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电影
新闻
新片
热映
排行榜
影评
专题
电影查询
电视
新闻
新剧
热播
排行榜
电视剧查询
人物
新闻
八卦
人物访谈
排行榜
视频
图片
博客
电影电视
明星时尚
文化生活
相册
会员
群组
我的同城
活动
热门话题
群组分类
群组人气榜
游戏
问答游戏
图片评分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舒淇是个标准的女侠”

侯孝贤聊《刺客聂隐娘》及女主角

2015-06-29 10:34:35 来源:南方周末

侯孝贤说,舒淇十几年不变,不是外貌,是她的人格、内心。她是很标准的女侠,因为她对人一点都不假,非常真诚。
在侯孝贤看来,刺客不能只是执行任务的工具,杀人也要有名目。(剧组供图/图)

      《刺客聂隐娘》侯孝贤的第一部武侠片,在这之前,他7年没有拍电影。

        2000年李安《卧虎藏龙》大获成功,两年后张艺谋拍成《英雄》,“华语艺术片大导演+武侠”好像一个不成文的约定动作,美国和中国大陆已经完成,还剩香港、台湾。王家卫《一代宗师》被戏称为“一代失踪”,2013年1月公映;两年多之后,在今年的戛纳,影迷终于等来了侯孝贤的《刺客聂隐娘》

        拍《刺客聂隐娘》,侯孝贤仍用胶片,成片后把胶片转换成数字输出。影片最终成本9000万元人民币,是侯孝贤电影里最贵的一部。有评论认为,影片呈现出的精美和质感,在华语电影中是罕见的。

        《刺客聂隐娘》的女主角舒淇记得,演员们常常都在等:等风来,等云来。有一场戏,舒淇饰演的聂隐娘准备取大僚首级,她要爬到山顶,侯孝贤比她先到,连连招呼:“快快快来。”两头驴就站在山野间,天空的云也刚刚好,就像挂在树上——完全是天然的。

        “还是要实拍,加特效跟实际是不一样的。”侯孝贤说,拍的过程中,有时蝴蝶突然飞来,完全是意外之喜。

        2005年侯孝贤就起意要拍《刺客聂隐娘》。他拉来老搭档钟阿城、朱天文,朱天文又拉来学历史的侄女谢海盟,三人合作完成了剧本的创作。拍摄过程中,他先是当了三年台湾电影文化协会理事长,之后是五年金马奖主席,拍拍停停,2015年终于杀青。

        电影取材于唐朝裴鉶短篇小说集《传奇》里的《聂隐娘》一篇。聂隐娘是魏博藩镇的大将聂锋之女,10岁时被一名道姑带走,训练成武功绝伦的刺客。十三年后返家,奉师命要取青梅竹马的表兄、魏博藩主田季安(张震 饰演)的性命。正是安史之乱,藩镇割据、民不聊生,道姑教导聂隐娘,“杀一独夫贼子救千百人”。但聂隐娘始终下不了手,道姑憾其不能断人伦之亲,最后交手,死在聂隐娘匕首下。

        2015年5月,侯孝贤凭借《刺客聂隐娘》获得第68届戛纳电影节最佳导演奖。《刺客聂隐娘》在戛纳首场放映时,侯孝贤人还没到,台湾评论家闻天祥看完后激动地给他发了一条短信:“聂隐娘就是你,你拍的就是你自己。”

        “他的意思是我做人做事的方式有点像聂隐娘,他看得是蛮准的。你所有的作品,一定是投射了自己,这是逃不掉的。”侯孝贤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他把《刺客聂隐娘》的“通关密语”设定为“一个人,没有同类”:“一个人有他的坚持跟理想,很难碰到同类。我自己喜欢这样,我要是聂隐娘,我也会这样做。”

        2015年6月17日,侯孝贤在上海接受南方周末记者专访。前一天,他出现在《刺客聂隐娘》定档发布会上。这部电影将于2015年8月27日在中国大陆上映,这也是侯孝贤第一部在大陆公映的影片。

1  刺客杀人,要有名目

        南方周末:《刺客聂隐娘》拍成后,对刺客、侠客、侠义,你有没有新的理解?

        侯孝贤:我最初认为侠就是行侠仗义,实际不是那么简单。侠其实很累的,因为他要判断,该不该打抱不平。你不能被骗了,否则不是要亏欠一辈子吗?帮助人的尺度也非常难拿捏,有些人是不能帮的,你越帮他越惨,就是扶不起的阿斗。侠客是为救难、救急,为正义,但人毕竟都是人,有时候可能会出差错。

        还有个现实面的问题,就是你再怎么厉害,还是要吃饭的,对人情世故要练达到一个程度。当侠客是很辛苦的,假如骨头又很硬的话,那更辛苦了,不能偷、不能抢。做临时劳力吗?把武术当做生活的用具?这些细节,我自己必须想清楚。

        再说刺客,刺客虽然是政治的,但刺客最后还是人。

        南方周末:这些想法怎么呈现在电影《刺客聂隐娘》中?

