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资料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新闻>>专访陈英雄:和经典小说原著角斗的辩证法

专访陈英雄:和经典小说原著角斗的辩证法

2011-6-30 10:40:01 来源:外滩画报 作者:李俊 柯文浩

  陈英雄曾凭借越南三部曲,获得了威尼斯金狮奖、戛纳金摄影机奖等一系列荣誉。这位法籍越南导演的最新作品,是改编自村上春树经典小说的《挪威的森林》。有影评人认为,陈英雄将《挪威的森林》拍出了一股越南的潮湿味。

 

 

  法籍越南导演陈英雄坐在酒店的房间里,身穿灰色休闲西装,跷着二郎腿,单薄,清瘦。发现左袖口有一段白色细线头,他抬起右手,用中指指尖轻轻一弹。线头飞到空中,再缓缓下落。

 

  这一幕很容易让人想起他的《青木瓜之味》。这是陈英雄的处女作,也是成名之作。他用不动声色的滑动镜头,细腻地捕捉非常微小的东西:比如几只蚂蚁,比如摘木瓜流下的汁水……

 

  作为本届上海国际电影节的金爵奖评委,陈英雄除了要看十几部竞赛片之外,还带来了自己的新片《挪威的森林》。8月,该片将在内地公映,这将是陈英雄的作品第一次登上中国的大银幕。

 

  改编村上春树的畅销书,是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村上春树那种慵懒随意的气息,迷乱又清新的脉络很难让导演把握,就算这个导演是陈英雄。”一位《挪威的森林》的书迷这样告诉记者。何况,陈英雄并不通日语,他的剧本是用法语写完后,翻译成英文,再翻译成日语台词。现在,全世界的村上春树迷都可以对这位曾经拿过威尼斯金狮奖、戛纳金摄影机奖、入围过奥斯卡奖最佳外语片的导演口诛笔伐。

 

  《挪威的森林》去年入围威尼斯国际电影节,未收奖项。去年年底,该片在日本上映,口碑和票房也并不佳。

 

  “我希望观众在看电影的时候,能够专注于电影本身,而不要将这部电影和原作进行非常细致的比较。”陈英雄对于影片引来的争议似乎早有心理准备,他告诉记者:“如果是一部好电影,它根本无法跟其他艺术形式进行比较;如果它不好,你看完就能直接把它扔进垃圾桶。”

 

 

  村上春树只提了两个条件

 

  《挪威的森林》发表于1987年,在全世界被翻译成近40种不同语言的版本,至今盛销不衰。该书也是日本发行量最大的畅销书,平均每15个日本人中就有一本。

 

  陈英雄最早看到的法文版《挪威的森林》,要追溯到1994年。这个带有痛感的青春故事深深吸引了他,令他当即萌生了翻拍的想法:“小说拥有强烈和细腻、激动与优雅的混沌,充满着感官刺激与诗意,包含着为了电影化所存在的许多题材。”

 

  当时,他刚完成自己的处女作《青木瓜之味》,在国际上崭露头角。该片接连摘取戛纳电影节“金摄影机奖”和恺撒电影节“最佳外语片奖”,也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提名。

 

  直到十年之后,陈英雄才将这个想法付诸实施。在这十年里,陈英雄完成了《三轮车夫》,拿到了威尼斯电影节的金狮奖,而另外一部《夏天的滋味》也获得了国际认可。通过越南三部曲,他从一位名不见经传的电影爱好者,成为一个建立了独特影像风格的成熟导演。

 

  他曾尝试与村上春树接触。与对待其他导演一样,村上给出的都是一个冷冰冰的答案:“这是不可能的。谁都没法去拍它,这是在我脑袋里淋漓尽致勾勒出来的东西。”

 

  陈英雄没有轻易放弃。通过朋友,陈英雄给村上春树送上自己执导的越南三部曲DVD。虽然14岁便举家迁往法国,开始接受西方教育,但陈英雄在做了导演后,还是将视角转向了故乡越南。这位被誉为“背负创伤的抒情诗人”,用奇特的视点展现了越南的过去与现在、柔软与坚硬。《青木瓜之味》用宁静、精致的雕花镜头,欲说还休地诉说着乡愁,展现女性温婉之美;而在《三轮车夫》里,陈英雄用凌厉、晃动的镜头,讲述一个拉三轮的男孩子被迫入黑社会做杀手的故事,野心勃勃地展现城乡交替下人心的跌宕,以及变化时代中命运的无奈;《夏天的滋味》讲述了一个越南中产家庭,家里四兄妹表面平静,其实每个人都在经历着情感危机。

 

  村上春树看过这些影片后,态度竟有了改变,同意与陈英雄见一面。

 

