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资料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新闻>>张元自爆12岁接触药物:我想找一个精神的出口

张元自爆12岁接触药物:我想找一个精神的出口

2008-2-26 10:36:45 来源:南都周刊

  “我不是一个真正的瘾君子!只是偶尔为之!我还是一个有健康身体的人!”

  这些认出我、但没有使我感到窘迫的人们,让我很感动。可以说是这些人的宽容让我今天还能够自然地生活。

  我想找一个精神的出口,结果就是自己去用一些,原本是想让心里的悲伤减少,但越用反而感觉更差,可以说我用这些药物没有一次不令我更加沮丧的……

  我只是断断续续地吸,没有彻底把这个东西当成精神食粮,没有当饭吃。

  我没有超量使用的,不是说长期的。只要我平平静静生活就不需要,我是一个男人,我是一个健康的人,到今天我能够面对这个东西!!

  朋友们一直陪在我身边,每天平静地生活。我觉得像友情、爱情、亲情的基石,都让我一定要做一个坚强的人,是战胜一切困难的重要的支柱。

  ——张元

 

  张元解析“吸毒门”前因后果

  从小身体不好,接触精神药物

 

  20天前——拘留所里精神抖擞

 

  12:30 AM

  伴随“请进请进”的欢迎声,草堂门打开,顶着一头卷发的张元面带笑容出现,身形与一年多前在某次发布会上见到的同样高大,看上去精神不错。屋外飘着湿冷的雨,他身上只穿一件短T恤,坐下没多久就开始额头冒汗,于是不停地从纸巾筒里抽纸擦汗——你很怕热么?“不是,很久没有见陌生人了,见到你们我紧张。你别严肃,一严肃我更紧张。”

  其实这一段时间张元最常见到的就是陌生人。1月9日凌晨警察破门而入,检查出冰毒和氯胺酮尿检呈阳性后,张元被带到拘留所,第二天他就从报纸上看到了对整件事情的报道,广为流传的被捕视频他后来也在网上看到:“我听说甚至为了保护我的形象,电视台剪去了我头发凌乱的部分,但我从来就是一头乱发,我里面还说了一句话‘没有任何、不要这样’被写成对联,我个人的不良行为,用这种可怕的方式变成了可怕的社会事件,甚至让一些人感觉很搞笑。”

  在拘留所时,和张元关在一起的是形形色色的人,有小车车本开大车的、小车车本开摩托的,还有卖盗版DVD的,贩卖精神产品的和制造精神产品的在此相聚,“人不都是普通人么?不管你做什么工作什么职业,违反了规定就要受到处罚。”在拘留所的十天张元过得算很健康,放风的时候还在里面精神抖擞地跑步,旁边的警察开玩笑地说:“看来张元用的东西还不够纯,那么有精神。”“我不是一个真正的瘾君子!只是偶尔为之!我还是一个有健康身体的人!”

  与此同时张元身边的人则为张元担忧痛心:公司里做清洁的阿姨,一听说这个事当场就控制不住地放声大哭,一个最早一起共事的人听说后也哭了;事情发生后几个北京的记者正好在广州,看到报纸上的报道把张元的照片、资料甚至小孩照片都登了出来,“看了一下就受不了了。”

  从拘留所出来后第二天,张元南下到广州调整,“朋友跟我说你一定要换双鞋,好开始新生活。我们就去商场买鞋,发现周围的人其实已经认出了我,但他们不说;后来我们又去饭店吃东西,旁边吃饭的人也认了出来,但看你的目光都是同情的,似乎我是一个受害者。这些认出我、但没有使我感到窘迫的人们,让我很感动。”在广州宽松的环境里,张元隐居草堂,每天打乒乓球、看电视、看书,早起早睡的规律生活。

 

  33年前——12岁接触精神药物

 

  01:00 PM

  几个穿着古装的服务员进来,手里拎着古色古香的食盒,里面是当地有特色的菜肴,张元招呼坐下吃,自己却捧着腮帮子不动筷子。原来在出事之前一个星期他开始长智齿,智齿横着顶前面的牙,疼得晚上睡不着觉,“医生说太奇怪了,人家的智齿都十几、二十岁开始长,你怎么现在开始?看来我什么都比别人晚,连智慧也晚。”

  张元的心智显然比智齿来得早很多,这份早于同龄人的敏感成为影响他日后心理软弱、依赖药物的主要原因。满族正蓝旗的张元,父母都是南方支援苏北的干部,一两岁起张元就没有和父母生活在一起,先是住在舅舅那里,后来和奶奶伯伯生活在一起,六七岁时才回到父母身边。而且从小身体就不好,得了肾炎和气喘,加上一直没有和父母生活,心思比较细腻敏感,“最后喜欢上艺术也是因为身体有病,经常上不了学,就在家里画画”。

