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电影
新闻
新片
热映
排行榜
影评
专题
电影查询
电视
新闻
新剧
热播
排行榜
电视剧查询
人物
新闻
八卦
人物访谈
排行榜
视频
图片
博客
电影电视
明星时尚
文化生活
相册
会员
群组
我的同城
活动
热门话题
群组分类
群组人气榜
游戏
问答游戏
图片评分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该给孩子看什么样的电影?”

欧洲儿童片告诉你

2015-02-02 17:59:00 来源:腾讯娱乐

如果一部动画片能在画面上能吸引小孩,内容上又比爆米花故事有所提升,又能照顾到儿童的接受程度,就能潜移默化地培养孩子们的素养,妈妈再也不担心孩子看多了会变“脑残”。
欧洲文化氛围浓厚,父母对孩子的性格教育开始得早,从儿童音乐剧《舞出我天地》长演不衰可见一斑

      按道理来说,拍给儿童和少年观看的电影应该会有好的反响。不仅题材上能够被各种年龄段接受,还因为孩子看电影往往都由家长陪同,一次至少能挣三个人的票房。但是中国18到38岁年龄段电影观众的消费意愿太强烈了,这些人需要谈恋爱的空间,刺激荷尔蒙的场所,所以电影院里都是爱情怀旧动作粉丝电影,老板们导演们也就顺应市场拍这些电影。这种世界观的片子能随便给小孩子看吗?

      欧洲的情况就不太一样了,这是一片你说你喜欢看电影,别人不会认为你不务正业,反而觉得你有艺术素养的神奇土地。在这里,“文艺青年”居然是个褒义词。这里的青少年很早就学会了精神上的独立,尽管他们并不像美国青少年那样早地学会经济上的独立。这让欧洲人拍摄的儿童片有着一种超越幼稚的充满思辨的气质,内容上又不会有少年观众不能接受的尺度。至于那些数不胜数的用儿童的故事讽刺成人社会、让成年人汗颜的欧洲电影就更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就让我们将目光转向欧陆国家,看看孩子们都是看什么长大的。

讲一个有童心的故事,没特效没台词也能感动全世界

      美国的青少年之所以很早学会经济独立,是因为美国是一个钱味很重的社会,干什么事都要钱,为了交得起这些钱就要想办法赚钱。好莱坞的同仁们想明白了,我把你哄高兴了,你不就乐意掏钱了吗,我把小孩哄高兴了,大人不就乐意掏钱了吗。2014年动画片《乐高大电影》票房高居年度美国第四,全球4.6亿美元票房,尽管动画片制作费连年上涨,基本上论亿计算,但是《乐高》把大伙儿哄开心了,华纳就能赚得盆满钵满。


不追求夸张的技术,也无需段子式的台词,粘土动画《人兔的诅咒》同样可以是口碑和市场的赢家

      好莱坞流水线的高效把全球的电影市场冲击得七零八落,但拥有匠人精神的欧洲人,依然不紧不慢地产出着充满童心的作品。比如《超级无敌掌门狗》,最早是暗黑的英国人在1990年代拍的一个系列短片,酷狗呆主人的组合,借助奇特的想象力走悬疑路线,结果拍到第2集《引鹅入室》的时候就火到美国去了,拿了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奖。英国制作方顺应潮流,在2005年联合美国梦工厂推出了85分钟的电影版《人兔的诅咒》,又一次反攻奥斯卡成功,拿下奥斯卡最佳动画片,名利双收。暗黑的英国人拍了一部很接近好莱坞流水线喜剧风格的动画片,但是人家敢在给小孩看的动画片里玩粘土定格,敢玩暗黑悬疑,美国人就不敢。

      2006年波兰人拍了一个定格动画《彼得与狼》,虽然没对白,确实一个相当好懂的小孩逮狼的故事,感动了一大批孩子甚至成年人,而且得到了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奖。从这个案例也可以看出,低幼什么的不过是无能的创作者为自己找的借口而已。

政治社会、历史人文兼修,不怕孩子变“脑残”

      动画片这种东西比较容易在视觉上吸引儿童的注意力。但是儿童观众并不都是奥斯卡评委的那种“低幼”水平,孩子们长大了成为怎样的人,完全取决于早期教育。如果一部动画片能在画面上能吸引小孩,内容上又比爆米花故事有所提升,又能照顾到儿童的接受程度,就能潜移默化地培养孩子们的素养,妈妈再也不担心孩子看多了会变“脑残”。


关于政治不一定要粗暴地对孩子说“你长大就知道了”,《我在伊朗长大》提供给我们一个独特的视角

      2007年法国和伊朗合拍的《我在伊朗长大》就很温柔地对伊朗政治人文社会进行了戏谑的描述。政治电影并不只是惊悚血腥夹枪带棒,像本片一样从一个独特的视角平和地看待这世上的风云巨变,不正是我们应该给孩子进行的教育吗?


