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资料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新闻>>胶片修复热:拯救电影需要责任心和耐心

胶片修复热:拯救电影需要责任心和耐心

2012-3-19 14:54:08 来源:新民网

《东邪西毒》终极版海报

 

  老片修复,不只是追忆当年的青春、旧时的友谊,更重要的是,经过时间的沉淀,回过头再去看看这部电影,意义将会截然不同。


  承载于胶片或者数字硬盘上的电影艺术与绘画作品一样,保存传世不易,需要不断地保养、修复,否则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灰飞烟灭。遗憾的是,绝大多数人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根据来自65个国家超过130家电影资料馆的数据统计,电影自诞生以后的平均存活率只有10%。在美国,1950年代之前的电影一半以上遗失。在中国,1949年以前的电影,母本拷贝绝大多数不知去向。早年间拍摄电影普遍采用硝酸盐拷贝,易燃且脆弱,经常有胶片在放映过程中起火的事故发生。硝酸盐胶片对温度、湿度和时间都相当敏感,保护不当极易变质和损毁。以1934年上映的经典老片《渔光曲》为例,该片原版胶片在战火中遗失。目前中国电影资料馆仅有一份当年的拷贝,不仅存在划痕,而且部分片段缺失,修复的难度很大。


  所幸,电影胶片的保存和维护问题,已经引起了电影人的重视。上世纪70年代,洛杉矶艺术馆举行了一场《七年之痒》的放映会。放映的拷贝褪色很严重,这引起了前来观影的导演马丁·斯科塞斯的注意。马丁·斯科塞斯于是发起了一场改善彩色胶片储存的运动。这一运动随后衍生出了致力于保护、修复老电影拷贝的“世界电影基金会”。


  1999年,香港有一家存放电影胶片的仓库受到金融海啸的冲击,要关门结业,于是打电话通知电影导演把存放的胶片拿回去,其中就包括王家卫。王家卫拿回了《东邪西毒》的胶片,检查之后发现胶片已经被水淹过受潮了,如果任其发展下去就会完全损毁。“于是我开始找人,希望修复这个胶片,仅修复就花了很长时间,差不多四年吧。”王家卫不仅是修复胶片,还对原版按照春夏秋冬四个季节进行了重新剪辑,使得电影的时间界限更明显了。于是才有了2009年上映的《东邪西毒终极版》。不过,由于修复不够及时,《东邪西毒终极版》的极少数片段依然出现花片的情况。


  正如“世界电影基金会”执行总监肯特·琼斯所说:“所有的胶片都很脆弱,数字拷贝也一样。储存条件不理想,维护不频繁的话,电影很容易恶化。以前有一种错误的观念,认为电影会自己照顾好自己,这种观念现在依然存在。而事实绝非如此,电影需要不断地照料。”


  “拯救”旗号下的小心思


  “拯救文化遗产”,那只是个高高在上的口号,真正推动非政府主导的老片修复工作的,却是一些实实在在的“小心思”:电影的导演希望自己的作品传世更久;人到暮年的电影监制突然怀念起那段“江湖岁月”;观众希望在影院里重温年轻时的旧梦;还有的修复者,纯粹是不想让友人拍的电影就此消失而已。


  譬如,马丁·斯科塞斯把欧文·莱纳1959年拍摄的《恐惧城市》纳入世界电影基金会的修复计划,就不是因为这部作品本身的价值有多高,纯粹是为了纪念他与莱纳之间的友情而已。莱纳是马丁·斯科塞斯《纽约,纽约》的剪辑师,而且鞠躬尽瘁死在了剪辑台上。


  对詹姆斯·卡梅隆而言,《泰坦尼克号》《阿凡达》是他导演事业的两大高峰,而《阿凡达》更是开启了3D电影时代。在泰坦尼克号邮轮撞上冰山沉没的一百周年之际,用《阿凡达》淬炼的3D技术,让14年前那部将自己带上导演事业巅峰的旧作重现于世,那是一件相当荣耀的事情。另一方面,卡梅隆也希望借由影片重映,自己能和当年《泰坦尼克号》的观众一起,重温那段爱情,那段记忆。“对那些14年前看过《泰坦尼克号》的人来说,经历过更多人生成长后,回过头来再看这部电影,意义将会截然不同。他们看到的,可能不只是年少时代憧憬的浪漫爱情,也包括社会责任感以及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的意义,还有,人与人之间的相处。”这与其说是卡梅隆对观众的寄语,不如说是他内心的独白。


