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电影
新闻
新片
热映
排行榜
影评
专题
电影查询
电视
新闻
新剧
热播
排行榜
电视剧查询
人物
新闻
八卦
人物访谈
排行榜
视频
图片
博客
电影电视
明星时尚
文化生活
相册
会员
群组
我的同城
活动
热门话题
群组分类
群组人气榜
游戏
问答游戏
图片评分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大师对谈张艺谋取经李安

首次回应与张伟平分手 称“心情平静”

2014-03-28 10:11:51 来源:Mtime时光网

张艺谋、李安今晨在纽约举行对谈,以“中国的电影,中国的自信”为题,两大导演现场交流在东西方拍电影的经验。张艺谋直接取经李安,下一步准备挑战好莱坞影片。

对谈现场

  时光网讯 由乐视影业主办、纽约大学承办的一场电影大师对谈,于纽约时间3月27日晚8点(北京时间3月28日早8点)开始。张艺谋、李安以“中国的电影,中国的自信”为题进行交流。对谈由华裔纪录片女导演、纽约大学电影系前系主任崔明慧主持,张艺谋、李安现场交流在东西方拍电影的经验,共同探讨中国电影未来。
      
      谈及5月上映的新片《归来》,张艺谋称自己此次是跟过去张扬的风格唱反调,片场拍摄的70天都一直跟自己较劲要“沉得住气”,克制抒情渲染的“冲动”,坚持含蓄内敛的方向。

  而在对谈之后的采访中,张艺谋称,作为自己和之前工作伙伴(张伟平)分道扬镳后的第一部作品,“《归来》是我心情平静、安静的开始,希望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归来’。”

  除了新片,张艺谋还透露自己下一部要挑战“好莱坞的活儿”,算是大制作,类型也是自己未曾挑战过的,自己一句英文都不懂,到时候有问题还要随时向李安请教,不过他也表示,电影虽然是全英文对白,但讲的是“中国题材”,所以“还有发挥的空间 ”。张艺谋所指的或许正是之前媒体热议的中美合拍片《长城》,该片为中国题材的奇幻电影。

  李安更是大吐苦水,称自己在好莱坞拍电影也“差钱”,并透露下一部想做关于拳击和信仰的电影,继续“少年pi“人与神,人与精神信仰的关系的主题,并继续在电影语言技术上有所创新,但因为投资较大,目前卡在资金上,“不上不下”。

  除了互相“取经”,两人还探讨了如何在世界话语中讲述中国人的观念和故事,但他们更关心的是正以惊人速度崛起的中国电影市场,虽然还有问题、还处在只看得到“钱”的阶段,但其活力和从头开始构建的电影工业和文化体系或许带来新的洗牌。李安更笑称,现在的好莱坞不健康,希望中国电影健康,“救救好莱坞”。

现场对话实录:
 
  崔明慧:讲中文、韩语、上海话、广东话,今天的主题是中国电影,中国自信。把这个晚会搞的这么成功,我认识李安大概有三十年了,他一点没变,就是头发变白了,他是这么纯,诚实,而且努力。张艺谋导演也是在中国最成功的导演。当然,张艺谋出的作品比李安多,但是他在中国电影界影响是非常大。
  李安这个人有点奇怪,每个片子是不同的故事,也许因为他是受中西文明的影响。
  张艺谋不断地也是,我觉得他也是对自己非常有挑战性的,我对这两个大导演是特别尊敬的。
  现在请李安和张艺谋导演上台。
  (播放短片)

谈《归来》:

李安:担心观众嫌“闷”,称“劲道在结尾才出来”
张艺谋:小说很多东西不能拍,剧本改了两三年

  崔明慧:刚才你和我们看到张艺谋的新片子《归来》,你是对哪一段觉得最有深刻的印象,为什么?

