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资料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新闻>>刘恒:编剧得禁住煎熬 跳到台上算怎么回事

刘恒:编剧得禁住煎熬 跳到台上算怎么回事

2008-1-2 14:41:51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孙聿为

  《集结号》果然告捷,各路参与者自然是无不频频曝光,冯小刚张涵予汤嬿邓超任泉王宝强李乃文付亨……以前知道的不知道的出名的不出名的主要的非主要的,随意到网上去搜索,都可以找到篇幅够大的独立报道,还都有特写照片。但是,编剧刘恒哪里去了?

  不敢妄言刘恒对这部《集结号》的成功有多大比例的提升与贡献,但是不止一次听人说他是“票房保障”,有他担当编剧的《菊豆》《本命年》《秋菊打官司》《漂亮妈妈》《张思德》《云水谣》《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等电影电视剧为证(还做过《少年天子》的总导演)。而这次,这位实力作家又是因通过“各种人物灵魂的骚动展示人性的本相,从原始欲望出发探求人的命运”而成功?他为什么一贯成功?他总是在人声鼎沸的时刻不见踪迹,是去做什么了?

 

刘恒:我可不是什么票房保障

 

  记者:您刚又写完一个剧本?

  刘恒:是,我刚从山里出来。

  记者:每次写作都找个没人的地方把自己关起来?

  刘恒:一个人蹲禁闭。

  记者:一般要多少天?

  刘恒:一个多月吧,40天左右。我习惯这样的周期,再长,脑袋受得了,身体也不干了,主要是颈椎顶不住。所以,一定要在这样一个时间段里把任务完成。

  记者:怎么过啊?刘恒:一个人熬呗。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剩下的时间就是闷头做事。

  记者:没人照顾?

  刘恒:不需要。现在有招待所,条件好多了。以前借住民房,没电视没报纸,电话也没有,每天晚上得走出老远在公用电话里跟老婆聊几句,每天就这几句,弄得跟哑巴似的。吃饭也瞎凑合,不是煮面条就是煮速冻饺子。有时候,我老婆给我送饭,商量一个等距离的位置,各自骑车去交接。她省体力,我省时间,称得上相濡以沫了。

  记者:听一些编剧说,觉得自己写剧本那些天特委屈。您呢?刘恒:委屈?不觉得。这个职业就得禁得住煎熬,再说您也不是无偿劳动(笑)。一个清洁工,需要每天早上三四点起床去扫马路,你既然接受了这份工作,就好好去扫你的地呗,编剧也得这样。

  记者:一个人关自己好几十天,还是挺难受的。

  刘恒:很孤独,写作遇到沟沟坎坎,那种特有的痛苦外人无法想象。

  记者:您早就是驾轻就熟了,还那么痛苦吗?

  刘恒:经常觉得走投无路。虽然到了知天命的年龄,人生也成熟了,经验很多,判断力也不错,但是写东西仍然感到无比艰辛。每每有满足的时候也非常短暂,紧接着必是否定自己,怀疑自己,担心失去对写作对象的控制……

  记者:人否定自己是最大的一种痛苦。

  刘恒:还好,否定之否定,总能翻过来就是了。我写小说写剧本的时候通常要做“叙述检讨”,一边写一边总结:是不是在枝节上耗费笔墨了?节奏是不是太拖沓了?主题是不是有偏差了……逐条记下来。一个作品写完,一般能收获十几条。有时候一次检讨不够,还要来个“检讨续”、“再检讨”、“又检讨”等等。刚写的这个剧本,50多条检讨,拿回来给老婆看,她说你简直是劈头盖脸地批评自己啊!

  记者:但是人说痛并快乐着。您的乐趣都在这些痛里吧?

  刘恒:是这样,人生价值就包含在这些痛苦当中。你啃一块硬骨头,感到最累最疯狂最较劲的时候,也是生命最有意义的时候。成功的时刻,听到掌声的时刻,都不能和工作中痛苦的时刻相比。在苦难中造就自己的人生,这也是一种境界吧?我的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不是自我安慰,是冷静的自我认识。

  记者:每次刚完成一个本子,一定特别疲倦。

  刘恒:绷得太紧,猛一松劲儿会浑身乏力,然后就发现身上哪儿哪儿都不舒服。

  记者:要休整好长时间才能再去写另一个新作品吧?

