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资料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新闻>>好莱坞大片夹击下 华语片青年导演的智慧生存

好莱坞大片夹击下 华语片青年导演的智慧生存

2012-5-3 8:33:21 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李云灵 杨峥峥

  内地中青年导演的新作引爆今年的“五一档”:4月24日,宁浩导演携《黄金大劫案》杨树鹏执导、黄晓明主演的《匹夫》展开正面较量,导演管虎与演员黄渤这对金牌搭档也紧随其后,于4月28日奉上喜剧新作《杀生》。三部影片率先吹响了华语电影新势力的冲锋号角。“五一”假期后,张杨导演的《飞越老人院》王小帅导演的《我11》也将陆续上映。

 

  这被看做中国少壮派导演的集体爆发。内地市场大量资金的涌入使这批曾因为在国内找不到资金,一度走上独立制片道路或转战电视剧的“青年导演”,获得了更多机会。

 

  有数据显示,在2011年160部左右有效放映的国产片中,中青年导演的创作大约只有40部。这40部中票房过千万元的有12部,过亿票房的只有3部。2011内地电影票房榜(仅华语片)前十位中,5部出自内地导演之手——冠军《金陵十三钗》的导演张艺谋、季军《建党伟业》的导演韩三平黄建新和第九名《武林外传》的导演尚敬都生于1950年代,只有张一白《将爱情进行到底》第八名)、滕华涛《失恋33天》第四名)是第六代导演。与此同时,大批香港影人“北上”,虽然带来了成熟的工业体系与制作经验,但因内地观众和香港观众的审美情趣有所差别,在文化融合的问题上一直呈现水土不服的“症状”。

 

  在这个青黄不接的阶段,宁浩、管虎、杨树鹏等少壮派导演凭借与内地青年观众同步的趣味成长过程,经过两三年酝酿,终于喷薄而出。几部国产片集结在一起——面对前有《泰坦尼克号3D》、《超级战舰》,后有《复仇者联盟》等好莱坞大片的夹击,任凭高科技、超能力的围攻,国产电影以不变应万变,正以自己的步伐,对塑造新的市场格局进行勇敢尝试。

 

  不过,昨日记者从上海联和院线副总吴鹤沪处获悉,今年“五一”小长假上海联和院线票房收益为2326万元,比去年增长了65%,不过这全部归功于三部好莱坞大片——《泰坦尼克号3D》、《超级战舰》、《灵魂战车2》占去了76.15%的份额。而三部国产片《黄金大劫案》、《杀生》、《匹夫》在夹缝中生存,其中“黄金”370万元领先,而另两部则加起来不到110万元。如今现实摆在眼前,吴鹤沪一针见血指出:“国产片抱团喊口号抗击好莱坞,为自己增加自信是可以的,但到了市场上,还是要靠实力、机会和智慧。”

 

导演管虎(资料图片)

   管虎:进入主流很需要本事

 

  管虎,1968年生于北京,曾被称为第六代电影导演中的怪才,早年拍过《头发乱了》《上车,走吧》等小成本电影。2009年《斗牛》之前他有5年没拍电影,因为“之前拍的电影,要靠卖给电影频道才拿回一点本,可以说是败到头了”。

 

  一度穷得拍电视剧

 

  第一部电影《头发乱了》(1994)管虎自筹资金,当时的女朋友任女主角,他俩刚从电影学院毕业,披着长发,一副摇滚范儿,随时准备着和世界决斗。然而由于初出茅庐缺乏经验以及审查制度,管虎的电影一度转战地下。那时候,他的同学有拍广告发财的,有转行当老板的,管虎却很穷,最后为了女朋友去拍电视剧,“我想挣这个钱,就是我当时太难受了,太穷了,谈恋爱了,我需要钱了,就这么简单。”

 

  进军电视圈后,管虎凭借《黑洞》、《冬至》、《七日》、《生存之民工》迅速站稳脚跟。虽然靠电视剧维持生计开始,但管虎认为电视剧这东西,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未来的电影。

 

