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资料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新闻>>国内电影市场结构不理想 香港导演内地“试水”

国内电影市场结构不理想 香港导演内地“试水”

2008-2-22 10:16:48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作者:孟静

 

  徐克《女人不坏》《迷离》吴宇森《赤壁》陈可辛《投名状》,他们与过去告别,如果试水成功,眼前豁然开朗。失败了呢?用高军的话来说,“他们在交学费”。这个学费或许代价高昂,但他们以为值得。

  

  西行记,东征梦

 

  杜琪峰在拍《蝴蝶飞》之前,问他在内地的合作者、光线影业总经理张昭:“内地的审美是不是倾向于现实主义?”他放弃了自己最擅长的黑帮路线,去拍一个灵异爱情故事,就连选演员时也充分照顾到内地观众的口味。他选择了李冰冰,“他说李冰冰最普通,内地女演员中,我知道李冰冰最没有明星色彩,他要的就是这样的普通,普通到跟所有的人都没有距离,这大概就是他所理解的‘现实主义’”。张昭说。

 

  杜琪峰的努力暂时没有得到业内同行的认可。北京新影联副总经理高军评价说:“杜导研究过很多内地电影,包括在内地评价比较好的电影。这种研究总是隔着的,因为如果没有内地文化的积淀,你的研究我觉得都是隔靴搔痒的感觉。”很多朋友劝张昭不要做这部电影,因为它是“夹生饭”,就像徐克的《七剑》,丢失了原有风格,也没能讨到内地观众的好。张昭却不这么认为,他说他要做的不是摘桃派,而是种树的人。“有人经历水土不服,仍然生存下来,就是强者,不然你走不过这段水。”在他看来,不仅杜琪峰,绝大部分香港地区的导演都不得不度过这段阵痛期,徐克、吴宇森、陈可辛、林岭东刘镇伟……他们小马过河又壮士断腕般地决绝。徐克的《女人不坏》、《迷离》,吴宇森的《赤壁》,陈可辛的《投名状》,他们与过去告别,如果试水成功,眼前豁然开朗。失败了呢?用高军的话来说,“他们在交学费”。这个学费或许代价高昂,但他们以为值得。既然迟早要转型,为什么要和自己的未来过不去呢?张昭说:“导演的流向是现实,这是必然的。”

 

  关于港片的黄金时代,他们喜欢举这个例子:郑裕玲外号“郑九组”,一天跑9个摄影棚。高强度的透支之后是加倍萎缩,这个萎缩有赤裸裸的数据证明:1992年,周星驰《审死官》香港票房是4900万元,1999年他的《千王之王2000》收入1900万元,这还没有计入通货膨胀的下滑。

 

  当周润发进军好莱坞时,香港人民对他很失望,认为他轻易背弃了香港精神。没有人用同样理由责备成龙,因为他进军美国的1980年,只是个武师,受尽折辱,被安排与一群黑人大汉表演摔跤,他把第二次赴美视为雪耻。对于很多香港地区导演和演员来说,好莱坞是个“如果你爱他,就送他去;如果你恨他,也送他去”的地方。吴宇森一度进入主流院线,《变脸》中的两位影帝可以作证,如果华裔导演被大明星赏识,即意味着他已经被接受。但是《风语者》又让吴宇森不得不离开好莱坞,《变形金刚》的导演迈克尔·贝边看这片子边做笔记,然后把记录交到吴宇森面前:“这是你出现的错误。”当然,华语片在主流院线外一直有生存空间。“亚洲电影在北美有两块基本市场,一块对艺术片观众,不大,但也有,《活着》《霸王别姬》《蓝风筝》等,这叫Art House。商业片上DVD市场是很大的,枪战片、惊悚片的观众是少数族裔,非洲、西班牙裔观众,比如小石城的蓝领。大银幕当然也有,《卧虎藏龙》《霍元甲》,不光明星,要类型符合那个市场,美国人做不出那块东西,这是华人优势,这个市场普世性没有那么强,要突破的是主流观众。”从美国回来的张昭说,《七剑》的香港地区票房很糟,它却是徐克在北美卖得最好的DVD。

 

  大腕们愿意忍耐好莱坞的游戏规则,固然由于这规则中蕴含巨大的名利,另一个原因是他们对本地资源匮乏的无奈。香港地区导演协会秘书长张志成说:“香港片从来没有一个阶段性,光靠香港是不能生存的,因为香港地区人口太少,市场太小。上世纪50年代开始去开拓海外市场,还有内地、台湾地区一直都是很重要的收入来源,所以香港片子从来都是靠海外回收,差不多占一半的重要性。那时很强烈的香港风格电影在海外和内地、台湾地区很受欢迎,到90年代武侠片高潮过去的时候就开始有点迷茫了。80年代吴宇森他们的黑帮片在内地慢慢失去了吸引力之后,陈可辛他们拍的那种中小风格的喜剧,也慢慢失去了台湾地区的市场,观众的感觉越来越没有,使我们在90年代开始就变得迷茫了。”张昭分析说:“香港常年模式是Sales模式,是制作公司,不是Marketing模式。”香港导演不缺乏商业经验,这种经验却欠缺一点全球眼光。

