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电影
新闻
新片
热映
排行榜
影评
专题
电影查询
电视
新闻
新剧
热播
排行榜
电视剧查询
人物
新闻
八卦
人物访谈
排行榜
视频
图片
博客
电影电视
明星时尚
文化生活
相册
会员
群组
我的同城
活动
热门话题
群组分类
群组人气榜
游戏
问答游戏
图片评分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破碎之角》导演专访

大卫戈登格林谈与阿尔帕西诺合作经历

2014-09-10 10:00:55 来源:Mtime时光网

《破碎之角》导演大卫·戈登·格林接受时光网专访,畅谈他与阿尔·帕西诺、尼古拉斯·凯奇等明星合作的经历。

大卫·戈登·格林

  时光网讯 大卫·戈登·格林与银幕传奇阿尔·帕西诺的第一次会面是为了讨论一个汽车广告的合作事宜。结果却是大卫·戈登·格林给阿尔·帕西诺写了一部电影——《破碎之角》

  《破碎之角》于2014年在威尼斯电影节首映,之后又参加了多伦多电影节。阿尔·帕西诺扮演男主角Manglehorn,一个独居的锁匠,沉浸在失去一生挚爱的女人Clara的伤痛中无法自拔。Manglehorn不断地给Clara写信,但全部被退回。当他尝试与善良的女银行柜员Dawn(霍利·亨特饰)交往时,他发现自己站在命运的十字路口——是继续沉浸在痛苦的过去中,还是抓住机会开始崭新的未来。

  39岁的大卫·戈登·格林已经有11部作品问世,他是美国最高产的电影导演之一。他的处女作是22岁时拍摄的短片Pleasant Grove,3年后的2000年,他拍摄了自己的第一部长片作品《乔治·华盛顿》

  大卫·戈登·格林生长于阿肯色州首府小石城,他的作品还包括《猎枪故事》《菠萝快车》《王子殿下》《保姆奇遇记》《雪崩王子》和《乔》。在多伦多电影节期间他接受了时光网的专访。

  Q: 阿尔·帕西诺说你是在与他的一次会面之后写了这个剧本?

  A: 当时我正参与一个汽车广告的项目,我们在考虑让他来演,所以就安排了一次会面。那是一次很有趣的会面,参与的人有我、几个广告公司的人以及阿尔。我见到了他,一个偶像,一个我非常崇拜的人,我坐在那里试图表达自己的创意,如果能让阿尔出现在自己的镜头里那真是太棒了。那是个很长的会议,大概有两个小时左右,我一直在观察他。他大部分时间都在说话,我注意到了他的一些细微的动作以及他聆听别人的样子。他能长时间地保持专注,我看到了他身上的幽默感,以及那些我从电影里从未看到过的东西。我之前只在大银幕上看到过他,电影中他的表演是经过剪辑和设计的,因此当我看到真实的他坐在那里做出真实的反应时觉得很有趣。所以会面结束时我对他说:“我们不能一起拍这个广告其实挺好的,显然这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但一年之内我会回来找你,我要为你写一部电影,然后我们再合作。”他说:“我愿意!”

  Q: 执导阿尔·帕西诺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A: 感觉很棒。每个导演都有一套自己的工作方式,我想不同的导演和阿尔合作会收到不同的效果。我把剧本寄给他后,他说:“在我决定要接这个戏之前,我想先听听它。让我们邀请一些朋友来我家后院然后读剧本吧。”然后我们真的就邀请了很多朋友到他家去,每个月我都要去一趟洛杉矶,我们和一群新朋友一起在他家后院读剧本。我能听出他的声音开始发生一些变化,然后我就起来走到一边去和编剧Paul Logan商量修改意见,再把这些意见给阿尔看,大家一起出主意。那是个很棒的研讨过程,到开机的时候,我们已经在这条路上走了很远了。准备阶段的最后7个月我们是通过电话沟通的,反复地思考和讨论。那是个漫长但是健康的过程,正是我所期望的那样——让演员参与进来,找到他的声音,并根据这个声音来重塑台词。虽然剧本是为他量身打造的,但直到你听到他把台词念出来你才能知道这一切是否可信。在片中,写这些信的人是Manglehorn,我们想让他的文字中绽放出一种诗意,因此我们将这部分内容写得很有艺术性。通常情况下我会避免这样做,但在这里我要强化这一点。我要先听他念一遍然后再不断调整,甚至后来在片场,在等待某种特定的自然光时我都会突然说:“我们来录一遍念信的段落吧。”在整个拍摄过程中大概有20次,我们就这样让他戴上麦克风然后念那些写给Clara的信,而效果也随着故事的展开、叙事的推进和拍摄的进程而不断完善。他是个非常乐于尝试的演员。

《破碎之角》剧照

  Q: 他身上的什么特质让你想要塑造这样一个孤独而忧郁的角色?

