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资料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新闻>>西进好莱坞 东归三国志——吴宇森的赤壁赋

西进好莱坞 东归三国志——吴宇森的赤壁赋

2008-7-2 10:46:41 来源:南方周末

  1994年,一只没有头的猫躺在草地上,猫头被切成两半,挂在花园的栏杆上。早上起来的周润发和妻子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他们在慌乱中拨通了好友张家振的电话。周润发那时刚拍完吴宇森监制的《和平饭店》,电影开头周润发演的杀人王和兄弟相残,周润发手起刀落,一口气杀了两百多个黑帮。“他们当时怕得要死,说香港不能留了……”张家振说,当时是香港电影的黄金期,“黑社会喜欢用能卖钱的大明星拍戏,也给片酬,但什么烂戏你都要拍。”电影里的英雄周润发也没法例外,他只能跑去好莱坞。之前,张家振和吴宇森一直劝他来好莱坞,但周润发害怕学英语,也害怕去好莱坞,一切得从头开始。

  此时,吴宇森已经在好莱坞拍完了第一部电影。

 

  讲No比较保险
  和周润发被逼去好莱坞不同,1992年2月,吴宇森自己决定离开香港。当时《喋血双雄》已经让他成为香港头牌导演,好莱坞颇为迷恋这个香港动作片导演。吴宇森在香港越待越郁闷,在香港他只有黑帮片和警察片可拍,《辣手神探》火了,一周里有50个类似《辣手神探》的剧本来找他;妻子和3个孩子早已移民美国,他已经很久没有家庭生活了。其实早在1987年,福克斯公司就曾请吴宇森到好莱坞拍片。当时吴宇森正在法国拍《纵横四海》,福克斯请他去纽约面谈剧本。张家振陪着吴宇森坐在福克斯公司的办公室里,主管必恭必敬地对吴宇森说:“我看过你的《英雄本色》,想请你帮我们拍一部电影,可不可以?”

  吴宇森看着地面说:“No。”那人非常尴尬,起身就走,这时离他们坐下还不到两分钟。一旁的张家振非常生气:“那么远跑来美国,你为什么跟人家说No?”谁知吴宇森竟然说:“我根本听不懂他在讲什么,只知道他问了我一个问题,在yes和 no之间我要选择一个,我想讲no比较保险。”丢了与福克斯合同,吴宇森找了位英语教师苦练英语。

  为把吴宇森推向好莱坞,张家振在纽约举办了吴宇森影展,请了好莱坞各电影公司主管和电影圈名人来看。在美国经纪人的安排下,张家振陪着吴宇森,3天里见了21家电影公司老板。当时环球公司已经定了别的导演来拍《终极标靶》。《终极标靶》是为尚格·云顿度身订制的,在好莱坞拍片制度里,云顿拥有选导演、选演员、选剧本甚至最后的剪辑权,云顿是吴宇森的粉丝,要求公司让吴宇森来当导演。环球公司一直担心吴宇森跟美国演员无法沟通,决定搞一个英语测试:12个人每人用英语问吴宇森一个问题,让他用英语回答。提问人中,有后来《蜘蛛侠》的导演山姆·雷米,当时他是《终极标靶》的监制,雷米很同情吴宇森,问了一个“当天天气的问题”。过关之后,环球的老板还是不放心,结果是尚格·云顿威胁环球,如果不用吴宇森他将退出这个电影。“那时候吴宇森还以为美国人喜欢他在香港的风格,因此在《终极标靶》里使用了大量慢镜头。”张家振回忆说,电影拍完后,环球公司试映的结果并不理想,试片的观众给电影打40分,不合格——他们从没在武打片里看到过那么多慢镜头,环球的老板评价《终极标靶》是“讲英语的香港片”。试映后,影片按尚格·云顿的要求,反复剪了7次,许多暴力镜头被删掉,以R级(17岁以下观众需由父母陪同观看)上映。资两千多万美元的《终极标靶》卖了3300万美元,欧洲市场也反映不俗,环球老板和吴宇森签了下一部电影的导演合同。

 