 

  也并非所有导演都把目光瞄向美国,杜琪峰在1984年就和内地合作《冰雪寒霜》,1991年姜文万梓良合演的《狭路英豪》是内地和香港地区合拍片的起点。合作的第一步并不愉快,张志成回忆道:“杜琪峰之后再也没有到内地来拍电影,可能过去十年八年他拍的是以黑帮题材为主,那些题材内地没有审批通过,这是跟内地市场格局的一个距离。”张昭也说:“创作者很敏感,你对他说,这个角色不能要,那段情节通不过,他很难接受,除非创造性地提供解决方案。”

 

  持同样想法的不止是杜琪峰,具有忧患意识的陈可辛既看到了香港电影的后继乏力,又对内地缺乏信心。陈可辛呼吁说:“香港院线一周上不了一部港片,必须生产新片填满档期。”2000年,从美国回来的他推行“泛亚洲策略”,与亚洲知名导演联合拍摄了《见鬼》《三更》等影片,可惜没有达到预期票房。而现在的陈可辛终于用《投名状》证实了自己曾经的偏见是不对的。另一位致力于此的人是曾志伟,他成立了UFO电影公司,把有创意的青年导演集合在一起。他像内地的田壮壮一样,担当很多新导演的监制,为他们寻找投资。研究香港电影的影评人魏君子说:“像《江湖》的导演,从没拍过胶片,曾志伟就相当大胆地起用他。”

 

  但在香港地区完全市场经济的环境下,靠影坛大哥的呼吁也很难力挽狂澜。真正刺激到香港电影人的是成龙的电影《神话》,它的香港票房为1000万元,内地却有1亿元。从好莱坞西征归来的导演们第一次认识到内地市场的巨大吸引力。内地和香港地区票房的差距越来越大,张昭举例说:“光线影业成立两年,第一个片子《伤城》,票房在香港2000万元,内地为8000万元,是香港地区的4倍!第二部《导火线》,香港地区是七八百万元,内地是3500万元,是前者的5倍。《铁三角》香港地区500万元,内地是2800万元。到《蝴蝶飞》,80万比800万元,超过10比1。”因此无论别人怎么批评《蝴蝶飞》不是精品,他都坚持认为这种尝试对电影产业的可持续发展有帮助。“今天我们再看《无极》,内容上它确实有问题,但它把亚洲演员第一次混合在一部影片里,长远看,它是有贡献的。《卧虎藏龙》起初在内地被骂得非常厉害,里面人讲话不中不洋,大家总觉得电影应该纯粹。艺术属性是纯粹,商品属性是复杂的,现在越来越多多国合拍,中国20年以前会接受中不中洋不洋的东西吗?这是全球化需要,只是需要在局部本地化。”

 

  光线影业的数字不是个案,仅以2005年计,就有多部港片在内地取得可观票房:《韩城攻略》内地3000万元,香港800万元;《七剑》内地8300万元,香港700万元;《情癫大圣》内地5000万元,香港800万元。这些影片中,香港演员还是绝对主角。在杜琪峰的试水中,做得更彻底,主角是李冰冰和台湾演员周渝民,张昭说:“如果不看杜琪峰的名字,根本不知道这部片子在哪儿拍的。”徐克也是这么想的,张志成说:“徐克已经放弃了海外市场,基本上把新目标放在中国市场,有一个突破就是他不想再拍武侠片,已经拍了好多年,是转型期。他觉得应该重新开拓新的市场机会,去拍一个不太像他风格的东西。他想拍一个以女人为主的喜剧,我觉得他可能也不是考虑得很清楚《女人不坏》真正能有多大的突破,我认为他可能反而急躁,想证明自己能拍很现代和女性的影片。”

 

  消极地看,这些导演用自己积攒多年的信用度在冒险;积极地看,他们在进入中年后,狠心把过去的理念连根拔起,自觉与未来接轨。况且香港电影人在内地的优势并没有完全消退,魏君子说:“内地并没有真正有号召力的明星,导演有两个半,香港主打明星牌,以票房估价,刘德华有1500万元,李连杰和成龙可以保证在2000万元以上。”

 

 

  中等片的未来

 

  华语片的优势在动作,是不是这个类型一定会有北美票房呢?答案是否定的。“所谓大片,从全球市场来讲是不挣钱的。华谊兄弟为什么不和哥伦比亚合作?因为在美国没挣到钱,《满城尽带黄金甲》在美国基本没收入,而中国内地挣钱了,一方挣一方不挣没法合作,商业信用度毁了。《七剑》、《神话》的欧洲市场都亏了。”一位业内人士说。另一位影评人宋子文说:“一次信用透支之后,他的个人价值有可能贬得非常低,一只股票狂跌到底。”类型符合不一定能创造奇迹,类型不符则风险更大。以内地电影的香港成绩为例,最好的是《活着》和《霸王别姬》,卖到了数千万元。《英雄》在1500万~2000万元,《天下无贼》有500万元,而不符合香港观众观影习惯的《集结号》一周票房只有几十万元。魏君子说:“按照常理,李连杰+刘德华的组合在香港地区可以卖到4000万元,但《投名状》的主题反兄弟,得罪了女性观众。任何5000万元票房以上的电影必须赏心悦目,能让香港观众反复观看。”