  李安:比较结尾的地方,因为这个地方比较有尾镜,娓娓叙述过来,没有看到刚才(短片中播放的张艺谋电影)的很夺目的画面,它都是很平静的,而且非常的切实,比我们现在舞台还要平实的灯光,非常的细致,演员的表演,对一般的观众都会比较沉闷,对我看是不会的,它有它非常精彩的,非常内敛的(味道),这种戏到结尾味道慢慢才出来。

      我觉得是突出了人的记忆,压抑跟自由的辩证关系。在结尾的时候有几个画面让我非常深刻,我觉得不光是那个时代的人,每一个人都有那种压抑跟无可奈何,还有对于我们自我的存在(的困惑),我觉得这个其实是一部很好的存在主义的一个电影,人一直在变,社会在变,我们的印象,我们的记忆到底是什么东西。我觉得最后几个画面,我感觉非常感动。

  崔明慧:你同意吗?张导演你的片子99.9%我都看过了,看了这个片子以后,好像是你重新发明了一个新的概念,为什么你选择这个故事?

  张艺谋:首先谢谢李安导演刚才对我的褒奖,也是看了严歌苓的小说很受感动,所以就买了版权,但是我做了很多改动,很多小说里的东西不能拍,我把小说的结尾当做我电影的开始,改得很辛苦,差不多用了两年半到三年的时间改剧本。

张艺谋 

互“取经”:

李安问张艺谋为何回归到朴素?
张艺谋:希望还原到人的故事,回到人本身

  崔明慧:你们好几年没见面了?

  李安:好几年了。

  张艺谋:大概是2007年在威尼斯见过。

  李安:托他的福,我电影比赛的时候他都是评审。(笑声)

  崔明慧:这是中国人的传统,互相帮助。你们很久没见面,心里面有很多疑问要问对方,谁胆子大先开始问?

  李安:胆子小的先问吧。(笑声)

  崔明慧:好。张导演拍的片子,我也是影迷,我想问你是回归到你以前的题材,色彩用的是红色,不是那么的鲜艳,红色在我们电影里面是最难用的颜色,红色你怎么会用的那么好?是什么让你有这种冲力?(但)在这个片子我们看不到了,跟(现场)这个色泽差不多,你经过早期的电影,拍了很多在中国电影界领军的大制作的片子,回头讲一部关于记忆跟压抑的片子,这样平实的拍摄,你的心境是怎样的?

  不是为难你,请你讲一下。

  张艺谋:实际上是有意这样子,我自己觉得很像李安过去拍电影的风格,我从你的《推手》和《饮食男女》看过来。

  李安:那是因为那时候没钱。(笑声)

  张艺谋:我现在属于有钱专门当没钱拍,还是觉得这个故事本身需要娓娓道来,需要返璞归真,希望还原到人的故事上,关注人,也希望把所有的历史记忆都变作细节慢慢地渗透,所以就没有用那种张扬的拍法。

      但是这样对我来说是很有挑战性的,你要沉住气,这个跟李安导演不一样,他是拍那一类电影过来的,对他来说比较自然。我是《红高粱》过来的,所以对我来说是跟自己走反面,要特别能沉住气。其实我常常还想到李安,我拍的时候我会想我这样做,我这样拍行吗?我就会想你看李安过去,他的类型都是这样的。其实我也是这样的,这个故事回到家庭,无论怎么样是通过家庭来传递一个对于历史的回顾和反思,和记忆。所以实际上这个家庭原来小说里写的是大家族,我把他缩到了三个人,最小的单元上,希望以小见大,用含蓄内敛的方式反映。

      差不多拍了70多天,每一天其实都是在挑战自己。因为我的团队是过去的团队,拍的当中摄影师会给你建议,“导演这个镜头那么拍特棒,这样一摇,或者这样那样”,经常有一些渲染性的镜头,或者抒情的比较外化的镜头。这些都很不错,现场讨论的时候,觉得这场戏这么拍很有意思,这个时候就对我有诱惑力,这些东西拍出来不见得差,而且说不定很有效果,可能更加生动一点,但是我常常反思不能这么拍,坚持一种方向,这种坚持跟我自己唱反调是很让人难忘的过程。