  A: 在那次会面中,我透过他的眼睛看到了他内心丰富的层次——一种波涛汹涌的情感。

  Q: 你认为这个角色是充满悔恨的吗?

  A: 悔恨这个词有点过了,但我知道他非常的怀旧和多愁善感。我不认为他和Clara曾经的恋爱关系是很美好的,我想他们之间只是一段普通的感情,但随着一切的逝去,Manglehorn开始觉得Clara是他一生的挚爱,40年后这种想法就愈发根深蒂固了。我想我们对自己的童年、最爱的电影和初恋都会有感伤之情。在这个年纪,我对于生命和青春的情感非常剧烈,很容易被过去所吸引。

  Q: 你还非常年轻,为什么会想去探讨老年?

  A: 因为我很好奇。等到我的年纪是现在的两倍时,我会如何看待逝去的感情呢?《乔治·华盛顿》关注的是年轻的生命、情感如何面对死亡,《最爱你》表达的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如何应对心中所爱,《雪天使》差不多也是这种题材。而《雪崩王子》和《破碎之角》是在探讨成年人的命题:衰老、爱、困境以及脆弱。

  Q: 本片部分段落的视听语言似乎是Manglehorn的感知能力的反映,是有意为之吗?

  A: 是的,非常梦幻,甚至有点精神分裂。我们遵循的是情感叙事而非逻辑叙事。我曾参与过很多技巧性很强的剧本的创作,但这一次我把所有的技巧都扔掉了,我和Paul Logan要寻找的是一种感觉很自然、又有点超自然的东西。我们追随的是感受而不是逻辑或大脑。我想要那种像梦一样的、解释不清的效果。就像时间仿佛慢了下来,或者困在某种情境中一样,但并没有什么真正可怕的事发生。我希望这部电影是有趣的,有点点尴尬,还要有戏剧性的波动。音乐和音效的设计非常关键,有时会刻意营造沮丧和疲惫的效果。

  Q: 本片在威尼斯首映时举办了一个“阿尔·帕西诺日”。你会将这看作是他的“回归”的一部分吗?去年《乔》上映时尼古拉斯·凯奇身上也发生了类似的事。

  A: 每天都是“阿尔·帕西诺日”呀!(大笑)他们没有回归,因为他们一直都在工作嘛。

  Q: 我猜尼古拉斯·凯奇每年拍7部电影。

  A: 他没有一年拍7部我的电影,保罗·路德和埃米尔·赫斯基也没有每年都演我的电影。带领演员去走一段与他们期待中不同的路是很有趣的——让保罗·路德去演出戏剧性的深度,让凯特·贝金赛尔在片中经历丧子之痛而非在《黑夜传说》里那样揍人。我想为同时挑战观众和挑战演员创造机会。现在我要和桑德拉·布洛克合作了,这非常酷,因为她是世界上最红的女明星之一。而我却要让她演一个发生在玻利维亚的故事,并且大部分时间都要讲西班牙语。她,就像凯特,就像阿尔一样,他们都愿意接受挑战。你在《选美俏卧底》和《地心引力》里看到的是同一个人,同一个演员,她只是采用了不同的表演方式。就像《王子殿下》和《破碎之角》背后的人都是我一样。我渴望创作不同类型的影片,对于缺乏同样的渴望的演员,我没有兴趣与之合作。现在很多电影明星都不愿意打破他们的既定形象,不愿意去挑战观众,因为他们好不容易才取得了现在的成功,好不容易才积累了现在的粉丝,挑战自己是有很大风险的。我希望自己在帮助演员转型和发掘新人发面起到更大的作用。选角时我图的不是轻松省心,我靠的是热情。

  Q: 为什么会想到和桑德拉·布洛克合作?

  A: 她住在德克萨斯州奥斯汀市,我也住在奥斯汀市。我们都很欣赏对方的作品于是决定一起拍一部电影。

《破碎之角》剧组在多伦多电影节上

  Q: 为什么奥斯汀现在变成电影的温床了?