  讲英语的香港片
  牛春龙好久没这么幸福了:丈夫吴宇森一回家就烧饭做菜,对三个孩子百依百顺。她也清楚,丈夫从一个“著名香港导演”,变成了“非著名好莱坞导演”。《终极标靶》之后,虽然环球公司跟吴宇森签了下一部电影合约,但他们还是对吴宇森持怀疑态度,吴宇森有两年时间无事可做。

  1996年,福克斯公司想起了对他们说“No”的吴宇森,他们想让吴宇森拍一个南美洲的冒险故事,这回吴宇森说了“Yes”。为了找外景地,吴宇森去了巴西、非洲、澳大利亚,结果演员嫌工作环境太苦不愿去,项目不了了之。此时,吴宇森又得到了一个福克斯公司的剧本《断箭》。“我好喜欢《断箭》的剧本,我的师父张彻告诉我,要用西方的技巧拍出东方的精神。”吴宇森说,他当时已经构思好让尼古拉斯·凯奇来演了。但吴宇森只是《断箭》众多备选导演中的一个,《断箭》投资达到了五千多万美元,是《终极标靶》的近3倍,福克斯对这个“英语香港片”的导演并不放心。

  此时《变脸》的监制迈克·道格拉斯来找吴宇森,吴宇森正在犹豫《变脸》“科幻片色彩太浓”,怕自己没有把握。福克斯公司知道了,怕“还能赚钱”的吴宇森走人,咬牙和他签下了《断箭》的合同。凯奇的档期不合适,主演换成了约翰·特拉沃尔塔,张家振对吴宇森说:“如果约翰·特拉沃尔塔主演的影片能成功,以后你就能拍摄自己想拍的东西了。”牛春龙只知道丈夫有新戏可拍了。福克斯派去的现场监督是个小说家,他非常严格,不允许吴宇森改动剧本,甚至对白都不许动,一旦发现改动,他会立刻大骂吴宇森。好在主演特拉沃尔塔看过吴宇森的《英雄本色》、《喋血双雄》,非常喜欢周润发,在《断箭》里的很多动作,比如弹烟灰之类都在模仿周润发。就像张家振预言的那样,《断箭》商业上获得了成功,票房达到了八千多万美元,福克斯大赚了一把,也让吴宇森成功进入A级大片导演行列。“《断箭》之后,我在好莱坞拥有了所有权力,剪辑权、选演员的权力、定剧本的权力……好莱坞是非常现实的地方。”吴宇森回忆说。
  看不全剧本的导演《断箭》成功以后,吴宇森、张家振和美国的经纪人合伙开了“WCG”制作公司,公司名字用的是三个人名字的首字母,后来美国人离开了,G没有了,公司又不能叫WC(厕所),因此改名“狮子山”。制作公司刚开张,找了一圈导演的道格拉斯又回来了,还是希望他能接手《变脸》。

  有了权力的吴宇森提出要拿掉《变脸》里的科幻设置,比如一个不是真人而是幻影的秘书、汽车不在路上开而在空中飞。吴宇森的要求被全盘接受。“《变脸》中有一段戏讲尼古拉斯·凯奇回去看老婆,老婆以为他是坏人,他尽量说服她……我告诉凯奇,你拍这段的时候,脸色应该带着痛苦的笑,还要流泪。”吴宇森回忆说。美国演员在电影中很少流泪,但凯奇爱吃中国菜,喜欢中国文化,知道中国温暖的人情味,更知道吴宇森是能赚钱的导演,最终接受了这个建议。吴宇森还是没能事事如意,他主张在电影结尾让约翰·特拉沃尔塔带回尼古拉斯·凯奇的孩子,这一提议遭到公司高层的反对:“英雄怎么能带坏蛋的孩子回来呢?”吴宇森只能按照他们的想法拍了一个结局。电影在试映时,观众给打了50分——不及格。“试映的观众觉得,为什么特拉沃尔塔没有带回凯奇的孩子呢?公司高层赶紧让吴宇森修改了结局,再放映时观众给了80分。”牛春龙回忆说。

