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电影
新闻
新片
热映
排行榜
影评
专题
电影查询
电视
新闻
新剧
热播
排行榜
电视剧查询
人物
新闻
八卦
人物访谈
排行榜
视频
图片
博客
电影电视
明星时尚
文化生活
相册
会员
群组
我的同城
活动
热门话题
群组分类
群组人气榜
游戏
问答游戏
图片评分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詹妮弗劳伦斯专访"小雀斑"

超长内容配精彩大片 新影帝爆料"呕吐事件"

2015-01-14 18:28:00 来源:Mtime时光网

詹妮弗·劳伦斯专访新科金球影帝小雀斑,如此难得的对谈怎能放过,时光网对这篇长文全文翻译,并送上最新精彩大片。

小雀斑最新《Interview》大片

  时光网讯 英伦男星埃迪·雷德梅恩刚刚凭借《万物理论》夺得金球奖剧情类影片最佳男主角,近日,著名的《Interview》就推出了不久前的一次特殊的电话采访,并曝光了小雀斑的最新写真大片。这份专访的特别之处在于——负责采访小雀斑的是奥斯卡影后詹妮弗·劳伦斯,如此难得的对谈怎能放过,时光网对这篇长文进行全文翻译,并奉上精彩大片。直爽的“大表姐”一开始很职业范儿,询问了许多《万物理论》的拍摄幕后,但没过多久访谈的画风就转换了,两个人开始唠家常扯八卦。大表姐大谈自己对龙舌兰酒的惧怕,小雀斑自曝了当年在BAFTA上“呕吐”的内幕。他们还各自畅谈了自己对表演生涯的看法,一起来看看这两位的超多幕后故事吧。


劳伦斯:我看《万物理论》全程都是拖着下巴看的,你真是太赞了!
小雀斑:谢谢~ 我得到这个角色的时候,我的哥们查理·考克斯,他后来在片中饰演乔纳森来着,他说:“如果你要扮演霍金,必须要付出一切,付出8000%的努力。”

劳伦斯:这话有吓到你吗?
小雀斑:简直就是吓到石化啊。

劳伦斯:要是换成我肯定也要吓尿了。
小雀斑:在试图拿下角色的时候你会表现得非常自信,因为你根本不认为那会成真。等你真的得到了这个角色,你会亢奋一会儿,然后就恨不得自己大病一整年(不要开工)。

劳伦斯: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过这种体会,当我遇到特别重大的戏份时很轻易就会觉得很窘迫,你也会这样吗?
小雀斑:当然,我这个人其实特别容易恐惧和害羞。如果让我失眠或者在强压下工作真的会是场灾难。

小雀斑最新《Interview》大片

劳伦斯:从电影里来看你瘦了很多。
小雀斑:我差不多电影还没开拍就瘦了15斤。其实霍金本人得病之后体重也轻了不少。但我们不是按照时间顺序拍摄的,经常一天之内就跳转好几个人生阶段。我们的化妆师Jan Sewell和服装设计Steven Noble很聪明,他们早上会让我的妆容看起来更健康,衣领也特别合适笔挺,演到后面就会做一个更大的衣领,再搞一个更大号的轮椅,(让我看起来更瘦)。但总的来说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你会看自己电影的样片吗?
劳伦斯:不会。OMG,你会看吗?
小雀斑:我们必须得看,因为在不同的人生阶段跳进跳出,所以要看样片来接上上一段自己的状态。我准备了一个iPad,里面存了各种霍金的纪录片片段,还有我们自己拍的样片。我一直期待着这两种能吻合,但是从来没有(笑)。

