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电影
新闻
新片
热映
排行榜
影评
专题
电影查询
电视
新闻
新剧
热播
排行榜
电视剧查询
人物
新闻
八卦
人物访谈
排行榜
视频
图片
博客
电影电视
明星时尚
文化生活
相册
会员
群组
我的同城
活动
热门话题
群组分类
群组人气榜
游戏
问答游戏
图片评分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黑暗中绽放的家族传奇

《教父》系列背后的故事

在迈克尔·柯里昂被命运铸造成教父的同时,《教父》系列也在喧哗中走向传奇。他们都经历了暗影浮动的历程,却遮掩不住炽热如玫瑰的光芒。

2015-04-04 09:03:42 来源:Mtime时光网

黑暗中绽放的家族传奇

《教父》系列背后的故事

2015-04-04 09:03:42 来源:Mtime时光网

1 / 30

导语

  对于某些电影,时间越是在它的身上留下厚重深远的印迹,它越能放射出迷人心醉的光芒,《教父》系列就是这样的作品。从1972年的首部诞生,到1974年的续集接棒,再到1990年的完结,跨越了18年的时间,它的电影叙事、影像风格和人物表演仿佛穿越了时空,感染着一代代的观众。

  

  《教父》系列不仅影片本身很优秀,而且它的拍摄过程也充满传奇,可以说,围绕《教父》的创作历程和作品解读足可以写数本大书。去年,《教父1、2》登陆上海国际电影节,今年的北京国际电影节,是《教父》三部曲第一次完整来到中国进行展映。借这个机会,我们就来梳理一下《教父》系列成为传奇的过程和它作为经典的魅力。

一条腿吓出一部书

  《教父》的原著小说作者马里奥·普佐(1920-1999)是第一代意大利裔美国人,1963年开始写作,他的前两部小说虽获得好评,却无任何经济收益。1968年3月,他带着150页的《教父》手稿来到派拉蒙制作总监罗伯特·埃文斯的办公室,而埃文斯根本不想看这份手稿。普佐对他说:"我有1万美元的债务,如果我还不出这笔钱的话,将被打断一条腿。"埃文斯便说:"那我先给你1.25万美元,你把那他妈的东西写出来。"1969年,《教父》正式出版,深受读者的欢迎,成为美国出版史上头号畅销书,曾连续67周排名畅销榜,在此后的37年间销量达2000万册。

派拉蒙对拍摄不感兴趣

  普佐从派拉蒙拿到预付款后,直到小说出版,再也没有得到任何音讯。制作总监罗伯特·埃文斯一直迷恋的是犹太帮强盗,而不是意大利帮强盗。公司发行部门也不同意拍摄黑帮片,因为之前柯克·道格拉斯主演的强盗片《兄弟会》遭受惨败,亏损了约6500-7000万美元。派拉蒙公司对这个项目缺乏热情,虽然《教父》成为畅销小说引起了他们的一丝兴趣,但只想拍一部200万-300万美元的低成本电影。直到环球公司出100万美元向派拉蒙买下其版权时,埃文斯才意识到他们可以拿这个项目来做点名堂,于是决定投拍。


(左起 马里奥·普佐,弗朗西斯·科波拉,罗伯特·埃文斯和艾伯特·拉迪召开《教父》开机新闻发布会)

科波拉为生存接活

  埃文斯决定找一位意大利裔导演来拍一部意大利式的强盗片,执行总裁彼得·巴特向他推荐了科波拉。科波拉此时能拿得出手的就是凭借《巴顿将军》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剧本奖。埃文斯对年轻的科波拉不放心,但考虑到他是意大利裔,又长得人高马大,也就同意了。科波拉认为自己是一个艺术家,而《教父》是畅销流行小说,故事又有损于他意大利人血统的尊严,他拒绝执导此片。最后由于当时他的佐伊特罗普公司正面临倒闭,欠华纳公司30万美元的债。好友乔治·卢卡斯也劝他为了生存接下这个活,科波拉才决定答应。


