’是一个诗剧,不适合我们单位,所以最后没有上演。”

  石康也曾做过枪手。北京电影学院后面的招待所是那时候他常去的地方,那里聚集了很多像“好梦公司”一样的影视公司。石康经常在一个公司聊完一个创意,对方说,我们现在没钱做,你去跟我一个哥们儿说说去吧。他就从一楼跑去二楼,再去说一遍他的故事,对方觉得可以,就给一笔预付,就可以开写了。

  据他介绍,预付一般是全部稿费的30%,写完剧本,可以拿到40%,剧本通过了,投资方满意、开拍了,编剧才能拿到最后的约30%。“好多人都没拿到最后的30%,因为投资方拿着剧本去扎款,如果没扎到,那编剧最后的30%也就拿不到了。赖账、最后不给钱的多了。能有什么办法?就算了,再写下一个。”石康口气里透着无奈,想了一下又笑了,补充说,“我们主要办法就是瞎写,几个月就能写一个剧。”至于署名,“爱署谁署谁,只要给钱就行了。普通观众很少在意编剧是谁,只有圈子里人会留意。”

  就这么晃晃悠悠写下来,到1999年,石康的稿酬已经涨了10倍:每集2.5万元。同年,他的小说《晃晃悠悠》、《支离破碎》先后出版并走红,一年赚了四五十万版税。石康觉得下辈子有着落了:几万块可以买一套房子,再花几万买一辆捷达挺好的,一年生活费顶天三四万吧,饭馆可以随便吃。早已编剧编得恶心的石康,终于可以挺直腰杆对自己宣誓:以后我就写小说,再不写剧本了!

  好景没维持多久。北京的房价与物价都一路看涨,石康的小说却越卖越少。2003年他出版《心碎你好》,花了两年写的,一共结了不到15万元版税。“怎么活啊?我连房子月供都付不起了。”2004年,他开始写《奋斗》

  2000年到2004年之间,石康只写了一个本子,冯小刚的《大腕》的第二稿。他花了一个月写成,拿到5万元预付款。最后冯小刚采用的是他自己写的第三稿。相比起写电视剧,这个报酬似乎更优渥,但是这样的机会,在石康看来,“很多年才能轮上一次”。

  说起自己的“作者”身份,刘震云更加气定神闲。“我写作直到现在为止,没有一次写出来别人就说好的。《一地鸡毛》出来,都说小说不能这么写,没有任何结构、起承转合,你在家写日记记流水账可以,你小说写成这样,你江郎才尽咯。一年之后又都说好,给我扣了个新写实的帽子,也不管我爱不爱戴。《温故1942》写出来也是,批评我把好多乱七八糟材料堆一块儿,这能叫小说吗?过了一年,又说特别有创造性,是震撼人心、波澜壮阔的心灵史。”刘震云说得风平浪静,但念念不忘,也证明了心底的在意。

  在王朔冯小刚的圈子里,刘震云总是能受到最温暖的“吹捧”。王朔把刘震云夸成一座无法逾越的山,刘震云把王朔赞为上帝派驻文坛的使者。冯小刚喜欢《一地鸡毛》,推崇《温故1942》,那段时间,冯小刚的命运也“多舛”,拍电视剧不是禁拍就是禁映,包括《一地鸡毛》在很多电视台都没能播出。刘震云则说:“冯导演是个与众不同的人,他对世界关心的方向,对世界的态度,与众不同,我马上觉得这个人对我重要,会是非常好的朋友。他还有一个优点,一块吃饭,他爱埋单。”

  王朔把那段互相吹捧的恣意岁月写成了《你不是一个俗人》,冯小刚拿它拍了他的第一个贺岁片《甲方乙方》,刘震云在里面客串了一个因为找不到对象要自杀的青年。《甲方乙方》之后,冯小刚与王朔渐行渐远,与刘震云越走越近。

  2004年的贺岁片《手机》几乎可以说是两人合作的产物。今天的刘震云强调,作者与编剧两种身份对他来说,有主副业之分,“长篇小说更能抒发我自己的胸臆,这是千军万马的战争,要调动作者才情的各方面军,对作者更过瘾。写完小说再改成剧本,好比已经千军万马打过,派出一个尖刀团,杀几个小敌,这个兴趣我有。但是你让我一开始就只冲几个小的去,我思想有抗拒。”但是单就《手机》来说,据冯小刚回忆,最初的构想来自于一次关于下一部电影该拍什么的讨论,刘震云提出就讲手机:“我愿意写这个剧本,如果你们不做,我就把它写成小说。”最后刘震云为了满足档期需求,先完成电影剧本,后完成同名小说。

  电影拍完之后第一次请人试看,没有一个人说好。刘震云还记得当时冯小刚握着他的手沉重地说:“朋友曰:介不好。”刘震云回答:“朋友的话是真理,但并非句句是真理。”影片投资1000万元,“朋友”对票房最高的预估是3000万,刘震云硬着头皮跟人赌5000万,最后出来的结果是5300万。至于刘震云得到多少报酬,他狡黠一笑:“商业机密。编剧的待遇当然有待提高。这不单是中国电影的问题,也是全世界普遍存在的问题。肯定我的朋友想改我的东西时候,都考虑到这一点。所以在中国,我受的委屈不大。”

 

上一页:中国编剧只有牢骚没空罢工 下一页:石康“奋斗”之后开价8万

(编辑:)

 

会员评论 (共0条)

热门新闻排行

  • 每月
  • 每周

视听抢鲜看

《洛克》首支预告片

汤姆哈迪实验性新片 心理惊悚"在路上"

《霍比特人2》巨龙奥秘特辑

“卷福”献癫狂式表演 2月21日登陆中国内地

 "冰火"第四季曝新预告17日

 《坚不可摧》奥林匹克版预告17日

 "霍比特人2"新款中文预告17日

更多>>

最新图集

更多>>

精彩推荐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科幻片、恐怖片和超级英雄电影构成了今年的主力,大导演个人趣味的挥洒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