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资料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新闻>>王全安谈《白鹿原》:中国电影无需过度保护

王全安谈《白鹿原》:中国电影无需过度保护

2012-9-6 8:23:41 来源:人民日报

电影《白鹿原》剧照

 

  距离电影《白鹿原》上映愈来愈近,围绕电影的各种话题早已吊足了观众的胃口,可导演王全安依旧忐忑。他有点儿不好意思地笑说:这大概是导演的通病,即便是最具票房号召力的导演卡梅隆也不例外。

 

  在日前由《文史参考》杂志主办的“国历沙龙”上,记者见到的王全安,一顶棒球帽、一身休闲装,透着三秦男儿特有的诚恳和粗犷。别人发言,他安静聆听;自己发言,不故作深沉、不居高临下,语气谦和又暗含力道。当然,我们谈论的焦点还是电影《白鹿原》。

 

  “改编《白鹿原》几乎是九死一生”

 

  记者:电影《白鹿原》9年中经历了“换导演”、“换演员”、“被撤资”等各种风波。有人说,接力棒从“第四代”导演吴天明传到了“第五代”张艺谋,到你手里恐怕已经成了“烫手的山芋”。你为何决定接下它?

 

  王全安:《白鹿原》用陕西方言写成,是一部地域性很强的小说,由陕西人来拍电影似乎顺理成章。不过,最重要的还是作品打动了我。它写出了陕西人尤其是关中农民的精神特质。我决定拍电影《白鹿原》之后,首先到陈忠实当年翻阅三个县志的地方待了一个多月。这让我确立了对这部作品的信心,因为它是扎实可靠、值得信任的。小说《白鹿原》给人最直观的一个印象是血性,写出了陕西人性格的质地,外表看起来木讷,性子有点“一根筋”,甚至有些暴烈;另一印象是情爱。二者的结合,反映出这片土地的繁衍的力量。所以,拍摄《白鹿原》是一项挑战。

 

  记者:这种挑战来自于剧本改编吗?原作曾获茅盾文学奖,畅销近20年,已成为中国当代文学的经典、几代人的阅读记忆。把这部具有史诗气质的文学作品,改编为有限长度的电影,十分冒险。

 

  王全安:改编《白鹿原》的过程几乎就是九死一生!就像你主动跳入一个陷阱,既要不怕死,也要有智慧,想方设法从陷阱里逃生。

 

  《白鹿原》给我的感觉尤其如此。它太庞大,洋洋洒洒几十万字,展现了半个世纪里近百人的历史,电影根本不可能全部容纳。所以,改编的基础在于找到适合自己表达的方式,重建一部完整的电影。我们抓住了两条主线索,一是关于历史、时代大背景的风云变幻;二是人与人之间的冲突。我们先将原作打散,而后筛选、简化,按照主线索重新建构一个电影文本它源自小说,又具有电影本身的语境和价值,能带给观众新鲜的体验和感性滋味。

 

  特别要感谢陈忠实,给了我重走这段历史的机会。我希望,观众通过电影也能获得这种历史的在场感和参与感。

 

  记者:小说《白鹿原》,必然“浸染”了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历史语境和社会思潮。如今在银幕上再现“白鹿原”,必要性和现实意义是什么?

 

  王全安:拍摄前,我曾与陈忠实有过交流。他告诉我,《白鹿原》最想说的就是一句话:自从封建帝制瓦解之后,我们的文化就没找到“北”,一直延续到现在。

 

  而电影《白鹿原》想表达的是,一百年前,我们的农耕文明在西方工业文明的入侵下,被迫向西方学习,于是有了一百多年来的自我批评、检讨反思。我们不断质疑、动摇自己的文化传统,我们受挫、愤怒、迷茫,一直在找寻方向。国家体制可能在有限时间内建成,而民族心理、伦理价值绝不可能。缺少传统文化的支撑和约束,我们的精神不断受“苦”,它摇摆到一边直至头破血流,随后摆向相反方向,可能又是一个极端。在今天,这个钟摆就摆向了欲望。这全是由于一百年来,我们的 “精神家园”不断失守造成。

 

  “中国电影无需揠苗助长,更无需过度保护”

 

  记者:电影《白鹿原》最初版本长达四五个小时,而即将上映的版本只有两个半小时,你怎么看待这个过程?这些剪辑对你试图表达的厚重有没有伤害?

 

  王全安:电影导演,不论在世界任何地方都会遇到相似的问题,即个性与标准之间的冲突。现在《白鹿原》要到美国发行,美国人竟然要求按照他们的方式重新剪辑!所以,我更倾向于把它看作一个职业问题。如果你真的热爱这个行业,就更应该把时间和功夫都用在电影本身。你想,电影诞生百年,名垂青史的才有多少部电影?多少位大师?所以,真正困难的在于完成一部好电影。

 

  电影人还是要回归自己的职业,别回避,也别哭闹撒娇,尽力在现有条件下取得最大的进展。要知道,艺术家自身的惰性也是很大的,阻力也是对艺术创作的一种激发。你“冲”过去了,在表达方式上有所突破,反倒是一种成全。《白鹿原》拍摄完毕,我内心比较安然,可以坦荡地交给陈忠实,交给历史。至于什么时间以什么方式完整地交给观众,与作品完成相比,并不是那么重要。对中国电影环境的未来,我也并不悲观。

 

  记者:这次出任长春国际电影节评审主席,你对中国电影的当下与未来是否有了新看法?


  王全安:参加长春国际电影节任评审主席,是我很想更多地关注中国电影,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参与,为中国电影多做点什么,也希望能跳出自己的电影小圈子,以更宏观的视角去思考中国电影。我认为,正能量是当下中国电影最需要的。过去,我们批判、抱怨、哭诉的已然很多,甚至成了一种矫情。抱怨和批判,实质是对自我的解脱,而这也催生一批批的“懒人”。说实话,建设比批判、破坏要吃力很多,因为建设要承担风险、承担后果。

 

  从大环境的营造来看,中国电影无需揠苗助长,也无需过度保护。能够给予中国电影相对宽松的条件以及与国外电影接近的待遇,也许是最好的保护。面对好莱坞,最好方法就是学习对方。学习它通行世界的秘诀不仅仅是大投入、大制作,而是对人性的挖掘、道德的理解。后者,恰恰是我们最缺乏的。

(编辑:beryl)

 

会员评论 (共1条)

2012-9-6 12:22:31

要是没人去看你的白鹿原,我看你还这么说不

------------------------------

回复 (0)

热门新闻排行

  • 每月
  • 每周

视听抢鲜看

《洛克》首支预告片

汤姆哈迪实验性新片 心理惊悚"在路上"

《霍比特人2》巨龙奥秘特辑

“卷福”献癫狂式表演 2月21日登陆中国内地

 "冰火"第四季曝新预告17日

 《坚不可摧》奥林匹克版预告17日

 "霍比特人2"新款中文预告17日

更多>>

最新图集

更多>>

精彩推荐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科幻片、恐怖片和超级英雄电影构成了今年的主力,大导演个人趣味的挥洒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