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资料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新闻>>王小帅解读三次柏林之行 好档期被临阵抢走

王小帅解读三次柏林之行 好档期被临阵抢走

2008-3-6 16:02:55 来源:青年周末 作者:颜雪岭

   王小帅说,他对柏林的感情似乎更特殊一些:1994年他的第一部电影《冬春的日子》就是在那里亮相的。在这之前,他无法想象自己会跟这样大的国际电影节结缘。今年,他的新片《左右》在柏林又擒“银熊”。

  之后,他与国际电影节的缘分不断:分别三次亮相柏林电影节和戛纳电影节。得到的礼遇也不断升级。

  “墙外开花”的王小帅电影,却是“墙内难香”。原定3月7日公映的新片《左右》突遇“推迟上映”的消息,具体原因他不愿多谈。

 

  第一次去柏林输给乞丐

  对柏林感情最特殊

 

  青年周末:今年《左右》参加柏林电影节,擒金熊的呼声很高。结果只拿到银熊,您失望吗?

  王小帅:说实话,金熊谁都想得了。但中国人不是常说“风水轮流转”吗?我们都觉得时机不太好,《图雅的婚事》去年刚得了金熊,今年又给中国影片概率太低。

  青年周末:从1994年到今天,戛纳、柏林、威尼斯三大国际电影节您都去过了,对哪一个感情最深刻?

  王小帅:对威尼斯电影节,我没什么特殊的感受,因为只是作为一个观光客去过。戛纳和柏林我都去过三次,戛纳是两次在“一种注目”单元亮相,一次参加“竞赛”单元;柏林是两次“竞赛”,一次“青年论坛”。

  对柏林的感觉更特殊些吧,因为1994年,我的第一部电影《冬春的日子》参加了柏林电影节“青年论坛”单元。在这之前,我根本没想到这辈子跟这些国际电影节会有渊源。柏林帮我打开了这扇大门。

 

  柏林从鹿特丹“挖”到我

 

  青年周末:怎么跟柏林结缘的?

  王小帅:中间很多周折。当年有一个比较关注中国电影的人叫托尼雷恩,他来我们电影学院教课。我能说点英文,跟他关系不错。1993年,托尼雷恩把我的影片《冬春的日子》推荐给温哥华电影节,但当时护照没办下来,没去成。他还把我这部片子介绍给了香港著名影评人舒琪,舒琪看了觉得不错,有新的感觉,很现实,很个人化。10月份,舒琪就把这部片子推荐给了鹿特丹电影节。于是1994年初,我去了鹿特丹。

  这是一个独立电影节,好多影片都是通过这里走出去的。在鹿特丹,我的片子被柏林电影节的选片人看重。本来柏林电影节一般都要求影片必须在它那里首映,但因为鹿特丹电影节1月底2月初举行,柏林电影节紧随其后,相隔没几天,所以柏林就破例让《冬春的日子》去参加它的“青年论坛”。

  青年周末:谁告诉您这个消息的?

  王小帅:鹿特丹电影节快结束的时候,我和做片子发行的朋友在一起吃晚饭。有个人说:好消息,两个特别好的消息,第一个是《冬春的日子》直接入围柏林电影节的青年论坛了;第二个是这部片子同时被纽约新导演电影节看重。我听了特别地兴奋。当时我还是个26岁的小伙子,觉得一下子有出路了,原来还担心鹿特丹之后怎么办呢。

  第二天我们就从鹿特丹转战到柏林去了。

 

  第一次去很大无畏

 

  青年周末:去的时候特兴奋吧?

  王小帅:那时候很大无畏:来了就来了,将来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我们参加的是电影节的“青年论坛”单元,肯定没有竞赛片受关注。我记得那年吴子牛导演的电影《火狐》参加竞赛,我们特羡慕。有一天我们去看他的片子,在电影宫大门口碰到他,我做过他助手,所以都认识。我们打招呼祝他好运,然后他就一个人晃进去看电影了。

  青年周末:第一次就想着去见识,完全没期待拿奖?

  王小帅:有个特别好玩的事情,有人告诉我们说“青年论坛”要评一个“最穷的电影”,大家就指着我:那你肯定得奖了。我肯定最穷啊,《冬春的日子》里里外外花的钱,折合下来就1万美元。我也觉得挺好,得那个奖有奖金嘛。

  最后公布结果,不是我。我大吃一惊:啊,怎么可能?世界上还有比我更穷的导演吗?这个奖给了一个俄罗斯的导演。他们说,你多多少少还是个正常的电影学院毕业的导演,而那人是个乞丐,拿自己讨饭得来的钱拍的电影。我想想也是,丐帮的的确比我还不容易。

 

  第二次去柏林终于走上红毯

  “竞赛”单元的导演更受礼遇

 

