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资料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新闻>>刘威葳谈《左右》 得奖不重要成名不怕晚

刘威葳谈《左右》 得奖不重要成名不怕晚

2008-3-3 16:52:01 来源:淑媛

  星光灿烂的柏林电影节,中国参赛影片《左右》背负着期待,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导演王小帅已经是红地毯的常客,而女主角刘威葳还是电影节的新面孔。如何让一个旁人看来固执到神经质的女人有动人力量?如何让自己左右电影,而不是被命运左右?刘威葳有自己的答案。

 

刘威葳


  刘威葳踏上了柏林电影节的红地毯,这条路,通往荣耀、机会、金字塔尖,也许还有更大压力。她说:她已没有兴奋。

  《左右》拍完后的1年,她的生活都被“左右”了,一根筋金牛座的她,用这1年等待一个结果,这个结果,就是柏林电影节。得奖、不得奖,却不再重要。

  生活中,她爱大笑,爱开陆虎,喜欢让自己无性别、直爽、固执,典型的哈尔滨女孩儿。

 

  《左右》中的执着

  “演员是有天赋的,它敏感到让你能在第一时间捕捉到那个人,产生认同感和熟知感。我当时一下就觉得,这个人我认识,我甚至能想到她的造型、状态、说每句台词是什么表情,这些东西一下涌入我的脑海。”

 

  淑媛:《左右》是如何“左右”你的?

  刘威葳:关键在于这个载体——电影。我始终觉得,电影学院毕业的学生,对电影有特殊的情结,就像话剧演员对舞台有特别的冲动。电影还是能让我魂牵梦绕的,只不过这种想法之前埋得比较深,之前一直在拍电视剧。演员是很被动的,都是等机会来找,所以还没有到眼前的事情,也不能一直想,那样会让自己太辛苦。《左右》让我觉得是最适合我的,虽然故事结构不是我最希望的,但不能太要求完美,起码角色是唯一的,不可替代的。

 

  淑媛:王小帅导演和你第一次见面,有让你看剧本吗?他如何让你知道枚竹(影片中女主角)是个怎样的人?

  刘威葳:没有,他只是特别简单的讲了讲这个人,其实我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选择我来演,记得他当时跟我说“你演就是你”,让我印象深刻。演员是有天赋的,它敏感到让你能在第一时间捕捉到那个人,产生认同感和熟知感。我当时一下就觉得,这个人我认识,我甚至能想到她的造型、状态、说每句台词是什么表情,这些东西一下涌入我的脑海。

 

  淑媛:当时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刘威葳:我默默地想:你找我真是太合适了,找别人都不对。但当时,我没有说!哈哈。因为王小帅导演说,这个女人,在别人看来,就是非常普通的,有个小孩儿,生活遭受了一点坎坷,但实际上她坚持起自己的固执时,能拼了命。我觉得这个角色特别符合我。

 

  淑媛:哦,小人物的执着。

  刘威葳:对,现在想来,类似的人很多,包括秋菊,包括许三多。可能这种人物会把人彰显生命力坚强的部分放大,所以给人留下更深刻的印象,表现起来,色彩更浓烈,别人更认同。而且可能生活中,能这么做的人比较少。

 

  淑媛:生命中很多的人都是被命运左右,而不能去左右命运。

  刘威葳:恩,我们这个戏就是这样。其他3个人都是被我抛出去的那个难题左右(固执地想要个前夫再生一个孩子),只有我是左右大家的。

 

  淑媛:你为什么说枚竹是你唯一“成为”的角色?

  刘威葳:以前演电视剧,也做很多功课,但都知道是我在演。具体说:每次拍之前,都要走戏,然后再喊开始,再正式认真地重演一次。惟独拍《左右》的时候,经常有出乎我自己意料的表演,明明走戏是这样的,演时却是另一样。譬如说:其中有一场我和前夫的重头戏,我当初的设计是:我先跟他说,我要和他再生一个孩子。他说不可能,让我再回家好好想想。我接着跟他说,让他再想想,最后是我对他不屑地一笑。但演的时候,我的五官已经挪位到不知是什么表情了,心理也发生了强烈的变化,最后就是不能自已,只能任由情绪发泄,最后绝望地痛哭。

  拍完之后,导演觉得这样处理很好,他说之前枚竹一直在坚持,看久了,大家已经不太理解她的这种坚持,有的人也觉得她太自私。唯独在这场戏,她把女人最无奈的部分表现出来,大家就一下觉得,她之前做的一切,都合理了。大家才明白,虽然她一直那么为难别人,但实际上,她是最难受的那个人,她最为难的是她自己。

 

  淑媛:演枚竹的时候,你有想应该怎么去演吗?