  2009年套拍于革命战争史剧《沂蒙》的电影《斗牛》获得金马奖最佳改编剧本奖,让管虎终于有了足够的信心重回大银幕。因为《斗牛》受金马奖肯定,管虎将他筹划多年的影片《杀生》同样寄希望于金马创投会,“《杀生》这部戏在筹备和成立之初是挺艰难的,因为形态相对有一点点特殊。它的叙事方法包括未来风格都有一点点魔幻感,其实也有一点点黑色幽默,不是一个正常的投资商能接受的。我们在做这个故事的过程当中,会心惊胆战,一直在等待一次机会,这个机会无非就是认可剧本、认可创作团队的投资方。金马奖,太多懂电影喜欢电影的人凑一块了,我觉得可能性会大,抱着这么一个希望。”

 

  管虎记得当时带着《杀生》的剧本去创投会的情景,“我觉得我年纪算大的,全是二十多岁的小孩,很多人都是充满着热情。但我想我不用羞涩,尽量去争取,也不要怕累,跟更多想帮助你的人打交道,你去创造机会,不能被动地等待。”也就是在创投会上,《杀生》找到了合适的“东家”星美北京国际有限公司,“其实当时感兴趣的资方很多的,但是你不能奢望马上这几天得到资金,你要跟进后续,这些工作需要身边有个人去做。我这个戏呢,身边没有这个人,全是靠自己。我也没经验不知道是有后续跟进的,还指着100万元新台币(约21.49万元人民币)的小钱呢。中途出去抽烟,认识了星美的董事会主席覃宏。‘哦您就是覃老板’‘哦你就是管虎’‘你后面要干吗?’‘我后面要……’‘那创投会看看你的剧本’回来以后北京一跟进,这事就成了。”

 

  个人意志与市场需求并不冲突

 

  管虎早期电影作品多被禁播,沦为“地下电影”,比如《头发乱了》。在管虎看来“进入主流很需要本事”,“我以前也参加过一些小电影节,获过一点奖,意思不是太大。地下电影的年头已经过了,我希望用我的本事做到主流、不丢人,就是最高兴的事情。”

 

  电影行业极具商业色彩,有时市场诉求会和导演个人意志相违背,有人评论管虎识时务,懂得适应潮流,而他自己却并不赞同这点,“我不觉得市场和个人意志的冲突有多大,起码表达上是不冲突的,冲突的是制作。需要200人,只够150人的钱,那就调整呗,但犯不上因为这个就怎么样。如果只有5个人的钱,那就不拍这个故事,拍别的呗。对我来说,表达当然是重要的,拿《杀生》来说,要把故事主题展现出来,同时故事还可以很好玩,有市场,一举两得,不挺好吗!”

 

  管虎试图通过《杀生》尝试属于中国的类型片探索,“对中国电影我一直很困惑,不知道是不是该做完全符合世界公认的类型片元素。我觉得中国市场现在还不太适于用完全美国人的经验做过来。也许有成功的例子,可能对我不合适。对这电影(《杀生》)我们当时说白了是‘四不像’,各类型都会有一些。综合成了一个什么东西呢,就是我想要的东西。非要给它定位的话——黑色的、悬疑的,有些幽默色彩,还有一点点悲情感。这几个东西放一块,听上去不太可能,但对我来说这个电影就做点听上去不可能的事也没什么不好的。所以也是这么尝试的。”对这部风格之作,他坦言:“我不指望所有观众喜欢,只要有人慧眼识珠,这部电影就有存在的价值。”

 

  对于此次中国少壮派导演的集体爆发,管虎并不认同“阻击好莱坞”“华语片保卫战”的说法,“说阻击,说保卫,这就已经承认自己弱势了。好莱坞早就该来了,能帮助淘汰更多的不良从业人员,观众有选择,才会慢慢成熟,变得挑剔、有判断,它是市场成熟过程当中必须要经历的一个阵痛。”是否担心国产电影的空间会受到挤压?管虎表示有信心:“老百姓吃西餐能吃一年?我就不信了,他肯定三天就得换炸酱面了。”