  2004年的一天,陈英雄带着制片人小川真司和翻译来到了村上春树的办公室。等了好一会儿,才见到村上。他穿着一身运动装,全身冒着汗,脖子上围着块毛巾。他一边同所有人打招呼,一边用毛巾擦着脸上的汗水。“他给我提了两个条件:第一个条件就是他要看剧本,第二个条件就是要知道这个电影的预算。”陈英雄说。

 

  这两个貌似简单的要求,就折腾了陈英雄2年多时间。

 

  同期,陈英雄手头还在忙另外一部电影《伴雨行》。拍完越南三部曲后,他开始把视线转向国际化制作,《伴雨行》是美法合资片,由好莱坞明星乔什·哈奈特、韩日明星李秉宪木村拓哉等主演,是讲述连环杀手退役后,来亚洲寻子的惊悚片。

 

  陈英雄花了一年时间才完成了《挪威的森林》的电影剧本。村上春树看过剧本后,给了很多自己的意见,其中包括陈英雄增加的那些原著中没有的对话。陈英雄根据村上的意见,完成了剧本的第二稿。此后,在村上的特许下,他才开始了影片的拍摄。

 

 

  “我不想要哲学文凭”

 

  “《挪威的森林》将被陈英雄搬上大银幕。”这个消息对外宣布后,各种争议铺天盖地地涌现。陈英雄也上网,他看到很多人在博客上言辞激烈地写道:“我不会去看这部电影,因为我太喜欢原著了。”“你不能把这部小说拍成电影!这是不可能的,太可怕了!”

 

  “我必须忠实于原著,但电影语言本身是很复杂的。但说实话,一开始我不知道该怎么做,这种压力就够我受的了,其他额外的压力我就管不了了。”陈英雄曾在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说。

 

  与原著相比,陈英雄在片中大量删减了绿子的戏份,小林书店作为书中较为重要的场景,在影片中有意无意地被忽略了。陈英雄把更多的时间让位于无尽的行走:木月死后渡边第一次在东京碰见直子——

 

  “你在东京干嘛?”渡边问。

 

  “在干嘛?”直子应了一句,“一起走走好吗?”

 

  紧接着是两位主角长达81秒无对白的行走。野地里,直子向渡边吐露自己和木月的过去,这场戏使用了一个307秒的长镜头。两位主角在拂晓前的草原上反复地走来走去,摄制组为此在草原上铺设了长达120米的轨道。

 

  关于几个年轻人在身体和欲望的探索上,陈英雄也做了和原书明显不同的情节设置。“我有一个非常明显的主线聚焦于渡边的心理和精神之旅,所以我剪了很多干扰这条主线的情节。为此我也增加了一些场景,比如渡边第二次去疗养院看望直子时,他们试图做爱未果,然后开始争吵。这场争吵在书中是没有的,但在我看来非常重要,它可以表现直子的愤怒和绝望。”

 

  很多人认为,陈英雄把《挪威的森林》拍出了一股越南的潮湿味。在他个人看来,他身上几乎已经褪掉了所谓的地域限制。 

 

  49年前,陈英雄在越南岘港出生。14岁那年,陈英雄举家迁往巴黎郊区。他的父母都是裁缝,“来到巴黎的第二天,我父母就开始为法国军队做衣服”。

 

  陈英雄曾在法国一所大学读哲学,发现自己对电影更感兴趣,便放弃学位,进入卢米埃尔高等学院学习电影摄像。“我不想要哲学文凭。”他说,“因为我知道,如果我取得了文凭,父母会让我去找份工作。然后我会赚很多钱,买栋房子,找个老婆......”他叛逆性地选择了在奥赛博物馆的书店工作,4年里写了5个剧本。

 

  他对着记者耸了耸肩,又伸手拍了拍那双藏蓝色雪地靴上的灰。

 

  B=《外滩画报》

 

  C=陈英雄

 

  我一直都在拒绝菊地凛子

 

  B:你的电影《挪威的森林》和原著,其实是有很大的不同。当时改编的时候,是否担心读者会反对?

 

  C:我的版本肯定和村上的版本不一样,因为我们使用的是两种不同的艺术形式,我们表达感动的条件和方式也都是不同的。对我来说,忠实于原著还是非常重要的一点,一定要让作者本人能够在我的作品中看到他的原作,否则我也会对自己很失望。

 

  所以,我主要的改编思路就是忠实于原著,同时又有所改变。完全忠实于原著,就要在电影中使用和原著中一样长度的对话,这肯定不行。你会觉得,这个人怎么一直在重复同样的话?