历史宗教也非儿童片的禁地,只要你有像《凯尔经的秘密》那样的眼界

      爱尔兰、法国和比利时在2009年合拍的《凯尔经的秘密》主推明亮的画风和爱尔兰历史人文风情,看得文艺青年们如痴如醉。2011年法国人还拍了两部很有特色的动画片:《夜晚的故事》使用规整的平面棱角图案绘制人物形象和背景设计,给观众讲述了6个醒世恒言一样的故事;《画之国》的色块运用得奔放自如,动画与真人结合,对意大利威尼斯的风土人情很优雅地进行赞美。

      给孩子们看过这几部电影之后,他们对政治历史文化社会的基础了解就差不多齐活了,剩下的就是在对粉丝电影趋之若鹜的同时,自己去探索这个神秘的世界了——没办法,粉丝电影的能量是很难抗衡的。

在平凡生活中寻求正能量

      孩子们从上面这些电影里了解世界,也应该从拍给他们和爸妈看的电影里了解他们自己。无论是否每个欧洲人都那么有素养,他们拍的家庭片中总少不了高贵的气质。

      英国老导演约翰·保曼在1987年拍摄了家庭喜剧电影《希望与荣耀》。这是一部正大剧场播放过的电影,连领导都爱看,受众面之广阔可见一斑。故事从头到尾都处在二战时期,男主角是伦敦一个普通家庭的小男孩,片子本身说的都是家长里短,打板球、吃果酱、去爷爷家串门、姐姐谈恋爱妹妹调皮等等,到处都是冷幽默,但是天上时不时飞过的战斗机、扔下来的炸弹都在提醒观众,电影在为你讲述二战期间的民间历史。只不过,导演站得高看得远,战争是被弱化的故事背景,战争乌云没有打扰孩子们心中的宁静和希望,情绪上特别励志向上。


《放牛班的春天》用满满正能量化解了恶意

      法国电影《放牛班的春天》批判了皮鞭和体罚,用歌声感化失足少年,不仅感化了片子里的失足青年,也感化了银幕前的文艺青年,后来这首童声合唱的歌曲也唱遍了全世界。

      最难能可贵的是,很多欧洲导演也和宫崎骏一样,年过花甲也能保有童心,当代超现实主义电影代表人物之一让-皮埃尔·热内,在60岁拍了一部《少年斯派维的奇异旅行》,表面上是一个古灵精怪的男孩离开不负责任的父母离家出走的故事,但全家人凭借对彼此深沉的爱与包容最终达成和解的结局,让胸口满满都是正能量。


离家出走不一定是残酷青春,也可以是《少年派维斯的奇异旅行》让一家人重新彼此了解、拥抱

      经典的欧洲家庭片,没有人把“我爱你”喊得口干舌燥,也没有人哭得梨花带雨,家庭成员之间的幸福感都被内化了。亲情可以被拓展到任何由独立个体构成的群体中,大人和小孩的关系在这些影片中非常单纯,就算你不是我亲爹亲妈,只要你爱我,我就跟你好。

      2010年,法国鬼才动画导演西维亚·乔迈《魔术师》再现了法国老一辈喜剧大师雅克·塔蒂的剧本,过气魔术师和小女孩相依为命,为旧时代逝去的辉煌唱挽歌,尽管画面安静人物渺小,但是动荡年代里支撑他们度过一切苦难的父女亲情大气磅礴。具有同样效果的是比利时资深电影人达内兄弟2011年的作品《单车少年》,这部获得戛纳影展评审团大奖的作品是《魔术师》的镜像,叛逆小男孩到处惹事,女理发师不问回报对他付出关爱,熊孩子逐渐醒悟,对她产生胜似母女情的依恋,成长为一个善良的男孩子。

      值得一提的是,《魔术师》和《单车少年》都非常适合父母带孩子们一起观看,可以让孩子们对世界的认知,并不需要去触碰专属成年人的题材,就能从单纯对亲情的理解,潜移默化过度到以更成熟的方式处理任何一种人际关系。