(《巴顿将军》给科波拉带来了第一座小金人-最佳原创剧本奖)

“街沟老鼠”帕西诺

  开拍前,科波拉与埃文斯在选角上意见完全相左,科波拉原定由阿尔·帕西诺出演迈克尔·柯里昂,当时的帕西诺还默默无闻,个子又不高,一点没有明星相。埃文斯称他为"小矮人",认为其太像街沟里的老鼠,连饰演一个大学生都不行,他推荐罗伯特·雷德福、沃伦·比蒂、尼克尔森,甚至他的好友阿兰·德龙。而科波拉就是想让这个不知名的演员来出演,因为他是意大利裔。后来在拍摄中途,帕西诺也差点被解雇,派拉蒙觉得他在片场无所事事,直到后来拍迈克在餐厅枪杀对手的一场戏后才让他们改变了看法。


(青涩时期的帕西诺,在《教父》试镜过程中)


没人认出“老头”白兰度

  对于主角维托·柯里昂的人选,科波拉推荐马龙·白兰度,但白兰度当时正处于人生低谷,他在《叛舰喋血记》中的表演口碑不佳,绯闻不断,身材走样,而且出了名的脾气臭。一次会议上,当科波拉再次力荐时,总裁斯坦利·杰夫用拳头敲桌子说:"只要我还是公司总裁,白兰度就休想在这部电影里出现。"科波拉听后,像癫痫发作一样瘫倒在地。派拉蒙终于让步。然而白兰度不肯愿试镜,科波拉带着便携摄影机来到他家,科波拉让人往他两颊塞了棉球,用鞋油抹亮他的头发。白兰度一边抽着雪茄,一边含糊地说话,慢慢投入到角色当中。派拉蒙的高层们审查这个试镜短片时,一下子没有认出是白兰度。

谁是明天的导演

  为了避免雷同,科波拉不想用职业的临时演员,所以又花了很长时间去挑选那些看起来真实的临时演员,这又激怒了派拉蒙。有一天,科波拉正在拍克莱门莎煎卷饼的镜头,制作经理跑来告诉他:"如果你今天不按时拍完的话,明天就不用来上班了。"科波拉即将被撤换的传言顿时四起。

  

  埃文斯打算让伊利亚·卡赞来代替科波拉,这时白兰度站出来说,如果你们炒掉科波拉,我就退出。这并不意味着白兰度有多么仗义,而是因为在五十年代,由于臭名昭著的"非美活动调查委员会"事件,白兰度和卡赞早已绝交。科波拉回忆说:"那段时间简直没法活了,不管怎么样,我挺过来了。"

门后的“枪声”

  科波拉在拍片时与摄影师威利斯常发生冲突,威利斯坚持认为,演员们身上应该做标记,因为照明的亮度不高,一旦找不到演员,就会因调焦不好而变得模糊,甚至看不见。但科波拉从小在剧院里长大,他宠爱演员,不想为了讨摄影师的欢喜而束缚演员。威利斯还指责科波拉放弃了拍摄前的精心准备。威利斯的工作缓慢仔细,而科波拉因为公司的巨大压力,为了弥补的时间,拼命地工作,常常生气发火。有一次,他和威利斯争吵之后,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砰地一声关上门后,不停地用脚和拳头猛击门,听起来很像是枪声,片场有人以为他自杀了。


(图左为摄影师戈登·威利斯)

摄影棚里的不速之客

  《教父》的开头场景中,有一个很经典的细节是,老教父一边和求他办事的殡葬师说话,一边抚摸着怀里的猫。其实这只猫并不是剧本中既定的,而是科波拉看到它在摄影棚中转悠,便把它逮住放到白兰度的手中,而白兰度正好非常喜欢小孩和宠物,便将计就计演下去,反而很传神地展现了他内心的温和,与他的威严形成反差。

  

但这组镜头却差点因为这只猫而毁了,因为它咕噜咕噜的喘息声盖过了白兰度本就模糊低沉的嗓音,这让录音团队根本听不清白兰度的台词,差点用到字幕。如今当你看影片的时候,还能听到猫的声音。

马头真的是真的!