  谈及张元最早的一次和精神类药物接触,竟然可以推及到十一二岁时,“有一次生病,要吃氨茶碱和‘强的松’,结果那天我就把这个药给吃多了,气憋得喘不过来,浑身冒汗,把我爸爸急得在身边来回乱转,然后忽然之间整个病就好了,气都完全顺了……这次经历和我后来接触药物很有关系,因为我当时吃的药实际就是左旋安非他命的一种。”

  “以后,当自己在感情、内心不是那么高兴时,我吃过百忧解。到最后发展为用这些被中国定义为新型毒品的东西。”对外界关于吸毒是为了“寻找灵感”的说法,电影《绿茶》《我爱你》里的主人公“小菊”名字都来源于毒品的猜测,张元说“这实在太有想象力了。”“我没有为了找灵感来用药物。主要是我比较懒惰,性格也比较慢,最重要的是有一段时间我特别嗜睡,我原来有一个毛病,一上车就睡觉,甚至坐在监视器前,演员正在表演,表演到后一段的时候我竟然也能睡着。你了解冰毒这个东西么?它就是不让你睡觉的,会让你很有精神,所以我有些时候就是用这个东西让自己不睡觉。”

  张元说自己不是瘾君子,没有彻底把这些当饭吃,而且到后来,用完之后也不是最初的感觉,“反而放大了自己的悲痛,我和宁岱分居很多年,不能经常地看孩子,我自己一想到这个事情就难过,想找一个精神的出口,结果就是自己去用一些,原本是想让心里的悲伤减少,但越用反而感觉更差,可以说我用这些药物没有一次不令我更加沮丧的……”张元也曾经多次想彻底告别毒品,还曾告诉身边的家人朋友说早就不用了,“其实我都瞒着他们,还偷偷地玩,没想到今天用这个方式来断掉,这个方式就是动用整个社会让我坚决的停下来。”

 

  45岁后——人生归零重新开始

 

  01:45 PM

  天光渐暗时,摄影记者提议到草堂外拍些室外照,张元很兴奋地赞同,而且提议除了身上的黑T恤再穿亮色的衬衫拍一组,“亮色的衣服显得健康有活力!”

  在草堂的张元,每天晚上一点多睡,早晨八九点多起,改变以前颠三倒四的生活,恢复了正常作息,有时间再打打乒乓球,使得张元反而瘦了些,套用时下流行的句式就是“很好很健康”。但精神类药物是说戒就能戒的么?“我女朋友的母亲也担心过,在我被拘留时还问张元在里面要是犯瘾了该怎么办。其实我没有瘾君子到那个程度,我并没有把这些药物当精神食粮吃。K粉或者冰毒不是真正强烈的生理依赖,对我来说只是偶尔为之的药物。”自己的不良嗜好曝光于全社会下,被所有人监督时,张元觉得是个好事,“好在今天世界真的变得宽容,不然多可怕,这个‘吸毒导演’的帽子恐怕要给我戴终身。”

  张元目前的计划简单明了:第二天就去深圳把智齿拔掉,轻装上阵;过年回北京,在工作中度过,手头还有电影作品《双城恋人》的后期没有完成,以及需要补拍一些镜头。“我现在觉得很好,你戒掉一种东西,突然觉得每一天的时间很充裕,我可以悠闲的去思考所要做的电影。我本来以为《八公狗的墓》那个可能要暂停,我应该要休息一段时间,但现在我反而觉得可以拍了,因为工作又一次成为我的乐趣。”

  “张导,你一定要高调,让更多观众认识你,拍出更多更好的电影。”这条短信是张元到广州后,当时拘留他的警察发送的:“我曾说我人生已经归零了,他们说你怎么了?为什么低下头来?为什么绝望?不就犯了这么点错误么?没必要低头,改了不就好了么?”被年轻十几二十岁的孩子帮忙引导人生,张元觉得很好,“这次事件是一个耻,但不见得是不让我骄傲的,如果真正能让我今后更加站立起来的,那就是我有能力解决这个事情。”

  到那个时候,张元说他打算写一本书,把事情前前后后所有经过都写出来,“然后送你一本,留作纪念。”下午两点半,采访结束,张元边送记者边问:“你觉得,我还算正常吧?”接着握手告别,“放心,我会好好活着的。”

 

  女儿对我说:爸爸,不管你发生什么事、是什么样的人,我都爱你

  ——“透明人”张元访谈录

 

  一段3分钟的片子,一句没有设计的台词“你看,现在一下子给你打回原形”,颠覆了张元四十几年来塑建的形象,“一个人真正的原形是什么样子的?好几年当中,我完全是一个两面人,这个事情把我另外一个生活直接地展现在公众面前,也使我自己彻底透明。”从接听女儿电话时的流泪证明自己还脆弱,从带警察来的好友身上看到自己没泯灭的人性,从最绝望时也没有死亡的念头来见证自己有希望,“人是要活下去的是不是?只是你必须作出正确的人生选择。”

 

  最脆弱时:女儿打来电话

  “朋友问发生这事时你没哭,见了我没哭,怎么一接你女儿电话就掉眼泪?”

