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资料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新闻>>尔冬升:“我的生活不能只有电影”

尔冬升:“我的生活不能只有电影”

2011-8-31 16:53:22 来源:外滩画报


香港导演尔冬升

 

  最近几年,在内地最卖座的港产警匪片,都与尔冬升有关。


  2009年,一部成本只有1500万的《窃听风云》在内地拿下9400万票房,成为博纳公司在金融危机最低谷时最大的一笔进账。该片由尔冬升担任监制,麦兆辉、庄文强担任编剧和导演。2010年,尔冬升亲自执导的《枪王之王》在内地轻松拿下过亿票房。


  现在,《窃听风云2》公映,这部延续了上一部演员班底的影片,已被一些媒体誉为“可能是今年最好的港产警匪片”。


“不应该抢了别人的风头”


  8月15日,《窃听风云2》在北京首映。导演兼编剧麦兆辉、庄文强带着演员刘青云、吴彦祖、黄奕、叶璇等忙着接受媒体采访,监制尔冬升则一个人躲在休息室,不肯露面。他的理由是:“不应该抢了别人的风头”。


  “功劳都是两位导演的,我只是帮了一些忙。”尔冬升很谦虚。在他看来,麦、庄两人无疑是香港近几年来最默契的一对创作搭档。两人从《无间道》开始合作,跟着导演刘伟强,拍出了香港十年来最好的警匪片系列,此后的《大搜查》《伤城》也都质量上乘。几年前,庄文强带着20天写出的剧本《窃听风云》,来找尔冬升做监制。后者找到内地博纳影视公司投资,并为影片拉来刘青云、吴彦祖、古天乐组成的超强演员阵容。


  尔冬升一直是香港拍摄中等规模影片的专家。他执导的《门徒》《旺角黑夜》等都是典型代表,既能保证投资回报率,又有相对较好的口碑。在他看来,“找钱、找演员,都是监制应该做的事情”。而在影片后期剪辑阶段,尔冬升会天天参与开会,定夺最终版本。


  《窃听风云》大卖后,庄文强、麦兆辉受命拍摄续集。由于上一集三大男主角非死即进监狱,庄、麦便决定另起炉灶,拍摄一个全新的故事:古天乐是警察、吴彦祖是幕后操盘、刘青云是金融才俊,三个人开始了一场因为窃听引发的“猫捉老鼠”的游戏,实际瞄准的则是“地主会”这个金融暴利组织。


  4月底,麦、庄两人执导的另一部电影《关云长》上映,虽然有姜文、甄子丹撑场面,却引来争议声一片。尔冬升认为,这是因为香港人不熟悉内地文化的缘故。在他看来,香港人不应随便触碰历史题材;相反,《窃听风云》这类警匪题材才是香港人最擅长的。


  不过,尔冬升来内地执导的第一部大片《大魔术师》,也大胆选择了历史题材,讲述了一个民国时期中国传统魔术师的故事,由梁朝伟、周迅、刘青云主演。这位一直在香港观望内地市场的导演,也切身体会了来内地拍大片的各种怪现状。《大魔术师》瞄准了今年的贺岁档。第一次拍大片的尔冬升告诉记者:“我都觉得花钱心疼。”


“我把梁朝伟的保姆赶走了”


记者:这些年你一直在拍《窃听风云》、《枪王之王》这类中等投资的影片。对你来说,拍摄这类影片是不是最保险,也没有那么大的压力?


尔冬升:其实我最想拍文艺片。我的文艺片也不是人家看不懂的那种,但别人就觉得,你犯不着,要花很大的力气去说服投资人。不要以为我找钱就不费劲,其实过程都是一样的,除非我是自己做老板。但拍《枪王之王》这种电影,就是拍,或者不拍,没有第三个答案。这样反而比较简单,就像赌博一样。


记者:像你这样的导演,拍《大魔术师》这样的大片应该很正常,你怎么会心疼钱呢?