劳伦斯:也许看样片也能让我更进步呢。每次我去首映礼看片的时候都会想:“天哪,那句话你不该那样说!”都快把自己搞神经了。你觉得拍摄中对你最有用的工具是什么?是霍金的纪录片吗?
小雀斑:这是个好问题。
劳伦斯:可不是!我刚刚想到的。
小雀斑:我觉得你可以搞下主持人副业了,奥普拉要小心啦(笑)。有一段上世纪80年代霍金和前妻王尔德的纪录片。这是唯一含有霍金说话声音的纪录片,但是他所说的又很含混不清。疾病已经局限了他肢体的行动和语言,但你仍然能感觉到他的幽默,他眼中的智慧。在我脑中关于霍金会闪过这三种形象:一个是爱因斯坦吐舌头的那张照片;一个是詹姆斯·迪恩,因为霍金有种天然酷和自信。最后一个就是扑克中的小丑牌,因为当你见到霍金的时候就会发现他非常幽默。
  拍电影的时候我还跟一个舞蹈演员Alex Reynolds合作过,我的直觉是要像学习舞蹈一样学习不同阶段的肢体状态,就像婴儿学步一样,顺便说下我跳舞真的很渣,但是一旦你了解了那种步伐就能演出来了。我们去了伦敦专门研究ALS的诊所去学习,Alex还会拍下我艰难行走的样子,我们再仔细检查有没有问题。我认为霍金是在电影一开始就有这种疾病了(只是还没有显现),所以我会在手部和其他Alex觉得可行的地方增加一些细节。你懂的,多数人都并不了解演员的工作到底是怎样所以对我们都谨小慎微。
劳伦斯:是呢。
小雀斑:不过Alex不会,她一直是:“再做一遍!别停下,一直做!”

小雀斑最新《Interview》大片

劳伦斯:那很棒啊。哦,对了,电影里你栽倒的那场戏超赞,那是你第一次摔得那么狠吗?

小雀斑:原来这部分还挺让人印象深刻的吗?我可不想把我的诀窍透露出去。
劳伦斯:告诉我吧!我经常被揍啊。
小雀斑:哈哈,OK,有一个特技人员,不过他并没有参与太多,你也知道这不是《饥饿游戏》嘛。我拍这场戏他超激动,那天他就把一个缓冲垫子放地上,把我的手绑在身后说:“就这么摔吧!”我就:“What!?”但是特写镜头其实是我手绑在背后然后跪在那里的。

劳伦斯:你是怎么做到让头那样弹一下的?
小雀斑:因为下面其实有点软。

劳伦斯:你能看出来我还拍动作片吗?(笑)
小雀斑:你不是出了名的在片场上坚持自己做特技的吗?
劳伦斯:不是,我的替身Renae Moneymaker才是。你们早上都不看E!的吗?
小雀斑:我真不想谈这个,这对《万物理论》的宣传太不好了。其实我白天假装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晚上回家就看《比弗利娇妻》。
劳伦斯:Oh my God.
小雀斑:我知道,很糟糕……
劳伦斯:埃迪兄,你看《比弗利娇妻》?
小雀斑:我不会告诉你我从《The Hills》就是真人秀的粉丝了。

*接下来访谈进入了八卦唠家常模式

劳伦斯:我觉得我要哭了。访谈有重大突破啊。有一天我去酒吧碰到了《比弗利娇妻》的明星Lisa Vanderpump,还让她在一瓶伏特加的瓶底上给我签了名。当她把这瓶酒递给我的朋友时,我朋友说:詹妮弗,这比奥斯卡带劲多了!(笑)我们跟她各种合影。
小雀斑:我真是不能相信她们有那么复杂的生活,很想知道哪些是真哪些是假。
劳伦斯:我也是!这就是这秀迷人的地方啊,因为有时候你会对电影感到厌倦的,因为大部分故事都是假的——当然霍金的故事除外。
小雀斑:说的是,然后你在这些真人秀里看到直升机航拍,那些设备的造价分分钟超过《万物理论》,你真的会想:“How?”

劳伦斯:你最喜欢的真人秀是什么?
小雀斑:我这个人比较复古,我还是要选《The Hills》。有时候我会上网看主演们如今怎么样,还自我安慰着说我之所以这么八卦是因为他们代表着我的青春年代啊。但很囧的是根本就不青春,我开始看这个秀的时候已经不是青少年了。

劳伦斯:你有空闲时间的时候会做些什么?
小雀斑:经常有人会问我今天你做了些什么,我觉得我必须编出来一些东西——
劳伦斯:对,我就会想说“我画画了!”
小雀斑:我做些什么?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是弹钢琴,但我钢琴也很渣。
劳伦斯:我很开心你没给我一个确定答案。
小雀斑:有时候我还会假装画画,额,我画画也很渣。但能不工作的时刻就已经很奢侈了,能读一本跟工作无关的书就会很放松。但是我又有注意力集中困难症……
劳伦斯:我也是,我拿起书读上两页就会想“我还是看会儿电视吧,啥时候播广告了我再来把这段看完。”

