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资料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新闻>>吴宇森:《赤壁》想拍出的是中国人的智慧和团结

吴宇森:《赤壁》想拍出的是中国人的智慧和团结

2008-7-2 11:28:00 来源:南方周末

吴宇森 John Woo 生活照 #04

 

  “不是随便丢一个电影出去就有人喝彩。”

  ———吴宇森

 

  吴宇森想拍《赤壁》想了18年。

  10岁时,吴宇森很喜欢“三国”。因为家里穷,没多少机会看电影,他经常拿一块玻璃,用毛笔在上面画关云长,然后用毯子把周围盖住,拿手电筒照玻璃,影像像放电影一样投射在墙壁上。到了青春期,他开始看《三国演义》、《水浒传》、《刺客列传》……他向往侠客身上的豪气和仁义。

  拍完《英雄本色》之后,吴宇森对好友张家振说想拍“三国”。但那时,古装片没人看,也没有够大的外景地来拍。

  从香港去好莱坞闯荡了十几年,这位在好莱坞拍摄A级制作的华人导演,举家从纽约迁到北京。

  吴宇森用了4年时间来拍《赤壁》。拍《赤壁》的困难之多,是吴宇森没有想到的。周润发辞演,预算超支……为拍这部电影,吴宇森的血压高升,肝功能异常,身体浮肿,多次到医院挂盐水,甚至自掏了一百多万美元用于后期制作和补拍。62岁的吴宇森把《赤壁》看成他事业的转折点。从《赤壁》开始,吴宇森将把事业的重心放在华语片上。

  6月7日下午,吴宇森和夫人牛春龙在北京的家里接受了南方周末的独家专访。

  吴宇森的家在798附近的一处公寓里,和他的工作室的西式现代装修不同,他的家完全是传统典雅的中式装修,客厅里摆放着一套红木家具,墙上挂的妻子的书画照片,花瓶里的百合和玫瑰开得正艳。

  吴宇森头发有些花白,举手投足,憨厚、沉稳,但聊到喜欢的话题时,他会激动起来,甚至手舞足蹈。

  就在采访后两天,《赤壁》在北京郊区补拍时发生火灾,造成一死六伤的惨剧。吴宇森知道后,立刻停止香港的宣传工作,第一时间返回北京,看望伤者和死者家属,他表示一定会对遇难者负责到底。

 

  美国:英雄不能流泪

 

  南方周末:张家振说你在好莱坞任何一部片酬比国内一部电影的投资都多,为什么还决定回国发展?

  吴宇森:差不多三四年前,我第一次来北京,走在路上看到一张张面孔,觉得像是找到了自己的邻居和朋友。这里的年轻人思维敏捷,性格也爽朗干脆,我没看到过一张忧愁和彷徨的脸。

  后来我见了几位编剧,他们不论是礼仪还是对古文的认识,还保持着很好的传统。所以要找中国文化还是要到中国来,这才应该是我的生活。

 

  南方周末:在好莱坞当导演有多难?

  吴宇森:在好莱坞,你不能拍也得拍。比如拍的时候下雨了,前面两个主角在讲话,千军万马在后面跑,下雨拍不到千军万马了,怎么办?公司会告诉你,下雨不是他们的问题,是导演的问题。你怎么应付?拿个布或者板遮住,先拍两个主角讲话,让千军万马先坐着休息,拍不到场面也要拍到对白,回去做配音。

  在好莱坞当导演,只要按计划拍完,保证预算不超支的话,永远都有人给你拍戏。

 

  南方周末:好莱坞会给华人导演多大空间?

  吴宇森:好莱坞非常尊重来自不同地方的人才,不光是对华人导演,对欧洲、印度导演也都一样。好莱坞拥有大公司、大制作,可越这样就越复杂、越辛苦。

  在香港拍电影,想怎么打就怎么打,根本不用管其他地方的观众怎么看。但好莱坞要照顾到全世界的口味:欧洲比较喜欢文艺片,动作戏也要看有没有文艺内涵;非洲要看比较激烈的动作……所以在好莱坞拍片一定要很中性。

 

  南方周末:中性意味着减少个性?

  吴宇森:好莱坞电影的分类清晰,动作片绝不会掺杂文艺,文艺也绝不会掺杂动作。不像香港电影,一个电影里,什么动作、感情、幽默都有,这在国外很难做到。我在好莱坞拍第一部电影《终极标靶》时,以为他们喜欢我的香港模式,就很有野心地在一个故事里把所有的技巧都放进去,但国外观众根本接受不了动作片里还有慢镜头和定格,他们看到定格,会以为戏演完了,发现戏没完他们就会笑场,不会想到这是在定格人物瞬间的表情。

 

  南方周末:还有什么需要遵守的规则?

