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资料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新闻>>对话张元:执著真实二字参透残酷青春

对话张元:执著真实二字参透残酷青春

2012-9-11 16:06:36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肖扬


张元

 

  张元导演身上的T恤在多伦多反复被外国影人夸奖,其实那只是再普通不过的一件胸前有银色亮片拼成的英文“荣光”一词的棉质短衫而已,但是,这件T恤配上张元满头蓬勃的小卷发和一幅懒洋洋的柔和面孔,就神奇地爆发了“艺术”的特效。


  张元并没有去追求艺术的外表,但他确实骄傲于拥有“艺术家”这个身份,或者说,这幅“铠甲”,这让他能够胸怀理性的光去怜悯众生,与人间的苦难周旋,而不是随波逐流地抱怨和沉沦。在他众多的作品和此次在多伦多首映的新片《有种》中,这种来自于内心深处的冷静求索始终渗透其间,也让外界的视线从他的T恤透视到他的内在,由此,国外的老朋友拍着他的肩膀说出的“完整”贺词是:“张元,我喜欢你的T恤,还有,你的电影。”


  我倾听了他们各种的不幸。我要以这些真实的故事为素材去创作一部电影,虽然我对整体社会结构很难了解,我也不能帮助他们解决问题,但是,我可以代表他们去追问生活,当人们有机会去分享彼此心灵的同时,我们的心也可能会变得更加柔软。


  谈《有种》创作

  面对80后北漂,我感觉到怜悯、困惑还有钦佩


  电影《有种》北京时间今日在多伦多电影节全球首映,影片将于11月在内地上映。这部作品源于张元的一次“跨界”行为,两年前,他受邀在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展示他的摄影和视频作品,希望以“有种”为精神的诱饵,钓出在北京这座城市中潜藏的叛逆而鲜活的年轻一代。当时的“召集令”在微博上呼唤那些“有一个躁动的心,不安于朝九晚五,脑海中尚有理想撞击”的20岁到30岁之间的年轻人讲述自己的故事与经历,然后,张元会有选择地在图片和影像中去挖掘那些具有真实质感的生活,完成对于80后北漂的精神谱系的调查。


  这个很酷的广告短短的时间就引来了200多人报名,摇滚乐手、模特、股票操盘手、保镖、社会工作者、大学生、无业者等形形色色的人群涌到了张元面前,然而,这些人的讲述给张元带来的并不是新奇,而是震惊:“我没想到,80后的人群这么不幸福,他们讲述的并不是奋斗的励志故事,而是真切的痛苦,比如,有的人从来没爱过别人,也没有被人爱过;有一个文身的男孩,刚刚20岁,却换过10多个工作,我倾听了他们各种的不幸——破碎的家庭,情感的缺失,生存的贫穷。面对他们,我感觉到怜悯、困惑还有钦佩,我于是就想,我要以这些真实的故事为素材去创作一部电影,虽然我对整体社会结构很难了解,我也不能帮助他们解决问题,但是,我可以代表他们去追问生活,当人们有机会去分享彼此心灵的同时,我们的心也可能会变得更加柔软。”


  《有种》与《北京杂种》是相续的


  张元多年前的电影叫《北京杂种》,如今的电影叫做《有种》,两者是否是岁月隔断的上下集?张元表示,“有种”这个词带着一股内心的气力,在影片中也形成了多种含义的对撞,“‘有种’可以是对于平等的渴望,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那个‘有种’;是对于这些处于挣扎中的年轻人的赞叹和鼓励,如同影片的台词所说,‘在看不到光明的地方,黑暗是另一盏灯’,活着并不容易,但他们的残酷青春会在生命中凝成另一层诗意;而在精神的探寻上,可以说,《有种》与《北京杂种》是相续的,20年前,我在北京这个城市中看到了年轻人肆意宣泄的力量,聚集了歌手崔健、窦唯和何勇,用音乐架构了一些模糊不清的故事线索,那一代人如今已经年华老去,新一代年轻人却在更大的压力下成长,两部电影会勾勒出历史的纵深。”


  谈电影审查 对于题材的选择并不刻意


  它也许会逼迫你从另一种角度去思索电影的生存,以温暖、诗意、幽默的方式去化解残酷。


  这20年,对于张元自己来说,也是别有意味的,1993年,因《北京杂种》私自出国参赛,张元受到了禁拍处罚,直到《过年回家》的公映才终于让他从“地下”回到“地上”。这些年来,禁拍的痛苦、因独立制片而受到的排挤并没有让他缩手缩脚,他的作品锐利地关注过摇滚乐手、同性恋、杀人犯、精神病家属等边缘人群,张元表示,自己对于题材的选择并不刻意,大多是机缘巧合,但只要是发现了生活中真实的存在,他就会有创作的冲动,直到将这份真切表达出来才能心安,“我一直以来对于真实二字耿耿于怀,中国电影不该回避生活,因为生活中的故事比编撰出来的要精彩一百倍,所以,我的电影《妈妈》、《东宫西宫》都是半纪录式的,《过年回家》采访了十几个监狱。而另一方面,真实也令我在创作上痛苦,因为要把碎片化的真实信息和细节像七巧板一样精准地拼接,还原出生活的质感,需要极强的驾驭能力。”