 


导演杨树鹏(资料图片)

 

  杨树鹏:我就是要按自己风格说话

 

  杨树鹏,这位1970年出生的陕西人,当过消防员,学过美术。因为父亲是电影放映员,杨树鹏从小就对电影充满迷恋,也与很多导演一样,在录像厅时代看过了大量中外影片。因为不是科班出身,他没有凭借一时的冲动直接勇闯电影圈,而是采取曲线的方针,按照既定计划先从电视台的策划和编导干起,一方面拓展人生阅历,另一方面用做电视的经验为今后的电影工作铺路。

 

  从拍《电影传奇》到自己拍电影

 

  杨树鹏参与策划并打造了央视的两个王牌栏目《实话实说》和《电影传奇》,后者让他的工作跟电影终于紧密联系起来,“我当时是中央电视台的电影达人,同事买片、看片都会来听取我的意见。”这两个栏目让杨树鹏的事业迎来了第一个高峰,顺风顺水的他曾经跟电视台的编导们约定,等《电影传奇》做到一定程度,他们要一起做一部电影。

 

  杨树鹏在2007年开始筹划讲述在战争背景下发生的一段忘年恋的影片《烽火》。青年导演最困难的永远都是找投资这个问题,杨树鹏的朋友很热心地介绍了几个煤老板。刚开始他还兴致勃勃地跟煤老板聊天,渐渐的他发现需要花一天时间先听煤老板讲自己的发家史,然后才能聊电影的事。当熬过发家史那段终于可以聊电影后,煤老板又不懂导演的想法,双方就好像在两个时空内对话,杨树鹏最终还是没能忍受住这样的煎熬而选择放弃。

 

  因为《烽火》需要的投资并不大,最后他的朋友们一商量,每人拿出一部分资金交给杨树鹏,由他去折腾。《烽火》就是这样拍出来的,由于各种原因,上映时几乎悄无声息,但是这部处女作并没有赔本,杨树鹏回忆:“那部影片总共才200万元,成本特别低。通过一些版权买卖,上映的时候基本没有压力。”

 

  这部另类的战争爱情片还入围了上海国际电影节亚洲新人奖单元,在杨树鹏参加电影节时,有人告诉他,可以顺带去参加创投。就这样,杨树鹏带着第二个项目《我的唐朝兄弟》参加了创投论坛,获得了“最具市场投资潜力项目”称号。他从台上下来,投资商一窝蜂地围过去,很多都表示 “你的项目我来投”。就这样,杨树鹏收获了一大摞名片,但之后又都了无音讯。最后,还是发行《烽火》的星美和上影联合投了这部电影。

 

  捆一块就能抗击好莱坞?

 

  《我的唐朝兄弟》是一部古装动作喜剧,上映后引起的争议很大,有人兴奋因为影片创新、另类,有人骂它是烂片因为逻辑混乱。该片最终票房不过千万,被认为是当年贺岁片中“最悲剧”的一部,后来还被发行公司当成了发行失败的“反面教材”。

 

  票房的失利让杨树鹏沉下心来反思问题所在:“我确实错误地判断了市场的规律。”但是,转行之后的连连失利,却没让杨树鹏放弃导演这个行当,“每次看到批评,我都挺紧张,看到谩骂就沮丧,但这几年我也会收到私信,说无意中看了‘唐朝’,很喜欢,表示对我的支持,我就开心。毕竟我听到了鼓励,那些能感受到电影内在精神的观众对我帮助特别大。”

 

  2010年杨树鹏接到一个名为《时空地道》的剧本,曾以赵薇产后复出、赵薇黄晓明十年后首次合作为噱头,是一个从现代穿越到民国的戏。朋友找他救急:景已经搭了三分之一,花了好几百万,但是演员撤了、摄影师撤了、投资撤了。杨树鹏接下这个烂摊子,纯属与监制私交好。他放弃了一个几近筹备完毕的6000万元投资的大片,转而去做一个更能表达自我的中小制作影片,并且把当时已经打算放弃的黄晓明又拖下水,共同参与投资了《匹夫》。