  吴宇森:其实都是一些细节。比如枪战片,在香港可以开十几枪,但好莱坞就只能开两三枪,因为要照顾到所有的市场;比如中国人讲究为朋友两肋插刀,可以牺牲自己来照顾别人,但美国强调求生不求死,英雄首先要保护好自己,才有能力帮助别人;再比如写英雄,我们的英雄该哭就哭,而在美国英雄是不能落泪的。

 

  南方周末:好莱坞很死板?

  吴宇森:好莱坞很现实,摄影师的一个镜头拍坏了,会马上被换掉,不管你有没有才华,只要犯一点错误影响整个制作过程,就不能再工作了。要在好莱坞工作非常困难,那里有很强的等级差别,你要得到公司所有人的认同,要讨公司喜欢,又要让导演满意。中国人拍戏喜欢大家庭的感觉,在我眼中他们跟汤姆·克鲁斯没有区别。所以我就会想法保护工作人员,瞒住不让公司知道。他们反而会为我卖命。有一次拍戏时候遇到打雷,雷就劈在人身旁,非常危险,我们都还在躲的时候,一些工作人员就冒着危险在布景、铺轨道,准备下一个镜头了,这样雨一停马上就可以开拍。

 

  南方周末:《赤壁》也是一部典型的中国式大片吗?

  吴宇森:我觉得有许多不一样。这几年看了很多中国大片,我会想,每个朝代都有仇恨和让人不快的东西,比如权力的斗争、后宫的劫杀等,这样沉重的东西太多了。每个导演都有自己的人生观,在屏幕上重现历史的不幸,不是我的风格。我的几个编剧非常有才华,他们有的倾向于忠于历史,有的兴趣集中在周瑜和诸葛亮的关系上,而我的主题是想落在“团结”上,只有“团结”才能以弱胜强。

 

  南方周末:但“三国”里的权力斗争不可避免。

  吴宇森:比如赤壁之战,我就认为是以周瑜为主的群英领导的战役。周瑜爱江山也爱美人,国难当前,他表现出了气节、智慧、勇气,更重要的是团结精神。

  我觉得外国人对我们的文化、精神和个性都不够了解,能不能把中国人的勇敢、智慧、团结精神,用一部电影表现出来呢?我不要《赤壁》去承担历史负担,我要用现代的观点来传达一个比较乐观的态度。

 

  南方周末:很少有人会去挖掘“三国”里的“团结”和“友情”,你不怕影片出来也被人骂?

  吴宇森:“三国”故事里的确没有人这样提过,我相信片子出来了肯定会有人骂。我从来没有标榜自己在拍一部历史片,作为一个作者,我可以有很多想象的空间,可以是一个友情故事,也可以是一个爱情故事。周瑜和小乔夫妇,为什么不能有爱情呢?小乔不是摆来看的,我要用她来表达美好的女性。还有,你们认识的张飞与我认识的也不一样,张飞本来是一个帅哥,身体很壮很高,没有大胡子不会瞪着眼,还是一个书法家,写书法画美女很厉害,这都是我从历史书里看到的。

 

  南方周末:怎么用“团结”的方法表现权谋、智力的交锋?

  吴宇森:比如周瑜和诸葛亮与曹操斗智,曹操估计周瑜会出什么招,周瑜也预料到曹操的心意,最后赢了曹操,却还能放他一马,这些都是我非常费心的地方。下集里会有更多,比如草船借箭,《三国演义》里这个情节是诸葛亮想气周瑜,在《赤壁》里我把草船借箭作为一种军事用途,一种计中计。

  我也绝不认同《三国演义》里的瑜亮之争,我看了《三国志》和其他资料,真正的周瑜文武双全,洒脱,欣赏诸葛亮,二人惺惺相惜,彼此重视友情,绝不会加害于他。

 

  南方周末:《赤壁》还有什么更接近《三国志》?

  吴宇森:比如孙权喜欢打老虎,我就安排了一场他打老虎的戏,用老虎象征曹操,他怎样面对恐惧和挑战,在打猎的过程中重拾勇气,最后向曹操宣战,这是一个戏剧性的改动。历史上孙权曾经被老虎咬过,这个细节我也放到了戏里。

  还有,历史上赤壁之战其实完全是周瑜在策划、执行,诸葛亮的功劳只有舌战群儒、说服孙权与之联盟这一点,当时的诸葛亮才刚刚出道,27岁的年轻小伙子,还没成为军师,草船借箭本来也是孙权的桥段,转嫁给了诸葛亮。但戏里没有诸葛亮又可能会不好看,所以我们这样设计:周瑜想出来一个计策,草船借箭变成计中计,比较巧妙。剧情看来不是很复杂,但设计的过程其实非常复杂。

 

  南方周末:最困难在哪里?

