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资料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新闻>>《赛德克》导演魏德圣专访:不可能永远幸运

《赛德克》导演魏德圣专访:不可能永远幸运

2011-11-28 8:44:10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陆欣


《赛德克·巴莱》获金马最佳影片

 


导演魏德圣手捧金马奖杯

 

  “第48届金马奖最佳剧情片,得奖的是:《赛德克·巴莱》。”上周六晚,金马奖颁奖典礼上,当颁奖嘉宾侯孝贤说出这句话,会场以及新闻中心都爆发出欢呼声。这部电影,是魏德圣四处借钱,筹到近7亿台币,克服了种种困难拍出来的。“在台湾电影不景气的时候,居然有人肯花7亿拍片子,我说他是疯了。”该片投资方、台湾中影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郭台强在领奖台上这样打趣魏德圣。可以说,在台湾电影人、媒体人的心目中,这个奖,承载着太多太多的意义。魏德圣自己是怎么想的?“我们整个拍摄过程就是经历这种‘少了一个幸运就完了’,什么都完了,这部片也别想要完成了,什么都完了。这种险不能再冒”,接受南方都市报记者专访时,魏德圣坦言,“我们一开始的做法其实是错的,但是因为错了,我们要将错就错,你走错路,走不到路,那接下去要做什么,也不能回头,那就开一条路过去吧。”


  回顾得奖:得与不得,好像都是一种错 


  南方都市报:最后颁出最佳剧情片,《赛德克·巴莱》拿到这个最重的奖,心情是怎样的? 


  魏德圣:有一种争了一口气的心情。不过,说实话,我觉得拍电影最快乐的是拍完、放映了,大家喜欢。参加这种比赛、竞赛,总是会觉得很虚幻。上台?不上台?你不知道。得了,不知道怎么面对明天的生活;不得,松了一口气,但好像又对不住团队。得与不得,好像都是一种错,可能我比较悲观吧。 


  南都:现在上下集票房累积8亿台币,能收回成本吗?


  魏德圣:我觉得它应该可以打平,差不多。跟朋友借的钱,差不多都还了,等过年后就可以全部还掉。 


  南都:有没有总结一下这次的经验得失?


  魏德圣:当然有,不过大部分都是在想作品本身,当初哪里做坏了,哪里没有想清楚。然后,对于造成的一些效应,坏的效应,宁可不听,他们说对了,我们就承认作为教训;他们乱讲或者乱批评,我们就觉得他们没有看,他们完全不行,我们也不需要去解释,解释也没有用。这部片子产生的好的效应,就是很多人开始反省历史,反省很多事情,这是对我很大的鼓励。我只是单纯地讲一个故事,诠释历史的一个层面而已,可以引起历史以外这些效应,对我们是一个很大的满足。 


  南都:这部电影最难的部分是什么? 


  魏德圣:制作上的难都是可以解决的,只要你肯花时间,愿意跟它耗,跟它弄,肯定是会被解决的。对我来讲,制作上最大的难度是戏剧上的难度比较大。比如那场进攻学校的战役根本是猎杀,不是战役。这场戏,你要怎么诠释?要让现代的观众说:‘我可以了解,我可以从文化的角度了解你们这个举动’,而不是从文明人的角度来思考。从制作上说,电影的难,是难在山区作业,在山区要拍战争的戏,这比较难。我们要解决在山区的困境,还有山区天气变化的问题,还有在山区机器的位置和人的位置,要克服很多的困难和障碍。 


  南都:从《海角七号》到《赛德克·巴莱》,你都义无反顾地投入。有没有考量过,这种做法给团队带来的压力太大?会不会不太好? 


  魏德圣:当然不好啊,很多事情到最后是不得已的结果,很多人说你这样很坚持,其实不对啊。我们做了一个不对的事情,但是得到一个成功的结果,这并不代表这样做是对的。我们一开始的做法其实是错的,但是因为错了,我们要将错就错,你走错路,接下去要做什么?也不能回头,那就开一条路过去吧。就只能这样子,没有办法,很多事情错了,就将错就错,用更大的意志力去将一条错的路走到一个对的结果去。 


  南都:以后还会这样去做? 


  魏德圣:当然不要啦。一个人可以幸运一次,可以幸运第二次,但你哪有永远幸运的事情?现在所有幸运的事情都已经被我们遇到,所有幸运的事情像人类的脊椎那种关节一样,少了一个关节会怎么样。那么多幸运的连接,少了一个你就全身瘫痪了。我们整个拍摄过程就是经历这种“少了一个幸运就完了”,什么都完了,这部片也别想要完成了,什么都完了。这种险不能再冒。 


  回想拍片:很后怕,但怕不怕都要走下去 


  南都:其实还是有后怕?


  魏德圣:怕,当然怕,特别是你完成之后更怕,就好像前面走过的路,你走到这个地方,但前面的路都垮了,你怕不怕,你怕不怕往下走这样子。 


  南都:拍摄期间,什么时候遇到什么事最崩溃? 


  魏德圣:整部片都一直在崩溃。其实最大的崩溃是在前面,筹拍的时候,前面三分之一,是最崩溃的时候。这次与大陆合作的北京特效公司也崩溃啊,他们做到最后也崩溃,全部崩溃了,边骂边做。那时,真的是有点来不及了,5个月的时间里,他们要处理1700多个特效镜头,一开始都做得很认真、很努力,做得很好,但到最后真的是没有办法,来不及了,赶赶赶。他们分手的分手,住院的住院。很多的为难啊,你以工作的态度跟工作的精神来讲,你只能说所有的人都尽到他们的极限,没有偷懒的最极限。如果说这样子的片子被批评,那算了,是我的极限了,我也不是没有努力,我已经努力到我的最极限了。 


  南都:目前有新拍摄计划吗? 


  魏德圣:先拍小一点的(电影),缓一口气,然后再去把自己最想拍的台湾三部曲给弄出来。 

 

(编辑:边界)

 

会员评论 (共1条)

2011-11-28 11:09:40

台湾三部曲。。。他真的是想名垂千古啊

------------------------------

回复 (0)

热门新闻排行

  • 每月
  • 每周

视听抢鲜看

《洛克》首支预告片

汤姆哈迪实验性新片 心理惊悚"在路上"

《霍比特人2》巨龙奥秘特辑

“卷福”献癫狂式表演 2月21日登陆中国内地

 "冰火"第四季曝新预告17日

 《坚不可摧》奥林匹克版预告17日

 "霍比特人2"新款中文预告17日

更多>>

最新图集

更多>>

精彩推荐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科幻片、恐怖片和超级英雄电影构成了今年的主力,大导演个人趣味的挥洒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