小雀斑:(笑)我也很好奇啊,你没有工作的时候都在干嘛呢?
劳伦斯:额,不好意思,我在吃中国菜。
小雀斑:中国菜?你那里现在是几点啊?
劳伦斯:现在是我的早饭时间。
小雀斑:你惊到我了,劳伦斯!
劳伦斯:我早餐和晚餐都在吃中餐,而且我点了太多了八成午饭也要继续吃这个。
小雀斑:洛杉矶现在是阳光明媚吗?
劳伦斯:是啊,你在哪儿?
小雀斑:我在都灵呢。这里有个电影节,我刚从慕尼黑赶过来。不过你给我灵感了,我准备吃点意大利面。之前我老婆看到我在洛杉矶的一张照片就说:“Ed,你看起来太瘦了。”我说:“亲爱的,我有吃很多寿司喝了很多果汁呢。”她就怒了,“那有什么用!我说的是一大盆的意大利面和汉堡包神马的。”

小雀斑最新《Interview》大片

劳伦斯:我恨你,你好像越宣传越瘦,我就是越来越胖,因为我只喜欢吃快餐食品。

小雀斑:你的《饥饿游戏》都搞完了吗?
劳伦斯:宣传基本跑完了,我再拍一个东西就都搞定了,只差最后补一个镜头。
小雀斑:都拍完了?进度还真紧张啊。这片子横跨了你好几年的时间。
劳伦斯:是啊,这个可一点都不让我开心。
小雀斑:等下,他们难道不会再多写几部吗?
劳伦斯:我也想说呢,再写我还是会拍的。现在利亚姆(海姆斯沃斯)在澳大利亚拍一个电影要拍两个月,这可是我们三人组这些年分开的最长时间。

小雀斑:你们是不是已经像兄弟姐们一样了?
劳伦斯:是啊,有一次我们一起坐飞机,乔什(哈切森)在吃一个我不喜欢的什么东西,三文鱼还是什么的,我在吃我自己的零食,他就一直过来抢,我当然也会给他吃,但是最后实在忍不了了,我说“我不能吃你的零食,所以你只吃我的这样不公平!”我们的保镖看着我们就各种嘲笑脸。我们就都耸肩“我们这样都好多年了。”

*新影帝要爆料他当年“呕吐事件”的内幕了

小雀斑:说起飞机和三文鱼,你记不记得有一次我在BAFTA上看到你?差不多两年前,你们刚拍完《乌云背后的幸福线》,我那一年的作品是《悲惨世界》。我从柏林飞往伦敦,在飞机上吃了一份很怪异的三文鱼。那天晚上我是跟萨莉·菲尔德一起颁奖,我走了红毯,也进了内场,进了一个酒吧间,我记得你也在里面。我们一起参加了颁奖礼,我坐在安妮·海瑟薇的后面,随着灯光暗下来——
劳伦斯:“我得出去一下!”哈哈哈
小雀斑:我飞奔出皇家歌剧院的大礼堂,沿着走廊吐了一路啊。
劳伦斯:Oh my God! 
小雀斑:是啊!简直太惨了。五分钟之前我还跟你在酒吧里聊天呢——但是那会儿 已经很难受了。
劳伦斯:你要是告诉我你要吐就好了,我一定会把这场面拍下来!

小雀斑:我以为我是瞒天过海了,但是第二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我的手机里塞满了上百条的信息和e-mail,后来我才知道萨莉·菲尔德上台之后说:“我今天本来是要跟埃迪一起颁奖的,可是他突然觉得不舒服。”
劳伦斯:Oh my God! 
小雀斑:是啊!我被萨莉·菲尔德出卖了,但是好多人都以为我是喝多了呢。总之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要在飞机上吃三文鱼。

小雀斑最新《Interview》大片

劳伦斯:可不是吗,不要在飞机上吃三文鱼。我之前就是因为吃三文鱼吃吐过,所以再也不爱吃了。
小雀斑:大概多久之前?
劳伦斯:嗯,四年前?不对,要更久。
小雀斑:那你就一辈子都不想吃了,我如果吃什么吃坏了或者食物中毒之类的,差不多过上一年半的时间就又能狼吞虎咽了。
劳伦斯:我对龙舌兰就是这感觉。
小雀斑:我讨厌龙舌兰。
劳伦斯:我总是想“不,我再也不可以喝龙舌兰酒了”,但是……
小雀斑:龙舌兰酒我有阴影,大学时代有一次灾难性的经历。