  吴宇森:对中国人,你不用交待人物和事件的前因后果,一个大胡子眼睛一瞪吼一声,大家都知道是张飞;长胡子的是关羽;赵子龙救阿斗……但西方观众不知道这些人是谁,曹操先战胜的袁绍是谁?我们需不需要提?

  另外,需不需要像《三国演义》那样一面倒地把曹操塑造成一个大花脸?他和周瑜在《三国演义》里都是被贬低的。真实的曹操是一个伟大的文学家和军事家,他的心理状态应该是怎样的?对西方观众来说,黑白必须分明,忠就是忠,奸就是奸,反派一定是极恶,好人一定是极好。这样,怎样设计剧本就非常重要。

 

  南方周末:《赤壁》的北美版和亚洲版的区别在哪里?

  吴宇森:西方观众看外语片不能太长,两个小时是极限了,否则他们看起来会很辛苦,要同时看翻译和画面,理解起来也会比较累。所以我会把他们来说比较难懂的场面剪掉,保留直接易懂的故事,人物也不能多。

  亚洲版是群戏,所以分上下集,这是我给喜欢“三国”的亚洲观众专门准备的,《赤壁》里有太多的素材我舍不得放弃,加上人物众多,要说好一个完整的故事需要长度和篇幅,所以最后变成了两集。第一集是群英会,介绍战争起源,主要人物,还有刘备的溃败和三江口战役两场大战,第二集是讲孙权和刘备结盟,诸葛亮和周瑜合作火烧连环船战胜曹操以弱胜强的故事。

 

  南方周末:《赤壁》和其他动作片的区别在哪里?

  吴宇森:《赤壁》是一个战争片,有很多场戏的拍法都是前所未有的,比如长坂坡、三江口、火烧连环船、草船借箭,那种千军万马的真实感怎么表现?曹操带着80万大军攻打只有三五万的东吴军队,群战时的冲锋陷阵,两军布阵的形式,诸葛亮的八卦阵怎么摆,都是华语片里从来没有古代战争的场面,我会利用现场拍摄和电脑特技把这种的气势拍出来,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比如火烧连环船,一个画面里怎么能拍到两千多条船在烧?我们做了二三十条真船,最大的26米,最小的也有12米,演员和战士站在上面,再用电脑特技扩充。我们花了一年时间来设计图样,查找资料了解过去的战争是怎样排兵布阵的,这些都是非常繁复的工程,也都是屏幕上没见过的。

  中国电影很少表现战争大场景,大多跟制作费用和技术条件有关,要拍这么大的场面,必须投入很多的人力、物力。我们每天拍摄现场有700人,再用电脑特技让这700人在画面上像好几万人。

 

  南方周末:电脑特技在中国式大片里已经非常普遍了,但效果一直不好。

  吴宇森:这样的场面在好莱坞拍,一个镜头一天就可以拍完,因为他们有专门的马队,像马战、跑马、摔马等,我们得花三天,因为内地几乎找不到这方面的人才,马良莠不齐,许多人没有经过这方面的训练,摔马、中箭倒下这些简单的动作都不会,只能自己摸索。300匹马同时冲锋陷阵,30匹马要摔倒,效果要真实,还要保证摔下来的人和马都不能受伤。

 

  南方周末:中国是不是只有古装片能打入西方市场的?

  吴宇森:不一定,你也可以拍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冒险片。中国电影现在虽然发展得很好,但要各种类型都好才行。有人问我,什么时候中国电影才能和发达国家平起平坐,我说你别想这个,我们要想尽办法通过不同的方式,把我们的电影真正地向世界展示。虽然我们有一些卖座电影,但不是说我们随便扔一个电影出去就一定有人喝彩。有时候我们说别人对我们不够了解,其实我们又够不够了解人家呢?

(编辑:)

 

会员评论 (共0条)

热门新闻排行

  • 每月
  • 每周

视听抢鲜看

《洛克》首支预告片

汤姆哈迪实验性新片 心理惊悚"在路上"

《霍比特人2》巨龙奥秘特辑

“卷福”献癫狂式表演 2月21日登陆中国内地

 "冰火"第四季曝新预告17日

 《坚不可摧》奥林匹克版预告17日

 "霍比特人2"新款中文预告17日

更多>>

最新图集

更多>>

精彩推荐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科幻片、恐怖片和超级英雄电影构成了今年的主力,大导演个人趣味的挥洒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