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电影
新闻
新片
热映
排行榜
影评
专题
电影查询
电视
新闻
新剧
热播
排行榜
电视剧查询
人物
新闻
八卦
人物访谈
排行榜
视频
图片
博客
电影电视
明星时尚
文化生活
相册
会员
群组
我的同城
活动
热门话题
群组分类
群组人气榜
游戏
问答游戏
图片评分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社会主义的他们,实现了艺术至上的动画

吉卜力创始人高畑勋谈动画电影

2014-09-15 12:37:32 来源:南方周末

日本动画片只会让人心跳加快

高畑勋对中国动画师特伟的水墨动画片惊叹不已。他看特伟早期的《小蝌蚪找妈妈》,“看得都傻了”。高畑勋把能创作出这样的作品,归结为中国电影制片厂当时的体制。

南方周末:
你的作品中,环境保护的主题比较明显,比如《柳川堀割物语》、《百变狸猫》,是刻意的吗?

高畑勋:并没有特意。人的日常生活必定会与自然环境产生关系,这在世界各地、在各种艺术领域都一样。日语有个词“里山”,近年用得越来越频繁,也就是不断索取又让自然生息的可持续循环发展的想法。

  我非常幸运地拍了动画电视片《海蒂》(《阿尔卑斯的少女》,1974年)。这片子倒不是我从头策划的,命运所致吧。那时日本经济高速成长,引发环境问题,人们开始关注发展的极限。《海蒂》就含有环保主题:在大自然中健康生活的女孩,去了城市后却过得很艰辛,精神也变得压抑。然而一旦回归大自然,连腿脚不方便的女孩都能够治愈。这是一部称颂自然的作品。

  我最初的长片电影《太阳王子·霍尔斯大冒险》也是如此。描写村民的日常生活,就必定会包含人与自然环境的关系。这个主题也贯穿《大提琴手高许》。《思绪翩翩》中也有关于农村生活的场景。《萤火虫之墓》看起来并不是这类主题,但其实相关描述也很多。

南方周末:《百变狸猫》呢?

高畑勋:《百变狸猫》把源于中国的妖怪故事进行了日本化,有些滑稽。中国原本的故事是更吓人的,比如狸猫变成人形来杀人什么的。对于妖魔鬼怪,日本人既不因为泛灵论而感到恐惧,也不像今人那样认为完全不合逻辑,而是介于两者之间,日本就是这样一种文化。怀着这种主旨,我才想拍个狸猫的故事。就是拍一部既要让观众看着开心,又不是泛灵论而是合乎逻辑的狸猫故事。现在的狸猫在想些什么?只能是想环境问题。由于人类的开发,狸猫正被到处驱逐,它们要怎么反抗?这个问题就显得比较具有现代性。从结果看,我好像一直描写环境问题,但其实我只是顺势而为。

南方周末:你在《动画电影之志》一书里说,动画电影创作要有客观性,不能让观众和主人公完全同化,需要给观众距离感,让观众冷静思考。

高畑勋:只让观众从主人公的视点来观察世界,日本电影多是如此。有不少导演总能利用观众对主人公化险为夷的期待,以此种结果来取悦他们,让他们沉醉其中。宫崎骏也是如此。

  让观众彻底对人物产生代入感,可以说是日本动画片的一项大发明。一般来说,世界是应该客观描绘的。过分黏糊在主人公身上,就很难看清整个世界。日本的动画片只会让人心跳加快,却不能让人感到焦虑担忧。这种创作方式,我叫它“代入式情感投射”。

南方周末:具体举一个“代入式”的例子?

高畑勋:比如《千与千寻》,影片最后,千寻看了一眼被带过来的几头猪,说“我爸爸妈妈不在它们里面”。观众一听这句话就高兴了,知道千寻的爸爸妈妈已经变回人了。但千寻是如何得知的呢?没人追究,因为观众已经成了千寻的啦啦队了,自动补齐了剧情,完全没有了批判精神。

南方周末:所以你的作品都会给人一点难以融入其中的感觉?

高畑勋:怎么说我都更倾向于“体谅式情感投射”的创作方式,而不是“代入式”。应该拍摄给观众客观性视点、让观众保持判断力和理性的作品。留下客观性的侧面,虽然有些冷淡,但冷淡是必要的。不是说让观众与主人公同化,而是冷静地明白,自己虽然与主人公不同,但能够体谅他的情感。我也不会从画面上去压迫观众“该这么想”,我更期望他们主动发挥自身的想象力,实现情感投射。

  太过贴合主人公,就会失去从外部观察的角度,失去笑声。所以,对于动画电影来讲,笑声是一种很客观的东西。

  宫崎骏的作品,在《鲁邦三世·卡里奥斯特罗之城》之前,主人公看起来都有点扯,是让人发笑的。但从那之后,除非是喜剧,基本就不能让人笑了。在我看来分水岭是《天空之城》的中间部分。

  《鲁邦三世》中有飞越屋顶的场景,这对人类来说是超能力,是不可能实现的。宫崎骏会尽量写实地把环境的变化、飞行的状态等等描写出来,所以观众看的时候,会一面觉得“这简直太瞎扯了”,一面感到很真实。这时候,观众还是与作品有一定距离的。但是在《天空之城》的中间部分,却有男孩搭乘飞行机器去营救女孩的场景,那时观众已经完全与主人公一体化了。谁都希望主人公能成功,没有一个人会质疑说“这简直太瞎扯了”。从那以后宫崎骏的作品就基本不搞笑了。

我喜欢中国水墨画里的留白

南方周末:你什么时候开始看动画片的?