  刘恒:无所谓,需要的话,马上可以进入状态。毕竟是老江湖了。

  记者:现在常有人说,在这个时代能感动人的东西不多了,但是您的作品通常能做到,灵感从哪里来?

  刘恒:灵感来自还原现实的能力和超越现实的能力,也就是想像力吧。一个搞艺术的人,想像力是最基本的能力,也是最重要的能力,而想象对现实通常会有所超越,这个过程需要作家掌握好平衡。我们说创作出问题了,通常指的是平衡的能力出问题了。

  记者:有评论说您是“善于将人类灵魂撕扯出一个悲怆形骸的编剧”。

  刘恒:有这种说法吗?其实用不着拐弯儿,我衡量作品成功与否的标准就一个:写的时候自己是否被感动了?

  记者:感动人的一定是悲剧?

  刘恒:人对悲剧好像更敏感一些。 

  记者:《集结号》是一个英雄经受挫折的故事,想着就让人从心里跟着难受。您特别擅长触动人内心最柔弱的地方?

  刘恒:有分量的艺术作品理应是感人的吧?《集结号》的初衷就是尽可能去还原某种“战争真实”和“战争的心理真实”。这种真实有技术层面的,炮火连天肢体横飞等。还有一方面是理性层面的,在战争这个巨大的机器面前,脆弱的肉体不堪一击。但是,人的灵魂会反扑,变得像钢铁一样坚强。同时,他仍然是脆弱的,因为他承受不了尊严的损伤。这种矛盾在生活中比比皆是,也是我作为一个编剧,想得最多最抹不开的问题。

  记者:近来人们对于所谓男人戏、战争戏,似乎特别热衷,这些戏其实都很暴力。人们怎么了?

  刘恒:这大概要归结到某种心理学的结论上去。崇尚暴力,与人类的基因有关吧?人类早期完全是依靠暴力生存的。人在夺取利益和保护利益的时候,最有效的手段是暴力和战争,这是人类的宿命。所以,尽管我们不喜欢战争,但是因为各自的利益不同,战争或变相的战争必将长期伴随我们。这种局部的困境显然是整个人类永恒的困境。不幸的是,人在骨子里都有一种美化暴力的倾向。中外电影都惯于干这个事情。战争场面产生恐惧也产生快感,人们需要这个。能够净化这种状态的,只有价值观了。但是,谁的价值观更占理呢?是谁胳膊粗谁说了算吗?在死亡和鲜血之上,各有各的答案。

  记者:“美化暴力的倾向”,这是您发明的词汇和观点?

  刘恒:一种心理学的普遍的观点,我只是拿来一用罢了。

  记者:暴力就会有悲伤、死亡等等,于是触动人心就顺理成章地实现了?

  刘恒:所谓触摸人心最柔弱的地方,其实就是应和了人们固有的悲剧感。人的悲剧感往往与牺牲有关。被动的牺牲产生悲剧感,为他人主动牺牲会生出更大的悲剧感。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悲剧因素,是与观众的心灵产生共鸣的关键所在。

  记者:但是很多牺牲的题材,人们也没多感动。

  刘恒:我们不能俘虏观众的原因很多,说不清楚。至少是没有完成一个完美的表述吧?如果不能把作品弄得特别精致或者特别真诚,让人家感动实在是难为人家了。

  记者:但是您的悲剧也不甚彻底吧?《集结号》中最后似乎给了一个相对好的结局,英雄的身份得以被认可,而不是彻底被毁灭。

  刘恒:还是个应和人心的问题。观众是相信神话的。神话是什么呀?就是英雄最后会站在山顶上!让他窝囊死就不是神话了。

  记者:您是把人的心理探究得很深、很透了。

  刘恒:谈不上。我连自己的心思都往往弄不明白,弄不明白就得研究,心得就一点一点多起来了。如此而已,离需要的境界差得太远了。 

  记者:听到很多次,说您是“票房保障”。

  刘恒:我自己没听说,而且我认为我不是。

  记者:怎么不是啊,经您编剧的电视剧电影,都很叫座又叫好啊。

  刘恒:(微笑)片子固然可以,但不是我一个人的事。片子的成败,与投资者的决断、导演的掌控和演员的表现等等有关,编剧只是一个环节而已。最后还要看这些合力与市场的契合程度怎样。弄拧了的事情经常发生。

