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资料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新闻>>吴宇森父女合作《剑雨》 谈电影世家美丽人生

吴宇森父女合作《剑雨》 谈电影世家美丽人生

2010-7-1 8:51:27 来源:新京报 作者:陈炯


父女两人难得坐在一起接受采访

 

  以两磅九盎司(约一公斤)早产下来的吴飞霞已经长大成人,讲一口流利的英语,还有一位记不清她年龄的父亲吴宇森。在上海电影节期间,应新京报的要求,评委会主席吴宇森与演员嘉宾吴飞霞第一次坐下来,面对面地,谈起父女之间家常以外的话题,唯一的家常是——吴飞霞向吴宇森提出那个“永恒的”疑问:我多大了?

 

  吴宇森

 

  著名导演,被称为“暴力美学大师”,代表作包括《英雄本色》《喋血双雄》《断箭》《变脸》《赤壁》等。上世纪70-80年代在香港影坛拍摄了大量影片,创造了其独特的电影风格;90年代开始闯荡好莱坞,执导影片屡创票房佳绩。曾获过香港金像奖、台湾金马奖等多项最佳导演奖。2010年,他完成了新片《剑雨》(原名《剑雨江湖》),出任上海国际电影节主席,并被第67届威尼斯电影节授予终身成就奖。

 

  吴飞霞

 

  毕业于瑞士弗拉克林大学,能说英语、国语、法语、德语和意大利语。2010年获跆拳道黑带。2001年大学毕业后进入电影行业,2005年凭短片《TheGlass Beads》入选威尼斯电影节,2010年,电影《剑雨》将是她在大银幕上的首次亮相。她在美国洛杉矶出生时,只有两磅九盎司(约一公斤)。当时吴宇森正在香港工作,放下手头的事就坐飞机赶过来。飞机快降落时,正是黄昏,阳光照射在舷窗外的云层上,一片一片的彩霞,好像在飞。英文名“Angeles”和中文名“飞霞”连在一起,就是吴宇森当时看到的景象——天使飞在彩霞上。

 

  拍档

  感觉他要爆发了,我就走过来

 

  吴宇森:我们俩之间,像今天这样面对面来聊天的时候很少。有时会聊几句,但不会太长时间。平时我要忙工作,她是我的助手。尽管就在我旁边工作,可我们都不大习惯讲话,以眼神交流为主。另外,在拍戏现场,她是我很好的助理,我在好莱坞拍戏的时候,有蛮多不如意的情况发生,一发生呢,我就想发脾气了。在美国拍电影的压力更大,为了符合电影预算,有时候——比如没有阳光的情况下,也要拍摄。有一些来自公司的压力,我受不了的话就想发泄,一想发脾气呢,她就按住我、安抚我,让我可以马上冷静下来。她对我很了解,我对她也是。她想拍摄自己的短片时,我会帮她做监制,我只是稍微知道一下故事就可以,不便多跟她深谈什么,放手让她想到什么就做什么,因为我相信,她做出来的都是很好的。

 

  吴飞霞:他快发脾气时,我是有直觉的。即使当时我不在他身边,感觉他要爆发了,我就会走过来站在他身边,然后他就会控制一点点。我知道他有很多压力,他得站出来负责解决所有的问题。每当这时我就会去看他需要什么,然后帮他把一切都处理好。

 

  吴宇森:飞霞还是小孩子时,我们就有这种默契。我不是很能喝酒的人,记得以前在香港,有一次我喝醉了,回到家就躺在地上,惹得我太太很生气。当我半夜醒来,发现有条毯子盖在我身上,手边有一杯茶,就是飞霞给我泡的。那个时候她还很小,只有9岁。

 

  吴飞霞:我觉得我性格更像父亲,我们都很安静、内向。在工作上我是他的助手,我知道他需要什么,不需要什么。他总是在工作,很自律,一心一意地思考解决问题的办法,甚至在凌晨三点筋疲力尽的时候,也还是会去坚持把电影的工作做好。这些都是一直以来鼓舞我的。所以我会想着帮助他,帮他把一切安排好。

 

  老片

  她是我的“经典电影图书馆”

 

  吴飞霞:从13岁读初中起,我开始喜欢看电影,各种类型的电影。我喜欢的早期电影比如默片、喜剧片,查理·卓别林的片子。那些电影太棒了,非常吸引人,充满魅力。我看过父亲全部的电影,都超爱,有些我甚至看过20遍!他有鲜明的个人风格、故事叙述复杂,我热爱他的电影。

 