(*这时候詹妮弗·劳伦斯断线了,过了一会儿才接上)

劳伦斯:不好意思,可能是我的公关经理听到我开始讲龙舌兰酒就把电话线掐了哈哈。

*影帝影后开始分享从影的心路历程

小雀斑:你的家人中有演员吗?
劳伦斯:没有,你呢?
小雀斑:没有,一个都没有,基因这东西很奇怪,那你是怎么接触这行的?
劳伦斯:小时候我放学后我的父母还需要工作,他们就让我去参加话剧表演,一开始我一点儿都不喜欢,只演了几个星期。那时候我14岁,有人把我的照片放到了纽约,后来我读到了一个叫做《足球女将》的剧本,虽然我成绩很差,体育也很差,但是这个剧本我非常喜欢,我非常确定这是我的菜,就告诉父母我决心搬到纽约去了。现在回想起来我真想说:“OMG,你真是个大笨蛋啊!真是作死啊!”
小雀斑:我觉得恰好相反,我从来没有哪个时刻是下定决心觉得可以做演员,甚至从来都没设想过这个可能性。
劳伦斯:你太含蓄太谦虚了。

小雀斑:我的父母非常支持我,但是我爸爸是做统计数据工作的,你知道一个演员能成名的概率……你从来没有担心过吗?
劳伦斯:没有,我从没有这么想过,我总是觉得:“一定TMD会成功的!”
小雀斑:真是太棒了。
劳伦斯:你似乎有点畏首畏尾呢。
小雀斑:是呀。
劳伦斯:这种感觉会消失呢,还是会变成你的动力呢?对我而言,我工作的第一天会很害怕但是之后就充满自信了,《乌云背后的幸福线》是我第一次觉得害怕。
小雀斑:为什么呢?
劳伦斯:也许是因为那不是我擅长的东西吧。那是我跟大卫·O·拉塞尔合作的第一部电影,他还总是在片场大喊,哈哈。他会“要这么说!跟你现在的完全相反的感觉!”“用慢动作来演这场!”他会把你逼到极限,正因为这样你看片的时候会觉得那都不是你自己。

小雀斑最新《Interview》大片

小雀斑:这很特别。有时候人们会问:“你喜欢表演吗?”但是你可能只有几个小时是在演戏,之后你开车回到家,要等上半年才能知道反馈与结果,你没办法再回到片场去修正什么。拍电影是要持续的警醒和思考,我觉得很辛苦,当然恐惧和担忧也是其中的一部分。
劳伦斯:每次拍戏你都这么觉得吗?
小雀斑:是的,当我演主角的时候尤其是这样,因为觉得承担了责任。
劳伦斯:别想那么多,你做的已经很到位了。而且从你的表演中看不到任何恐惧和担忧,我自己都无法做到像你那么倾力付出。
小雀斑:我觉得不是这样,不过生活就是很复杂的嘛。
劳伦斯:是啊,这听起来有点丧呢。
小雀斑:我们都在继续努力啊哈哈。来杯龙舌兰吧!

作者:提拉米苏   编辑:提拉米苏

[ Mtime时光网专稿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关注时光网微信

会员评论 (26)

发表

本周热读

1

DC《正义联盟》连发预告前瞻

神奇女侠大秀长腿超人回归 类魔大军展翅

《正义联盟》将于本周六曝光全新剧场版预告,几位主角陆..
2

加里·奥德曼银幕上的40个形象

从杀手演到音乐家 从吸血鬼变为漫改英雄

今天是戏骨加里·奥德曼的59岁生日,时光网选出了40个他..
3

《正义联盟》首曝正式中文预告片

超人依旧未现身 蝙蝠侠开始逗比起来

《正义联盟》首款中文预告,蝙蝠侠召集超级英雄们对抗类..
4

《加勒比海盗5》海量剧照曝光

杰克船长返老还童 幽灵巨鲨恐怖现身

《加勒比海盗5》连曝多张新剧照,杰克船长的“返老还童..
5

《侠盗一号》"反抗军"称霸帝国电影奖

万磁王X教授吻上了! 帕特里克斯图尔特获封"传奇"

年度帝国电影奖昨日揭晓,《侠盗一号》与《神奇动物在哪..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