  1997年,《变脸》在美国公映,上映的第一周就夺得了北美票房冠军,美国本地市场票房7000万美元,海外收了两亿多美元,媒体评论说吴宇森既没有放弃自己擅长的东方传统,也真正找到了西方人的价值观念。因为《变脸》,拥有《碟中谍》版权的汤姆·克鲁斯主动找到了吴宇森,请他导演《碟中谍2》。在张家振眼里,汤姆·克鲁斯是个“小气鬼”:克鲁斯因为担心别人泄露剧情,在电影拍摄前几天,才给吴宇森看故事梗概;每天早上快要开拍的时候,才把当天分镜头给吴宇森;在现场,克鲁斯还把台词打印在深红色的纸上,吴宇森每次都要拿到眼皮下才能看清。为了了解剧情,吴宇森和张家振只能去克鲁斯家里聊脚本,那时汤姆·克鲁斯和妮可·基德曼还很恩爱。

  《碟中谍2》的编剧罗伯特·唐恩年纪很大,每天只能写2页纸的脚本,经常聊着聊着就睡着了,嘴角还流着口水。后来克鲁斯让自己的一个亲戚住在唐恩旁边,守着唐恩在屋里写脚本,每天12点去敲门,拿每天要拍的脚本。吴宇森很生气,试图换编剧,但克鲁斯坚决不同意,两人经常吵架。“他们在澳大利亚拍戏时我去了四次,每次都是吵得不可开交,让我过去处理,比如预算高了、编剧问题等等。”在张家振的印象中,克鲁斯还是一个精明细心的人,他有一段时间守在电视机面前数广告——一个赞助商承诺给克鲁斯的一部戏打40个广告,克鲁斯反复数完广告,非常开心,他发现广告不是40个,而是39个,“他打电话告诉对方做错了事情”。《碟中谍2》公映之后,全球票房达到五亿多美元。一天,张家振收到了克鲁斯寄来的包裹,里面是《碟中谍2》的完整剧本。

 

  你没这个资格
  拍完《碟中谍3》,吴宇森已经成了“好莱坞著名导演”。两个没名的年轻人找到狮子山制作公司,要卖给他们一个剧本,《风语者》。他们找遍了电影公司,没有任何人感兴趣。吴宇森很喜欢这个故事,试图在这部电影里表达他对于战争和友情的理解:“我要把中国的侠义精神放在里头,希望拍成一部讲友情的战争电影,而不是去表现种族纷争。”于是由张家振出面,找好莱坞大电影公司联合购买剧本。有吴宇森的推荐,米高梅公司欣然接受,张家振说,“他们一听就说想要”,甚至还把编剧给签了下来。这是吴宇森第一次拍大场面的战争电影,影片成本达到了1.5亿美元。为了表现战争的真实和残酷,吴宇森每天要动用七百多个士兵和工作人员,还有13台机器同时开拍,“效果非常好,但花钱也很厉害”。张家振每天寸步不离夏威夷拍摄现场。

  有场戏公司不让吴宇森拍,吴宇森执意要拍,就每天自己贴四十多万美元拍。当时夏威夷每天都会下暴雨,经常从早上下到下午4点多,天都快黑了,泥一直没到吴宇森的膝盖,一个镜头都拍不成。但按照美国的法律规定,拍不成也得照付现场所有演职员的片酬。吴宇森自己掏的一百多万美金,彻底打了水漂。付出并没有多大回报。《风语者》原定2001年6月上映,但同期有六部类似影片上映,为减少风险,负责发行的米高梅建议投资商福克斯延迟到11月上映。结果更不幸的是,遇到了“9·11”,《风语者》再次延后到2002年6月14日才公映。“9·11“之后,美国人还处在对战争的恐惧中,《风语者》最终只收了四千多万美元票房。美国影评人也对这部电影表示了不满。“他们认为吴宇森是一个中国人,凭什么拍关于美国本土的历史电影。甚至他的好朋友都说,你没有资格拍这个戏,这是我们美国人的戏。”张家振回忆说,只有一个美国影评人站出来写文章,批评美国影评人的这种歧视。但好莱坞只以成败论英雄,“如果一个戏卖钱,你会很有光彩;如果不卖钱,一定会有一个高层被炒鱿鱼,大家压力都非常大,压力一大明争暗斗就会有很多。在好莱坞拍戏,三分之一的精力都要用去应付这些明争暗斗。”吴宇森说。