  吴宇森:从那时起,我开始给她介绍一些应该看的、艺术性文艺性的经典电影,比如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西片、法国新浪潮。我不觉得这些电影到今天是过时的。学电影还是要从根本开始,有些人学,是模仿最流行的风格和技巧,比如现在很流行晃动镜头,结果很多导演不管是动作、文艺还是悬疑、感情,都来晃一下,一旦这种东西不流行,他们就什么都没有了。而从经典电影开始学,你才会领会到什么是真正的电影,把基础真正打好,才会创立一个新的风格。以前的电影虽然看起来传统,但是很有味道,是看了以后你会想一想的。可是现在许多电影你看后是不需要想的。如果这么开始,基础就很不稳固。如同我们做人一样,如果没有文化滋养,就很容易会迷失,也会张力不足。

 

  后来她越看越喜欢,现在她变成了一个“经典电影图书馆”!

 

  吴飞霞:是这样的。他家里的老电影都是我来整理分类的。

 

  吴宇森:我收藏了许多老电影。但我都是很乱地堆放在那里,全靠她来给我编排整理。

 

  吴飞霞:一开始,我只是很喜欢电影,什么片子都看,那种晃来晃去的我也看(笑)。我也不觉得那些老电影就是过时的,比如特吕弗的电影,他是很让人震惊的,不管是故事的讲述还是音乐的运用,他是如此伟大。对我来说每次看他的电影都会发现新的不同的东西。它们之所以经典,就是因为有与众不同的特别之处,即使是好莱坞影片,也会尽力拍出独特的地方。在看什么电影方面,我们从来没有发生什么矛盾,他一直很开放,从没有强迫过我看什么电影。

 

  吴宇森:她自己懂得什么应该看,什么不应看,她看了以后会有自己的主见。在经典电影方面,她比我专业多了。

 

  吴飞霞:(笑)我也这么觉得。

 

  低调

  “我父亲是科学鉴定家”

 

  吴飞霞:我在大学是学文学的,但我真的很想做电影方面的工作。2001年毕业后我开始进入电影圈,是从最低层的PA(注:制片助理)做起,我想在现场看电影是怎么拍出来的,会发生什么。那时候很少有人知道我是吴宇森的女儿,因为在美国,很多名人的小孩都是从很低的职务做起的。

 

  吴宇森:我是很低调的一个人,我希望我的小孩也能低调,尽量避免父亲的名声让他们有任何的压力。我和他们讲,他们也非常同意的一点就是:在学校里不要和任何人提起吴宇森是他们的父亲。我还让三个小孩(注:吴宇森有二女一子,吴飞霞排行老二。)念书的时候自由选择。他们宁愿去普通的公立学校,和其他小孩一样快快乐乐。

 

  他们也习惯低调,特别是我的小儿子,有人发现他的姓“Woo”和我的“Woo”一样,就问他你父亲是谁,和John Woo(注:吴宇森的英文名。)有没有关系?他说,我父亲是科学鉴定家,做验尸的!从此别人就不再问他了。

 

  吴飞霞:别人问我时,我会尽量用别的话题岔开,实在避不开了,好吧,他是做电影的。

 

  吴宇森:还好她和弟弟是分开的学校,不然会穿帮。

 

  吴飞霞:大概21岁开始,我开始做和电影有关的事情,一开始是广告片、独立电影。我喜欢从基层开始做事情。直到他让我做助手,开始还只是研究助理,主要负责查阅和准备拍电影所需的资料。后来,才逐渐开始让我做他的个人助理。在《剑雨》里演一个角色,是我主动要求的。之前我就已经向他要求过几次,包括《赤壁》,他都没同意。他每次拒绝都不会很直接,就只是笑,总是说:下次吧,下次吧。

 

  吴宇森:她和我提,但又不明讲,只是暗示,我这个做父亲的的确有点迟钝。我以为她想做导演或者编剧,因为她写文章很好嘛,可我没注意到原来她也想做演员。

 

  吴飞霞:说实话这次他同意了,我都很吃惊。(笑)为什么这次会同意?我不知道,可能是被我一遍遍地缠着问,他终于烦了吧。

 

  吴宇森:我起先是有点担心的,如果年轻人做演员是为了出名,为了利益,那我不会支持她;如果为了艺术,为了表演创作,那我就会放心。我自己也是从做演员开始的,最早也演过舞台剧。我相信她懂得自己做的事情。

 

  吴飞霞:做演员是完全不同的经历,有各种不同情况出现,让你处理,也可以让你熟悉在摄影机前的感觉,所以这会是我以后做导演必经的一段。

 

  《剑雨》

  第一次站在镜头前很兴奋

 

  吴飞霞:拍《剑雨》是一个很奇妙的过程。当时是冬天,拍戏是很艰难的,可所有人工作都非常努力,专心致志。那时候拍夜戏很多,经常要彻夜拍摄。

 