尔冬升:我一拍完《大魔术师》,就对老板于东和杨受成说:“真的太贵了!”我自己都心疼这些钱。我不知道现在市场怎么会好成这样。我在内地拍片,看到剧组有那么多人,心想,现在怎么需要这么多人啊?我在香港拍戏,只有赶档期的时候会分三组拍戏赶工,现场才会人多,平时最多的时候也没超过150人。可在内地,剧组随随便便就有400多号人,看上去浩浩荡荡。


记者:你还不适应在内地拍大片?


尔冬升:我没有拍大片的理想。片子的规模大小跟我无关,我只是尽量去找我想拍的电影。拍大片有什么好玩的?换衣服、吃饭,全都是人。场面大,地方就大,整个人就累。你上个厕所,都要走一百多米。这是非常累的事情。我本来觉得,来内地拍戏没太大的问题。要照顾到这么大一个市场,其实就是要把电影简化。但拍大片让人很头疼,因为大多数时间,我都没有在拍戏,都在管和剧情无关的事情。有太多事情要协调。


记者:大片都是找大牌演员合作,要调动这些演员,是件很麻烦的事吗?


尔冬升:其实,这次的主角梁朝伟、周迅他们都很好,但拍大场面时需要很多群众演员,我经常会说:“什么时候我们的群众演员都能变得很专业,那才是这个产业真正成熟的时候。”现在,我们这块显然没做好。


  我拍戏,总是希望快点拍完,不想拖很久,像写毛笔字那样描来描去,不是我的性格。有些导演就喜欢在细节上琢磨,反正我不会。我也到了差不多退休的年纪了,准备再拍几部戏,就慢慢找别的事情去做。人总会腻的。我18岁入行,从小到大都是在这个行业里。所以,我一定要找我喜欢的题材,要不然我就不拍。最起码,不要让我在片场受气。


记者:你在内地拍戏有遇到什么让你印象深刻的事情吗?


尔冬升:有很多好笑的事情。比方说,片场人特别多,尤其是演员都喜欢把自己的保姆带到片场,试戏的时候到处有人给他们撑伞,这怎么试戏?我以前听说过这种事情,现在亲眼见到就觉得很好笑。每个人都带着一个丫鬟,身后跟着一堆人。于是,我就先把梁朝伟身边的那个保姆赶走了。别人自然也就明白该怎么做了。


记者:刘青云告诉我,你做监制和做导演的时候状态不太一样。做监制时,人比较和蔼;而做导演时,你就特别凶,脾气不好。是这样吗?


尔冬升:是。做导演压力很大,我自己都觉得精神分裂。电影是很不健康的行业,尤其是做编剧,尤其是要自编自导,这是最麻烦的事情。


记者:可你经常一个人就把编剧和导演的事情给全包了,岂不是自找麻烦?


尔冬升:我的平衡力比较好,我会抽离出去。虽然没有什么信仰、宗教,但我有些方法。我很烦恼,焦虑的时候,就会在那里扫地。做电影这个行业,其实就是玩自己的情绪,非常不健康。我们所谓的正面情绪,其实就是要骗自己。写对白的时候,紧张、愤怒这些负面的情绪都写在里面,都需要你投入。这非常不健康,所有好的演员,基本上都会有精神问题。


记者:你自己最不正常的时候,会做些什么事?


尔冬升:我在现场,脾气的确会不好,因为你很难找到一个班底,里面所有人都能达到你需要的水准。一看到不专业的事情,火就往上冒。我来拍片,不是为了训练新人,而是为了找一拨专业的人,一起来创作。看到很多人是在混饭吃,我就很难接受。


  我们都是在大片场里成长起来的人,基本上每个人都很专业。做一个导演需要多少年的磨练,都要从副导演的位子上升上去。在老片场,你做副导演的时候,其实已经有了做导演的能力。我相信内地以前的片场也是如此,从每一个岗位升上去,都很不容易。


  但现在糟糕了,影视这么火,根本找不到那么多人来工作,都是一批新升上来的。以前我们找到的人,副导演的能力其实可以当导演,摄影助理已经可以当摄影了;可现在,一切都倒过来了,还没到摄影助理的水平,他却已经当摄影了。由于现在市场很好,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工作人员大多都不专心了。我干嘛要拍一个这么麻烦的导演的戏啊?我随随便便一年就能接4部戏,很快就能杀青,立马就能收钱,这多好。


“我的生活不能只有电影”


记者:你准备搬到北京吗?


