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资料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新闻>>配乐大师武满彻逝世15年:想如鲸鱼般畅游大海

配乐大师武满彻逝世15年:想如鲸鱼般畅游大海

2011-8-1 10:47:06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武满彻(资料图)

 

  1996年日本音乐大师武满彻去世后,他的女儿与指挥家小泽征尔就开始以每年一度的音乐会纪念武满彻。今年9月,这场音乐会第一次来到中国。

 

  “到今年2月,父亲就去世整整15年了。在父亲去世之前,我几乎从没听过他的现代音乐作品。”谈到父亲武满彻,武满真树的如实相告多少令人有些吃惊。她坦言,这15年令她真正认识了父亲,并感受他的音乐“发生蜕变、获得重生”。

 

  作为20世纪下半叶日本最重要的音乐大师,武满彻的名字被普通人所熟知,更多是因为他谱写的上百部电影配乐。他曾与黑泽明、大岛渚、今村昌平等名导合作,那些抽象而深刻的音乐烘托出一个个或诡异或悲凉的日本电影世界,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他为《乱》谱写的史诗般的音乐。除电影配乐外,武满彻创作的管弦乐、室内乐作品更多达200多部。

 

  今年9月,由指挥大师小泽征尔一手创办并担任艺术总监的“斋藤纪念音乐节·松本”将首次来到中国。在长达一个月的12场音乐会中,“武满彻纪念音乐会”无疑最受瞩目。

 

  “父亲的这场纪念音乐会将以电影配乐为主,10首作品都是我与父亲的生前好友编选的。”50岁的真树与小泽征尔已经合作多年,自武满彻1996年去世后,他们每年都要做这样一场纪念音乐会,“这些年来,我深切地感受到,就算作曲家的肉体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他的音乐也一直会流传下去。”

 

  自学天才

 

  1930年生于东京的武满彻,幼年曾在中国生活过8年。这一点,跟同样出生在中国的小泽征尔很相似。

 

  “父亲从不跟我们说起他在中国的岁月,也不提他最初学习音乐的艰难。他二战期间学习与创作上的困难,我都是从书上得知的。”真树印象中的父亲,并不是一个善于表达的人,哪怕这对父女经常出现在小酒馆中畅谈,聊的也是当下的社会与未来。

 

  这位日本先锋音乐大师几乎是自学成才的。1944年日本战败前夕,14岁的武满彻应征入伍。在军队中,他从一张老唱片中听到法国香颂歌曲,痴迷不已。之后,体质虚弱的武满彻感染了肺病,只能躺在病榻上,靠收音机里的西方古典音乐给自己力量。从死亡线上挣扎过来后,16岁的他决心此生从事作曲。

 

  在战火纷飞的年代,武满彻的少年梦是奢侈的。他曾说:“当我决定开始作曲时,甚至不知道如何记谱。我没学过音乐,只是自己读了很多音乐理论书。”

 

  二战后,各种激进的、前卫的西方音乐创作思潮深刻地影响并撞击着日本。德国的达姆斯塔特如同现代音乐圣地,吸引了全世界最先锋最时髦的作曲家去进行暑期学习交流。1951年,深受感染的武满彻和作曲家汤浅让二等人共同创办了“实验工坊”,正式开启他的创作生涯。

 

  最初,武满彻的音乐里弥漫着浓厚的印象派气息,对音高与音色很敏感,注重色彩,五声音阶的应用极为自由。1957年,27岁的武满彻再度被肺病折磨,在面临死亡威胁时写下了他的第一部弦乐作品《安魂曲》。那一年,斯特拉文斯基恰好访问日本听到了这部作品,激动地宣称这是一部杰作。得益于大师的赞誉,这个小个子的日本人开始扬名世界乐坛。

 

  灵魂被提升的感动

 

  上世纪60年代,武满彻遇到了美国实验音乐作曲家约翰·凯奇(John Cage),后者对东方传统音乐的崇拜,令武满彻重新审视自己曾一度想要摆脱的东方艺术哲学观。他曾回忆:“在我作曲的早期,总是挣扎着避免日本音乐的影响,以为那才是音乐现代化的道路。和约翰·凯奇结识后,我转而意识到自身传统的价值。”

 