        侯孝贤:就是人不能随便杀人的,要有个名目。刺客不能只是执行任务的工具,他也有自己的判断:是不是所有的杀人都合理?所以我设计的聂隐娘会有反叛。她第一次杀不成是因为有小孩在,她有妇人之仁,没办法下手;第二次杀她的爱人田季安,更难。她就是注定不行。我拍的《刺客聂隐娘》基本上就是一个刺客不能杀人,自己终于了解自己的一个过程,等于是清醒的一个过程。

        南方周末:打斗场景在传统武侠片中比例很重,但《刺客聂隐娘》的打斗场景很少。

        侯孝贤:打斗,你不能打半天。尤其是刺客,他根本不能曝光太久,基本上是能一刀解决就解决了。所以我设计的打斗基本上都是这样,很干脆。每次打斗要有你自己的一个想法,比如,聂隐娘和田季安两人有过一段情,她要让他认出她来,她才下手,没想到田季安拼命打,半天也没认出来。后来他才回想起来,就讲起以前的事。我更看重这些细节的安排,会产生一种戏剧性。

        南方周末:戛纳首映后,媒体的评价两极,争议的焦点是这部影片看不看得懂。你拍摄的过程中,有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侯孝贤:没有。你认为是这样就是这样,不可能去想象观众这样理解会比较容易,那你拍片干吗呢?假如是这样的话,那你就全心全意(考虑观众),根本不必考虑一开始的题材跟内容选择,只用考虑,要笑就让他们笑翻。我以前做喜剧的时候就是这样的。

        但我想拍一个自己喜欢的片子,那就走不了回头路了。观众能不能欣赏我不知道。而且也不见得一定要懂。其实很简单,如果你太把这个电影当作一回事,你就会越来越看不进去,它就自自然然在那边,你就这样看吧,你很轻松,反而可能整个都清楚了。电影有什么难的?它比文字简单多了,它是直接的。

        南方周末:但更多的观众能看懂,意味着票房会更多。

        侯孝贤:对,但是导演你自己要考虑,找资金的时候,最好是全世界各地的资金拼起来,这样可以利用当地投资方的渠道进行预卖。这部电影就是这样,欧洲、北美、韩国、日本、东南亚、香港预卖,还没上映我的成本就收回了大半。但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像我这样。我已经做太久了,他们(投资人)也赚过钱,最早的《就是溜溜的她》,也是艺术片,过年档,卖翻了。《悲情城市》也是非常卖座,因为第一它得金狮,第二很容易看得懂。

        而且我的想法是找多少(投资)拍多少,工作人员又是我公司的人,我现在公司维系主要是靠台湾几家艺术戏院,再卖卖咖啡什么的,就像欧洲的艺术戏院一样,都能够维持。

        南方周末:你说你永远是在给自己找难题,《刺客聂隐娘》算是你的难题吗?

        侯孝贤:当然。我没拍过打戏,要仰仗别人。有人给我建议,不会拍打戏那就干脆不要真打,用比对的方式,比如这一刀挥过去了,桌上那杯水正好倒了,表明这个人已经解决了,刺客的速度很快。我不喜欢那样,我喜欢直接,打就是直截了当。

2  “舒淇是个标准的女侠”

        南方周末:阿城跟你合作多年,他是一个拥有大量细节知识的人,在《刺客聂隐娘》中,他的帮助是什么?

        侯孝贤:他贡献了很多细节,比如嘉诚、嘉信这对双胞胎公主。我最初拍了,后来拿掉了,我感觉不需要表现两个公主,我只需要一个背景,就是睢阳围城,很惨烈。我就把两个公主合体为一个公主,设计她是围城时期出生的婴儿,被一名道姑所救,后来自己也成了一名道姑,成了聂隐娘的师父。师父一直有这种“杀一独夫,可救千百”的想法,“杀一独夫”是孟子说的,意思是你杀了一个暴君就可以解救很多人。

        南方周末:阿城非常喜欢围场打猎的场景,他认为能表现田季安的暴戾,但你对这个场景并不太感兴趣。

        侯孝贤:田季安是一个节度使,他们的生活都是在模仿皇帝的,阿城认为可以通过打猎表现田季安像皇帝一样的操练、指挥,但我不想那样安排,你需要驯猎,还需要动物,这个不容易做。再者影片主要还是以聂隐娘为中心,展现田季安的部分就可以更少一点。

        南方周末:你拍女人拍得越来越多,像《风柜来的人》那样少年莽撞打架的片子你渐渐不拍了。是什么促成了你的转变?

