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资料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新闻>>贾樟柯:感觉自己足够强大 商业并不是妥协

贾樟柯:感觉自己足够强大 商业并不是妥协

2010-5-28 8:47:24 来源:新京报 作者:张暄 李蝴蝶

  这几年贾樟柯始终是大家谈论中国电影必说的一个名字。没有办法,你绕不开他。并不是因为法国《电影手册》评论说他的《小武》摆脱了中国电影的常规,标志着中国电影复兴与活力;也不是因为他的作品成为欧洲电影节的宠儿。而是因为他的镜头始终和我们这个国家息息相关。从《小武》开始,我们逐渐意识到个人的命运在时代中如何被荡涤,直到《三峡好人》,我们终于明白那似乎跟我们毫不相关的生命,其实就是我们每个人的体现,在时代的洪流中,我们都被击败了。这是需要勇气的,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并不是每个导演都能做到的。

 

  和之前的那些前辈不同,贾樟柯的作品没有对国家寓言的迷恋,也没有对城市青春的痴迷,这个从小在录像厅里进行自我电影修养的导演,有着来自“民间”的朴实和力量。他明白“民间”是一个什么含义,所以我们在镜头里能够看到卑微、麻木以及些许的乐观。

 

  当然来自贾樟柯的话题最多的还是他的转型,他的商业化倾向。可能大家对他给予的期望太高了,所以把自己的理想变成了贾樟柯的理想。商业化本身无可厚非。连之前侯孝贤的电影在台湾都是票房很高的。让是否进入市场成为考量一个作品是否在艺术上成功的主要因素,有些失之偏颇。

 

  今年贾樟柯戛纳亮相,带的是一个上海的故事。这应该也是他的第二部“商业性”很强的作品了。但明显的感觉是,贾樟柯已经成熟了,他公开地谈论中国电影人在世界电影节上亮相的意义,让我们觉察到他的责任感和从容。这期人物报道,本报记者张暄在戛纳给你带来一个转型的贾樟柯。

 

海上传奇

转型中的贾樟柯面对的不仅是“群众舆论”,还有“资本诱惑”。

 

  在法国的这些天里,“第六代”导演的代表人物贾樟柯受到世界级导演和明星的追捧,朱丽叶·比诺什潜入了他入围戛纳一种关注单元的电影《海上传奇》的首映式,导演阿巴斯、威尼斯电影节主席马克·穆勒和若干个电影节的主席前往映后酒会捧场。以往在中国人的印象中那个总在抨击当今时代的艺术片导演,在戛纳这个全球最大的电影平台上,收获的是外国人对艺术家“长达五分钟的掌声”的尊敬。

 

  可是,当贾樟柯的电影在海外电影节频频获奖、高端商业品牌竞相加盟、法国知名发行商高价收购国际发行权,他的纯艺术之路越走越顺的时候,一连拍摄了三部纪录片的贾樟柯却打算转向商业。他告诉《新京报》记者,他接下来的计划有张曼玉主演、有北野武监制,有朱丽叶·比诺什加盟,有武侠有战争有年代,并笃定自己的电影同样会收获“高额的票房回报。”贾樟柯的转变缘何而来?如今他一边遥望着未来,一边告诉自己保持清醒:“我相信自己这么多年一直放着不拍,就是希望我足够强大,足够成熟,我能够控制我自己。”他还认为,商业之轨迹不能是一条不归路。

 

  “中国电影不能缺失国际盛会”

 

  新京报:你现在收到的关于《海上传奇》的反馈是怎样的?

 

  贾樟柯:比较好,有点出乎我的意料。我之前有过很多的准备,这部电影的语言需要很多的准备,它有18个人,它有强大的中国历史信息在背后。在剪片的时候,除了对中国历史的讲述之外,18个人代表了18个不同的故事,有的人经历了文革,有的人经历了父亲被暗杀,有的人经历了富有然后变得贫穷,有的经历了爱情,我希望这些东西能够弥补语言的挑战,然后给观众感动。

 

  来了戛纳之后,这一切得到了很好的印证。我看到《Screen》杂志出了一篇很好的文章,它开头在讲,“如果你不懂中国历史,你可以很好地欣赏中国电影,如果你懂,那么你会欣赏得更好。”(笑)所以我就放心了,普遍大家的保留意见就是有点长,大家觉得可以去掉几个人。不过这个也是仁者见仁,我觉得很难割舍。很难满足所有人,大家都觉得长了一点,两个小时18分。

 

  新京报:我看到消息说,这部电影已经被法国一个很大的片商买了是吗?

