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资料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新闻>>陈忠实:《白鹿原》讲述对吉祥生活的向往

陈忠实:《白鹿原》讲述对吉祥生活的向往

2012-9-21 15:51:57 来源:北京晨报 作者:刘婷

《白鹿原》小说封面


  出版20年,电影上映,《白鹿原》中的故事,在今天依然被人们言说着。日前,晨报记者专访《白鹿原》作者陈忠实,关于白鹿原昨天的故事,关于《白鹿原》出版20年来从误解到理解,以及白鹿原上,小麦地变成大学城的今天…

 

  在写作8万字的中篇小说《蓝袍先生》时,陈忠实的笔触触及到主人公生存的古老的南原,尤其当“笔尖撞开徐家镂刻着‘读耕传家’的青砖门楼下的两扇黑漆木门的时候, 我的心里瞬间发生了一阵惊悚的战栗。”以往多把目光聚集于现时这片土地上的陈忠实,忽然意识到他对昨天的白鹿原有着“丰厚的尚未触摸过的库存”。

 

  陈忠实在《白鹿原》创作手记中写道,“在我之前的两代或三代人, 在这个原上以怎样的社会秩序生活着? 他们和他们的子孙经历过怎样的生活变化中的喜悦和灾难……以这样的心理和眼光重新阅读这座古原的时候,我发现这沉寂的原坡不单在我心里发生响动,而且弥漫着神秘的诗意。”

 

  这就是《白鹿原》要说的故事。

 

白鹿原White Deer Plain(2012)海报 #05

《白鹿原》横版海报

 

  秘史

  某种未被发现的神秘性

 

  北京晨报:《白鹿原》小说的开篇,一句话令人印象深刻,是巴尔扎克的一句话,小说被认为是一个民族的秘史。您怎样理解秘史的秘?

 

  陈忠实:秘史不是正史,小说是艺术的再现、生活的再现。生活和艺术,都带有原始的、未被人发现的某些神秘性,正史也许未能注意。神秘性在于,那段生活,可能未曾被人解释过,带有新鲜性,也就带有神秘性。那段我们白鹿原昨天的生活,我们生活经历了什么,有一些未被人发现,就带有某些神秘性和新鲜。

 

  死亡

  对灾难,老百姓没有抵抗能力

 

  北京晨报:《白鹿原》中,死亡是一个关键词。其中充满人物各种各样的死亡,您怎样理解死亡与生活?

 

  陈忠实:那个特定时代,不同人物不同人生的不同归结,大多带有悲剧性,是那个时代造成的。从辛亥革命清王朝灭亡,到共和国成立之间,是动荡的年代,也是灾害频繁年代,人的生存带有很大不稳定性。我在蓝田查阅县志看到,在陕西民国18年,也就是1929年,陕西发生连续三年的大干旱,饿死的人不计其数。那时候没有人统计数字,好多家庭都绝户了。到我的父辈这一代,对饥饿都有记忆,我从小就有记忆,乡村人说到生活困难的时候,就说到民国18年如何如何。

 

  大饥荒刚刚结束,乡村人不能解释的一种瘟疫流行起来,后来我才知道这瘟疫不光陕西,整个北方都在蔓延,人的生命就像草芥一样,更不用说战争和一些其他的灾难。我们今天可能很难想象那时候人生活的灾难。面对这些,老百姓没有任何抵抗能力,就是这么活下去的。

 

  老百姓经历的灾难,大的社会变迁,白嘉轩将之比喻为一个车轴,无论多好的车轴,总有一天要断,不可能永远使用下去,所以人不能老活在过去。这是以白嘉轩的体验,作为一种百姓生活的态度写出来。

 

  白鹿

  对吉祥的一种生存向往

 

  北京晨报:白鹿原是从周代开始一个古老的对您家乡的称呼,为什么在写作中用这个名字称呼家乡,并用作小说的名字?