  A: 这是个很棒的城市,不像洛杉矶一样到处都被电影包围着。这里有很棒的文化氛围——音乐、政治和大学。这里有富人也有穷人,有乡下人也有天才和白痴,种族多元。如果让我和一群白人坐在一起聊好莱坞我会睡着的。奥斯汀是德州一个非常特别的地方,大学里的学院派和政治活动者总是在交锋,我很喜欢这一点,能带来对话、辩论和对他人生活的了解。而且这里还不断涌现很棒的乐队,比如天空大爆炸,他们是我的邻居,给我的很多电影做过配乐。

  Q: 为什么选择霍利·亨特饰演Dawn?

  A: 我们想找一个既脆弱,在情感上又很积极的人。Dawn非常的富有生机,她通过自己从Manglehorn灵魂中所看到的东西来看待他,而不是通过他的外表。我认识这样的女人,也认识这样的男人。虽然看起来有点像老套的情节,但正是光明与黑暗的结合让他们各自成为了完整的个体。Manglehorn是个难以捉摸的人,只有在面对孙女和猫咪这样不会评判他的对象时他才会流露出深情。他以一种特殊的方式与周遭的人相处,要接近他的内心很不容易。我觉得霍利看待世界的简单方式使她非常适合Dawn这个角色。

  Q: 为什么演员们都很信任你?

  A: 因为我不给他们定规矩。我鼓励他们尝试自己的想法——戏服、走位和表演方式等。我们在一起是协作关系,而不是一个独裁者站在那里说:“我们从这个地方开机,然后视角移到那边,接着你要微笑并且说台词……”我只是走进来然后说:“让我们开始吧。”

  Q: 为什么选择哈莫尼·科林?

  A: 当时他来奥斯汀参加《春假》的宣传活动,我看到他和观众做现场问答。我认识他好几年了,但直到我看到他和观众做问答我才发现他和那部电影中的其他大明星一样迷人。那个时候我就想,还有谁有这种独特的魅力呢?我想要他身上那种杂耍演员般的吸引力。然后他就来了,没有其他候选人。

  Q: 他的台词是自己写的吗?

  A: 大部分都是他写的。他演的所有场景都有1小时长的版本。

  Q:《破碎之角》这个片名是怎么来的?

  A: 我在北卡罗来纳州拍摄HBO的连续剧《体育老师笑传》时遇到了飓风。疏散时我迷路了,GPS失灵,因此我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直到我找到了一块路牌才弄明白自己在哪里,那个路牌上写着“Mangle Horn路”。我问路人Mangle Horn是谁,路人说他是60年前去世的一个老管理员。Mangle是他名字的缩写,Horn则是他的姓。我想,这是个很酷的片名。

  Q: 和桑德拉·布洛克合作的电影什么时候开拍?

  A: 大约三个星期以后吧。我白天要接受各种采访,晚上要做准备工作,视察布景的施工进度,太累了。这部片子叫做《危机大逆袭》,是关于在玻利维亚的美国人的,灵感来源是一个真实事件。

  Q: 你上次度假是什么时候?

  A: 我想应该是在拍完我的第一部电影之后吧,十多年前了。我刚拍完一部电视剧的试播集,还有这个新电影要准备,所以还是很忙。

  Q: 你怀念度假吗?

  A: 每天都是假期,这不我一会儿在多伦多,一会儿在威尼斯。我每天都工作,但偶尔会扔下一切消失一天,这很有趣。

作者:Martyn Palmer 孟影 译   编辑:提拉米苏

[ Mtime时光网专稿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关注时光网微信

会员评论 (0)

发表

本周热读

1

扎克施奈德因女儿离世退出《正义联盟》

乔斯韦登接管后期制作和补拍 照常11月17日上映

扎克·施奈德导演为应对女儿自杀离世,决定与同为制片人..
2

《加勒比海盗5》碾压式排片引制片人求救

"夏天19岁的肖像"安晓芬:国产片这样下去就死定了

《加勒比海盗5》“碾压式”排片引恐慌,《夏天19岁的肖..
3

《变形金刚5》《神偷奶爸3》内地定档

6月进口片"泛滥",票房混战谁能笑到最后?

随着《变形金刚5》与《神偷奶爸3》的先后定档,中国电影..
4

告别!“最帅007”罗杰·摩尔爵士

任期最长邦德 儒雅睿智英伦绅士

罗杰·摩尔早在上世纪50年代便在好莱坞发展,70年代取代..
5

被偏爱的东野圭吾的十佳

一个人的影视改编一片天

东野圭吾执笔30余年,出版作品90多部,其中有近一半的作..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