  《教父》中拒绝与维托·科里昂合作的好莱坞大亨杰克·沃尔茨的原型是华纳兄弟的老板杰克·华纳,但嗜好赛马的性格特征却来自于米高梅的老板路易斯·梅耶。片中的床上马头情节是黑帮电影中最恐怖的镜头之一,当时引起观众极大的震撼。


  在拍摄的时候,剧组曾建以科波拉用假的马头,但是科波拉不喜欢弄虚作假。他的助手发现,纽泽西一家狗食厂刚好要屠宰一头马,于是《教父》的艺术指导挑了一头跟电影里很像的,并让厂长记得宰了把马头送过来。后来,他们就把马头和干冰放在木箱里,送了过来。但演员约翰·马利事先并不知道剧组会用一个真的马头,所以他恐怖的尖叫声也是真的。

基辛格参加首映式

  围绕《教父》上映的传言满天飞,但直到1972年3月15日,它才在纽约开映。那天突然刮起雪暴,但观众并肩排着六个队,长达数个街区。埃文斯原本认为白兰度一定会出席首映式,以令其引起轰动,但最后时刻他躲掉了。埃文斯只好请亨利·基辛格来救场,后者特地从华盛顿乘飞机赶来。科波拉当时的心情很复杂,他自视为一个艺术家,但没想到却同意执导《教父》,并将其放在工作的第一位,有一种理想被亵渎的感觉。《教父》完成后,他就去了巴黎写他的剧本《了不起的盖茨比》,他的朋友打电话给他说:"《教父》获得了巨大成功。"他回答:"噢,是嘛,很好。"然后又伏案工作。


(图右为基辛格)

百万美元预付酬金

  《教父》成功后,续集的拍摄立即提上日程。但科波拉不愿执导,他担心续集一旦失败,别人就会怀疑他的才华,会认为第一部是白兰度的作品,而不是他的作品。派拉蒙老板布鲁登亲自劝说科波拉,并提出如果他不愿执导的话,可以负责监制,自己挑选导演。科波拉推荐了好友马丁·斯科西斯,但埃文斯坚决不同意。


  最后经协调,科波拉自编自导,并且拿100万美元的酬金,如果续集获得成功,他将有更多的独立权,派拉蒙还承诺投资他的《谈话》。同时,所有参加过《教父》拍摄的经理和制片人都不能参加续集,埃文斯也不准涉足片场。这是电影史上第一次预付导演100万美元酬金,另外还有总收益的分成。






史上第一部叫2的影片?

  由于少了罗伯特·埃文斯的指手画脚,《教父2》的拍摄进行的非常顺利,不仅去了多个外景地取景,而且还可以通过双线程来讲述故事。《教父2》当时被认为是影史上第一部以首部片名加上数字"2"命名的电影。但事实上,一部名叫《Quatermass 2》的英国电影早在1957年就这样做了。

留胡子

  罗伯特·德尼罗曾参加《教父》中桑尼一角的试镜,但最终没有被选上。科波拉后来看《穷街陋巷》,一眼认定他是青年科里昂的不二人选。为了扮演这个角色,德尼罗在西西里岛住了四个月,学习维托式的西西里方言。


  在拍摄维托返回西西里复仇的场景中,德尼罗先是增肥,并学马龙·白兰度一样带着口腔道具,活脱脱一个缩小版教父。但是在他要不要留胡须的问题上意见不一,德尼罗回忆说:"在西西里,我们要决定一件事,我该不该留八字胡,这很重要。我们为这个事反复思量,最后我说,我们掷硬币决定吧。掷到人头就留胡须,字就不留。结果掷到了人头。"