 

  贾樟柯:是的,是MK2,法国很大的片商。(他们是什么时候看到这部电影的?)我们之前寄了DVD过去,他们就决定买,在戛纳签约。(我看他们只买了两部电影,另一部是阿巴斯的影片。)对,他们是从《二十四城记》就开始与我合作。(他们购买的价格是怎样的?)他们是定金制度,先给我一个定金,然后收发行代理费,然后开始在全球版权交易,我们保留了中国大陆和香港,基本上定金可以收回三分之一。

 

  新京报:既然你们从《二十四城记》开始合作,这部影片有多少收入是从海外回收的呢?

 

  贾樟柯:《二十四城记》是我们合作的第一个项目,他们给了很大一笔钱,表示诚意。因为《二十四城记》是一部纪录影片,但是他们给出的价格相当于一部商业电影的价格。到这部电影就比较客观了,毕竟金融危机,我们就没有要太多钱,收回三分之一的样子。

 

  《二十四城记》到目前为止,虽然没有《三峡好人》好,主要的大电影地区都销售得很好,而且有很新的市场开拓,这部电影非常受东欧关注。比如在波兰、捷克、塞尔维亚、波黑等国家销售比较好。(你研究过为什么吗?)因为有共同语言吧,他们和中国一样经过转型。

 

  新京报:那《三峡好人》是因为获奖,才导致市场不错的吗?

 

  贾樟柯:它会有获奖效应,因为这个效应,导致印度、巴基斯坦、不丹的版权都卖出去了。一般来说,在这些国家很难卖掉的,像印度电影本土产量很高,他们对外语片需求特别少,而且又不是英语片,不丹、锡金很难想象电影怎么回事。金棕榈会有这种效应,大家很难想象。

 

  新京报:这也许就是艺术片为何会企图在电影节上拿个奖项。

 

  贾樟柯:这几天我也在看国内的报道,大家好像对电影节还是不太理解。电影节究竟是做什么的?它是效率最高的介绍和销售电影的平台,像戛纳电影节注册的记者有四千名,展商就更多了。从宣传的角度来讲,你很难找到一个更好的平台,就是说有四千家媒体在同时关注你,十几天里面各种展商之间的交易如此活跃,因为越有影响力的电影节它的效率就越高,成本就相对比较低,比如说我们没有影展,我们怎么可能一个国家一个国家跑来跑去,而且你的电影很难被人家看到。尤其是一些地区,比如说我们以前很难想象的泰国、韩国、伊朗,这些地区的电影都是通过影展的介绍逐渐崛起的,告诉大家还有这样优秀的电影,在电影的版图上还是有这样的影片存在的。

 

  新京报:现在国内艺术片的环境不是很理想,仅仅依靠国内可能很难收回投资吧?

 

  贾樟柯:我觉得我是这样一个观点,当然国内不是很好,还有很多开拓的空间,即使国内很好,国外也是不能放弃的。国内有很多人认为,是不是因为国内票房不好,因此不能放弃国外的观众,所以你们就只能做这样的电影,但是对于任何一个从业人员来说,你是做手表的要参加全世界的手表展,你做游艇的要参加全世界的游艇展,做导弹的做飞船的,要参加航空展。每个行业有一个这样的行业盛会,中国电影当然不能缺失这样的电影盛会,它代表着你的电影的水平,在国际电影上有没有发言的权利。

 

  如果没有人能够代表中国出现在影展上,那么中国文化就很难被别人接受,没有办法输出,如果文化没有输出,那商业电影也很难输出,它都是一体的。美国电影之所以能够被全世界接受,那是因为它背后有很严肃的美国文化的影响力,中国的商业电影想要输出,必须先建立商业电影的影响力,才能被人接受和理解。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文化先行,它是有能力被世界理解和接受的。

 

  “中国如今是最活跃的市场”

 

  新京报:你和王小帅坚持了这么久,有没有感觉国内的环境正在变得好起来?