  牛春龙发现,丈夫又闲了下来。《风语者》之后,吴宇森又沉默了两年,直到 2004年的《致命报酬》。“《致命报酬》吴宇森本来不想拍的,他没找到感觉,但是一个老板说你拍吧,拍了我们支持你们公司两年,包括所有的行政支出、员工薪水。”张家振说。吴宇森为他的妥协而后悔了:《致命报酬》是吴宇森最不擅长的科幻题材;男主演本·阿弗莱克也不在状态,他当时正跟詹妮弗·洛佩兹热恋,只要洛佩兹一来探班,阿弗莱克就只顾着搂搂抱抱。《致命报酬》投资九千多万美元,票房却不到5000万美元,吴宇森又输了一回。

 

  麻烦才刚刚开始
  在纽约的十几年里,牛春龙发现丈夫喜欢把电视调到中央电视台和北京台,像一个追星族一样关注中国内地的电影和电视剧。从张艺谋陈凯歌冯小刚的大片到贾樟柯王小帅的艺术小片,从《大宅门》《大明王朝1566》《走向共和》,吴宇森都不会错过,“平常我很少看电视剧,但我发现内地的电视剧,不管是艺术性还是技术制作上都有很大的进步,演绎的方式都与以前不一样,创作也有了很大的空间。”看到李安、张艺谋、陈凯歌、冯小刚开始拍大片,吴宇森更按捺不住,想回内地拍片。牛春龙没想到,张家振第一个跟吴宇森吵了起来:作为一个一部戏片酬能顶中国几部电影投资的导演,“怎么能有回中国拍戏的想法呢?”张家振问吴宇森:“你要到中国拍《赤壁》,就意味着要暂时放弃好莱坞,你愿不愿意?”吴宇森只说了两个字:愿意。

  这是张家振第一次到北京,人生地不熟,一开始就走了弯路。他最先找到保利华亿公司,几经波折才找到中影集团接手;投资商终于落实,剧本又出了问题,“花了很多冤枉钱”。牛春龙是《赤壁》的兼职编剧——吴宇森在洛杉矶时已经在写《赤壁》的剧情大纲了,许多稿件都是她抄写编排的,她眼睁睁看着《赤壁》前后找了六个编剧,邹静之、王惠玲、芦苇盛和煜陈汗郭筝,加上吴宇森自己,写了整整两年。“中方编剧一般采用传统的个人创作方式,体现的是个人的智慧和不同看法;而美式剧本公司是由很专业的编剧团队,形成流水线作业,进行集体创作,有多元化的剧情效果,还要让外国人都看得懂。”牛春龙说。

  剧本越来越厚,战争场面也越加越多,张家振左想右想,原定的5000万元人民币投资不够,至少还得再加3000万元,他和吴宇森商量把三江口战役的戏给拿掉。“结果他瞪了我一眼,一拍桌子:‘你说什么?找钱是你的事情,你是制片人!’”张家振“腹背受敌”,中影给他最后通牒,电影一定要在奥运前公映,这意味着必须得马上开机,张家振急得发烧生病,住进了医院。

  张家振终于想到了办法:把《赤壁》分两集拍摄,重新融资。韩三平同意了,吴宇森也同意了,但麻烦其实才刚刚开始。吴宇森的《赤壁》是照着周润发、梁朝伟写的,牛春龙说,吴宇森那时候说起他们三人,用的都是“梦幻组合”,没人想到“梦幻组合”居然成了一场噩梦。