 

  南都周刊:你是什么时候看到对于吸毒被拘事件的报道?

  张元:在拘留所第二天我就看到了报纸上的报道,那个视频我后来也看到了,里面我说了一句话“没有任何、不要这样”,使得整个事有点弄成一件搞笑的事。但这毕竟是我自己的事,无论是不良嗜好,还是我人生当中一个过程,或者当时寻求的某种体验,一下子变成社会事件后,我自己也觉得很痛心。反过来说,这也让我真正可以做到我是透明的。

 

  南都周刊:你现在思考觉得这是一件好事。

  张元:那当然,对我来说这是一件好事,它使我彻底透明,我当时就想,在这好几年当中,自己完全是一个两面人,用这东西身边有些朋友知道,但是其他公众不知道,在他们面前或许自己一直还用一个非常正经的样子出来。到今天,一切完全公开了,从那一天那一刻、从公安人员进门开始,在那一瞬间、比较完整地记录了那个真实。

 

  南都周刊:“透明人”的概念是什么?

  张元:现在也没什么可忌讳的,没什么不能回答不能说,一切都不会有什么秘密。这反而使我感到很轻松。例如,我过去是使用过氯胺酮、使用左旋安菲他明,在尿检当中直接标明两样呈阳性——这都是事实。除了这些以外,十多二十年来所拍摄的十多部电影,89年的《妈妈》,后来的《北京杂种》,然后《广场》,97年的《过年回家》真正意义上和国内观众见面,到《东宫西宫》《绿茶》、《我爱你》、《看上去很美》,电影可能是我想借此表达自己的方式,展现的是一个方面,那么这次,这么一个短短的几分钟的“片子”,实际上彻底地把我另外一个生活、个人生活、直接彻底地展现在公众面前。但这些都是我,使我这个人,但就如所有人看到的,我极端矛盾的存在于这个社会当中。

 

  南都周刊:这个事情发生后你最脆弱的是什么时候?

  张元:可能就是女儿打电话来的时候。我到广州的第二天,我接到了我女儿的一个电话。我很久没能和她联系上了,我以为她不知道,我也曾经在拘留所时为这一点痛苦,我想怎么跟她讲,用什么方式去讲……但我还没来得及和她说,结果她就在电话里面讲“爸爸,不管你发生什么事、是什么样的人,我都爱你……”(眼眶发红)当时一下子,可以说是(哽咽)……本来是我该安慰她、照顾她这个不到十岁的孩子,我没有很好地关心她,没有安慰帮助她,可是她却安慰我这个四十多岁的老爸。我朋友当时就说,“怎么搞的?发生这个事情的时候你没哭,见了我没哭,几次都没掉眼泪,一接你女儿电话就掉眼泪了。”(笑)

 

  南都周刊:很感激你的女儿?

  张元:(思考)今天这整个社会其实也挺宽容,实际上到最后,这次前前后后,我感谢每一个人,包括带走我的警察,包括所谓的老朋友就是把警察带过来的那个,都很感谢他们。我也感谢那些在整个过程当中、所有关心我对我一点感情没有变化的人。但我的确是真感谢我女儿。她的话给我非常重要的信念——这么一点小事,我坚信我不会倒下,也没有必要倒下。

 

  最依赖时:毒品没有当饭吃

  “不需要戒毒,不用就可以了。我是一个健康的人,到今天我能够面对这个东西。”

 

  南都周刊:对毒品的依赖主要是因为什么?

  张元:除了我说的嗜睡、这些东西可以让我有精神,也是因为我自己感情上遇到问题,比如每次看到我女儿的时候,看到她的脸她的眼睛,我都不由流下泪来。因为我小时候就没办法经常和父母在一起,现在我又没办法经常和她在一起,心里愧疚很多人。所以我就用“百忧解”,最初用的时候挺高兴的,心里有一些温暖,但到后来用这个东西,反而把我的失落和负疚感情的悲痛完全放大了,到最后,除了有濒临死亡的感觉、或者放大痛苦的感觉,再也没有让我觉得快乐的感觉了。

 

  南都周刊:现在着手开始戒毒了么?会不会很困难?

  张元:(笑)不需要“着手”,不用就可以了。我只是断断续续地吸,没有彻底地把这个东西当成精神食粮,没有当饭吃,的的确确不是什么瘾君子。大家也都知道K粉或者冰毒不是真正强烈的生理依赖,即使是我们国家法制部门也把它定义为新型的东西,它们实际在某种程度上,对我来说是一种精神类药物,毕竟不是硬性毒品,不是身体依赖,我没有超量使用的,不是说长期的。只要我平平静静生活就不需要,我是一个男人,我是一个健康的人,到今天我能够面对这个东西!!