 

  贾樟柯:在改善中。以前我总跟同事说,我们的电影总是有宣传没票房,都愿意介绍愿意帮忙,但是宣传变不成观众进电影院的动力,这一类型的观众随着新科技的发展流失很厉害。(3D的冲击?)不是3D,毕竟它是两个类型的电影,是网络下载。基本上票价越来越贵,这种电影的受众群体是大学生,收入有限,他们基本用免费的方式来观看电影。我跟国外记者也说,我的观众肯定非常多,但是票房不好。这都是阶段性的,你就处于这样一个时代,你只能做好自己手头的事情,不能立刻改变现状。

 

  另一方面有很多新的商业模式出现,高端品牌的介入,帮你做一些营销,它跟我们的合作不是那种贴片,不需要什么回收,我们现在越来越多地介入这种合作。我们会算原来要投入很多人力资源谈这件事情,现在有很多人找上门来跟我们谈这件事情,基本上可以消化。(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呢?)本质上谁都知道文化的重要性,我觉得打心眼里这种电影是受到很大尊敬的,他们除了倡导消费外,还希望自己有文化的底蕴,有他们倡导的文化。

 

  新京报:这两天我在电影节上也打听了一下,听说中国电影并不是那么好卖。

 

  贾樟柯:总体来说,亚洲电影在金融危机后受到的打击特别大,尤其是商业电影受到的冲击更大。以前香港地区还有韩国,或者中国内地很大制作的电影,都还会有欧美的发行,近年就缩减了。金融危机影响还是挺大的,今年都在消化之前的电影,大家消费能力有限,华语片对他们来说的确是外语片,所以消费少了很多。(反倒是很多人想进来。)现在中国是全球最活跃的市场。(超过美国?)当然没有超过美国,但是比法国比欧洲要火,我长期和法国制片人合作知道他们的困难,我们的投资市场是别人所期待的,我们有大量的资本愿意投电影。这两天除了采访就是谈合作的时候,他们希望从中国找到钱,而且拍的是法语片。(你也像阿巴斯一样开始拍摄外语片?)他们出演员,有几个故事还不错,其中有一个去阿尔及利亚拍摄,讲述年轻人的爱情故事。我觉得中国也可以慢慢这样。哦,突然有种感觉,原来我们也可以帮你们拍个片。

 

  新京报:在中国,大家都在到处找导演。

 

  贾樟柯:一方面说银幕量增加,电影总体的产值正在增长,去年的票房60亿,别的行业不会像电影产业这样飞速增长,它是有高的风险,但是它又有高回报。(尤其是某些案例给了投资人极高的预期,比如《非诚勿扰》。)但是其中也有误解,我接触很多投资人没有经验,于是以为电影票房2亿3亿都是他自己拿的,你要跟他讲,你只能拿38%。

 

  现在有点像群雄聚会,但是大家都没有做好准备的感觉。

 

  “我的作品一直和当代中国互动”

 

  新京报:最近的电影都比较偏纪实电影,还会继续下去吗?

 

  贾樟柯:最近不会了,四年都在拍摄这种电影,我真的已经拍烦了,目前都是这种模式,还有就是积累的故事片的“债”要还。现在我有“两怕”,第一怕见老板,《在清朝》《双雄会》都欠了老板的债;第二是怕见演员,我有计划要拍一个上海的故事。我现在不敢见比诺什,从六七年前我就对她说,明年电影就开拍啊,结果一晃六七年过去了。有时候她通过翻译问,“现在怎么样了,我最近要来中国要不要谈一下剧本呀?”我都吓死了。还有就是张曼玉,之前风风火火宣布了计划,如今又没了,我得赶紧把他们拍出来,把我这“两怕”去除了。(比诺什可是都堵到《海上传奇》首映式了吧?)对。(笑)

 

  新京报:这是一个怎样的故事?