高畑勋喜欢中国水墨画里的留白,把它用在了动画创作里。《我的邻居山田君》就用了留白的手法。

高畑勋:
我小的时候正是战争时期,二战结束时只有九岁。我记得战争期间看过日本动画电影先驱政冈宪三导演的《蜘蛛与郁金香》,但那时候几乎没有动画片可看,我也没有对动画片产生太多亲近感。你采访之前说,有资料显示我小时候看过万籁鸣的《铁扇公主》,但实际上我那时候没看过。

南方周末:有部1980年的法国动画电影《国王与小鸟》,在中国公映后影响非常大。吉卜力在日本发行了《国王与小鸟》修复版,而人们都说《国王与小鸟》的早期黑白版《斜眼暴君》(1952年)是吉卜力工作室创作的原点,你怎么看?

高畑勋:说什么吉卜力创作的原点,都是当时为了宣传《国王与小鸟》用的。我大二时遇到了《斜眼暴君》这部片子,大吃一惊,没想到动画片还可以这样搞。我看了无数遍。那时候只能去电影院看,没有DVD录像带什么的。苦是苦了点,但我记了很多笔记。我觉得是部杰作。后来我进入东映动画公司,每当做新人培训时,我必定去借这部影片胶片放给他们看。宫崎骏入职东映动画公司的时候也看过。全世界都说宫崎骏影片中的城堡的画法,是受了《斜眼暴君》或者《国王与小鸟》的影响。我倒不太这么认为,但如果不那么严谨的话,似乎也能找到不少他受到影响的证据。非要说高畑和宫崎骏是受到了很大影响的话,《斜眼暴君》也算是原点吧。

南方周末:你的作品中,风格比较多样化,没有局限于哪一种画派。

高畑勋:我在冈山县一个叫冈山的小镇长大,紧挨着一个叫仓敷的小镇。那里有一个大原美术馆,收藏了大量西洋画,多得惊人,哪怕是现在的欧洲,也没有几家美术馆能有那么大的馆藏量。我总去那里闲逛,最先接触到的就是西洋油画。因为当时日本刚战败,没有人会去夸赞战败国的东西,所以我当时对日本画完全不了解。

南方周末:但你后来对日本传统美术有较为深入的研究,写过一本书,专门研究绘卷和日本动画电影的关系(记者注:绘卷类似中国画中的长卷,有一定故事性和连贯性)。

高畑勋:我直到上了大学才意识到,有必要了解日本的美学和日本美术。写那本书的缘由就是大学时代对日本美术的兴趣。

南方周末:比如《辉夜姬物语》当中,画法就比较传统,是融合了绘卷的风格吗?

高畑勋:倒是没有回归日本传统的心思。这部影片融合了许多东西。我刻意做了日本味儿的一面,但是和绘卷也有挺大的差别。绘卷说起来更像是线描动画片,把线画好之后再涂色,时间越久越有韵味。而《辉夜姬物语》是直接用线条画出来,并且因为是淡彩画而显得很清爽。颜料也不是传统日本的矿物质颜料,而是西方的水彩。

  这部作品是与水墨画有关系的。留白的魅力,西方绘画里没有。我喜欢的正是中国水墨画里的留白,比如南宋的(画僧)牧溪和玉涧的作品。中国画很了不起,对日本学画画的人影响很大。大幅留白很符合日本人的审美观,所以我拍《辉夜姬物语》时就学了留白。留白饱含真意。

  我很早以前创作《思绪翩翩》时,就曾大量采用留白的画法。《我的邻居山田君》也是如此,喜欢的人会很喜欢吧,因为故事和画风本身有意思。那种画风正是起源于大学时代我对绘卷的研究。

↓ 下一页 专访高畑勋 ↓
 苏联动画曾与迪士尼并驾齐驱

作者:支菲娜   编辑:小A

查看全文 ∨

会员评论 (71)

发表

本周热读

1

漫威电影宇宙电影海报变成"复古漫画"

国外网友创作 MCU另类"寻根溯源"

MCU电影海报如果都变成漫画版
2

出道20年!东宝公主长泽雅美生日快乐

"唐探3""新奥特曼"待上映 事业掀起新高峰

你爱过她的哪部作品?
3

为什么日本的"优爱腾"不用烧钱却能盈利?

观众有正版消费意识 本土流媒体差异化运营

为何日本本土流媒体在与国际巨头的竞争中丝毫不落下风?
4

电影人排队想和"星战"男星波耶加合作

激情演讲为黑人发声 圈内人纷纷支持

黑人抗议运动已经从美国蔓延到世界多国。
5

导演郑保瑞坦承香港电影先离弃了观众

“香港电影现在比死了还难受”

“香港电影没有进步是事实,的确大部分都是,我们必须承..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