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电影
新闻
新片
热映
排行榜
影评
专题
电影查询
电视
新闻
新剧
热播
排行榜
电视剧查询
人物
新闻
八卦
人物访谈
排行榜
视频
图片
博客
电影电视
明星时尚
文化生活
相册
会员
群组
我的同城
活动
热门话题
群组分类
群组人气榜
游戏
问答游戏
图片评分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帕索里尼有毒

争议电影大师的"画意"与"诗情"

透过电影,重新认识意大利争议电影大师皮埃尔·保罗·帕索里尼。

2014-11-02 09:00:12 来源:Mtime时光网

帕索里尼有毒

争议电影大师的"画意"与"诗情"

2014-11-02 09:00:12 来源:Mtime时光网

1 / 21

写在前面:纪念帕索里尼

  不久前的威尼斯电影节上,早逝电影大师帕索里尼的同名传记片全球首映。电影宫前的红毯上,围观的人们疯狂地喊着帕索里尼的饰演者威廉•达福的名字。在他身边还有帕索里尼曾经的爱人、好友尼纳托•达沃力。招牌的大笑依旧在,已是满头白发。

  1975年的11月2日,帕索里尼的尸体在罗马附近的奥斯蒂亚海滩被人发现。血肉模糊的脸已经扭曲,十根肋骨断裂,汽车车轮碾碎了他的心脏,这是致命伤。凶手很快锁定为一个17岁的少年,他声称自己只是对帕索里尼的"侵犯"行为进行自卫,也没注意车轮是不是碾过了帕索里尼的身体。35年后,他改口承认这是一场由两名新法西斯主义MSI党成员策划的谋杀案。

写在前面:纪念帕索里尼

  这位饱受争议的天才一生树敌无数,光是和其文学电影作品有关的官司就打了33场之多。他的作品多次遭到抗议、被批判和禁映,遗作《萨罗》(索多玛的120天)更是惊世骇俗,位列十大禁片之首。而殉道意味的死亡,就好像是他一直所期待的结果。

  他既是诗人、小说家、评论家,也是演员、导演和编剧。他曾是天主教徒,也信仰马克思主义,还是一个同性恋者。他是纯粹的斗士,不与任何人为伍,却对创造新世界永远热忱。


(*贝托鲁奇、弗朗哥·西蒂、尼纳托为帕索里尼扶灵/人们在鲜花广场向帕索里尼告别)

写在前面:纪念帕索里尼

  因为有了《帕索里尼》这部电影,意大利人也开始用各种活动纪念起这位导演。直到今天在很多人眼里,他仍然是一个变态、神经病,他的思想仿佛是有毒的。《萨罗》让他毁誉参半,甚至被扣上“色情导演”的头衔。


  帕索里尼身上有着太多的误读。在他去世39年后的今天,那个年代的激荡已不复存在。姑且在此时抛开政治,从他的电影中重新认识帕索里尼,发现这位电影大师作品中流露出的“诗情”与“画意”。


(*帕索里尼站在自画像前摆出同样的Pose合影)

恋母者:《俄狄浦斯王》

  帕索里尼和父亲关系紧张,却非常恋母。他的父亲卡洛是一个迷恋权力的法西斯军官,出身于没落的小贵族家庭,母亲苏珊娜则来自农民家庭,并且反对墨索里尼。在这段注定不幸福的婚姻关系中,帕索里尼自觉地站在了母亲的一边,年轻时写诗也只是为了要赢得她的爱。

  1967年,帕索里尼拍出了《俄狄浦斯王》,对自己的“俄狄浦斯情结”进行最后总结。他说这是自己“最具自传性质的一部电影”,但他已经不再那么痴迷弗洛伊德了。帕索里尼将这出古希腊悲剧的开篇和结尾都设定在现代,开篇出现的军官和妻子,以及摇篮中的婴儿就是对父母和自己的影射。


(*弗朗哥·西蒂《俄狄浦斯王》剧照/帕索里尼和母亲苏珊娜)

左派诗人:《罗马妈妈》

  帕索里尼被称作“诗歌界的格瓦拉”,但这位左派诗人甚至都没读过列宁的著作,对斯大林的独裁也知之甚少。他将天性中对农民的同情与爱,与意大利本土的葛兰西式共产主义相融,共产信仰其实是他个人理想主义的出口。