 

  B:你毕竟不是个日本导演,为什么要去做这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C:争议对我来说,都不是最重要的,也不是压力所在。我真正关注的,是在电影筹备及拍摄过程中所遇到的困难,那些困难才是我压力的来源。

 

  每个人都是自由的,那些不愿意去看的人完全可以不去看。而对那些真正的电影观众来说,我有一个建议:我希望他们在看电影的时候,能够专注于电影本身,而不要去尝试把这部电影和原著进行一个非常细致的比较。如果一部电影好的话,它不是用来和其他的艺术形式进行比较的。改编作品本身,就是把我自己对那部原著的看法给表现出来。

 

  B:你想体现出自己的哪一部分东西?

 

  C:不能说我加入了我自己的东西。在读这本书的时候,我自己有一些感动,现在,我就是把这些感动还原给观众。

 

  B:为什么选择菊地凛子饰演直子?很多人都认为,她似乎和原著人物在气质和性格上相差很大。

 

  C:别人怎么想,是他们的事情。作为导演,我认为菊地凛子完全可以演好直子。一开始准备这部电影的时候,我完全想象不出来菊地凛子可以演这个角色。当时,她一直坚持要来试镜,我好几次都拒绝了她。但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找到合适的人选,就只能跟她说:“好吧,你来试镜吧。”试镜后,我立刻就觉得,这就是我要找的直子。感谢她在此之前的坚持,我非常幸运。

 

  90%的电影都没什么意义

 

  B:你很喜欢用镜头突出细节,比如带有浓郁热带风味的绿叶、水、阳光、食物、近距离的人体以及周围环境。这些画面细节对你很重要吗?

 

  C:我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我的感觉告诉我,这样做是对的。我希望自己的画面不单单是那种陈述故事的画面,而是要给人一种非常感性、非常直观的感觉、感动。

 

  B:这些年你都在和亚洲不同地方的演员合作,比如《三轮车夫》中的梁朝伟,《挪威的森林》中的菊地凛子松山健一等。这些演员给你不同的冲击力吗?

 

  C:确实。因为我本人原籍的关系,自然地会对亚洲的脸孔有更多的感觉。拍电影的时候,自然而然地就去找亚洲的面孔。其实我也准备过拍摄美国的电影,但最后失败了。我真正的意愿是,尽可能和不同的演员合作,和那些有才华的人合作。

 

  B:你早年曾在法国读过一段时间哲学。布尔迪厄、福柯这些法国哲学家,他们对你的电影创作有什么启发?

 

  C:其实,我现在脑子里面没有一个哲学家的名字。没有哪个哲学家给了我很大的影响。我学哲学的时候,是一个比较边缘化的学生。在我第一年读哲学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将来不会走哲学这条路。

 

  B:但是很多人已经开始帮你总结影像哲学了,你有自己的电影哲学吗?

 

  C:对于一部电影来说,最重要的既不是主题,也不是它的故事,而是这个导演怎么样来运用、怎么样来琢磨它的艺术语言。这个要说明白需要很长的时间,我完全可以下次找一个机会,到北京或者上海的一个电影学院,跟当地的学生们谈一谈。

 

  在今天的整个电影行业,有90%的电影使用的电影语言,都是非常平凡的语言。这些电影看上去,并不是非常有意义的电影。

 

  B:中国国内现在很多导演都在拍大制作影片,你还在坚持独立电影。你怎么看待这股大片潮流?

 

  C:导演拍大片,首先要看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到底是单纯拍一部大片,还是要拍一部好的电影。有很多大片,它也可以同时是好电影。大片的预算往往很高,这时要看这个预算和导演本人对电影、对艺术表达的欲望到底相不相符。如果单纯要做出世界上最大的布景,或者说使用最多的明星,我觉得这不是个好主意。这就像把电影当作是一种纯粹的工业生产,就像生产汽车一样。

 

  预算对于电影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块。比如说村上春树除了要求看剧本以外,还要求知道预算,他就是为了要确定我有足够的预算,能够使用所有我所需要的艺术手法和艺术工具来表达我的电影。但是他并没有要求很多预算,或者要最高的预算。

(编辑:beryl)

 

会员评论 (共0条)

热门新闻排行

  • 每月
  • 每周

视听抢鲜看

《洛克》首支预告片

汤姆哈迪实验性新片 心理惊悚"在路上"

《霍比特人2》巨龙奥秘特辑

“卷福”献癫狂式表演 2月21日登陆中国内地

 "冰火"第四季曝新预告17日

 《坚不可摧》奥林匹克版预告17日

 "霍比特人2"新款中文预告17日

更多>>

最新图集

更多>>

精彩推荐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科幻片、恐怖片和超级英雄电影构成了今年的主力,大导演个人趣味的挥洒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