张艺谋向李安取经“如何干好莱坞的活儿”
李安:做回自己,也要琢磨好莱坞”通俗“的调调

  崔明慧:你问问李导演。

  张艺谋:我觉得刚才一直在问他各种问题,底下我在干好莱坞的活,李安是我认识的中国导演中游刃在两个世界的导演,在全世界都很少见,很庆幸有李安导演这样中国的代表。我向他请教,干好莱坞的活该找谁,解决什么问题,取他的经,跟他一直讨教。李安导演给我很多建议,现在还是要当面问一个问题,我还是想问一下李安导演,比如说把自己的中国人的某种观念和中国人的方式放到电影当中?   
      说起来很容易,就是刚才李安导演也跟我说做你自己好了,说起来很容易,但是常常会被要求“这是一个给全世界人看的电影”,很多中国人的观念,中国人的细节全世界不一定懂,但是你要拍这样一个电影给全世界看,你希望人家懂,你具体是怎么做?不是简单的说光做回自己,做回自己(别人)看不懂不理你了,这你是怎么处理的?

  李安:对我来讲有两个层次,第一个就是一般的层次,就是你娴熟的部分,电影语法基本是美国建立的,这个你要精通。这个你没有问题,其实不是干好莱坞的活,好莱坞的电影你看得很多了,这个是一般的通俗语汇。这里面基本电影语法差不多,我们都蛮娴熟的,美国建立这样一个片子的时候,也建立一个文化的间隙,很难抗衡的,几斤几量要去算的,大致按我的意思,全世界都要看美国电影,通俗化这点东西要表面上满足。就像在中国你做电影,有两个层次,第一个大家要满足,领导要满足,我们片场老板满足,一般观众基本语汇你要说得通。但是里面真的想夹什么东西,这个东西就各显神通了,看你里面放什么东西,这个有体会的人,他会非常投入。

      我觉得你在做一个大片的时候,我觉得起码你这两个东西要有,表面的东西要有,能够卖座,你花那么多钱拍,一般人进了戏院不知道看了什么。我很陶醉我的那个片子,观众满了一肚子气,那是不行的。它有它的套路,套路的东西说的通,基本语汇说的通,这是功夫。真正浅层还有一个功夫,我觉得我再大一点,阅历比较深,我在拍《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的时候就比较成熟一点,尽量两方面都能交代,表面几乎没法交代,因为结尾太困难了,太天残忍了,我怎么样美化它让小孩都能看的高兴,真正的东西是放在下面,别人也有体会,我想是左右两手,你已经很精通了,不需要我指点。我觉得是美国的习惯需要,一般人看美国电影,想当然的约定俗成的人的调调,那个味道你要琢磨一下,不过你在中国大陆拍也没什么关系。好莱坞顶尖的工作人员,到你的势力范围下他也没办法,他也得听话,我觉得你没什么担心的。

李安

谈中国电影市场:

张艺谋:或成世界第一大市场,怎么办?每年先出一部好电影
李安:暂时畸形不健康,每种类型都应该能找到管道

  崔明慧:张导演我是在上海出身,我做梦没有想到中国变成世界第二最强经济上面,中国人自信心也是成长的非常高。两个因素的结合,这种信心,对中国将来的电影有什么影响?而且你觉得中国电影需要在什么地方更要发展?

  张艺谋:中国市场确实发展很快,从电影市场的角度来说,我估计会成为全世界第一大市场,带动整个行业向这个市场倾斜,其实现在已经开始了。我们在国内也讨论这个问题,在这样一个市场发展下中国电影怎么办?
      
