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资料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新闻>>电影评估师访谈录:国内有太多的裸奔项目

电影评估师访谈录:国内有太多的裸奔项目

2013-5-30 12:53:46 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黄小河


《失恋33天》香港版海报

 

  “国内现在有太多‘裸奔’的项目,投资人把钱直接给导演或者制片人,他们直接拉着人就拍了。强的监制就是我们现在国内尤其缺乏的,很多团队还没有意识到监制的重要性。很多‘裸奔’的项目到最后导致了什么结果呢,就是片子拍到一半出现各种情况拍不下去了,最后流产。好的片子一定是有好的监制,像华谊请的陈国富《致青春》请的关锦鹏,都是一部片子强有力的保证。”

 

  海南文创投资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黄星是北京国际电影节创投评委,北京电影学院客座教授。他曾参与《失恋33天》《摇摆的婚约》以及《摩登年代》等多部影片的投资评估和运营监理。在评估师眼中,电影是一个娱乐产品,他们从电影研发剧本时期就开始介入,从各个方面考量最后估算出投入和产出的盈亏平衡点。对于小成本电影《失恋33天》的成功,黄星表示评估的时候预计到会成功,但没敢想过获得3.5亿元票房那样大的成功。

 

好的片子一定有好的监制

 

东方早报:能否简单介绍一下电影风险评估的基本流程?

 

黄星:首先我们不会把电影看成一个作品,而是看成一个产品,准确地说它是一个娱乐产品。它应该是一个BTC(商业机构对消费者)的模式,能够让消费者到电影院买单,这是电影作为产品最根本的东西,也是它和电视剧的区别。电影分不同的类型,所有的类型在评估前都基于三点来进行考量。首先是要看故事讲得好不好,这个是基础。其次是主创和卡司,主创即幕后团队,卡司意味着明星阵容。不同的演员,票房号召力是不一样的,所有的阵容选择一定要和产品相匹配。

 

第三就是渠道,它的营销的形态,渠道的执行力。大片的渠道一定是全媒体的,铺天盖地。小片的情况就不一样了,有可能利用微博这样的社交平台去做。这也是要考察的,你不可能因为是小片,就只有制作的钱,没有宣发的钱,各个环节投入多少需要有一个平衡。以上这几个要点加在一起,是一个电影做和不做的根本。做和不做其实到最后还要看一个投入和产出的盈亏平衡点。你的几点加起来都符合要求了,就要看最后投多少钱,制作多少钱,营销多少钱,是不是能够把投资收回来,基本上前期评估就是这些模块。

  

东方早报:电影投资的不确定因素很多,除了一个班底的匹配度,你认为最重要的是什么?

  

黄星:其实还要强调一下,不管是什么项目,首先需要的是一个类型化的故事,以及类型化的导演、类型化的演员去匹配,这三者必须是统一的。就像《泰囧》,它的外景地在泰国,这样一来制作成本就会升高,相对有一定的风险存在,但是王宝强徐峥黄渤三个人的组合是非常匹配的,所以它3000万元的成本还是可以控制的。除了班底的匹配度,还有两个人很重要,分别是强的监制和强的制片人。

 

  国内现在有太多“裸奔”的项目,投资人把钱直接给导演或者制片人,他们直接拉着人就拍了。强的监制就是我们现在国内尤其缺乏的,很多团队还没有意识到监制的重要性。很多“裸奔”的项目到最后导致了什么结果呢,就是片子拍到一半出现各种情况拍不下去了,最后流产。好的片子一定是有好的监制,像华谊请的陈国富,《致青春》请的关锦鹏,都是一部片子强有力的保证。再说制片人,我们国内的制片人基本上是从电影厂的体系转过来的,所以更多的其实是制片主任,制片主任做得更多的是行政服务类的工作,而不是有决策力、经营运作能力,同时也对影片的艺术和技术质量负责的制片人。所以从整个盘面来看,除了我们前面的风险评估,其实后面过程的监理也很重要,电影是流程管理非常强的行业,就像你所说,不确定的因素很多,到后期就要考量整个团队的运作决策能力了。

 

 

东方早报:一部影片的风险平衡点大致是多少?

 

黄星:比如说一部投资2000万元的电影,至少要收回6000万元才能回本,这就是盈亏平衡点。我们评估的就是有多大把握能够超过这个数,超过这个点才是赚的。有些电影一旦超过这个盈亏平衡点,最后火爆起来,回报率会非常高,但我们风险投资对于这块不会给太多的考量。

 

东方早报:是不是所有电影都可以事先评估?