 

  内地当然不存在这个问题,绝大多数电影人都相信内地电影市场如果能健康发展,盘子应该达到100个亿。华语片的内地票房通常占1/3左右,张昭认为,不远的将来,可以上升到1/2或更高,这是建立于内地的人口数量之上。事实上,目前所谓的内地市场指的仅为“北上广”,即北京、上海、广州三地。张昭告诉记者:“国内电影市场的差异化、区域化这两点和美国很像,《穿Prada的恶魔》纽约观众占1/3,《霍元甲》主要票房在中部,所以《伤城》在上海、北京、广州的海报都不一样。上海是阿玛尼时尚版,广州突出凶杀,北京是‘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伤城’。”在处理甄子丹作品《导火线》时,他们遇到同样的问题。“我们到底是做一部有风格的动作片,还是更适合大众?这部电影原名叫《破军》,用的是紫薇斗数的概念,班底过去做过《杀破狼》,《杀破狼》在内地市场没有成功,在国际市场语境里更像独立制作的B级片,影迷喜欢,但小众。《导火线》从名字上就比《杀破狼》降调。直接的警匪故事,突出甄子丹的个人英雄主义和实打。”宣传时甄子丹主要去二级城市如沈阳、成都、大连等地。结果是周边地区票房上升,“北上广”地区票房下降,成都成为票房最高的地区,在张昭眼里,这是非常典型的区域性电影营销实例,说明二级城市的潜力。

 

  国内的电影市场不是理想中的枣核状结构:中等投资数量上占绝对优势,大片与独立制作是少数派。相反,它是倒金字塔形,大片占据全年票房的绝大部分,小成本依靠电影频道生存。“中型片能到百分之四五十应该是相对健康的。当然中等的概念在变化,去年1000多万元的票房算中等,以后可能3000万元是中等,8000万元以上才是大片。不管什么尺度,中间要占到40%以上,因为大片折两三个,海外市场就不敢做了。”另一方面,中等投资的壮大才能保证更多导演有戏拍,有实战经验。

 

  怎样才能让高风险的中等投资降低风险,并且进入国际市场呢?《霸王别姬》制片人徐枫的理念最直接:“拍我感兴趣的故事。”宁浩也有同样的想法:“我自己就是观众,我觉得好,观众也会觉得好。”从市场分析的角度,张昭归纳为:“有一个全人类的共同主题很重要,这是电影应该达到的深度,比如和平的主题,我们一个项目叫中国武士,来中国拯救大众命运的武士,这是西方人的概念。另一个方案是国际性的卡司、混合卡司(演员表),在这点上《无极》的方向是对的。这是显性层面,当然要各地方人都能接受。从方式上讲,侯孝贤是诗词: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中国叙事是意事整合,不是线性、因果叙事。线性是全球相对接受的方式。你如果按类型化方式讲故事,至少被好莱坞教育好多年的观众能接受,故事发生在哪儿不重要。比如发生在清朝,你不用朝廷背景做核心元素就没问题。混合卡司由市场决定,美国不喜欢中国制造东西,但他就喜欢这个价格。在中国拍片成本比美国低太多,质量中等,价格低等,大众肯定买这个。这是没有任何人能阻挡的潮流。”

 


<< 1 2 3 4 5 >>    上一页 最后一页

(编辑:)

 

会员评论 (共5条)

2008-2-22 22:19:46

很长,很专业!

------------------------------

回复 (0)

2008-2-22 22:14:44

也该歇B了

------------------------------

回复 (0)

2008-2-22 20:43:39

写的好,够专业,有想法,有个性!

------------------------------

回复 (0)

2008-2-22 18:54:35

華語片未來本來就是內地的天下,歐美人對東方文化總是瘋個三分鐘熱度而已。

未來中國市場早晚有一天會取代日本而成為亞洲第一的大市場。

 

純粹是數字問題,香港台灣甚至是日本才多少人

能跟中國比嘛!

去他美國歐洲,早晚是中國人當家

------------------------------

回复 (0)

2008-2-22 16:26:40

好长,慢慢看

------------------------------

回复 (0)

热门新闻排行

  • 每月
  • 每周

视听抢鲜看

《洛克》首支预告片

汤姆哈迪实验性新片 心理惊悚"在路上"

《霍比特人2》巨龙奥秘特辑

“卷福”献癫狂式表演 2月21日登陆中国内地

 "冰火"第四季曝新预告17日

 《坚不可摧》奥林匹克版预告17日

 "霍比特人2"新款中文预告17日

更多>>

最新图集

更多>>

精彩推荐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科幻片、恐怖片和超级英雄电影构成了今年的主力,大导演个人趣味的挥洒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