 

  匪帮片《匹夫》终于如期在各大影院上映,与杨树鹏前一部作品的遭遇相似,影片也饱受“剪辑混乱”“逻辑不清”等诟病。对此,杨树鹏的回应是:“我就是这样的风格,没办法。”他说:“我特别想让每个人都喜欢,但没办法,我有自己的语言系统,如果你不喜欢它,就会觉得它跳脱、混乱,如果你喜欢它,你就会说:‘对,这就是他的风格。’我也希望你们能进入,但其实这很困难,我们不在一个频道里,我说到舌头流血你也不会喜欢。”

 

  谈到所谓青年导演“抗坞”,杨树鹏觉得尽力就好,“这一批年轻导演,水准都不错,但你要说三个人、五个人,捆一块能抗击好莱坞,我看不见得。就跟匹夫二字一样,它可以是褒义的、中性的,甚至是贬义的。可以是匹夫之怒、匹夫之勇还可以是匹夫之责。匹夫虽是小人物,但却有勇气,有担当。古人说匹夫之怒,血溅五步,就是这个意思。”

 


导演宁浩(资料图片)

 

  宁浩:好好学习才是生存之道

 

  宁浩新片《黄金大劫案》是以成长与牺牲为主题展开的,青春与冒险充满整部电影。对宁浩个人经历而言,选择拍电影就是人生中的一次冒险,“当时山西我呆的那个地方其实没有一个很好的拍摄电影的环境。你说你想选择拍电影跟今天说你想当宇航员差不多,有点不着调,有点远。”

 

  最穷酸的时候拍戏最痛快

 

  宁浩1977年生于山西,曾做过自行车装配工、音乐人、舞台美术设计、广告设计、平面摄影师、摄像师。他曾就职太原话剧团,后考入北京师范大学艺术系,学习导演。2003年6月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在所有的艺术形式中,宁浩最先喜欢上的是画画。不过由于色弱,他不得不放弃。放弃的时候他并没有想到日后会成为一个成功的导演。在他看来,自己选择的路就要坚定不移地走下去,“你只能想‘我要这么做,是因为我爱电影’,就简单了,哪怕不成功,我也喜欢,我也乐意扔掉别的东西。”

 

  2003年,宁浩自己出资,一人身兼编剧、导演、摄影,回到家乡山西执导了他的首部电影作品《香火》。当时宁浩的一个小学同学出家当了和尚,认为做和尚可以不用要饭而且可以到处坑蒙拐骗,由此激发了宁浩的灵感,写了一个关于寻找信仰的故事。在《香火》拍摄过程中惨遭投资方撤资,宁浩也自嘲用的是当时最穷酸的剧组,但这部穷酸的影片后来获得了东京银座电影节大奖、香港国际电影节亚洲DV竞赛单元金奖等一系列奖项,颇受好评。

 

  2004年宁浩又投入电影《绿草地》的创作,又是难逃资金短缺的劫难。这部讲述内蒙古边境地区人们生活的喜剧片在拍摄期间,深入内蒙古大草原,条件之艰苦,让宁浩记忆深刻。他打趣说,那叫“通讯基本靠吼”。戏拍了几天,演员受伤,工作人员也陆陆续续走光了,最后剩下十来个人。但宁浩却说那时候拍戏是最痛快的。《绿草地》虽不是什么大制作,但绝对不乏令人莞尔的细节,是一部不会冷场的有趣电影。

 

  《绿草地》的成功,让刘德华对当时27岁的宁浩产生了好奇:“他居然可以把一个那么闷的故事讲得这么精彩,很难得。”于是,刘德华投资宁浩拍摄了《疯狂的石头》。这部小成本的商业类型电影,虽然没有大牌导演和国际巨星,但凭借着扎实的剧本,熟练的叙事策略,导演敏锐的戏剧才华,影片浓郁的生活气息,在短短时间内,创造了票房千万的神话,取得了巨大的成功。随着2009年《疯狂的赛车》全国票房突破1亿元,宁浩成为继张艺谋、陈凯歌、冯小刚之后第四位迈入亿元俱乐部的内地导演。