      我自己看还是非常简单,要有好电影,我们可能要细化一些类型。现在中国有一种现象,就是一切都是票房为王,以票房其实是太简单了。这个阶段可能是这样子,但是太简单了。我觉得其实还是有各种类型,各种类型的电影都有好的代表作,每年都有好的作品,甚至爆米花电影我们也有很多好的作品,各个领域都有好作品,这么大的市场,中国电影才占有一个合理的份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要求市场的合理化、健康化,要求观众观看得合理化、健康化等等,更多是电影创作人的素质提高,学习发展,壮大等等,方方面面很复杂的原因。但是删繁就简还是希望每年都要有好作品,你才能把它做的更好。

  崔明慧:你在中国没常住过吗?

  李安:没有,除了拍片。

  崔明慧:哪一天你要去住一段时间,空气好了再去,你对这方面的看法是什么样子的?客观的。

  李安:中国市场是一个很大的市场,可是它的电影文化是一个比较奇特的一个例子,它不像美国,一百年慢慢的。所以我想大家还都在摸索,拍电影的人,投资的人,我想观众也还在摸索,包括前一阵子张导作为领军的人物,又要拍商业,又要得奖,大家都指望他,全世界没有导演这么做,大家指望在他身上,对于电影工作人来讲是很大的压力。造成这种原因,其实中国人有大概30年基本上没有电影文化这个东西,突然之间先是从港台、好莱坞,现在又有这么大一个市场,总要给他一点时间。

      我在台湾长大,比较注重自然一点。我觉得台湾这个东西是累积的,自然发生的,快速发展的话结果都是畸形的,不健康的局面。我觉得人最健康就是不要偏食,像刚才张导演讲的各个类型,各个样子,各个不同的品类,都有一个管道,都能找到它的观众,这样均衡的发展才是比较健康的。偏门种不太好,不管是偏艺术还是偏商业都不是很健康。中国这么大一个市场,当然希望看到它是健康的,我们也希望它比美国健康,我觉得美国现在并不健康,我希望中国能够来救他一下。(张艺谋)很羡慕我在好莱坞干好莱坞的活,我们也有很多苦衷,在这边做的人都是有很多苦水的,都有不健康的问题。我祝福中国的市场,不仅对华语市场,对全世界都很重要,我们等于重新出发,电影的积习不是很重,比如拍这个电影在美国不好卖,在中国很好卖。而且大家对3D,新的东西非常好奇,求知欲很强。

  我从网上看来的东西,我觉得求知欲最强的东西在中国,对电影有一种新鲜感,我觉得这都是很好的契机。但是离成熟还有很大区别,买一些美国的电影,一方面是学习,一方面是在模仿,我觉得不好。应该要给他一点时间,让他的观众站起来。我想在这个中间领导也有关系,我非常希望它的题材管制能够自由一点,大家创作自由,相信观众。现在观众教育比较好,自己可以管理自己,不需要硬性的管理。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我对中国的市场,还有新的电影文化的一个体系,它的发展我是很愿意相信很乐观的。目前只有看到钱,在文化提升上面有待加强。我讲的文化不是影展得奖这些高调的电影,一般的电影,丰富我们的生活,反映国情的文化,大家共同的娱乐,共同的语汇这种东西能够有一个很健全的发展,我希望它能够超越美国。

谈计划:

李安:筹备拳击电影
张艺谋:挑战英语片

  崔明慧:你讲一下你下一个节目是什么?

  李安:很难讲,现在搞的不上不下。我在筹划一个跟拳击有关的电影,我希望在技术电影上有一些突破。从《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以来我对人与神的关系也在探讨,我也想继续走下去,因为资金比较高,所以还卡在那边。资金还是不太顺畅,刚才张导演问我拍片还有钱的问题?现在还是有,我们永远有钱的问题。电影是有它既有的工业,本身有限制在那边,包括你的工作习惯,你要开发一点新的东西,逆水行舟蛮困难,我现在还处在尴尬阶段,所以没有信心讲出来干什么,是一个跟拳击有关的,跟信仰有关的电影。

  崔明慧:女的男的?

  李安:男的。

  崔明慧:张导演,我听说《归来》会在美国放映,下次的节目你现在准备什么?