  不过,虽然是我第一次站在摄影机前表演,倒是不紧张,反而非常兴奋。剧组里其他演员都很有经验,很资深,我经常会在现场看他们表演,和我沟通最多的是台湾的演员吴中天,他扮演我哥哥,最主要的是,他会讲英文。(笑)

 

  吴宇森:她和林熙蕾的戏也很多,有一场她们的戏,打斗还是挺厉害的。但总的来说,她的戏没有太多,就几场。

 

  吴飞霞:打架的戏,我印象最深刻。之前要训练得很勤奋很辛苦,不过我和武打指导对戏时,他们都说:“你很厉害!”电影里的武打和跆拳道一点也不一样,电影里是看着很好看,真打起来没什么用。

 

  吴宇森:她学跆拳道之前还学了几年击剑,当时我还很奇怪,看着蛮文艺的一个小孩,怎么开始练这个。后来又学跆拳道,还学韩国剑道……哎呀,我就经常怕她受伤。不过我总体还是以鼓励为主,毕竟学功夫可以帮助她培养专注的精神,做事时特别需要这种专注。我在《剑雨》现场看过她演戏,虽然只是短短的几次,但演得很好。

 

  吴飞霞:也就是OK啦。

 

  吴宇森:一开始我担心其他演员都是讲普通话的,她听不懂,结果她什么都懂。她就是有的时候比较害羞,怕讲错,所以,飞霞,你将来要好好地多学普通话哦。

 

  吴飞霞:好的。《剑雨》之后,我很想继续演一些电影,比如说当我面对镜头时,一方面很紧张,一方面又要让自己尽力放松,去关注表演本身,每一次站在镜头前,我都可以学到很多东西。我相信做不同工作会对我以后拍自己的电影有很大帮助。

 

  业界

  电影圈有其阴暗面

 

  吴宇森:飞霞好的地方是,她是个比较低调的孩子,当初她得跆拳道的黑带时,我都不知道,还是她后来打电话告诉我的。

 

  吴飞霞:其实我告诉过你,是你自己不记得……我学击剑、学跆拳道。

 

  吴宇森:在几个孩子成长的过程里,主要是我夫人扮演严格教育的角色。我太忙了,我都很少接他们放学,基本都是我太太做。

 

  吴飞霞:还有我姨妈。

 

  吴宇森:我差不多每天都在工作,在香港是,在美国也是。

 

  其实我在美国的时候,也像一般美国人一样,每个周末一定会在家,一定会做菜给他们吃。三个小孩都很懂事。他们几个都很单纯,很乖。我不是以父亲的态度,而是朋友的态度。比如我不需要说吸毒是不好的,他们自己本身就知道。我也不会说自己以前多么多么困苦,毕竟他们现在不是活在那个年代。

 

  吴飞霞:现在就好了,我们在一起工作,可以经常见面。

 

  吴宇森:她跟我做了好几年的助手,我给她讲过一些圈子里的阴暗面,我也担心她能不能承受压力,抵抗一些不好的诱惑。不过到现在,因为每个人在现场对她都好,都很爱护她,帮她,所以她感觉做电影的人从整体上来说还是很好的。她在剧组时,我从来没跟她说过应该跟这个学跟那个学,但她都会主动接触,结识好朋友。

 

  (这时,在场有人提起导演鄢颇被砍的事件。)

 

  吴宇森:啊!那么严重?(脸色非常凝重)我这阵子很少看报纸。太过分了!有什么事情需要这样?电影圈不应该有暴力的。

 

  吴飞霞:电影圈从来就不是那么干净的,比如你要对投入进来的钱分外小心。我从来不期望做电影是件很容易的事,我想它也是一种对我的训练。我知道比起跆拳道等体育运动来,这种“训练”影响下的最终结果并不是那么简单,有各种各样复杂的因素,我就把它当作是另一个比赛吧!我的最终目标不是得不得奖,我只是想拍个好电影。

(编辑:)

 

会员评论 (共1条)

2010-7-1 15:50:09

支持吴宇森!

------------------------------

回复 (0)

热门新闻排行

  • 每月
  • 每周

视听抢鲜看

《洛克》首支预告片

汤姆哈迪实验性新片 心理惊悚"在路上"

《霍比特人2》巨龙奥秘特辑

“卷福”献癫狂式表演 2月21日登陆中国内地

 "冰火"第四季曝新预告17日

 《坚不可摧》奥林匹克版预告17日

 "霍比特人2"新款中文预告17日

更多>>

最新图集

更多>>

精彩推荐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科幻片、恐怖片和超级英雄电影构成了今年的主力,大导演个人趣味的挥洒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