被逼无奈的第三集

  整个八十年代,科波拉的事业都处于低谷期。雄心巨制《现代启示录》因为晦涩难懂,遭遇票房滑铁卢;《心上人》投资3000万美元最后仅收回100万。随后的几部电影也反应平平。这期间,他的儿子吉安·卡洛也因车祸死亡。他的妻子形容他们的生活:"弗朗西斯是在钢丝绳上跳舞,我则拉着钢索。"

  

  四面楚歌的科波拉只好接受拍摄《教父3》的邀请。他和马里奥·普佐本希望用半年时间写剧本,赶在1991年复活节期间上映,可派拉蒙只给他们六周时间完成剧本,由于假日档期电影短缺,所以必须抢在1990年圣诞节前上映。匆忙赶制的《教父3》虽为系列的完结之作,但在艺术水准上却远逊前两部。

跟着《教父》长大的索菲亚

  除了一些主要的演员外,科波拉的女儿索菲亚·科波拉也同时出演了全部三部电影。在《教父》末尾那场教堂洗礼的戏中,康妮·科里昂的儿子实际上是由婴儿时期的索菲亚·科波拉饰演的,那时她刚出生不久。到了第三部,她已成为与安迪·加西亚演对手戏的女主角。其实《教父2》也有索菲亚的身影,当幼年时的维托·科里昂前往爱丽丝岛的时候,他坐的轮船上有一个小女孩就是索菲亚。

先交钱再给拷贝

  《教父》的成功改变了好莱坞此前的发行放映方式。原来影片上映先是按照规定的星期数目作头轮放映,然后才进入二轮、三轮放映。这对片厂来说很是不利:一是广告费都花在影院数相对较少的头轮,当进入上千家的二轮、三轮时,已经没有广告来宣传造势了;二是盈利回收太慢,一部片需要好几个月甚至好几年。而《教父》因为是有影响力的大片,再加上首映的成功,派拉蒙逼迫放映商提前支付绝大部分的盈利,并且还要更多的股份分割。放映商没法拒绝,因为他们如果想要《教父》的拷贝,就必须得答应这些条件。这开启了大片营销方式的开端,派拉蒙担当了开路先锋。

白兰度拒绝奥斯卡奖

  1973年3月27日,奥斯卡颁奖礼隆重举行。《教父》共有10项入围,但最后只得到了3项奖:最佳影片、最佳男主角(马龙·白兰度)和最佳改编剧本(科波拉和普佐)。科波拉在最佳导演奖角逐中败给了《酒厅》的导演鲍勃·福西。当晚,科波拉身穿蓝色天鹅绒小礼服,走上授奖台发表谢辞,他不断地感谢所有参加摄制的人,唯独不感谢埃文斯。而马龙·白兰度派了一名印第安姑娘上台,替他以"受伤的膝盖"的名义发表声明拒绝授予他金像奖。此举引起了全场极大震惊。同时,被提名为最佳男配角的艾尔·帕西诺也没有参加颁奖礼,因为在片中他出场的时间比白兰度还要长,他觉得提名男配角受到了侮辱。

六扇门的“梅赛德斯”

  科波拉曾和埃文斯、鲁迪开玩笑说,如果《教父》票房达到1500万美元,就要求公司送他一辆梅赛德斯600加长型轿车。埃文斯说,没问题,但票房要达到5000万。后来影片票房达到了1亿美元,科波拉和好友卢卡斯一起去旧金山的一家梅赛德斯经销店看车。当时这款车很难买到,世界范围内教皇和西班牙元首佛朗哥各有一辆。因为科波拉他们穿着都很普通,销售人员只给他们看一些小汽车,并催促他们去其他的经销店。科波拉说,我就是要六扇车门的那一种。最后一个比较懂事的销售员才接下了他们的订单,科波拉让他把账单直接寄到派拉蒙公司去。


(科波拉的奔驰600 Pullman轿车,在1974年电影《对话》中)