  由此开始,属于武满彻的风格愈加显现。他的音乐经常以“秋”、“庭院”与“水”为主题,那种对秋日、禅意与雨水的描绘,充满着日本传统文化的哲理与韵味。他的作品刻意淡化时间概念,没有明确的起始与终结,也没有明显的高潮,却在实际上延伸了音乐的长度,令人产生无始无终的永恒感。他从感性出发,自然铺陈,音乐自由而素雅,令人想起日本的俳句、茶道、歌舞伎与雅乐。

 

  武满彻与日本作家大江健三郎是挚友,两家住得很近,常在一起交流音乐与文学。武满彻的《雨之树》(1981年)与大江健三郎的《听雨树的女人》(1980年)正是两人相互启示激荡的作品。“《雨之树》对我而言,正是我所感知的这宇宙的暗喻。”大江健三郎曾评价,武满彻的音乐复杂而陌生,充满了大自然的隐喻和宇宙神秘象征。

 

  1996年,武满彻的去世令大江健三郎深受打击,他无法再在东京居住,于是搬到纽约,“在那儿的一年里,我每天都在倾听武满彻那复杂而单纯的音乐中过活。每每听到他的音乐,都有一种灵魂被提升到最高处的感动。”

 

  父亲武满彻

 

  武满彻在西方有很多雅号,如“脆弱大师”,或“冥界的音乐人”。这位一生饱受病痛煎熬的东方人,总给人外柔内强的巨大反差。

 

  大江健三郎回忆他是一个“时而沉静,时而锐利激动,温柔,有幽默感,性情美好的人”。而真树记忆中的父亲更加平凡真实——这是一个喜欢看电影,喜欢熬夜看棒球比赛,喜欢喝酒喝茶的男人。创作时,他习惯在钢琴边上从长到短排列好四五支削好的铅笔,旁边是一只泡好日本茶的大号茶杯。“听母亲讲,从他们20来岁开始共同生活时起,父亲便一直保持着这个习惯,一辈子都没变。”

 

  真树说,父亲的创作都是在平淡的日常生活里进行的。“他起得很早,就算前一天喝多了晚归也不例外。早餐时会跟母亲聊聊天,然后就自言自语道:‘得开始做事了。’端起大茶杯走进自己的房间,大约3小时后才停下工作出来吃午饭。午餐多半是面条,他最爱炒荞麦面,边吃边跟母亲闲聊一阵子,就又捧着茶杯回房间。只有赶上职业棒球赛季时,他才会在比赛开始前停下工作,喝着啤酒收听广播里的棒球赛转播。阪神队获胜的夜晚,父亲会守着体育新闻看到深夜。我小学的时候,每次带小伙伴回家玩,父亲也不受影响,照样工作。上了大学,我常带朋友回来跟爱打麻将的老妈搓几圈,父亲也依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生前,武满彻一直住在东京与长野两地。东京的公寓旁边步行100公尺,就是好友大江健三郎的家。“如果需要集中精力创作时,父亲就会搬到长野县的山里去,隐居一段时间。”真树说。

 

  武满彻曾强调大自然对他作曲生涯的重要性:“当我仰望犹如荆棘般刺破天空的参天大树、看到辽阔无比的大自然时,会不由自主地肃然起敬。我喜欢观察火山爆发前的迹象,这一切使我感觉自己仿佛在面对面地与地球交谈,宇宙的气象万千与人类的生命共存。”

 

  真树记得,在与疾病战斗的岁月里,父亲曾在寄给好友的明信片上写道:“我真想有鲸鱼那样强健的体魄,畅游大海。”

 

  “父亲去世15年了,在他从未去过的遥远国度里,他的作品被素不相识的音乐家演奏着。虽然没有鲸鱼那样强健的身体,但父亲能够同音乐相遇,并以此为毕生事业,我想,他真的是一个非常幸运的人。”真树说。

(编辑:)

 

 

会员评论 (共1条)

2011-8-1 22:04:35

哀悼!

------------------------------

回复 (0)

热门新闻排行

  • 每月
  • 每周

视听抢鲜看

《洛克》首支预告片

汤姆哈迪实验性新片 心理惊悚"在路上"

《霍比特人2》巨龙奥秘特辑

“卷福”献癫狂式表演 2月21日登陆中国内地

 "冰火"第四季曝新预告17日

 《坚不可摧》奥林匹克版预告17日

 "霍比特人2"新款中文预告17日

更多>>

最新图集

更多>>

精彩推荐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科幻片、恐怖片和超级英雄电影构成了今年的主力,大导演个人趣味的挥洒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