尔冬升:我比较困难,我母亲92岁了。


记者:还在用这个借口。


尔冬升:哈哈。北京这个城市没有海。上海稍微好一点,算是有海的,但看上去像河。还有一个原因,我不能生活中只有工作。拍《大魔术师》的时候,我在北京呆了好几个月,真的很痛苦。我不能几个月来在一个地方,从早到晚接触的只有电影;我不能每天遇到的人都是黄建新、冯小刚,找他们出来,除了谈电影还是电影。除了电影,我没别的东西了,这就很糟糕。在香港,我的生活圈里还有别的朋友,但是来到北京,我认识的所有人,都是和电影有关的。


  有些题材,就是你来北京住了,也拍不了。比方说,我在香港,可以拍女性题材电影,但让我来内地拍“杜拉拉”,我就不会拍。虽然看完电影之后,我觉得也差不多,但微妙的东西差别就太大了。我到了现场,完全不知道如何处理,做不了决定。就算我在北京住十年,也不行,我没有办法抓到那种感觉。你让张艺谋在香港拍戏,他也完全拍不好。


记者:陈可辛、刘伟强、徐克这些香港导演基本现在都住到北京去了,但要真正把港片融入内地文化,还是很难。


尔冬升:我本来有一部美国片要拍的,要去新奥尔良,可我看完那个剧本就放弃了。当地的语言就等于是四川话,我怎么拍?你掌握不了那个语言,给我钱,我都不敢拍。那个语气、尾音,你没有办法判断。在北京,还算稍微好一点,起码知道情绪。


记者:《大魔术师》做到什么程度了?


尔冬升:差不多剪好了。可能再过一个礼拜,就能坐下来配音了。它有足够的商业元素,但题材也不是我擅长的。最难做的就是平衡。它本身是一出严肃的戏,你要在严肃的时候搞笑,又不能很闹,分寸拿捏很困难。但我觉得影片还是会有20-30处笑点。


记者:原来这是一部喜剧。你好久没和梁朝伟合作了,这些年他变化很大,这次合作彼此感觉如何?


尔冬升:我们曾经合作过两部戏,中间隔了好多年。不记得是哪一年的金像奖,我碰到他,问:“什么时候合作啊?”他说:“好,好。”但是后来,找他都找不到。他这次也拍得很开心,他很久没有拍喜剧了,上一部还是多年前和杨千拍《行运超人》。拍完《大魔术师》,他整个人都很放松。


记者:今后监制这类的工作,你还会继续做吗?


尔冬升:不一定,我也试过,监制到最后,会想:唉,干脆自己拍算了。这要看对象,监制是很难处理的工作,这里面的人际关系很难处理。最后剪辑的时候是最困难的,涉及每个人对剧本细节的看法。有重大逻辑问题的,我一定会提出,但是牵涉个人喜好的,比如颜色、音乐,我就随便你。

(编辑:ruo)

 

会员评论 (共3条)

2011-9-2 15:57:06

也是个好导演了!

------------------------------

回复 (0)

2011-9-1 0:44:42

“电影是很不健康的行业”,总觉得尔冬升花白的头发比较有魅力,赞一个,现在这样真的导演几乎没有了

------------------------------

回复 (0)

2011-8-31 21:50:42

頂!爾冬陞有性格!

------------------------------

回复 (0)

热门新闻排行

  • 每月
  • 每周

视听抢鲜看

《洛克》首支预告片

汤姆哈迪实验性新片 心理惊悚"在路上"

《霍比特人2》巨龙奥秘特辑

“卷福”献癫狂式表演 2月21日登陆中国内地

 "冰火"第四季曝新预告17日

 《坚不可摧》奥林匹克版预告17日

 "霍比特人2"新款中文预告17日

更多>>

最新图集

更多>>

精彩推荐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科幻片、恐怖片和超级英雄电影构成了今年的主力,大导演个人趣味的挥洒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