  

黄星:文艺片不在我们的评估之内。文艺片更注重导演的表达,不太注重对观众的呈现,目标不一样。即使有的影片有票房,也不能量化,所以不在我们考虑范围之内。

  

好的电影能够造星

 

东方早报:评估从什么时期进入?

  

黄星:从研发剧本期就可以开始。

 

东方早报:怎么确定是一个可以做的剧本?

  

黄星:这个剧本的类型是否清晰,这个类型是不是现阶段市场需要的。其实现阶段基本上所有的电影类型都有市场,只不过做得好坏而已。比方说爱情片、惊悚片、动作片,而且现在的电影娱乐越来越复合,不是说一部电影仅仅只有一个类型,有的时候一部影片有好几种类型,但是不是综合了以后就能达到更好的效果,这些都是要推敲的。在类型之后考察的就是题材,题材是否有独特性,跟大众是否有关联,关联度有多少,能不能引起话题。从一部优秀的小说改编到电影剧本,能够做到多少还原度。这些都是我们考察的范围。

  

东方早报:有没有你实践操作过的例子?

  

黄星:《失恋33天》前期就是我们评估的。它当时就是一本小说,看小说其实很简单,我们最终认为可以做,基于以下几点。

  

首先,它有独特性。虽然国内当时爱情喜剧也有很多,但实际上像这种专门做“失恋”的,它是头一个。其次,它的类型是符合基本的市场需求的,这个故事的指向性很明确,光看题目就已经给大众一个很明确的指向了,它是讲失恋的,所有人都曾经失恋过,而且它里边的人物对应的是一个职场环境,在当下都有一个回应,那么这样的构成显然对目标人群是有一个覆盖的。

  

  但是这里边有一个难度,因为小说《失恋33天》是一个日记体的小说,它真的从头到尾写了33天,它要变成电影,就不能这么干了,它必须由日记体变成电影语言,所以这个改编的过程我们会去打一个问号:虽然可以做,但是技术上是有要求的。幸好小说作者鲍鲸鲸是电影学院文学系专业出身,由她自己来完成剧本改编,第一,她有专业素养,第二,她的还原度会更高,所以,我们认为这个剧本是可以操作的。

 

  

东方早报:当时《失恋33天》在演员选择上是如何评估的?

  

黄星:演员选择也是我们在电影组盘时必须要考量的。当时选择白百何,我们认为风险很大,这里有一个性价比的问题。一方面,这部电影不是所谓意义上的大片,也不可能找大牌明星,没有这个预算。另外一方面,导演滕华涛坚持用白百何,他认为白百何一定可以,这个中间的过程还是比较波折的,最后还是尊重了导演的选择。所以,创作者和资方要有一个充分的沟通。事实证明好的电影能够造星,像《疯狂的石头》、《失恋33天》,包括《致青春》,好的电影都可以自己造星,而不是卖明星,所以我们当时更强调的还是内容。

 

  

东方早报:你们给《失恋33天》评估的风险控制是在多少?

  

黄星:总体制片数额应该控制在1000万元左右,如果超过了这个数字,就会存在一定风险,而且我们只负责前期的风险评估,到后期它的制片数额到底是多少,我们也不清楚,这里还要考虑到最初的产品形态和它的营销形态是否挂钩。它的营销当时在微博上做得很不错,还和某婚恋网站有一定的合作,到后面的营销路径和消费群是匹配的。至于它后来走到什么样的位置,说老实话,我们刚开始没敢想过。

  

中小影片是行业的基础

 

  

东方早报:现在很多影片在确定投资之前都会做一些研发调查,在确定班底前都会对主创有一个数据调查,你们现在会把这一块列入重点吗?

  

黄星:我们会有一个数据库,但我认为这个数据是一个刻舟求剑的事情,不能代表全部,可以作为参考。比如说李连杰的数据很好,但是李连杰拍的文艺片《海洋天堂》的票房就不是很好。导演薛晓路也是如此,《海洋天堂》不好,但是《北京遇上西雅图》就很不错。滕华涛也是如此,在《失恋33天》之前的两部电影作品票房也不是很好,时间也过了很久。数据要看怎么用,在匹配的时候还是需要专业人员来操作。确定一个演员或者导演需要与电影相关的创作的知识。

 

  现在我们参与评估更多的就是从项目研发开始,真正的后期评估我们其实不太愿意做。我认为,电影整个的流程重点还是在项目研发上。你在开机之前,就应该把各项工作做到90%,那10%是在拍的过程中去实现的。至于营销,我认为只有好的产品才能有好的营销。

 

东方早报:如果是一个很有票房号召力的导演,和投资人合作过多次,那么下次的投资评估中间的环节是否可以省略?