 

  陈忠实:我也是从县志上发现这个名字的,后来这个名字都失传了。大将狄青在我们原上囤兵养马,白鹿原后来就叫狄寨原了。小时候我都不知道白鹿原,只知道家乡叫狄寨原,我无非是把这个名字复活了。

 

  白鹿这个形象很好,那时候人对白颜色的鹿没有科学解释,认为是一种神鹿,现在我们知道是一种变异。它就是一种吉祥物,家庭、公共建筑多用鹿的造型,此外鹿与福禄寿的“禄”谐音,这些是我们这个民族的生存向往,无论一个地区还是一个家庭。

 

  乡约

  传统社会文化心理当今影响已很有限

 

  北京晨报:《白鹿原》中提及了当时乡村的一种规范,叫做乡约,小说中多个关键篇幅出现了乡约,它代表白嘉轩一代社会文化心理,代表旧时社会文化心理,但它在那时就受到各种挑战,这种心理现在还在支撑中国人吗?

 

  陈忠实:乡约是我在蓝田发现的,蓝田在北宋时,有兄弟四人全考中进士,其中一个人还当过朝廷的宰相。这个乡约是其中一个中过进士的兄弟叫吕大临的作品。它是把儒家文化普及到民间一个最简单的形式。儒家文化深奥,但乡民大部分是文盲,它用通俗易懂的、三字经式的语言,普及到每个乡社,不光在关中,南方也普及过去,教化民众,养成礼仪之民。长时期坚持这个,就给农民灌输一种儒家思想,以此来做事、做人、教育后代,长久就形成了中国人特有的心理结构和心态。

 

  后来我很小的时候,刚刚解放,大约1950年代,我们国家给农民家家门口的门柱上,要写五条爱国公约,那也是解放后教化民众的一种形式,它要比吕氏乡约简单得多,是保证性的东西,比如爱劳动,支援国家之类。乡约这样的东西现在对中国人心理的影响已经很小了,解放以后历经运动,把那些内容当封建思想去批。1950、60年代我国教育方针有一条就是厚今薄古。尽管现在有一股恢复传统文化的思想,但对整个社会人心和人的思想的影响还是比较有限。

 

  女性

  田小娥和白灵是相对的两个反叛者形象

 

  北京晨报:尽管女性在该小说中并没有处于主角地位,但还是受到很多读者、观众的关注,特别是有人甚至评价电影成了白鹿原之田小娥,您对在这个女性身上的包括性描写等争议怎么看?

 

  陈忠实:产生田小娥这个女性形象的灵感很奇特,是从县志里贞妇烈女卷里产生的。我在密密麻麻的姓氏阅览过程里头昏眼花,田小娥的形象就是在这时候浮现在我心里。贞妇烈女卷里隐藏着多少女人的精神痛苦和生理痛苦,现代人应该有感受。那时候别说性解放,女性连婚姻的二次选择权都没有,再嫁就是不忠、不贞洁。现代人应该比那时更强烈地理解当时女性的痛苦,我们儒家思想中最腐朽的一笔,就应该是这一笔,对女人的残害。在这种状况下,我要写一个女人合理生存包括生理上合理生存的要求,来反叛封建家族最腐朽的东西。

 

  田小娥没有任何精神支撑,就是一种合理生存的要求。相对应地涉及另一个人物就是白灵,白灵面对的也是这样一个社会,她很小年纪时,白嘉轩就把她通过包办婚姻许配给一个乡村男孩,但她是接受了革命思想,以先进、觉悟的思想,自觉反叛的一个女性。跟田小娥正好相对,一个旧女性,一个新女性,就个人婚姻来说,她们一个是盲目地反叛一个是自觉地反叛。自觉反叛的白灵,就很容易,尽管父亲与她断绝关系,她说一声我不同意那个包办婚姻,一句话就完了。而田小娥的反叛,最后是以丢了性命为结束的。人们没有看到田小娥与那些男人之间背后隐藏的更深的精神痛苦,包括她对鹿子霖的反叛,为什么她要尿到他脸上,这就是女性对男权社会的一种不堪的反抗形式,她没有权利、地位,甚至连任何强力都没有。

 

  白鹿原和《白鹿原》的20年

 

  白鹿原之变迁

  小麦地变成樱桃园

 