  1947年,帕索里尼正式加入意大利共产党,两年后他就因为同性恋和恋童癖被开除党籍。尽管他说这只是一件“私密的小事”,但却不可避免的被天民党利用并大肆宣扬。帕索里尼因此丢了教师的工作,与母亲一同离开弗留利来到罗马生活。失业穷困的生活,让他对城市的边缘人的无奈感同身受,正是这样的经历启发他日后创作出早期新现实主义作品《寄生虫》和《罗马妈妈》。


(*《罗马妈妈》剧照)

愤怒的斗士:《狂暴》

  帕索里尼是小资产阶级的愤青,对意大利和整个世界发生的一切都有着强烈的关注。他批判资产阶级的虚伪,对纳粹的极权深恶至极;他不信基督,也并非马克思主义的忠实信徒;他公开同性恋身份,投身平权运动;却也曾经反对堕胎和义务教育,也批评过电视节目的娱乐主义。他从不属于任何一个组织,却一直是一名斗士。

  1963年,帕索里尼用大量历史事件的新闻片剪出纪录片《狂暴》(愤怒)。其中包括阿尔及利亚战争、意共领袖陶里亚蒂的葬礼、伊莉莎白二世加冕等等。后来他还拍摄了揭露米兰喷泉广场事件真相的纪录片《12月12日》以及悲叹传统文明的消逝的《萨那的城墙》。


(*修复版《愤怒的帕索里尼》海报)

殉道者耶稣?:《马太福音》

  帕索里尼在1964年拍出一部虔诚的《马太福音》,让共产党人跌破眼镜。他显然已把耶稣理解成无产阶级革命斗士,也在殉道的层面上找到一种共鸣。他本人说起话来慢条斯理,感受不到一丝狂暴气质,像是一个平静的说教者。他也将自己看成是耶稣的另一种化身,曾经幻想像耶稣一样为他人而死。

  电影中,扮演老年玛利亚的正是他的母亲苏珊娜。帕索里尼后来说,过后重看这部电影时才意识到耶稣就是他自己,而他对于死亡也仿佛早有自知:曾经笑着对朋友说,自己在印度占卜时曾预言会被三个男孩杀死;去世前接受采访也描淡写地说“已经做好被谋杀的准备”。


寓言家与预言家:《大鸟与小鸟》

  《大鸟与小鸟》之后,帕索里尼开始深入探索寓言电影,后来的《定理》和《猪圈》也都属于这种。片中托托和尼纳托饰演的父子,和一只会说话的乌鸦展开一段怪趣之旅。他想借这部电影表现西方文化和第三世界的冲突,开篇还引用了毛泽东和斯诺的对话“人类要去往哪里?”

  帕索里尼也是一个预言家,扮演他的达福也感慨:他所预言的很多已经变成今天的现实。电影的叙事思潮逐渐被形式所取代,消费主义将人类物化。他的遗作《索多玛120天》也是一部预言与寓言合二为一的“遗言”,还用粪便来批判现代消费文明,暗示“生产商逼迫消费者吃屎”。


(*《大鸟与小鸟》剧照,帕索里尼和尼纳托也曾拍过类似照片)

帕索里尼的"画意"

  如果不去拍电影,帕索里尼可能会是一个诗人、一个老师,还有可能是画家。他也曾自嘲地说:“如果我不是一名作家,而是画家,也许我不会这么不幸。"作为一名业余画家,他给自己画过不少肖像画,也给很多朋友画过肖像,这其中也包括他"唯一爱过的一个女人" 玛丽亚•卡拉斯。

  帕索里尼在日记中透露,绘画是他拍电影的”口味来源”:”我的电影口味的根源不是来自电影的渊源,而是来自形象的渊源。我心里所想的景象、场景是马萨乔的、乔托的壁画——我更喜欢的是画家,包括一些风格主义的画家(比如蓬托尔莫)。”


《罗马妈妈》:曼特尼亚/达芬奇

  《罗马妈妈》是帕索里尼“新现实主义”时期的代表作,曾为妓女的“罗马妈妈”把16岁的儿子艾萄里接到了城里一起生活,却无法改变他爱上妓女和结交到“坏朋友”的命运。艾萄里因为偷窃而入狱,最后因感染风寒被绑在监狱里孤独死去。