        侯孝贤:我感觉女人层次比较好吧,而且主要是舒淇,如果没有舒淇,我不会这样想。我跟舒淇合作第一部戏就感觉她太棒了,而且她十几年不变,不是外貌,是她的人格、内心。对我来讲,她是很标准的女侠,所有人都喜欢她,因为她对人一点都不假,非常真诚。去年两岸三地导演会是在香港召开的,我跟她一起去了一个俱乐部,里面有香港的一堆导演,很多老导演都在,她在里面简直自在到一个程度。她的人缘之好,而且对人的分寸清清楚楚,这是她的本质,也是她的本性。她对人对事非常自然,她的温柔不是一般人想象的,对人体贴。她有一种气质,让人家很容易接近,而且现在越来越稳。

        这次拍《刺客聂隐娘》找了周韵(注:饰演田季安妻子田元氏),我感觉也很棒。本来是阿城带我去她家,做了饭菜吃。她跟她老公姜文一直都在看着我,不知道说什么,原来是要找我演电影。她觉得我很像一个侠客。而我感觉她非常像一个祖母的样子,有小孩,有先生。后来我就试探,看她想不想演。出来见了一次,她就说OK。果然,很多戏都是她自己把握的,因为我通常是不会教细节的,也不排戏,直接就来的。你看她跟张震对戏,包括她打的时候,拍得很辛苦,但是那个架势十足,很稳,那个风范不是一般人做得到的。

3  “武侠小说写得多了以为就是传统”

        南方周末:唐传奇有这么多奇闻异事,《刺客聂隐娘》首先被你选中拍成电影,它有什么特别之处?你当时有什么样的视觉想象?

        侯孝贤:聂隐娘,聂是三个耳朵,又是隐藏,这个名字首先就很吸引我。我就想着她可能在树上,或者在屋檐上,眼睛闭着,听所有的状况,当感觉明朗了,眼睛一睁开,下来就直接刺杀。

        南方周末:你从高中时就喜爱唐传奇,最初是从哪里看到的?当时最喜爱的故事是什么?

        侯孝贤:我有一本河洛图书出版的《唐人小说》,把唐的传奇小说集结。后来有一个《唐人小说选注》,那位加注释的老先生已经去世了,注释得非常好。《聂隐娘》印象很深,还有些女侠故事,《红线盗盒》,讲的是红线女的故事,还有红拂女,后来又有长篇。

        唐传奇里面各种都有,有妖、狐狸,有报仇的,有的是仗义的。有一篇很有意思,一个妖本来是跟一个女的不错,那个女的老公在城里面当侍卫,有天回来了,提着一把刀,妖躲到一边。那个刀在旁边,妖就拿了刀,他不去砍先生,反把那个和他相好的女的给砍了。

        还有一篇《车中女子》,讲了一个入京应试的举人,遇见一名车中女子,女子请举人表演飞檐走壁,但举人的轻功还不如女子手下两名少年,女子告辞离开。举人觉得很不安。几天后,那两名少年借了他的马,第二天皇宫里失窃,盗贼用的正是举人的马。举人被捕,被囚深达七八丈的坑里,那个天牢是上面一个圆的开口,很深,我那时候想他试图逃走,每天爬,砖挖一挖又下来,每天进一步这样,没想到女子用一个红丝带下来就把他吊走了。多好看!

        南方周末:黑泽明武士片里强调“做武士的哲学”。现代的中国武侠小说似乎从不强调这个,你觉得是为什么?唐传奇是不是就很有这个东西?

        侯孝贤:的确是。武侠小说在唐朝之前还比较单纯,那时候的刺客、侠客,都比较单纯,像李白的诗“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我感觉就是这样的。

       黑泽明拍武士,就是正义跟不平,这是最根本的原理了。日本一直有这个传统,他们表现的武士也大多是浪人形式的,是在野的,不是服务于某种政治而刺杀,这些武士可能更多一些侠义的精神。

        南方周末:日本武士电影在动作戏上,是否真的比中国武侠片功夫片更容易拍?

