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资料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新闻>>《肩上蝶》悲剧背后的故事 当投资人爱错导演

《肩上蝶》悲剧背后的故事 当投资人爱错导演

2011-7-20 11:12:06 来源:搜狐娱乐 作者:陆十三

  
《肩上蝶》海报

 

      《肩上蝶》大概是7月档期里最尴尬的一部影片,商业大片的阵仗,却只能获得文艺小片般的收益。从上海电影节开始,《肩上蝶》就爆出剪辑权之争,导演张之亮对媒体表示,片方稻草家族和发行人高军绕过自己,把影片原来的123分钟版本剪成了93分钟,他表示自己受到了极大伤害,宣布退出《肩上蝶》宣传。《肩上蝶》7月8日上映前夕,影片未举办任何的首映活动,期间张之亮在微博表示自己一直等着想参与活动,但片方始终没有联络自己。该片制作宣发投资号称近8000万,以123分钟的版本上映,至今仅收1000多万票房,可以说血本无归,还成为近期国产片高投入低产出的反面教材之一,十分令人惋惜。

 

  搜狐娱乐日前采访了《肩上蝶》投资方稻草家族,发行人高军,导演张之亮三方面人士,力求还原一部电影折戟沉沙背后的故事。其实,这并不是热钱非理性投资电影的缩影,更多是一个投资人与一个导演决裂的故事。两方曾经试图精诚合作,一方付出了数千万投资,一方搭进去了数年精力和业内清誉,最终落得双输的境地。

 

  有人会以金钱来衡量整件事,也会有人力挺“为艺术坚持”,也许这背后没有绝对的谁对谁错,但恐怕双方都该反思,也值得业内人士警觉。电影,既是导演们的梦想,也是投资人们的生意。敢玩的前提一定是,能输得起。

 

  出品方说法:“所有做法都是经过导演允许”

 

  之前《肩上蝶》真正引起业内普遍关注,是始于上海电影节期间一篇名为“《肩上蝶》缘何被禁赛”的报道,张之亮与片方的剪辑权之争也浮出水面。早前张之亮面对媒体所传达出的态度是,自己的作品不被片方尊重,还在未告知自己的情况下,对影片进行了重新剪辑,《肩上蝶》也从120分钟被删减到93分钟。不过,最终观众在影院中看到的《肩上蝶》仍为2个小时的版本。

 

  稻草家族董事王小姐对记者表示,其实张之亮隐去了一件事,那就是投资方与导演之间其实并没有具体的合约,完全放手让张之亮一手包办了《肩上蝶》导演、编剧、制作人所有的环节,但按照《著作权法》,如果没有合约,那么作品的版权默认应属出品方所有。“当初决定重新剪辑的时候,我们一直想要与张之亮取得联系,但始终未果。包括跟艺人的合约,也是张之亮去签的。合约里的细则我们之前都没有看过,这也导致后来《肩上蝶》改档期之后,艺人全都无法配合首映活动,我们都已经很努力的沟通过了。”

 

  “所有都是经过他的允许。五月份的时候,我们决定重新剪辑,刘总通过导演助理说,我不希望因为剪片的事情跟导演伤了和气,但是片子我是希望剪的,最好导演自己剪。他的助理传话回来,导演说如果你一定要剪片子,他没有办法阻止你,但是他自己剪不了了,因为他认为他现在呈现的版本是最好的。我们在导演说了这个话之后,才去找新的剪辑师进行剪。”王小姐表示,他们告诉剪辑师,不要破坏导演原有的叙事结构,尽可能尊重他的原创原意。“导演一直在逃避跟我们沟通,他就是对媒体沟通,他喜欢隔空对话。”

 

  但这一版93分钟的《肩上蝶》并未取得公映许可证。因为在上海电影节期间《肩上蝶》2小时导演版抢先看片,93分钟版便不可能在电影局取得许可证,更注定尘封。王小姐表示,张之亮始终不给片方的人看片,直到2小时版《肩上蝶》送审前一天,才把胶片拿来给他们看,“这意味着,我们没有提出任何的修改意见的机会。”

 

  7月2日,在《肩上蝶》公映前一周,张之亮在微博写下:“一直等候宣传方面的安排,可是毫无音讯。”王小姐承认,在上海电影节的报道爆出来之后,双方就闹僵,出品方也就没有再联系过张之亮,“那个时候我们也确实不希望他再参与宣传了。”

 

  “8000万让我们认清一个人”

 