 

  贾樟柯:这和我拍《海上传奇》有关系,当时想要拍一上海1927年大革命,就去收集资料,就做了很多采访,我当时想,既然已经访问了,那就拍个电影多好,但是没有人愿意投钱,它不像《东》呀,《无用》呀,20天就拍完了,它肯定是要辗转反侧,耗费很多时间经历,战线也拉得比较长,当时我们做的预算就比较高。正好上海开世博会,上影的任总给我打电话说拍一部上海的纪录片吧。我说好啊好啊,求之不得。

 

  比诺什的故事主要拍中国人、俄罗斯人、日本人、韩国人等等革命家的故事,我想拍一个以革命为主题的电影,因为上世纪人类最伟大的活动就是革命。那么,它的真相是什么,它背后又是什么?

 

  新京报:那张曼玉的电影呢?

 

  贾樟柯:《在清朝》之后就是这个。我这次来了也在和北野武导演开会,基本上是现在开始把剧本落实完,写了一个初稿之后再也没有动,就去拍别的电影去了。(他们对你的初稿满意吗?)很满意。那个故事讲的是四九年背景下的一个家庭,一个人是国民党,一个人是共产党。(感觉戏剧性很强,你很久没有拍过这样的电影了?)很久没有,我说过我一直和当代中国互动,现在决定回头看一看。

 

  新京报:这其中的动力来自哪里?

 

  贾樟柯:还是这些故事背后的意义。像《在清朝》讲述晚清的,因为我自己不是学历史的,但一直拍所谓的变革,很长时间感觉变革指文化大革命之后中国的变革,但是拍久了,突然觉得这些变革是从晚清开始的,这些变革背后的目的是现代化。中国人有现代化的要求是从清朝末年开始,当时一下子觉得自己落后了。变革一直延续到今天,是个世纪行为。这令我个人对历史的兴趣一下子激发出来。《在清朝》讲变革之初的故事,四九年是国共之间决出胜负的年代,太多人被它影响了;二七年的故事是大革命,有革命有屠杀,有国共之间的恩怨。虽然这两部电影都有点类型片的感觉,但是背后都延续了变革这个主题。(有没有想过要拍革命三部曲?)没有。这个应该叫变革三部曲。

 

  新京报:这样的电影投资很大吧?

 

  贾樟柯:需要一些回收投资的保证,需要有一些吸引普通观众的点在。要不然没有高额的资本,很难拍历史片,需要再造环境,投入很高,所以还是要用类型片来完成它。

 

  “我觉得自己现在足够强大”

 

  新京报:有考虑过自己为什么会一下子从这样变成那样吗,从艺术到商业?

 

  贾樟柯:转变还是有挑战的,毕竟一下子要拍武侠动作片。我从来没有拍摄过武侠片,古装我也没有处理过,是很大的挑战,但是我不觉得这是妥协。这怎么能是妥协呢?不等于说一个人一直做西餐,改做中餐就是他妥协了。这是一个兴趣的转移,是类型的需要,我不认为自己妥协了;而且我也相信,观众看完电影之后就知道,包括《海上传奇》也是一样,很多人之前以为它是一部上海世博会的宣传片,但是我相信大家看了就知道,其实它是对我们目前上海一个很大的弥补,也是对我们忽视历史的一个很大提醒。

 

  新京报:你有没有想过自己电影票房一下子火了,你会怎么办?

 

  贾樟柯:我觉得一定会。到时候最大的问题是还有能力和情怀来拍像《三峡好人》、《二十四城记》这样的电影吗?不能是一条不归路,再也不能回头了。(你确定自己不会迷失吗?)我相信自己这么多年一直放着不拍,就是希望我足够强大,足够成熟,我能够控制我自己。我觉得最终没有人能够帮助你,只能靠导演自己的见识。这是意志力的问题,所以我觉得自己现在足够强大,不会被自己弄晕了。(到时候所有的投资人,演员都来找你。)那我们就再拿这笔钱拍一个《三峡好人》。(可是他们要的是北野武,要的是比诺什。)那就对不起,我暂时不拍这样的电影。(如果一亿不成两亿,两亿不成十亿,你还能忍得住吗?)不会这样的,我相信大家都还清醒。其实我现在还有很多这样的构思,等待着拍。我库存太多了,暂时没有这样的担心。我比较担心的是自己没有了创造力。你都不知道自己想要拍什么,那个时候你会迷失。(比如会为了当下的流行拍摄一个应景的东西。)是的,这样就比较危险了,因为我到现在还有很多突发的灵感,还在培育很多正在萌芽的电影,所以我不担心。它们就像树一样,《在清朝》、《双雄会》这些树长大了,其他的小树苗也还在慢慢地成长。这几件事做完了,它们也该长大了,就可以拍它们了。

