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电影
新闻
新片
热映
排行榜
影评
专题
电影查询
电视
新闻
新剧
热播
排行榜
电视剧查询
人物
新闻
八卦
人物访谈
排行榜
视频
图片
博客
电影电视
明星时尚
文化生活
相册
会员
群组
我的同城
活动
热门话题
群组分类
群组人气榜
游戏
问答游戏
图片评分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如何用历史小说的方式来拍武侠片?

《一代宗师》编剧徐皓峰做客时光学院

2014-06-22 08:38:16 来源:Mtime时光网

作为新派武侠代表人物,《一代宗师》编剧徐皓峰日前在上影节论坛畅谈现实、诗意与侠。多年来他不断颠覆传统武侠既定类型,强调要回归历史,而他是如何以历史小说的方式,来拍出“写实武侠”?

       时光网特稿 徐皓峰今年41岁,面儿上的正经职业是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的热门讲师,他的“视听语言”课堂常常人满为患。他在课堂上偶发的观点字句,甚至一度像名人名言一般在网络上传播。只有“不务正业”的时候,他才会进入到真正的电影创作的环节,比如给王家卫《一代宗师》做编剧,写了《道士下山》的小说正在被陈凯歌热拍,且自个儿做导演拍了两部戏《倭寇的踪迹》《箭士柳白猿》,并即将开拍武侠新作《师父》,正式试水商业电影。

       写了多部武侠著作,醉心研究武学的徐皓峰让人很意外——他并不会丝毫武功,假如你有幸在小规模的展映中观看过他导演的电影,你更会发现看他的片,调用不上以往的观影经验,因为它们跟其他武侠片——都不一样。

徐皓峰在《箭士柳白猿》片场指导演员

       而无论观众如何看待这些作品,它们都的的确确挑战了一把观众的认知。没有威亚,没有特技,以往武侠片所能看到的所有噱头在他的影片当中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并不花哨的实战派打斗,和带有导演鲜明个人印记的哲学思辨与对人性的探讨。

       在谈及自己这种颠覆性的武侠表现备受争议时,徐皓峰并不在意,但他看似平和淡然的武人性格下,其实也有着自己的野心——用“颠覆”之路,去创造和建立全新的武侠美学体系。这种武侠美学体系,被他称作:“写实武侠”。

       究竟什么叫写实武侠?徐皓峰说,就是以历史小说的方式来做武侠片,而讲历史,实际上也在讲价值,讲观念,在他看来,“一个电影没有观念,就没有意义”,且听他为我们娓娓铺展他的武侠世界。


       武打内涵:不是武功,是神仙传?

       在徐皓峰眼里,大多数武侠片里呈现的动作是想象中的“神话”,花哨的武打形态甚至成为中国武术“代表”,漂洋过海发扬光大,为无数好莱坞电影所借鉴,他更希望武侠电影能找到自己的灵魂,除了故事之外,也要有对武德的体现和动作形态的尊重,以此找到武侠片的新生。  

徐皓峰认为,《新龙门客栈》《东方不败》等武侠片里的武术动作是神仙传的传统

       “中国武侠小说一开始的时候,其实就不是一个武功形态,它是一个神话传说的形态。到了新派武侠,新派武侠的代表就是《东方不败》,《新龙门客栈》,它那里边东方不败的特征基本上就是半仙的特征,它是属于神话系统的。《新龙门客栈》里边一些打斗的方法,虽然它没有在空中飞来飞去的,但它在室内匪夷所思地飞来飞去,这个也是这样的特征。中国的武侠小说和武侠电影,有一个历史的轨道,其实写的都不是武功,它是神仙传。

       中国人非常接受香港的武侠片,因为我们觉得是理所当然的。但是这种东西如果放到西方,他们会觉得虽然好看,但是西方观众还是不太相信,他们会当作一个神奇的电影,一个观念来看。李安的《卧虎藏龙》里出现了长距离的飞行,它其实都是神仙传的传统。