  张艺谋:麦克(音译)他们来发行,老朋友,很多都是他们来发行的。下来也是跟李安导演一样,不能说太多,不能透露太多,也是一个好莱坞的活,而且我觉得是一个大片,对我来说是很大的挑战。首先一句英文都不懂,这个电影要讲英文。

  崔明慧:他的女儿是我们学院毕业的。(向观众)

  张艺谋:对,女儿会有帮忙,我也跟李安导演说要请教他。也有题材,是关于中国的话会比较好一点,我觉得我有我发挥的空间,我也尝试新的类型。这种挑战不亚于《归来》的挑战,我自己很愿意冒这样的险。其实我生活中是比较老实的,比较规矩的样子,但是我电影的风格样式上,其实会经常冒风险的。我问李安导演说你拍拳击我没想到,我在媒体上看,我很爱看的,我问他不怎么看,他拍这个我就很期待。可能越是这种跟它风马牛不相及的人,拍出来越期待,所以我觉得我这个电影我也很期待,我很好奇我拍这样一个戏最终怎么样,有多少的发挥,能不能得到一个好的结果。

观众提问:

  崔明慧:现在你们两个可以接受观众的问题。

  提问:我想问李安导演一个问题,我特别喜欢您的电影,您的电影有很多都是从小说改编来的,这些小说我之前也读的,我觉得您特别神奇的地方是那些小说觉得其貌不扬,到您那里就脱胎换骨了。我想问一下您和您的团队怎么发现您李安式的电影呢?谢谢您。

  李安:通常改编小说也是懒得自己想题材,我这个人不企划,很多导演都是饵下去了,看哪个铃响了,我不是这样,一次我是拍一个电影,拍的时候我整个人是活在那个电影里面的,我觉得很幸福。我也不想做什么大的事业,通常我选的题材都是跟我那个时候最关心的一个人生的主题,比如说《归来》是跟存在和记忆有关的。我拍《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是跟信仰的关系,到了我这个年纪,五十而知天命,正好搭上了。

      我选一个小说,跟我那个题材正好撞上了,不见得对那个小说喜爱,我觉得对那个小说非常喜爱的话,读它就好了,不会拍电影。让我拍电影的话,是我可以借他这个题材表达一下我想要的东西。像《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也是这样,很多东西和小说不一样,我是东方人,对宗教和信仰看法不一样。我的团队是听我的,我想做什么他们尽量写出来,拍出来,拍完以后也不想了。我想只有《断背山》是别人编好的,我直接拿过来接手。

  从理性和感受以后,拍的时候都是有一个念头,心动了,对那个题材有长期的好奇心,不是说两个月就过去,那样剩下一年要干什么?我要维持我的本心和周围人员热情的投入,我一定要有足够的好奇,原料在那个地方让我去摸索,大概是这个样子。包括像《断背山》这种片子,不是说小说从头到尾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我们是拍电影的人,跟他们不一样。他们花了那么多功夫写出来。

作者:张小野   

关键词: 张艺谋 李安
关注时光网微信

会员评论 (103)

发表

本周热读

1

《西游伏妖篇》新预告满满都是特效

唐僧"重色轻友"与悟空反目 长腿蜘蛛精现原形

《西游伏妖篇》终极预告发布,蜘蛛精现原形,唐僧取经路..
2

外媒评选2017年最期待电影Top33

"迷失Z城"夺冠 超级英雄与独立电影平分秋色

国外电影网站Collider评选出了2017年最期待的电影Top 33..
3

2017年热门美剧全扫描

"双峰""越狱"经典回归 老雷&芬奇大咖来袭

电影人跨界电视圈已成趋势,超级英雄战火也燃烧到小荧屏..
4

《神奇女侠》大反派确定为战神阿瑞斯

全新幕后照曝光 盖尔·加朵听导演讲戏

DC超级英雄大片《神奇女侠》终极大反派确定:战争之神—..
5

欧美明星一周街拍

小K街边吞云吐雾 霉霉素颜出街躲狗仔

本周明星都很反差萌哦!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