  从小说第一版出版至今,已近20年时间,白鹿原的原上,现在也产生了很大变化。现在陈忠实在西安住的多,但也常有机会回家乡。陈忠实说道:“尤其是我的家乡,灞桥区所辖那一块,现在已经变成一个大学城了,有十多所民办大学,小麦地变成了校园。原上的农民也改变了原来的传统工作,以前他们主要种小麦,现在种成樱桃园了,原上原下,称万亩樱桃园。那儿距西安也不远,十多公里,离西安近又躲开了西安的喧嚣。现在原上西坡上头恢复生态,种上树木。

 

  每到五月樱桃成熟的季节,车水马龙,上原的几条路为之堵塞。我有一次带朋友去玩,堵了3个小时。西安人不光在这摘樱桃,也成为他们散心休闲的地方。那儿没有任何工业污染,春天看草木,五月摘樱桃,夏天原上畅游,上边建了大型葡萄园,冬天甚至上原赏雪,成为西安人的后花园。农村现在已经看不到土坯房了,都是两三层的小洋楼,偶尔有土坯房,都是没有人住的。”

 

  今夕两个白鹿原,在陈忠实的心中,如他所说,麦子的香味和樱桃花的香味他都喜欢。“尽管对老乡村的记忆,有饥饿有痛苦,但作为历史,往往会怀念。一眼望不透的小麦地,尤其是到麦子扬花的季节,弥漫的那个清香气味,令人很沉醉。而现在人们闻到的是樱桃花的香味,而不是小麦的香味了。人也肯定变了,今天的人绝不是白嘉轩时代的人了,人的变化有好与不好,这肯定是难免的,很难用一句话概括。和城市差不多,各有特点。”

 

  《白鹿原》之改编

  电视剧更能解决时空限制

 

  《白鹿原》小说出版20年间,关于改编,一直命运多舛。小说一经出版,立即引发各方关注,在小说出版不到两个月时,当时身在美国的吴天明就和陈忠实取得联系。陈忠实说道:“吴天明想要拍电影,我同意并写下委托书。”之后不到一个月,谢晋的秘书来和陈忠实联系,也想拍电影。陈忠实说:“你说晚了,已经签给吴天明了。后来因为人们对《白鹿原》小说有一些误读,我从媒体上得知,听说不许拍电影,不许拍电视。整个就放下了。”谈及当时对此事的感受,陈忠实说道:“我反应基本平静,相信随着社会的进步和发展,误读会逐步解除。小说能够正常发行、出版对我就足以安慰了。到现在,小说出版20年,电影上映,也表示我们对小说误读的逐渐排除。”

 

  对于电影《白鹿原》,陈忠实给出了好评,并笑称自己是外行人。“原来的电影三个多小时都容纳不了,后来从三个多小时剪到两个半小时,把白灵都剪掉了,只剩一个女性,确实可惜。但即使是现在两个半小时的电影,还是比一般单片长了。”

 

  《白鹿原》还曾改编为舞剧版、话剧版、秦腔版等,陈忠实称他都看过,不同的改编角度不一样。但不管是什么形式的改编,都难以解决的一个问题就是时空限制,不管是舞台还是荧屏,时间和空间都有限,装不了那么多人物和故事。所以导演都集中在白嘉轩、黑娃和田小娥这条线上。林兆华的话剧想全面展现这些人物和故事,但是也很难解决这个问题。很多情节都不能在舞台上直接展现,而是通过人物对话来交代。唯一能解决这个问题的,只能等电视剧了,受时空限制较小,装不下可以再续一集。据陈忠实介绍,《白鹿原》电视剧2010年年末立项,现在已经筹备了一年半。

(编辑:Deborahh)

 

会员评论 (共0条)

热门新闻排行

  • 每月
  • 每周

视听抢鲜看

《洛克》首支预告片

汤姆哈迪实验性新片 心理惊悚"在路上"

《霍比特人2》巨龙奥秘特辑

“卷福”献癫狂式表演 2月21日登陆中国内地

 "冰火"第四季曝新预告17日

 《坚不可摧》奥林匹克版预告17日

 "霍比特人2"新款中文预告17日

更多>>

最新图集

更多>>

精彩推荐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科幻片、恐怖片和超级英雄电影构成了今年的主力,大导演个人趣味的挥洒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