       武侠其实是神仙,不是武侠,这是中国武侠文化的特点。我因为是做民国武术的口述历史出身,我可能比同代人,多采访了几个老人,比同代人对历史的实情了解的稍多了一点。所以当我在没有口述历史的经验之前,我等于对香港电影都是天然接受的。但是一旦做过之后,就再也回不来了,就觉得我要按照历史的实情去拍一部电影的话,它会是什么样的情况,就是我对这个好奇,所以就会有我电影里呈现的‘写实武侠’。”


       武打形态:动作是以别人看不到为标准

       凌厉的招式,快切的镜头让人眼花缭乱,武打形态动作在这样的表现手法下造成了一种长久的误读:招招生风便能击溃对手。但徐皓峰告诉我们:真正的武打较量中,过于显露你的动作形态——你就输了。

传统的实战动作是以别人看不到招式为标准

       “有一些表演型的武术,它的比赛制度跟它的动作形态的设计,其实是按照体操做的设计。咱们中国武术表演赛的标准,就跟艺术体操基本上是一样的,你这套固定动作里有几个难度的动作,我好给你打分。
既然你是以视觉作为标准,你就遵循以视觉为标准的原则。

       所以我们看到的一些经典武打片里踢腿的动作,就是腾入空中踢腿的动作,它其实是以西方的现代舞的标准出现的这种动作。

       所谓现代舞,就是你能把四肢放到空中的分散性的点,放得越远你的身体动作就越好看,所以咱们中国的踢腿它其实也是这样的,它以打开四肢,以手脚各有不同的方向,以这个作为它的美,而传统的实战武术可不能这样。

       传统的实战武术应当是收拢四肢,你的四肢是收拢的,你才可以保护自己的躯干。然后动作是以别人看不到为标准,都被看到了别人也就防守住了,我们却正好反着来了。“


       武术外延:兵器代表着武术的实战性

       在呈现“写实武侠”的过程里,兵器是徐皓峰一个重要的表现工具,它们代表的是武术的实战性,同时也蕴含着无尽的人生哲学。拿兵器作为人生的一个比喻,就是拿力学原理来比喻人的心理,这是我们中国古代的传统。 所以中国的好多人生哲学还有它看待事物和怎么办事的方法,都是从兵器力学上来的。

中国古代传统,常常拿兵器中的力学原理来比喻人的心理

       “宋朝以后,中国本地产的马就没有办法去跟草原的马进行抗衡了,都是拿步兵去对付外族的骑兵,所以这个时候兵器一定是具有很大的实战性的,而且古人用冷兵器其实有他的很多的智慧。

       兵器原本代表的是武术的一个实战性,但是因为受戏曲的影响,我们往往把中国的兵器搞得像是杂耍,但其实不是这样的,我一直想更改这样的大众概念。

       兵器是我们的祖先用了他们很大的智慧,不断改变造型总结出来的一种东西,往往又把它上升为一种人格象征,这是中国兵器的特点。比方说枪,枪代表的是一个中国男人的功绩,就是你做出多大的事业,其实是以枪作为代表的。所以你看中国的武侠小说里,赵云、岳飞,杨家将这些人,其实都是使的长兵器,长枪。

       然后这个弓,弓是从春秋时代开始的,弓就成了男性修养的一个东西。你看孔子的很多儒家理论,他比喻做人或者是做事的分寸,他往往是拿弓来比喻的,不偏不倚,中庸,这其实都是射箭的门道,都是把弓拉满的一个方法。”


       类型颠覆:武打片要建立价值系统,否则就成了歌舞片

       对武侠片现状的不满是徐皓峰创作其“写实武侠”的初衷,在他看来,武侠片越来越像春晚,有花拳绣腿的杂耍和热闹,却没有核心的价值观,价值观的迷失也意味着类型的衰落。

徐皓峰的武侠片要建立武侠的价值体系

       “我其实对已有的武功概念进行了一个颠覆,还有对武打片里的好人坏人的概念,我同时是给了它善恶集于一身的设置。

       但是在这个时代,你作为一个颠覆类型片的文艺片,也很难是力作。因为在这个时代,武打片已经不是一个很强的商业电影。好多的武打片,它其实是未能达到它那种成熟的类型内涵的强度,它往往只是简单的拼凑一些类型片的元素,比方说一定要有武打场面,一定有破坏性的暴力镜头,一定要有定式的电影镜头的分切方法。其实是武打片的衰弱首先衰弱在它的故事形态,它的内涵形态开始,开始扁化,而类型元素开始变得很强,这个是我所处的时代。