  刘威葳:我脑子里只是真空,一片空白,忘记自己,忘记世界,那时候真的是老天帮我,我是什么就是什么。我真的什么都没想,如果还在想如何成为她,如何投入,其实还是有杂念的。演的时候,我进入了纯粹状态,这和把我变成枚竹还是有差别的。

  我以前总觉得,演员是在演情绪、感受、刻画心理,表现喜怒哀乐,《左右》之后我觉得演戏和这些完全无关,演戏是在演生理。实际上我演的时候,真的能体会到头皮发麻,从头顶扩散到四肢,感受到毛孔张开,这是生理反应,是最不能骗自己的。当时是宇宙给我什么,我就感受什么。

  通过这部戏,我对很多事情的看法发生了特别多的变化,这对我来说是一个特别好的转折载体。不过也不是因为它我就立刻改变了,它只是一个契机,我前面的积累遇到了这个契机,给了我一个最适合的发现的机会。

 

  好演员是要有魅力的

  “很多演员说自己在等机会。我以前也总觉得好机会就是大导演、大制作,现在觉得好机会是这个角色对我来说有不可替代性。其实枚竹谁都能演,但对不起,现在我演了,于是她就成为唯一的了。这个机会,是在这个意义上。”

 

  淑媛:拍完《左右》之后,你的生活有了什么转变吗?

  刘威葳:之后一年都几乎没有拍戏。以前我拍电视剧,每年要拍3到5部,不停地拍。因为我一直认为,演戏是职业,和生存紧密相关。现在我觉得,演戏就是演戏,和别的什么都无关。如果我想好好生活,可以有别的办法。演戏绝不是为了赚钱、生存,演戏就是一件很纯粹的事儿。

 

  淑媛:为什么这之后一年你都没有拍戏?

  刘威葳:虽然《左右》已经杀青,但我始终觉得它还没有结束。2007年春节我们就已经拍完了,之后我用了一个多月出戏,过了一段时间,发现那个叫枚竹的人和我距离还是那么近,我没放下她。我也在等待一个结果,为去电影节做准备。

 

  淑媛:那个结果,在柏林,得不得奖,都可以接受吗?

  刘威葳:结果不是有没有得奖,而是说我要把这件事做完,我需要划一个句号,这事儿依然和我有关。我的个性是一段时间只能做一件事,《左右》没完,我就不能去做另外一件事,做也做不好——骗人行,但骗不了自己。等啊等啊,等到《左右》真的入围柏林了,我反而一点兴奋也没有,觉得和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拖得时间太久了,都疲了。

  我们制片人对我说,当你走上红地毯的一刹那,你会觉得这一切都值得,我说,不,当我走上红地毯的那一刹那,我会觉得终于解脱了,终于可以说再见了,终于结束了。

 

  淑媛:你有没有觉得成名的机会来得太晚?你之前在电视剧里总是演很有个性、很特别、有争议的女人。是容易出彩的,却没有让你太有名?

  刘威葳:很多演员说自己在等机会。我以前也总觉得好机会就是大导演、大制作,现在觉得好机会是这个角色对我来说有不可替代性。其实枚竹谁都能演,但对不起,现在我演了,于是她就成为唯一的了。这个机会,是在这个意义上。以前演电视剧也类似,剧本上不是这样的人,我演了,就成为刘威葳式的了。我选剧本还是和我的趣味、个人喜好有关,我比较喜欢浓烈一点的东西。

  我赞同张爱玲说的出名要趁早。太晚成名,快乐已经不是非常浓烈,我现在已经成熟了,不把这件事看得太重要,我想的更多的是接下来该怎么办,责任感更重吧。

 

  淑媛:张涵予说过“好演员应该在镜头前光芒四射,在生活中无比普通”,你怎么看?

  刘威葳:他说得对。好演员是要有魅力的。我也见过很多生活中非常帅的人,但一上镜就特别傻,因为他没法把这种魅力带到戏里。演员的美丽不是咄咄逼人的、不是强势的,不是说多有明星范儿才叫魅力。低调是魅力,洗尽铅华也是魅力。

 

  做一件事就是全力以赴

  “他们都喜欢我哭,是觉得我哭得还比较动人吧。我觉得这种说法完全没必要放大,哭不哭不重要,从表演上说,重要的是情绪是否是对的,哭只是一个表象。”

 

  淑媛:有人说你是最会哭的女演员,但是你说会哭是基本要素,是这样么?