科波拉VS科波拉

  1975年,科波拉的两部影片《对话》和《教父2》均获得了美国导演公会奖的提名,是该奖有史以来第一位获此殊荣的导演。2月份,《教父2》入围奥斯卡11项提名,《对话》也入围3项。科波拉发现他正处于自己对打自己的情况,担心《谈话》会分散评委的投票,从而败给波兰斯基的《唐人街》。最后,《教父2》共获得6项奖,成为影史上少数以续集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奖的电影,也是唯一有两部电影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的电影系列。科波拉一个人囊括三项奥斯卡奖,他的父亲也获得了最佳原创配乐奖。


(左起加里·弗雷德里克森-联合制片人、科波拉、弗雷德·鲁斯-联合制片人和卡迈恩·科波拉-科波拉的父亲)

难以超越的群体表演

  《教父》系列是一部以男人为主的电影,第一部上映后,评论界对科波拉召集的这帮演员感到惊奇。奥斯卡方面同意给马龙·白兰度提名最佳男主角,阿尔·帕西诺、罗伯特·杜瓦尔和詹姆斯·凯恩同时提名最佳男配角。此后,德尼罗因《教父2》获得了最佳男配角。


  如果我们谈到演员的表演与作品故事的契合度,世界电影史上很难再举出《教父1、2》之外的第二个例子。演员自己身上所散发出的魅力光环与故事中的角色气质结合的天衣无缝,共同造就了银幕上的永恒。德尼罗和帕西诺凭借此系列进入了巨星行列。


预示死亡的橘子

  《教父》有着丰富的多角度的解读空间,比如经典场面的调度、摄影、布光、人物造型、音乐、蒙太奇等等,几乎每一个方面都能写出大篇的分析文章,并且这些艺术特点也极大地影响了之后电影创作。


  其实,很多经典情节,也有歪打正着的成分,比如教父怀里的那只猫,就是突然跑进片场,马兰度临场发挥的。还有电影中很多死亡场景都有橘子出现,有人认为这是一种先兆,其实是美术设计觉得场景太昏暗而专门拿橘子来做一个调和。正是这些有趣的故事,让影片变成一个迷宫,每一次走进去都会深深被吸引。


科波拉后悔拍《教父》

  尽管影片极为成功,科波拉却一直抱怨《教父》的成功使他偏离了原有的职业轨道,他更想做艺术家。他说:"我对它不感兴趣。令我吃惊的是它竟那样成功,以致当我打算从事别的事情时,它又把我拉进了另一次辉煌。"他又曾说过,其实《教父》之后就应该终结了,迈克尔让自己走向黑暗,一切就应该结束了。至于为什么叫《教父2》,是不想效仿《狼人之子》或《狼人归来》这类片名,因为观众会感到困惑。


(马里奥·普佐之女 桃乐茜·安·普佐代父领奖)

白兰度谈角色塑造

  马里奥·普佐在《教父》小说出版后不久,就给白兰度寄了一本,并附上一张纸条说,如果小说被拍成电影,应该由他来演。白兰度后来在口述回忆录中说:"在这个电影里,这个角色也许是第一次不同于之前电影中塑造的那些恶棍。在某种意义上,他(维托·科里昂)是个英雄,一个值得尊敬的人。我认为把他塑造成一位温和的长者会与以往的坏蛋角色形成鲜明而有趣的对照。"对于影片,白兰度说:"我第一次在银幕上看到完整的《教父》时,感到十分讨厌。我只能看到自己的错误,我讨厌它。但是,许多年后,当我在电视上再次看到它时,我认为它是一部优秀的影片。"

帕西诺回忆拍摄

  阿尔·帕西诺回忆当初加入剧组时不是很有信心,他说:"我当时很疑惑,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电影工作对我而言是陌生的,杜瓦尔拍每个镜头前都会说,不管你做什么,你拍这个镜头时都会笑,但我却不想笑。"但事实上,拍摄过程中经常笑场。帕西诺甚至还打起了退堂鼓:"我发现到他们不想用我,当时我想,弗朗西斯,我们下次在合作吧。"