温柔的“反面教材”让孩子坦然接受成人世界

      与此同时,对于年龄更大一些的孩子,欧洲的家长也会早早开始指导他们接触成年人的世界。成年人嘛,想的无非就是那些事,大家都懂的。假如看惯了合家欢电影的孩子们走到人生岔路口,不能让他们迷失在成长的道路上。

      英国电影《成长教育》选择了轻喜剧的风格,易于孩子们接受,谈论的却是成人社会最沉重的两个话题:钱和感情。这个话题太沉重,20多岁的女孩遇见渣男都够喝一壶的,更别提片中这个涉世未深的小女孩。所以,这部电影就特别适合家长坐在旁边,指着银幕上花枝招展的凯瑞·穆丽根对孩子(尤其是女孩子)说“绝对不能学她”,无论如何都不该贪图坐享其成而失去自我,即使陷入迷茫时更加努力读书,为自己奋斗。


没人天生拥有承受伤痛的能力,《小孤星》让父母借此告诉孩子面对伤痛如何强大起来

      另一方面,欧洲人对待生命的态度是敬畏而坦然的,死亡不是极度痛苦呼天抢地,而是一种使人成长的情感救赎,生死离别是人生中最好的成长教育。1996年的法国催泪大片《小孤星》讲述了4岁小女孩因为无法相信母亲去世的事实,一直相信母亲会回来,但故事的最后她并没有被伤痛击垮,而是更加正能量地活下去。与之成为镜像的是2001年为意大利导演南尼·莫莱蒂赢得戛纳金棕榈奖的《儿子的房间》,丧生的是孩子,悲伤的是父母,即便是悲痛到不能自已,电影仍然让父母保有积极的情绪,让他们的感情有所寄托,斯人已逝的痛苦可能一辈子都不能解除,唯有积极地继续活下去才是人生最有意义的选择。

“儿童片的摇篮”欧洲儿童少年电影协会


欧洲儿童少年电影协会经常会邀请教育学家开公开课讲授“如何进行电影教育”

      即便有《无敌掌门狗》的高票房,《魔术师》的好口碑,《儿子的房间》的获奖,儿童少年题材的电影却不可能成为市场主流。就像本文开场所提及的,欧洲人认为电影是艺术素养的符号,文化产业一直是他们重点扶持的部分。不过,和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扶持类型片、规范制作工业、培养电影市场不同,欧洲人扶持儿童片的目的不是钱,而是纯粹为了拍出好的儿童片。为此他们发起欧洲儿童少年电影协会(European Children’s Film Association),致力于支持和推广世界范围内的儿童电影电视剧的制作、宣传、展出和教育,建基金搞创投,办网站印杂志,评奖项开讲座,触角已经伸到全世界,中国儿童少年电影协会也是该协会的会员组织。

      虽然,韩国人已经制作出成熟的流水线作品了,台湾的辅导金制度是在赔本赚吆喝,欧洲人搞儿童片协会连吆喝都还没喊出来,但这并不妨碍这个组织淡定坚毅地存在着,用某句非常文艺青年腔的电影台词形容:有灯就有人。

      欧洲人已经开始行动了,我们的电影人们呢?

作者:康一雄   编辑:Headche

[ 本文只为传播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时光网认同其观点和立场,以及认同文中所述皆为事实 ]
关注时光网微信

会员评论 (50)

发表

本周热读

1

她们不用整也天生“网红脸”

扒一扒华语娱乐圈的混血女星

“网红脸”在大众心目中的印象,大概就是高鼻梁、大眼睛..
2

漫威新作《黑豹》发中文版正式预告

真假黑豹之战火爆上演 瓦坎达黑科技异常酷炫

以豹制暴!漫威2018年开年新作《黑豹》发布正式版预告,..
3

男女身体互换不新鲜

除了《羞羞的铁拳》 这些电影也值得看

身体互换的概念并不新鲜,除了像《羞羞的铁拳》里的男女..
4

《妖猫传》首曝预告现“大唐诡宴”

黄轩染谷一诗一僧探奇局 妖猫终现真容

今日《妖猫传》发布了第一支正式预告,在扣人心弦的节奏..
5

《正义联盟》五位超英10.26空降北京

新海报悉数集结准备战斗 11.17内地上映

新曝光的两款海报均主打蝙蝠侠、神奇女侠、闪电侠、海王..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