  在艾萄里死去的这段戏里,帕索里尼在构图上借鉴了帕多瓦派文艺复兴画家安德烈亚•曼特尼亚的《基督之死》。开篇婚礼的场景,也很有达•芬奇名作《最后的晚餐》的即视感。在帕索里尼的电影中,耶稣经常是由边缘的底层人民“出演”的,这种看似“渎神”的玩笑也在《软奶酪》中出现过。

《软奶酪》:蓬托尔莫/菲奥伦蒂诺

  在《软奶酪》中,帕索里尼用"戏中戏"的方式对意大利裔法国枫丹白露派画家菲奥伦蒂诺的《将基督放下十字架》和样式主义画家蓬托尔莫的《基督降架》进行了两场精确的"Cosplay"。更不顾违和感,将整部短片只有这两段和片头设定为彩色。

  片中的演员在神态、服饰和站位上都高度还原了这两幅画作,但拍戏时却是囧况百出:欢快的乐章乱入,耶稣被不小心扔在地上等等,宗教的神圣气氛被世俗的荒诞解构。帕索里尼以嘲讽的姿态游离在反马克思主义与反基督教的立场之间,拍完这部短片,他以亵神罪被判监禁4个月。

《马太福音》:弗朗西斯卡

  帕索里尼之所以会拍《马太福音》,是因为一次无意间翻开《圣经》,被里面诗化的语言所打动,电影中他也将这种诗意用视觉呈现出来。《马太福音》中有太多令人印象深刻的画面了,镜头的运动非常严谨,自成体系。这其中似乎也有新浪潮的影子,但早期文艺复兴时期的绘画风格无疑是帕索里尼最大的灵感来源。


  片中的一些镜头,人物的造型和画面构图貌似也借鉴了早期文艺复兴画家皮耶罗•德拉•弗朗西斯卡的名作《真十字架传奇》和 《分娩时的圣母》。


《狂暴》:乔治•布拉克

  虽然《狂暴》只是一部集合了十九到二十世纪大量历史事件片段的纪录片,但帕索里尼也并没有放弃用胶片写诗的冲动。里面所有的对白都以韵文的形式呈现,在首位呼应的散文诗结构中,很多著名画作也被拿来作为配图。  


  这其中包括他在《软奶酪》中曾经模仿过的蓬托尔莫《基督降架》,也有法国存在主义画家让•弗特里埃(Jean Fautrier)的Otages系列,以及法国立体主义绘画大师乔治•布拉克的《小提琴及水罐》。

《十日谈》:乔托

  《十日谈》是帕索里尼"生命三部曲"中的首部作品,挑选薄伽丘原作中的故事拍成电影,批判教会虚伪,呼吁人“性”解放。帕索里尼本人也在片中扮演了“欧洲绘画之父”乔托的弟子,他们在教堂绘制描写圣法兰西斯生平的《阿西尼城教堂天顶画》的过程,也穿插在几个故事之间。帕索里尼并没有完全按照现实来拍,原本分部在两面墙上的壁画被他拼贴在一起。

  在最后一个故事展开前,半夜惊醒的帕索里尼在幻想中看到了真正的审判场景,乔托的名作《最后的审判》变成动态,有罪的裸男裸女被推入地狱受罚。只是画面中央的耶稣被换成了圣母,这其实也是移花接木了乔托的另一部名作《圣母登极》。

《萨罗》:杜尚/费宁格

  在帕索里尼最富争议的作品《萨罗》(索多玛120天)中,他将萨德原著小说中发生地——18世纪的瑞士城堡,改成了二战后法西斯在意大利北部建立的萨罗共和国。为了让影片充满墨索里尼的帝国主义色彩,帕索里尼特地在影片布景中使用了很多这一时期的艺术作品。


  这其中就包括达达主义代表人物杜尚、曾在包豪斯任教的美国画家利奥尼•费宁格,以及未来主义绘画代表塞韦里尼的作品。

帕索里尼的“诗情”

    在成为电影导演之前,帕索里尼就已是小有名气的诗人了,第一首诗是7岁时完成的。1957年,帕索里尼发表了长诗《葛兰西的灰烬》,以此纪念对他影响颇深的意共领袖葛兰西。帕索里尼很爱兰波的诗,还会模仿他的韵律作诗。