  帕西诺评价科波拉时说:"弗兰西斯定下目标后,就会勇往直前,而且总会成功。他会谋求进步。他在开拍之前两年,就在谈这部电影(《教父3》)。他大概要反复思考。到真的开拍时,就会有自己想表达的事物。"

斯皮尔伯格受震撼

  据说电影天才斯坦利·库布里克看《教父》看到第十遍的时候承认,这可能是历史上最伟大的电影。其实,库布里克在拍摄《2001太空漫游》的时候,坚持对作品全权掌控,不惜对工作人员大发雷霆,落下了难以合作的名声。这个行为也影响了之后的科波拉,那就是要坚决捍卫自己的劳动成果。同为新好莱坞"四小子"之一,科波拉的好基友史蒂芬·斯皮尔伯格说:"《教父》今天已经成为了我们生活的一部分,当我第一次看到《教父》,那种给我带来的震撼感,我第一感觉是考虑要不要退出导演这个行当。我怀疑自己没有能力达到这样的高度,这几乎粉碎了我的信心。"

好莱坞明星们的圣经

  汤姆·汉克斯和好友托马斯·雷纳曾经办过定期的教父派对,很多好莱坞的大明星在雷纳家一起观看《教父》,然后大家一块儿跟着大声念影片中的每一句台词,如此反复,乐此不疲。《电子情书》里的梅格·瑞恩疑惑不解地问:"是什么让男人们如此迷恋《教父》?"汤姆·汉克斯回答说:"它就是我们男人的圣经,那里面包含了所有的智慧。"


  老帅哥亚力克·鲍德温在评价《教父》时,用和维托·科里昂一样磁性的嗓音说:"《教父》就是毒品,她会夺去你的意志,不管你想还是不想,你都会去看她。"

影评人谈《教父》

  《洛杉矶时报》电影评论员肯尼斯·图兰说:"我在第一次看《教父》的时候就觉得非常的好,但是后来每看一遍都会看到新的东西,觉得越来越好,因为你在不同的年纪都会有新的领悟,同样的东西在不同的年纪对你来说是不一样的。"已故影评人罗杰·艾伯特写道:"小说《教父》的成功,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一系列让人无法忘怀的场景。影片几乎把小说中所有东西都照搬了过来,科波拉为所有这些材料找到了适合的风格和视觉效果,于是《教父》成了某种稀有的东西:一部脱胎于畅销书的真正优质的影片。虽然片长达三个小时,但却能令我们看得津津有味。"

(已故影评人罗杰·艾伯特的《教父》影评)

姜文解读《教父》

  在一次接受《三联生活周刊》的采访时,姜文谈了很多关于《教父》的内容,包括影片的手法和马龙·白兰度的表演等。他说:"这他妈太解渴了。太丰富了,太漂亮了,演员非常棒,摄影也非常棒,里面每段话都说到你心眼儿里面去。"


  对于《教父的》第一个场景,姜文说:"他虽然是个教父,但他的词儿是个怨妇的词儿--'你看你也不理我……你怎么能不理我呢,你怎么能跟我说钱呢。你是我哥们儿啊。'这词儿写得牛逼!一个这样的老大,却被感情所惑。我觉得这剧本写得非常棒。"

《一步之遥》致敬《教父》

  《教父》的开场戏堪称经典,以"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的方式营造了神秘氛围,在镜头的缓慢移动中烘托了教父出场的威严气势。在《一步之遥》第一个情节中,马走日与武七的对手戏几乎完全照搬了《教父》的开场:画外音的铺垫及人物面部特写;昏暗场景下的顶光;黑色领节、胸口玫瑰花等。


  姜文又通过细节的改变来解构《教父》,如教父手中的猫变成了马走日怀中的兔子。姜文把"戏谑"与"致敬"结合起来,平添了几分冷幽默的味道。他自己回应说:"《教父》版权在我朋友手里,他去年来邀请我拍《教父4》,正好在拍《一步之遥》前,所以就把这个当玩笑拍进去。"


作者:陈令孤   编辑:春光乍现 关键词: 教父 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 北京电影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