  作为电影监制的吴思远,引领并见证了香港武侠电影的辉煌年代。原本专注于合拍片与影院建设的吴思远,近年来突然开始从事香港武侠电影的修复重映工作。他先后修复重映了张国荣版的《倩女幽魂》和徐克监制,李惠民执导的《新龙门客栈》。吴思远说,他只是希望把当年的青春回忆追回来而已。他兴致勃勃地谈起不肯老老实实做监制非要下场导戏的徐克;只带一个助理就到片场拍戏的梁家辉、张曼玉;那时身价还很便宜的甄子丹;还有那个在片中玩一手片羊肉绝活的客栈伙计……“当时大家还很年轻,现在回头一看,很多老的香港电影人都不在了,我都成了辈分最高的了。有些事情,如果我不做,就没有人做了。只要收入和精力还允许,修复香港经典电影的工作我就会做下去。”吴思远缓缓道来,颇有一种“天下英雄出我辈……只叹江湖几人回”的苍凉。


  怎样做一个“织梦者”


  如果说拍电影的人是“造梦者”,那么修复电影的人就是“织梦者”――对“梦”进行织补的人。“造梦者”需要有灵感,而“织梦者”则需要有耐心。拍一部电影,会历经种种艰难,而修复一部电影同样困难重重。更重要的是,作为“造梦者”,只要电影取得成功,你就有可能声名大噪。“织梦者”却得整天埋首于各种技术细节之中,默默无闻。只有詹姆斯·卡梅隆、马丁·斯科塞斯、王家卫这类身兼“造梦者”与“织梦者”两种身份的人,才会成为默默无闻中的例外。


  怎样才能做一个“织梦者”呢?首先得有钱。国际上平均每修复一部老电影需要花费8万美元(约50多万人民币)。而8万美元只是基本的技术修复,如果还想重新剪辑、重新配音,或者用3D技术转制,花费远不止于此。吴思远修复《新龙门客栈》,只是在修复胶片的基础上重新请人配了个音,耗费就高达200万港币(约160万人民币)。卡梅隆用3D技术修复《泰坦尼克号》,花费更是海了去了,预算高达1800万美元(约1.1亿人民币),都快赶上国内一部商业大片的成本了。


  修复电影的钱从何而来?一种是自掏腰包,比如王家卫之于《东邪西毒终极版》、吴思远之于《新龙门客栈》;一种是由政府出资,比如中国电影资料馆2005年启动的修复计划,由国家投资2.8亿元,计划修复5000部电影;一种是去拉商业赞助,比如马丁·斯科塞斯倡导成立的“世界电影基金会”,就会向一些世界级大品牌申请文化基金,然后把钱转给专业的机构用于电影修复工作,修复版的电影片头会打上赞助品牌的LOGO。相较而言,国内电影修复工作还处于起步阶段,主要靠政府资助和电影人自掏腰包,远不如国外电影机构运营成熟的商业模式。


  有了足够的资金,并不意味着我们立即就可以看到修复版的影片了。电影拷贝的修复工作极其枯燥繁琐,需要很强的耐心,有时还需要强大的技术支持。以电影资料馆为例,他们修复一部电影要走八道工序。一个技术熟练的工作人员一般每天只能完成100到200帧的画面修复,而一部90分钟的电影,大约有129600帧画面。因此,完整修复一部电影,少则耗时几个月,多则几年。如果是用3D技术进行修复,工序则更加复杂。在卡梅隆亲自监督下完成的《泰坦尼克号》3D修复工作,共出动了300名技术专家,全都来自长年与卡梅隆合作的技术团队,很清楚怎样才能做出好的3D效果。即便如此,卡梅隆的团队也遇到了很大的困难。“要在15年前拍摄的电影上移动物体,必须将缺少的部分画进去,而且要注意到每部分不同的景深,不能出错。在这样做之前,我们首先得将原始的胶卷进行杂音处理,缩小颗粒并让线条分明,让影片画面变得更清晰,然后交给3D技术人员。”通过如此一丝不苟的作业,《泰坦尼克号》最终的3D效果让卡梅隆感到了满意,但他也表示,并不是所有影片都能通过这种方式做成3D版。“我本身拍片就很注重景深,也许很多电影工作者的拍片风格并非如此。这也是为什么现在如果想做3D电影,就应该直接用3D技术去拍。”


 

(编辑:ruo)

 

会员评论 (共2条)

2012-3-20 7:51:11

期待去看。

------------------------------

回复 (0)

2012-3-19 19:46:57

辛苦了 ....

------------------------------

回复 (0)

热门新闻排行

  • 每月
  • 每周

视听抢鲜看

《洛克》首支预告片

汤姆哈迪实验性新片 心理惊悚"在路上"

《霍比特人2》巨龙奥秘特辑

“卷福”献癫狂式表演 2月21日登陆中国内地

 "冰火"第四季曝新预告17日

 《坚不可摧》奥林匹克版预告17日

 "霍比特人2"新款中文预告17日

更多>>

最新图集

更多>>

精彩推荐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科幻片、恐怖片和超级英雄电影构成了今年的主力,大导演个人趣味的挥洒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