  很多人心中最大的疑问是,为什么《肩上蝶》背后唯一的投资人刘先生放心把6000万这样一个大数字交给张之亮去拍一部文艺片?王小姐表示,当初张之亮承诺过,会拍一部商业片出来。“在最早的时候,他承诺一定是他人生当中拍的最商业的一部影片。包括后来张导自己对票房做了一些预测,都是有人可以证明的,比如说大家一起吃饭,他说,你放心,这个片子一定比《墨攻》还好看,我有信心票房是1.5亿,2亿也没有问题的。但谁也没想到电影拍出来是那个样子。”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稻草家族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投资人刘先生以家具、涂料生意白手起家,对电影来说是个门外汉,但他遇到张之亮之后,认为张之亮是一个干过多年电影的人,所以完全信任对方,从一开始只投2000万,到最后扛起所有的投资。“刘总给张之亮开了家公司,运转三年一分钱没赚,《肩上蝶》的实际投资是4000万,再加上宣发费用,不算利息的话,所有花在张之亮身上的钱超过8000万。”

 

  据悉,《肩上蝶》的导演费约两百八十万,其次张之亮还拿到了五十多万的项目费,一部分的编剧费用,总计约三百五十万人民币酬劳。

 

  “为什么要去帮他?因为《车票》(2008)之前他们就认识,刘总觉得跟张之亮接触下来,这个人非常好。张之亮的日子过的非常非常的艰苦,在加拿大有三胞胎儿子和一个女儿要养,他之前在香港拍过很多优秀的片子,但他是那种为了艺术非常执着非常坚持的人,他自己手里有很多项目,如果有个投资人说我愿意为你这个项目投钱,但是可能需要一个更好的编剧对剧本做一点微调,他会说我不要你的投资,你不能碰我的剧本。他是一个坚持到这种地步的人。所以为什么他《墨攻》要了十年。你看他常年拍戏的数量,你可以知道,有没有钱了。刘总之前不知道张之亮是谁,认识之后他了解了这些,然后知道他找投资特别特别的困难,他觉得,这么一个优秀的导演,来到大陆这么多年,如果再不拍片子,或者只拍那种几百万投资的片子,可能就死掉了。他觉得为了帮张之亮一把,所以对这个片子进行了投资。”

 

  该工作人员透露,其实刘先生的哥哥就是张之亮2006年作品《墨攻》的前期投资方之一,“大概90多万,张之亮承诺过,如果你前面投入一部分钱,以后一定还,但那笔钱后来没有还给他。”尽管如此,刘先生还是选择信任张之亮,在工作人员们看来,他表现出了与普通商人完全不同的一面。“他做生意跟别的商人不太一样,如果你帮他做事,他就百分之百的信任你,对你好。因为在他印象里面,谁也不是傻子,如果你拿我当傻子,那你自己应该很清楚你的结局是什么样子的。”

 

  影片从拍完到上映,经历颇多波折,数千万的投资砸进去,但上映至今票房仅1000多万,可以说是血本无归。“很多人都对刘总说,你被张之亮骗了,但他一直在坚持说,我不认为张导骗我,他不是一个会骗人的人。如果没有上海电影节那次的事情,他还是会非常的执着相信张之亮。”

 

  “刘总说以前我认为只要我对人家好,人家都会以诚相待,至少不会骗你,他说这次就在你们娱乐圈认识了张之亮,彻底的伤透了我的心,改变了我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刘总一直管张之亮叫老大,现在他觉得他自己挺贱的……而且还背了一个骂名,被人说不专业,没有眼光。”

 

  工作人员说,张之亮还有一个项目叫《马头琴》,需要8000万的投资。“他之前要投资找到天津电影制片厂,对方说,我怎么会相信你会让我回本呢,张之亮跟人家说,这是艺术,你们不要什么都只谈钱。但是我的看法是,大家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你自己做的梦,就一定要别人掏钱给你实现吗?”

 

  “导演一再阻止我们自救”

 

  5月30日,《肩上蝶》举办了久石让音乐会,活动结束后张之亮很开心。“他跟我们说,我们入选了上海电影节的开幕影片。我们大家其实都知道这个消息,但商量后了觉得,一方面正在争取93分钟版本的许可证,另外一方面123分钟版本不适合提前把口碑散出去,所以我们跟张之亮商量,是否可以不参加上海电影节。刘总打电话给张导的时候,张导就不接,不停挂掉,然后发了很多条短信,大意是说你不尊重创作者,你不尊重艺术,让所有工作人员心血白费,他非常伤心难过,不想沟通不想说话。”

 

  “当时刘总听了并没有在意,他挺开心的,说没事,不接电话就不接电话,我给他写封信,好好解释下。回去以后他真的很认真的写一封信,大意是说,我一直以来把你当作我自己的大哥,你认为好的东西我从来没有说过它不好,你觉得你做的是对的,我就认为你做的是对的。你问我要钱,我从来没有问过你这个钱是干吗用的。但是这次上海电影节,我真心的希望我们不要参加了,回收资金的压力确实挺大的。赔钱没有关系,但是你不要让我赔太多,要让我承担的起。诸如此类的话。他说我自己写完之后,读着都快哭了,张导看了这个不可能不动容。他很有信心把邮件发了出去,结果张导回了一封邮件,说承担资金压力的不是我,我拍的就是一个文艺片,如果你们不通过适当的渠道让人认可它的话,所有人员的努力都白费了。”