  刘威葳:那都是网友说的,不要信(笑)。因为大家看我以前演的苦情戏看得太多了,《征服》《一帘幽梦》都是看的人最多的,里面我演的也都是苦哈哈的角色。他们都喜欢我哭,是觉得我哭得还比较动人吧。我觉得这种说法完全没必要放大,哭不哭不重要,从表演上说,重要的是情绪是否是对的,哭只是一个表象。我觉得最难演的是细微的变化,是过程,而不是哭了这个结果。

 

  淑媛:为什么你是个不喜欢化妆的演员?

  刘威葳:麻烦,我怕麻烦,哈哈。有一次,我和一个韩国编剧聊天,她对我启发很大。她说“如果你内在漂亮,外在就是漂亮的”。很多时候,我们忽略了人物本质的美丽,只在意外表的美丽。所以我说我喜欢全度妍,很多人说她长得多丑啊,不理解我,但你要看她演戏,她演起戏来很美。

 

  淑媛:为什么你会开陆虎?

  刘威葳:因为它耐撞!哈哈,因为它视线好,里面坐着舒服,而且轱辘和保险杠也都高于别人的车,我想就算撞一下的话,别人的车撞坏了,我的估计也就是撞到保险杠或者轱辘上罢了。

 

  淑媛:开陆虎的女性,内心都很彪悍

  刘威葳:我倒不是彪悍,但确实不喜欢太女性化的东西。我虽然长得挺小女人,但长相绝对误导。例如我的车,你永远看不出这是女人开的还是男人开的,什么摆设都没有,绝对不会挂任何零碎的东西,只有一盒纸巾。现在能看出来了,因为里面有只兔子是人家送给我的。

  我的家也看不出是女孩儿的家,我现在住的房子就是水泥地上刷漆,家具都是金属的,很硬、黑色的、灰色的。但是住久了,感觉太冷了,生活不是很舒服。我打算再装修的话,可能还是看不出是男人还是女人的家,但我会用地板、白墙,稍微有点儿棉质品,让家里看上去还有点儿人气儿。

  生活中,我也特别不喜欢婆婆妈妈;从来不穿粉、红、黄、紫的衣服,只穿黑白蓝三色。可能因为自己长得太女孩儿了,特别想让自己变得中性一点,包括给自己改名字,原来我叫刘薇薇,现在改成刘威葳——你要是不认识我的话,会觉得,这名字男人叫女人叫都行吧?

 

  淑媛:恩,这是个无性别的名字。

  刘威葳:对,我喜欢无性别。

 

  淑媛:你曾经说过,如果结婚了,就一定退出娱乐圈?

  刘威葳:对,其实这样不好。应该是每天既工作,又享受生活。但是可能还是和我的性格有关,我太固执,一根筋,做一件事就必须全力以赴。

 

  刘威葳简历:

  哈尔滨人,北京电影学院92级本科毕业。主演过多部电视剧,且觉得类型多样,是公认的实力派青年演员。因主演王小帅最新电影《左右》而备受瞩目。

  主演过多部电视剧及电影作品:

  《红十字方队》《征服》《蜕变》《角力》绝不饶恕》《决胜天良》《古城谍影》保密局枪声《又见一帘幽梦》

  电影:《女人花》《左右》

 

  《左右》简介:

  《左右》是根据真人真事改编的一部电影。刘威葳扮演的枚竹带着女儿再婚后,发现女儿得了白血病,惟一的治疗方法就是自己与前夫再生一个孩子,为患病的女儿提供配对的骨髓,通过干细胞移植来救治。尴尬的是,她和前夫都已有个新的家庭。但一心想要救女儿的枚竹铁了心要怀上前夫的孩子,于是她不惜突破伦理常规,跨过道德底线,而她的两个丈夫(成泰燊和张嘉译分别饰演)也都被她逼着做出了让步。就这样,很多人的命运都被枚竹这个普通女人左右着。

(编辑:)

 

会员评论 (共0条)

热门新闻排行

  • 每月
  • 每周

视听抢鲜看

《洛克》首支预告片

汤姆哈迪实验性新片 心理惊悚"在路上"

《霍比特人2》巨龙奥秘特辑

“卷福”献癫狂式表演 2月21日登陆中国内地

 "冰火"第四季曝新预告17日

 《坚不可摧》奥林匹克版预告17日

 "霍比特人2"新款中文预告17日

更多>>

最新图集

更多>>

精彩推荐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科幻片、恐怖片和超级英雄电影构成了今年的主力,大导演个人趣味的挥洒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