 

黄星:也不能这样说,我们的评估都是一事一议,这个过程还是必须要做,好莱坞这样的评估过程是一个日常的流程,当然和一个成功的导演合作以后,沟通的内容会少些,但也不是完全的放任不管。我们在看盘面的时候,还必须看监制是谁,制片人是谁。

 

  《失恋33天》就有这样的特例,因为制片人就是滕华涛自己,所以实际上他不仅是导演,他还是一位优秀的制片人。另外一方面,《失恋33天》在最开始投入的时候,就考虑到电影和电视剧版本都要做,从整体看一个项目,即使电影在当时略有亏损,电视剧还是会弥补它的价值的,说白了,这里就有一个投资组合。所以我们在看整个盘面的时候,会去想这个产品能够延伸出几种可能性。

 

东方早报:发行其实也是投资的一部分,在内地发行和海外发行策略上会有什么不同?

  

黄星:其实说策略都是往后的事情了,我觉得发行的关键要点还是看需求,海外市场对于国内的电影是有固定目标的。像美国市场对中国电影的需求就非常简单,就是动作片,而且是大片。这是铁定的消费习惯,你想改变基本不太可能。欧洲可能会需要有一定文艺属性的电影。在日本发行还好,有一个成功的案例就是《赤壁》。但目前国内的海外发行还基本处于不算在投资标准考虑内,你看《泰囧》在国内有12.6亿元的票房,海外票房相比之下就少得可怜。

 

东方早报:从你的角度,什么才是性价比高的电影产品?

  

黄星:有的片子一上来就是5个亿的投资,那票房至少要12亿-13亿元才能回本,这样的片子,即使成功了,你想想看,它的投资回报率才多少?对于国内的中小影片,如果做成了的话,投资回报率不比大片差,尤其2013年的例子非常多。当然也不能说所有的中小影片都赚钱,也有赔的。所以从投资人的角度来讲,他会看投资回报率和相应的风险,风险相对较低,流程基本能够控制,有专业化的团队,他可能会更放心。

  

东方早报:投资人如果把投资一部大片的钱分散到四五部中小影片,这样的回报率会不会更高?

  

黄星:中小影片不管是从产品到消费,满足不同多样化的需求,到人才的储备和培养,都是一个行业金字塔的基础部分,没有大量的中小电影就没有优秀的大片,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我们看美国电影,好像看到的都是大片,但是其实它有大量的B级片,大量的不同的类型片,这是行业基础。单一的投大片或者投中小片都是不可取的,如果我们的产业要健康地发展,它需要的是金字塔形的,而且这个金字塔要扎实,这就需要不同的操盘手根据不同的需要去选择它的投资策略,所以我们应该对症下药,不可能所有人都开一个药方。

  

东方早报:作为电影评估师,你认为评估一部电影最核心的东西是什么?

  

黄星:就是类型,类型就相当于标签,老百姓在进电影院看的时候想看什么,它是体验的通道。所以类型是相对来说比较核心的东西,之后才是题材。

 

  对于某一部特定电影,简单的博弈票房高低,不确定性很高。如果我们以美国为参照,实际上所谓高成本、大制作的“大片”的平均收益率明显高于小成本的制作。这说明赌单片收入不如深入分析公司的电影制作能力。国内的电影消费需求发展很快,所以时不时会出现一些“票房奇迹”,但是不确定的机会错过了也不必过于纠结,重要的还是去寻找能够持续从电影票房中得益的公司,也就是说寻找更确定的收益。

本文只为传播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时光网认同其观点和立场,以及认同文中所述皆为事实。

(编辑:波米)

 

会员评论 (共0条)

热门新闻排行

  • 每月
  • 每周

视听抢鲜看

《洛克》首支预告片

汤姆哈迪实验性新片 心理惊悚"在路上"

《霍比特人2》巨龙奥秘特辑

“卷福”献癫狂式表演 2月21日登陆中国内地

 "冰火"第四季曝新预告17日

 《坚不可摧》奥林匹克版预告17日

 "霍比特人2"新款中文预告17日

更多>>

最新图集

更多>>

精彩推荐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视频大赏]2013年十大电影片头片尾设计

科幻片、恐怖片和超级英雄电影构成了今年的主力,大导演个人趣味的挥洒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