 

  工作人员向记者出示了张之亮当时的邮件,正文确有这样的内容:“像《狄仁杰》、《让子弹飞》、《阿凡达》,甚至早前的《墨攻》等影片,都是超过一百一十五分钟的电影,并没有影响上映时候的排片,每天场次也很多,我认为电影本身的完整性十分重要,如果电影不完整,时常再短对票房也没有帮助。……要对中国电影负责,如果剪了以后,对稻草家族发展十分重要,对投资人以后的投资信心十分重要,对我在中国发展十分重要。……为了商业运作,也许我会哑忍,避免回应,现在所有人的心血。你怎么样逃避,也逃避不了这是文艺片的事实。”

 

  张之亮在六月一号下午三点的邮件中写道:“我一再劝阻你们,你仍坚持,我不是作品的主人,没有能力阻止你们,不合理的行为现在到了一个无法控制的地步,我无法对外解释为何不去上海电影节,也不能接受因发行而少排一场,被篡改作品既然没有办法维护,也帮不到你,为免伤害你,之所以选择不发表任何言论情况下,静静的回加拿大,退出一切《肩上蝶》的活动,表示我不支持你们的做法。”

 

  工作人员带一点无奈的说:“如果真像他说的一样,《肩上蝶》真的像《让子弹飞》、《阿凡达》,如果真的是好的,我们为什么要剪呢?我们一开始不能对外界说这个片子不行,只能跟外面说我们剪是为了多排场,但是前提是这个片子不行。我们只是想自救,但他阻止我们。后来外界不明真相,有各种言论,都认为120分钟版本是一个神,认为张之亮是弱势,甚至还怪罪发行方。”

 

  “而且剪辑的问题,也不是高军老师说剪就剪,一定是我们同意了才可以剪的。这个决定是我们做出来的。因为我们这边接触了院线,大家一致的观点是,这个片子要剪,一百二十分钟没有戏,市场给我们的回馈都是不认可这个影片的。”

 下一页 发行人高军:“善良的投资人请捂紧钱袋”

(编辑:)

 

会员评论 (共6条)

2011-7-21 15:30:48

大导演不好合作啊,当然导演坚持自己的文艺艺术信仰没有错,但至少影片要好看呀。我是在电影院里看的《肩上蝶》,真的是烂片,沉闷的很,都不知在讲什么故事,那真是折磨人的两小时啊……毕竟整个事件的起因就是影片不好看,而我相信,双方都希望片子是好看的,否则没有意义。 刘正平一开始就应该严格监管整个影片的制作过程,最后发生一连串的问题。最开始的放任不管,到最后的无力回天。即使最后做那麽多,也都是徒劳。现在认清电影这行这么难做,没有经验和合格的专业团队,就敢投资这么大的电影。 怪不得那麽多电影艺人都纷纷离开经济公司,自立门户。建个公司真容易,有钱就行,自己当老板谁不愿意。 要我说,两方都不负责,是对观众的不负责任。正因为是环保题材电影,才应该寓教于乐,搞什么生死恋,剧本是不行,就不应该上马。

------------------------------

回复 (0)

2011-7-20 19:32:48

俺笔友告诉俺好看,很美,但看在票房上木有去。。。

------------------------------

回复 (0)

2011-7-20 13:21:44

这种题材的片子反正是不对我的味的,私以为是初中小女生的最爱。

------------------------------

回复 (0)

2011-7-20 13:15:08

节奏有问题~

------------------------------

回复 (0)

2011-7-20 12:46:48

稻草家族,张之亮不是你的董事吗?在这篇文章里面,稻草家族非要把张之亮放到对立面,然后就说导演的什么行为都没有经过稻草家族的同意,这样地道吗?

------------------------------

回复 (0)

2011-7-20 12:43:07
匿名 0

匿名

诚意之作,可惜没拍好,表示惋惜!

------------------------------

回复 (0)

热门新闻排行

  • 每月
  • 每周

视听抢鲜看

《洛克》首支预告片

汤姆哈迪实验性新片 心理惊悚"在路上"

《霍比特人2》巨龙奥秘特辑

“卷福”献癫狂式表演 2月21日登陆中国内地

 "冰火"第四季曝新预告17日

 《坚不可摧》奥林匹克版预告17日

 "霍比特人2"新款中文预告17日

更多>>

最新图集

更多>>

精彩推荐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科幻片、恐怖片和超级英雄电影构成了今年的主力,大导演个人趣味的挥洒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