       每种类型片都有其背后的价值观在,当整个社会不再认可这种价值观的时候,这个类型也就消失了。西部片是这样的,越战结束之后,战争片在好莱坞消失了,原因也是战争片的价值观,突然变得不成立了,整个美国社会都变成反战的了。

       中国的武打片其实也是,如果这个类型它要存在下去,就不能再搞表面花哨的东西,而是在这个类型里,要建立自己的价值系统,否则它也会成为一个死类型,那武打片就成了歌舞片。”     


      徐氏武侠:以历史小说的方式来做武侠片

       有真实的动作形态,有背后立得住的价值观,武术与人文的并行,同时也不规避历史,这是徐皓峰自立门派的“新派武侠体系”,在《倭寇的踪迹》《箭士柳白猿》以及王家卫的《一代宗师》里,他都在探索这种武侠新生,而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的目标是彻底地以历史小说的方式来做武侠片。 

《一代宗师》与其他武侠片的不同是,它首先恢复了习武人在历史之中的定位

       “我做《一代宗师》的时候,它之所以能区别于其他的武侠片,就是它没有规避历史,因为它其实是一个当时民国武林的一个历史形态。它所描述的这个武林人士,不再是类似于童话的,或者类似于乡野传奇的那样,就是你不知道他的社会身份,你也不知道他的经济来源,以一种特别怪的善恶标准去办事。有非常奇怪的人际关系,所以这个是好多武侠片的弊病。《一代宗师》首先恢复了习武人在历史之中的定位。

       然后因为电影是叙事艺术,任何一个叙事艺术家,不管我写的是什么题材,他都想在这个题材里能够有一个无限的扩展。我在导自己的《倭寇的宗师》的时候,其实就是想通过一个武林讲的是人跟社会规则对立的故事。这样的问题其实在各行各业都会面对这样的问题。

       而我的武打设计有时候也是对着来的,如果你好看我就做笨拙。如果你是几十个回合我就做一个回合。在做《箭士柳白猿》的时候,我其实心里已经没有要对抗的东西了,而且我相信如果不按照港式武打的设计,就按照北方的实战武学的设计,它也能产生一种新的美感。然后到接下来的后续的电影作品(根据其同名短篇小说改编的电影《师父》)中,归根到底,其实我是想以历史小说的方式来做武侠片。”

作者:飞鸟凉   编辑:Aska

[ Mtime时光网专稿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关注时光网微信

会员评论 (60)

发表

本周热读

1

"正义联盟"SDCC中字预告反派荒原狼现身!

天堂岛&亚特兰蒂斯均露面 超人也许终回归?

华纳在SDCC上放出了"正义联盟"的新预告片与新海报,神女..
2

哪些超级英雄最能吸金?

好莱坞影史上利润最高的16部超级英雄电影

时光网梳理了好莱坞影史上利润最高的16部超级英雄电影,..
3

《敦刻尔克》先期评价好到炸裂

烂番茄97%为诺兰最佳 或成奥斯卡有力竞争者

克里斯托弗·诺兰的新片《敦刻尔克》今日解封烂番茄评价..
4

"正联"发闪电侠新造型暴露了超人?

《邮报》《保镖》等好莱坞影片物料来袭

梅姨复古造型入戏很深,“神盾局长”做杀手很出色,《正..
5

林肯公园主唱查斯特班宁顿自缢身亡

年仅41岁 曾主唱电影《变形金刚》插曲

林肯公园主唱查斯特·班宁顿(Chester Bennington)在家..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