 

  新京报:(灵感没有枯竭)这是否就是因为你到现在还过着普通人的生活,关注着普通人的事情?

 

  贾樟柯:我觉得和这个有关。我还有正常的生活,而且我希望能一直保持下去。导演生活很危险,很容易被别人包围。你可能会变成一个小朝廷,所有人都捧着你,没有人对你说不,你的所有生活都被别人安排好,最终一大把年纪还很幼稚。要向世界级大导演学习,他们很多人至今出门还坐地铁。(你还坐地铁吗?)我偶尔啊,只不过没有他们那么彻底,因为北京的地铁没有那么方便。

 

  新京报:如果你一旦发现自己就要迷失了,你会怎样告诉自己stop?

 

  贾樟柯:我觉得作品会提醒自己。对于一个艺术家来说,你一定知道自己这一部作品拍的好还是不好,不好的作品会让你很难受。我觉得这是最好的提醒。(不是每个导演都很爱他的每部作品吗?)按我的经验不会,片子拍得不好你自己心里很清楚,别看某些导演嘴硬,我相信以他们的能力和艺术的见识,他们的痛苦是非常个人的。这是回避不了的,你自己会告诉自己。

(编辑:KJJ)

 

会员评论 (共10条)

2011-1-30 20:47:19

在错误的道路上,能力越大,错误越大......

------------------------------

回复 (0)

2010-6-7 23:16:41
匿名 0

匿名

贾樟柯是最棒的!

------------------------------

回复 (0)

2010-5-30 9:58:39

中国电影的希望啊!

------------------------------

回复 (0)

2010-5-28 20:53:35

相信你 支持你。。阵容超强大啊。。天呐。。

------------------------------

回复 (0)

2010-5-28 17:06:16

还好中国电影还有你!

------------------------------

回复 (0)

2010-5-28 16:56:17
匿名 0

匿名

垃圾导演

------------------------------

回复 (0)

2010-5-28 13:20:32

还是怀恋那个拍小武的导演…… 从心底被打动!

------------------------------

回复 (0)

2010-5-28 12:55:47
匿名 0

匿名

别看某些导演嘴硬,我相信以他们的能力和艺术的见识,他们的痛苦是非常个人的。这是回避不了的,你自己会告诉自己。

------------------------------

回复 (0)

2010-5-28 11:36:13

相信贾导!!

------------------------------

回复 (0)

2010-5-28 9:54:09

到时候最大的问题是还有能力和情怀来拍像《三峡好人》、《二十四城记》这样的电影吗?不能是一条不归路,再也不能回头了。(你确定自己不会迷失吗?)我相信自己这么多年一直放着不拍,就是希望我足够强大,足够成熟,我能够控制我自己。我觉得最终没有人能够帮助你,只能靠导演自己的见识。这是意志力的问题,所以我觉得自己现在足够强大,不会被自己弄晕了 有此见识足以

------------------------------

回复 (0)

热门新闻排行

  • 每月
  • 每周

视听抢鲜看

《洛克》首支预告片

汤姆哈迪实验性新片 心理惊悚"在路上"

《霍比特人2》巨龙奥秘特辑

“卷福”献癫狂式表演 2月21日登陆中国内地

 "冰火"第四季曝新预告17日

 《坚不可摧》奥林匹克版预告17日

 "霍比特人2"新款中文预告17日

更多>>

最新图集

更多>>

精彩推荐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科幻片、恐怖片和超级英雄电影构成了今年的主力,大导演个人趣味的挥洒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