   帕索里尼也把他对诗歌领域的研究带入电影,在1966年发表了他一生中最为重要电影理论《诗意电影》。所谓”诗意电影”就是文学层面中的”自由间接引语”在电影中的表现。创作者透过一个人物的视角,来展现自己的主体意识。帕索里尼借用这个理论,寻找到电影符号和语言符号之间类比的可能性。他自己也一直在不断践行”诗意电影”,《马太福音》和《俄狄浦斯王》都是代表。

诗意的台词

    帕氏的每部电影中,几乎都有一两句让人过耳不忘、充满诗意的台词。且摘录几句如下:


“你知道怎么闹革命,却不知道怎么在屋顶上走。”《暴力人生》帕索里尼编剧

“生命始于终止的地方”《俄狄浦斯王》

“请给我挖一个远一点的坟墓吧,这里充满了阴影。”《寄生虫》

“无论你现在对母亲做了什么,将来都会奉还。”《罗马妈妈》

 “如果对艺术品的梦想要比创作更美好,那为什么还要去创造它呢?”《十日谈》

诗文的结构

   纪录片《狂暴》,就是帕索里尼写给人类社会的一首预言诗。他精选了很多西方重要历史事件的新闻片段,旁白以韵文的形式呈现,诗歌重复的特性也出现在剪辑中,很多画面反复出现。其中,帕索里尼说他最爱梦露的那一段,这首送给梦露的诗这样写道:

  你带着顺从的微笑出现了/顺从还有悲伤的眼泪/还有那种高贵如宝石一般/似乎在寻求他们的怜悯……愚蠢的古老世界与狂暴的现实世界留下的只有美/而你 你所具有的美就像顺从的微笑

  而在《萨罗》中,帕索里尼在叙事上也借用了但丁《神曲地狱篇》的结构。

崔子恩谈帕索里尼

帕索里尼其实并不矛盾

  “我不觉得这是一种矛盾性,他的几个侧面是共存的,其实也是很完整的。信仰的有神论和无神论本身构成了两个极端,我们看到的是争端,但两方面其实是共存的。这些看上去的冲突其实被夸大了,他懂得相信,才会懂得怀疑,才会懂得批判。


  帕索里尼的影像作品一直都有一种寓言性,寓言性也是欧洲所有的所谓最好、最有趣的文学常常会有的一种方式,从古希腊一直到卡尔维诺,意大利一直有这种传统。《一千零一夜》都是这种传统。”


(*崔子恩,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文学硕士,北京电影学院二级电影编剧、副教授。代表作有小说:《李渔小说论稿》、《丑角登场》电影:《旧约》 )

崔子恩谈帕索里尼

帕索里尼是电影界的萨德

  “法斯宾德在影像的构成和最终的成果方面,对西方也好东方也好,他的挑战性都没有帕索里尼那么强。在《索多玛120天》之后,帕索里尼几乎颠覆了所有以前所谓艺术电影的观念。他的这种颠覆是其他所谓的艺术电影难以想象的,就像文学界的萨德。欧洲传统文化典范里的人,或者说关于人性的部分,在这部电影里都有了重新的认识。这种重新认识并非来自一种理论,而是来自于一种文本,而且跟萨罗——一个短期的国家,以及当时欧洲的法西斯的统治和统治者内部的面目都有关系。帕索里尼对于墨索里尼那个时代的欧洲很了解,这部电影有很复杂的历史背景和现实背景。”

崔子恩谈帕索里尼

最爱帕索里尼影像的简单

   "相比起同志议题,我对帕索里尼主要的“共感”其实是他电影中影像的简单。他在影像和文学的使用方面,并没有夸大影像的特殊性,这也是我比较喜欢的。在当时特别流行长镜头、复杂的场面调度的那样一个欧洲电影的环境里,他却选用了简单的平铺直叙的镜头。没有过多的调度,也没有美国电影那么多的切换,他的电影就一镜一镜那样自如简洁地运作,看上去没有特别多的镜头语言。他的文学思想才是镜头语言的根据,而不是说镜头语言大于他想要表述的内容。和同时代的欧洲导演相比,他也没有那么迅速地被奉为经典,从电影方面被夸大地位。“

(*以上为采访文字整理)

作者:皑木   编辑:M 关键词: 帕索里尼 萨罗 马太福音 定理 俄狄浦斯王 罗马妈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