  记者:但别人总都有些不那么成功的片子,而您似乎没有。

  刘恒:别人选我,我也选别人。而且我的经验越积累越多,所以选择的时候更谨慎也更准确。我不会跟不靠谱的人合作,成功系数高是应该的吧。

  记者:一个片子出来,导演、演员曝光率都那么高,您也不能老站在后面吧?

  刘恒:所谓站在后面,那不恰恰是我应该待的位置吗?编剧跳到台上挤眉弄眼算怎么回事?各个角色有各个角色的本分。还是那句话,我在写作的时候,能够切实感受冲锋陷阵的快感,并引以为荣。但是,只要写完了,我的注意力就盯上下一个目标了。

  记者:其实看到您现在的样子觉得您一定挺累的,有过歇两年的想法吗?很多人写一阵挣了点钱就不见影子了。

  刘恒:两年?人有多少个两年?我还是别冒这个险了,还没到马放南山的时候。前面说了,人生到了成熟阶段,对事物的判断力更准确,把握事物的能力也更强,说不定会有意外收获,不好好做事太说不过去了。

  记者:写到今天了,还对自己不够满意?

  刘恒:不满足!不能偷懒啊,而且人的能力在压力之下会膨胀,就像深层的石油,一加压会迸发得更猛烈。我相信在高峰体验中,一定有意外的东西冒出来,那是一种旁人觉察不到的快乐。甘苦不论,我活该当作家!而且,岳飞说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那是30岁的境界,我50多岁了心里仍然有这个东西在拱!我常常为此焦虑,这合适吗?这何必呢?这是想干什么呀?不过,我坚信功名是尘土,而漫漫长途的人生过程,是我生命的真正根基,我必须为此而奋斗!

  记者:是担心自己有一天不能写了?

  刘恒:写作者和官场的人有点相似,掌权的一旦丧失了权势,会非常失落和悲哀。写作者随着年龄的增长,也会从生理和心理两个方面丧失写作能力,那种悲哀令人恐惧!海明威等人就是倒在那种衰退的悲哀之中了。作家早晚会有丧失能力的一天,在此之前,必须抓紧时间做事,自己跟自己过不去是完全必要的。如果能像托尔斯泰那样多好啊,写到80多岁,写一辈子!还是祈祷自己好运,再好好向老人家象征的目标努力吧! 

(编辑:)

 

会员评论 (共6条)

2008-2-12 4:13:45
匿名 0

匿名

与我心有戚戚焉.
我们的差异在于:LUCKY

------------------------------

回复 (0)

2008-1-3 9:41:29
匿名 0

匿名

牛比大叔!

------------------------------

回复 (0)

2008-1-2 22:26:18

“你啃一块硬骨头,感到最累最疯狂最较劲的时候,也是生命最有意义的时候。成功的时刻,听到掌声的时刻,都不能和工作中痛苦的时刻相比。”

在苦难中造就自己的人生

------------------------------

回复 (0)

2008-1-2 20:17:42

难得呀!

------------------------------

回复 (0)

2008-1-2 20:07:30
匿名 0

匿名

作家都是低调的

------------------------------

回复 (0)

2008-1-2 18:45:58

胡子拉碴

头发掉光

典型的玩命写作的人

------------------------------

回复 (0)

热门新闻排行

  • 每月
  • 每周

视听抢鲜看

《洛克》首支预告片

汤姆哈迪实验性新片 心理惊悚"在路上"

《霍比特人2》巨龙奥秘特辑

“卷福”献癫狂式表演 2月21日登陆中国内地

 "冰火"第四季曝新预告17日

 《坚不可摧》奥林匹克版预告17日

 "霍比特人2"新款中文预告17日

更多>>

最新图集

更多>>

精彩推荐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科幻片、恐怖片和超级英雄电影构成了今年的主力,大导演个人趣味的挥洒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