  中国电影环境已经改变了很多


  很多中国导演都因为电影审查的原因将现实题材视作禁忌之地,张元也能够感受到来自审查的束缚,但是,他觉得艺术家的妥协并非是绝对的坏事,“它也许会逼迫你从另一种角度去思索电影的生存,以温暖、诗意、幽默的方式去化解残酷”,在张元看来,中国电影环境已经改变了很多,“其实,社会与艺术之间一直相互地妥协走到了今天,我拍第一部作品《妈妈》的时候,当时中国只有16家电影制片厂可以拍电影,它就成为了中国第一部独立电影无法批准上映,而如今,独立的个人、独立的公司已经可以申请单项指标,独立制片已经很普遍;拍《东宫西宫》的时候,华人历史上也没有这样的电影;《北京杂种》那个时候,摇滚乐在某种程度上看来有点像洪水猛兽,今天北京已经有数不清的摇滚乐队。”


  但是,张元依然呼唤导演自我的觉醒,“但是,如今很多导演却背负上了另一个枷锁,那便是市场,很多导演遗忘了自己作为艺术家最该追寻的是艺术、是好的电影。”对于自己心中的好电影,张元说:“好的电影其实有很多标准,但他们也有共同点,那就是饱含理想、艺术性、创造性和探索性。”


  谈电影节 不必过于看重电影节


  一部电影未得奖并不意味着它水准不高,得奖可能会对于影片的销售和宣传有一些益处,但要靠很多的巧合成分。


  此次,与《有种》一同来到多伦多电影节的还有《王的盛宴》、《十二生肖》、《搜索》、《危险关系》等剧组主创,可谓是华语片的大聚会,而相对应的是,同期举行的威尼斯电影节上,华语电影无一进入主竞赛单元。媒体猜测这与深爱中国文化的马克-穆勒卸任电影节主席有关,对此,张元表示,这是一种误解,“1999年我的《过年回家》在威尼斯拿到了最佳导演奖,当时担任主席的就是现在的新主席阿尔伯托,他现在又回归这个职位了。其实,电影节的选拔有很大的偶然性,电影节不是体育竞赛,必须层层选拔才能参赛,电影节的选送是有些随机的,不仅是主席本人去选,还有很多的选片人。全世界一般有几千部影片报名,中国电影未入选并不奇怪。德国也是电影大国,可是在近15年没有一部电影入围戛纳电影节,那是什么原因呢?不是说德国电影就不好,那可能是制作时间等各个方面的原因。”


  如今,张元已经担任过大大小小几十个电影节的评委,参与的电影节更是上百,对于电影节,张元表示,不必过于看重,“电影节其实就是一个平台,就相当于商品的展台一样,一部电影未得奖并不意味着它水准不高,得奖可能会对于影片的销售和宣传有一些益处,但要靠很多的巧合成分。”


  中国电影不必靠参加电影节来向国际证明自己


  几乎每一部作品都参加电影节的张元已经深谙海外市场,他是否会因迎合“国际化”而放弃中国式的表达?张元笑道:“其实对于打开海外市场,我没有任何先见之明,只是运气而已,当时我的第一部电影《妈妈》未被批准上映,但是香港影评人偶然看到了,非常欣赏,之后,王家卫导演将这部影片的拷贝放在自己行李中带到香港,香港影人又推动了这部电影在国外电影节的参展,该片又不负众望获得了奖项,从此,我和海外的版权公司就建立了合作关系,延展到现在。”张元表示,自己从来不会拍摄给外国献礼的作品,“其实,东方和西方电影的巴别塔早已经建好了,处于不同文化语境的人们也早已经通过电影、文学、绘画,发现了人性是相通的,彼此的对话已经完成,中国电影不必靠参加电影节来向国际证明自己。”

 

(编辑:ruo)

 

会员评论 (共2条)

2012-9-14 17:12:06

期待~张元其实蛮不错的

------------------------------

回复 (0)

2012-9-11 18:32:16

等我考完试把张元的电影看一看 难道他的电影可以公映了?

------------------------------

回复 (0)

热门新闻排行

  • 每月
  • 每周

视听抢鲜看

《洛克》首支预告片

汤姆哈迪实验性新片 心理惊悚"在路上"

《霍比特人2》巨龙奥秘特辑

“卷福”献癫狂式表演 2月21日登陆中国内地

 "冰火"第四季曝新预告17日

 《坚不可摧》奥林匹克版预告17日

 "霍比特人2"新款中文预告17日

更多>>

最新图集

更多>>

精彩推荐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科幻片、恐怖片和超级英雄电影构成了今年的主力,大导演个人趣味的挥洒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