  2007年2月,吴宇森在北京见到了刚拍完《色,戒》的梁朝伟,准备坐下来好好谈谈“诸葛亮”,没想到梁朝伟专门飞来是要谈“辞演”。当时梁朝伟非常疲惫,《赤壁》的国语演出也让他倍感压力,吴宇森不好强人所难,只好放了梁朝伟。祸不单行,4月13日,《赤壁》开机前一天,一直拍胸脯的周润发突然宣布退出《赤壁》。为了让周润发出演,吴宇森几乎答应了他所有要求:500万美元片酬外加全球分红,周润发的夫人提交的近百条细则,包括“拍摄前一次支付500万片酬”、“拍戏现场,除了导演和对台词的人,任何人一律不能和周润发说话”……吴宇森万万没想到,煮成这样的鸭子都能飞了。美国的完成保险公司并没有同意周润发律师拟定的这份合同,提出了73条反对意见。吴宇森并不清楚双方多次往来修改协议的具体条款,牛春龙用“天真”来形容丈夫,说他天真地以为,“梦幻组合”大过条约。吴宇森还是和张家振试图挽回,结果周润发依旧“放弃周瑜”。那几天,牛春龙一直陪着丈夫,吴宇森一言不发,仿佛一下子老了几岁。

  窝在家里的吴宇森终于接到了一个好消息:梁朝伟知道周润发也辞演,致电吴宇森,表示愿意参演《赤壁》的任何角色。经过重新调整,梁朝伟改演周瑜,金城武演诸葛亮。

 

  周瑜越来越像你了
  梁朝伟临时上阵,对周瑜不熟,只能边演边琢磨。他平时爱喝酒,拍《赤壁》期间滴酒不沾。谁都不熟吴宇森的“周瑜”,吴宇森参考了很多历史资料,发现周瑜并非《三国演义》中那样小肚鸡肠,于是《赤壁》里的“周瑜”,运筹帷幄、爱护百姓、爱护家人,认为“战争如果不是为了保护生命就毫无意义”。有一天,梁朝伟忽然醒悟,对吴宇森说:“我演的周瑜越来越像你了!”

  演“曹操”的张丰毅感叹:“《赤壁》这才是大戏,这才叫电影。”因为不管拍什么戏,至少有5台摄影机从不同的角度对着他——张丰毅上一部“大戏”,是11年前陈凯歌的《荆轲刺秦王》胡军在《赤壁》里演“赵云”,他拍打斗场面的时候,发现有13台摄影机对着他。吴宇森希望胡军能够演出赵云的“勇猛、顽强、忠诚”。“吴宇森对我说,中国的电影痛苦的东西太多了,比如仇杀、兄弟相残、宫廷斗争、勾心斗角。吴宇森说,为什么不能有别的东西呢?比如说兄弟情谊、友情珍重,能展现中国人真正的内在精神状态的东西。”胡军说。和刘德华一身白袍的赵云不同,胡军这个赵云满身淤泥,从头打到尾,因为喜欢这个“赵云”,吴宇森还让“赵云”作为主将参加了三江口、火烧赤壁两场大战。

  吴宇森更享受回国拍片:“在好莱坞拍片,完全靠制度来做事。每次拍片之前就要开6到8个月的会来讨论,决定开不开拍。拍摄过程也由公司完全控制,剧本不能改、预算不能超、拍摄期不得延长,也没有最后的剪辑权,还有英雄不能死、动作片情节不能复杂的规定。有时候会因为过分坚持僵硬的制度,而影响了艺术的完美。”吴宇森“完美的艺术”——《赤壁》,2007年4月14日开拍,原定去年9月拍完,但因为自己的认真、天灾、人祸等各种原因,一直拖到12月才拍完。“超出合同的3个月拍摄费用,全部由吴宇森承担。这相当于拍《赤壁》,吴宇森完全是在做义工。”牛春龙说,《赤壁》让她重新认识了自己的丈夫。

 

(编辑:)

 

会员评论 (共1条)

2008-7-3 10:11:16

表面的风光,背后的心酸

------------------------------

回复 (0)

热门新闻排行

  • 每月
  • 每周

视听抢鲜看

《洛克》首支预告片

汤姆哈迪实验性新片 心理惊悚"在路上"

《霍比特人2》巨龙奥秘特辑

“卷福”献癫狂式表演 2月21日登陆中国内地

 "冰火"第四季曝新预告17日

 《坚不可摧》奥林匹克版预告17日

 "霍比特人2"新款中文预告17日

更多>>

最新图集

更多>>

精彩推荐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科幻片、恐怖片和超级英雄电影构成了今年的主力,大导演个人趣味的挥洒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