 

  南都周刊:你反而从这个事件里找到了力量?

  张元:当然在这个事件中找到了力量,首先,那些来到我家里的警察,他们是一股力量,然后成千上万的媒体是力量;再后来,我的认识的、不认识的朋友对我的宽容是力量,如果说,我找到了力量,那都是一些不属于我本人的力量。在这个事件本身中,我自己却是无力的。

 

  最绝望时:争取活下去

  “活下去,是要活下去的是不是?千万不能死对不对?”

 

  南都周刊:这一阵子是怎么过的?

  张元:朋友们一直陪在我身边,每天平静地生活。我觉得像友情、爱情、亲情的基石,都让我一定要做一个坚强的人,是战胜一切困难的重要的支柱。我刚才提到说我软弱,也是害怕孤独,好热闹,喜欢和和人在一起聊天,喜欢和一些有特点的朋友在一起玩儿……以后……可以换一个方式玩儿,可以喝喝酒嘛。人就是生活方式的选择。

 

  南都周刊:你得过无数的奖,还曾当选为“21世纪世界百名青年领袖”,这个事情之后,你觉得自己还是好榜样好领袖么?

  张元:我从来不认为我是这样,当时得联合国和平文化奖的时候,我就说我的电影和战争没关系。在我身上发生的不管是荣誉也好,耻也好,我都觉得他们很突然,但这些都是别人赋予我的,那我都应该承受吧。但不是不能把这些和曾经有过不良嗜好联系在一起,人的一生,你既可以说有善有恶,但我更觉得是无善无恶的……或者我认为可以说是因果报应。

 

  南都周刊:有不少人认为是因为明星承受的压力更大,所以才会有更多吸毒的。

  张元:其实吸这个的都是受害者,一方面伤害自己身体,一方面毕竟做这个东西也是违法行为,但不存在什么明星承受压力更大。人不都是普通人么,我在里面那么多天,都是卖盗版DVD的和我在里边相聚,你又有什么不应该受到处罚的?既然规定不管是k粉还是冰毒,你都该受到处罚。真的能警醒大家,哪怕我是坏的典型,都是好事。

 

  南都周刊:如果再有那些负面情绪缠绕你的话,你会怎么办?

  张元:(沉思很久)——哈哈哈,你这个问题我完全不知道怎么怎么办。你说,我会去自杀么?我(凝重)怎么做?争取活下去。你说呢?活下去是肯定要活下去,人每天都有负面的情绪,人都有不高兴的时候,人为什么要用那个东西呢?不就是希望解脱自己,让自己高兴起来,愉快起来。这中间也有过朋友抱着我、抓着我的肩膀说“张元你能够不用这个东西么?”我给他一个解释是——“因为我悲伤啊”。但实际上到今天来看,这都是一些解释,如果再有……那,那,那再找别的办法呗。活下去,是要活下去的是不是?千万不能死对不对?

 

  南都周刊:像你说的,可以去写书嘛。

  张元:小时候生病画画,大了有病再去写书,对不对?总要找一个出口,人总要有一个寄托。我认为灵魂自己是独立的,只是完善不完善。那些讨厌我的人、喜欢我的人、看到这个事情为我哭泣的人,刚回来的时候我们公司的做清洁的阿姨,一听说我这个事就放声大哭,完全控制不住,我觉得她是挺为我痛心的……我想,不要那么悲伤,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真正完美的人,就像艺术品一样,不会真正有完美的。

 

  稿子出来时,距离采访已经又过了20天,张元电话里说在年三十接到日本那边的消息,电影《八公狗的墓》照样进行,目前剧本已经翻译完了,《双城恋人》还在做后期。他还说关于这次事件的法律处罚就是拘留,处罚已经结束,不像外界传言的还要受到公诉。“总之,过年和家人团聚,很好很正常。”看来春立完,天气的确暖了起来。

  ——记者手记

(编辑:)

 

会员评论 (共1条)

2008-2-26 20:43:27
匿名 0

匿名

跟庹宗康的经历和态度都挺像的,
回归就好,理解万岁~

------------------------------

回复 (0)

热门新闻排行

  • 每月
  • 每周

视听抢鲜看

《洛克》首支预告片

汤姆哈迪实验性新片 心理惊悚"在路上"

《霍比特人2》巨龙奥秘特辑

“卷福”献癫狂式表演 2月21日登陆中国内地

 "冰火"第四季曝新预告17日

 《坚不可摧》奥林匹克版预告17日

 "霍比特人2"新款中文预告17日

更多>>

最新图集

更多>>

精彩推荐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科幻片、恐怖片和超级英雄电影构成了今年的主力,大导演个人趣味的挥洒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