  青年周末:1999年,您又去了戛纳电影节参加“一种注目”单元。

  王小帅:对,我带着《扁担·姑娘》去了戛纳的“一种注目”。当时看别人“竞赛”,走红地毯,真的是羡慕,又觉得遥不可及。但当时也在想,有朝一日自己也加入竞赛单元,走走红毯。

  没想到第二年,拍完《十七岁的单车》以后。哐当,我就去柏林竞赛,踏上红地毯了。

  青年周末:那是2000年吧,您的片子入围了柏林的“竞赛”单元。不用羡慕吴子牛了。

  王小帅:无论是在戛纳还是柏林,参加“竞赛”确实就多一些很正式的东西,比如主席会请摄制组参加鸡尾酒会什么的。第一次去柏林“青年论坛”就是随便吃了个饭。还是分了个级别。

 

  好档期被美国大片临阵抢走

 

  青年周末:参加“竞赛”,就对拿奖有期待,心态也不那么平静了吧?

  王小帅: 2000年去柏林之前,拿奖是不敢想的,觉得这是张艺谋谢飞的事儿,跟我没关系。首映礼的时候,才知道得奖了,但不知道具体是什么。片子放映那天,我们一起去看。刚开始没多久,我们的制片人就被电影节主席给悄悄地叫出去了。回来他都疯了,我们赶紧问:什么奖什么奖?他说,哎呦,太大的奖了,两个!评审团大奖银熊奖和最佳新人奖。 我们乐坏了,就等第二天下午的记者发布会正式宣布所有的奖项。

  青年周末:宣布获奖以后,在柏林受到待遇就变了?

  王小帅:是啊。《十七岁的单车》本来排在中间放映,很好的时间,结果档期被一部美国大片抢了,变成最后一场放映。所以也没什么人来关注、采访。

  公布奖项那天,我们剧组在电影宫的二楼还是三楼一个地方待着。新闻发布会还没结束,国外记者就一拨拨上来了,很壮观。二三十家电视台一个个排着,每个电视台一分钟,挨着问。我们体会到了这个电影节的世界影响力和隆重感。

 

  第三次去柏林,穿上了平生最贵礼服

  每天疲于接受采访

 

  青年周末:第三次去柏林,已经有很多人认识您了,听说忙得连观光时间都没有?

  王小帅:对。今年我们的电影是第一场放映,媒体也知道我以前获过奖,所以后面两三天世界各国媒体的采访都排满了。1994年和2000年去柏林的时候,没什么采访,有很多时间看影片。今年几乎没看。

  中国媒体去的不多,可能赶上春节吧,天也比较冷。不过中国媒体对国际电影节的关注比2000年前大多了。1999年去戛纳,2000去柏林,都没什么中国内地的记者。

 

  戛纳观众不穿礼服被拒之门外

 

  青年周末:您说柏林电影节在改变,形式感和宣传度更强了。具体改变在哪里?比如走红地毯?

  王小帅:1994年第一次在柏林,那时主会场在Zoo Palast,还没有红地毯。

  2000年再去,主会场已经搬到了Berlinale Palast(柏林电影宫),红地毯稍微有点了,但不那么正式。就那么铺着,没人组织,也没什么媒体拍照,非常随意就进去了。

  今年去发现柏林更重视仪式了,红地毯上能看到更多的明星。他们还安排了Photo call流程,所谓Photo call,就是专门给你一个区域,一进去人们就嚷嚷:看这边,看那边……好多记者给你拍照。我们的演员有了一种特别的荣耀感。

  它仍然对着装没有要求,但大家都更注重形象了。以前我参加这些电影节,最贵的也就是去戛纳买过一身一万五千元的礼服。

  今年去柏林不同,英国KNC赞助了全套礼服,具体价格我不知道,但肯定比以前的贵多了。我们在饭店试衣服的时候就乐,穿着礼服,皮鞋擦的倍儿亮。平时穿不了,这时候就好好体验体验。

  青年周末:戛纳似乎更重视着装和走红地毯?

  王小帅:2005年的《青红》让我们也进入竞赛单元,走了红地毯,接受了最高规格的礼遇。

  戛纳给电影人的荣耀感全世界最强。比如要求电影人甚至记者、观众都必须穿上礼服或者时装感很强的衣服,穿西服打领带都不行。如果观众这样穿,必须回去换上礼服和领结。有一次我去看电影,穿着唐装,门卫还不让我进。我就跟他解释,这是中国的最隆重的礼服。

(编辑:)

 

会员评论 (共0条)

热门新闻排行

  • 每月
  • 每周

视听抢鲜看

《洛克》首支预告片

汤姆哈迪实验性新片 心理惊悚"在路上"

《霍比特人2》巨龙奥秘特辑

“卷福”献癫狂式表演 2月21日登陆中国内地

 "冰火"第四季曝新预告17日

 《坚不可摧》奥林匹克版预告17日

 "霍比特人2"新款中文预告17日

更多>>

最新图集

更多>>

精彩推荐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科幻片、恐怖片和超级英雄电影构成了今年的主力,大导演个人趣味的挥洒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