 

  2010年《无人区》未映先红,仅搜索关键字“无人区”,百度累计达4840000次;Google累计达24000000次。虽然目前该片还处于搁浅状态,但是宁浩对该片上映并没有失去信心,“《无人区》还在正常的审查之中。”

 

   真正的强大不是扬长避短,而是将短练长

 

  “疯狂”系列的成功让人认识了原本有点“边缘化”的电影人宁浩。多线条的故事结构,浓重而幽默的重庆方言色彩,本土化的喜剧效果让许多观众成为“疯狂”系列的粉丝。然而在新片《黄金大劫案》中,宁浩却大胆放弃了他惯用的叙事手法,从头到尾清晰明了地去讲一个故事。不过影片评价褒贬不一,有人甚至直指“剧本结构单薄,砸掉了好不容易在影迷中建立起来的‘疯狂’信誉”。对此,宁浩早有心理准备,在他看来,《黄金大劫案》是他关于成长的一次汇报演出,“你能说,只会唱一首歌的人是好歌手吗?导演也是要升学的,我不能在小学一直呆着了,我不能再疯狂了,我又不是疯子。”

 

  随着引进政策的拓宽,好莱坞大片的强势来袭对国内电影行业造成了一定的冲击,《黄金大劫案》之所以选在“五一”档是因为5月是国产片保护月,但是《泰坦尼克号3D》已经在内地卷走了7个亿的票房,加之《超级战舰》的夹击,宁浩形容“好莱坞大片”像是一个冷静而可怕的机器:“他们拍一部电影,太知道哪些是观众要看的,当然他们对文化并不负有责任,只对市场负有责任。好莱坞电影经历了那么多年对市场的摸索,以及对拍摄技术的积累,很强大,像他们的汽车工业一样,进口车当然比国产车强,我自己也开进口车,作为观众也看好莱坞大片。”

 

  当下很多内地本土导演还在为自己相对于国外电影从业人员更了解本土文化而沾沾自喜,觉得只要扬长避短就能稳守市场,但宁浩并不认为这是一个正确的生存之道,“我发现美国人要了解你的文化也非常快,《功夫熊猫》就证明了,我只需要你的符号,其他的东西统统都不需要,你的文化我仍然可以了解。台湾人曾经选择过这条路,曾经退守到自己了解的文化,但其实一样,只留了个特别小的空间。那不是一个生存之道。”他认为真正的强大不是所谓的扬长避短,而是在短时间内强大自我,将自己短的一面练长,“好在我们进入了一个第三信息时代,这个时代将我们的学习成本大大降低,虽然我们有几百年的差距,但也许我们过去三百年要走的路,今天我们在三十年之内可以走完,所以只能鞭策我们多加努力学习,缩短差距。”

(编辑:汀)

 

会员评论 (共3条)

2012-5-4 22:32:13

太浮躁,一堆烂片简直就是谋杀观众呀

------------------------------

回复 (0)

2012-5-3 12:40:38

国产坑爹的时代已经结束了!国产烂片去死!

------------------------------

回复 (0)

2012-5-3 9:12:19

数据说明一切,观众想睇什么片,国产片导演太浮了,还是现实点好,拍些观众想睇的片!

------------------------------

回复 (0)

热门新闻排行

  • 每月
  • 每周

视听抢鲜看

《洛克》首支预告片

汤姆哈迪实验性新片 心理惊悚"在路上"

《霍比特人2》巨龙奥秘特辑

“卷福”献癫狂式表演 2月21日登陆中国内地

 "冰火"第四季曝新预告17日

 《坚不可摧》奥林匹克版预告17日

 "霍比特人2"新款中文预告17日

更多>>

最新图集

更多>>

精彩推荐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科幻片、恐怖片和超级英雄电影构成了今年的主力,大导演个人趣味的挥洒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