        侯孝贤:因为武士道到现在还在,道场都还在,技术一直在,精神也一直在,所以他们拍这个算是比较容易。

        我们的少林、武当只是听说,武侠小说写得多了,以为这就是我们的传统,其实没有,到现在这个几乎断绝。当然还有人在青城练剑,但跟武士道是不一样的。武士道虽然是用木剑开始,但都是很真实的,力道也很实。我们好像有传统,也有人在学,但它已经有点像技艺了,某种姿态很美,但并没有对决的这种杀阵。日本的武士是讲对决,我们则是表演性质比较强,这是很大的不同。

4 他的手竟然是暖的

        南方周末:你的电影生涯是从当了七八年场记开始,再到副导演、导演,最开始是做的喜剧,后来的影片却都有一些苍凉和悲情的味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转变?

        侯孝贤:我当了两部电影的场记,一个是李行的,一个是蔡扬名的。两部场记当完,就是编剧兼副导,《小毕的故事》。还有之前我帮赖成英写过《月下老人》,根据一部唐代的长篇小说《定婚店》改编的;另外写过一个《桃花女斗周公》的剧本,那是根据元曲改编的。

        最开始做喜剧,是因为赖成英他们拍的是喜剧,当时投资的人希望拍轻松的片子。当时我认为,喜剧有什么难的,写得很快,拍得也很快,又很卖座,所以拍了很多喜剧。

        南方周末:既然卖座,为什么不继续拍?

        侯孝贤:你不能为喜剧而喜剧。后来我发现喜剧是最难的,喜剧的背后一定是悲。喜剧、悲剧,或者武侠剧,我想这些都是形式,最重要的还是人。有时候你碰到一个人,这个人很有喜感,但他背后其实是非常苍凉的。我对人特别敏感。

        《悲情城市》那时候我认识一些人,再看了白色恐怖时期的很多书,后来又认识年龄大我很多、参与过那个时代的人。他们后来跟我都非常要好。

        有一个跟我最要好的,大我十来岁,所有的刑具几乎他全部受过,除了一种。他身体早就不行了,什么都受损。但是他没有挫折感,也没有累积的恨,你感觉他们真是大人,让你非常向往。

        我这个前辈认识钟浩东(注:钟浩东,台湾知名左翼人士,曾任基隆高中校长,在国民政府戒严时期的白色恐怖中牺牲),他们被关在同一个牢房里,有天,钟浩东被点名出去,那个时间点点名出去,基本上就是要去枪决了。

        离别的时候,钟浩东跟大家一一握手,这么多年过去,我这个前辈还能回忆起,他握着钟浩东的手时,他的手竟然是暖的。

        你会佩服这种人,你本身也有这种因子在,我跟很多长辈其实都很要好,可能就是性质、性情很像,他们让我有欲望拍《悲情城市》。

5  问题就是每个人都想赚钱

        南方周末:你当金马奖主席的那几年,享受吗?

        侯孝贤:我只是让他们往正轨走,你还是要有一个正统,要规规矩矩。我只是增加了金马学院,去帮他们上上课,带他们看看怎么找景,怎么拍,有些年轻人也听不进去,有自己的野心跟想法。只有赵德胤他们几个人听,也找到了方式,所以会不错。(注:赵德胤,台湾新锐导演,缅甸华侨。2014年新片《冰毒》入围多个国际影展。)

        南方周末:具体怎么教?

        侯孝贤:赵德胤到台北一个比较偏的市集,拍菜市场,那个菜市场很复杂。我建议他,你在卖菜的时间拍开打的场面,千万不要等大家收摊了你来布置,那是布置不出来的。你可以选早上接近11点的时候,菜贩没有那么忙,你穿梭在里面开打,市场上的人根本搞不清楚状况,还以为是真的,效果会很好,只要不伤到人就行。赵德胤用了这种方式,后来他不少片子都用了这样的方法。我的方法和好莱坞是不同的,好莱坞会把所有摊贩全部都布置、事先安排出来,让所有的人全部配合,包括买菜的人。

        南方周末:台湾电影从《海角七号》开始,再到《艋舺》,有过票房大卖的时期,后来又渐渐低迷。你认为台湾电影目前的问题是什么?

        侯孝贤:问题就是每个人都想赚钱。但是赚钱比我拍这种片子更难,因为你要普罗大众都相信而且喜欢看你的片子。而且你会重复,大卖座之后你又想拍一个。哪那么多啊?你总会滑铁卢的吧?

        魏德圣比较特别,他拍的题材其实是跟台湾本土有关联的,尤其是《赛德克·巴莱》,跟台湾的历史有一种关联度,他有他的角度,而且拍得不错。后来的《KANO》是因为资金不够,拍得比较粗糙一点,但是也不错,台湾卖得也不错。

        像钮承泽他们,通过《艋舺》起来,就想继续拍让观众能够喜欢的片,但是内心又有一点挣扎,想拍一点能够让影展或者真正喜欢电影的人喜欢的。这个矛盾一发生就完了,你就两边都不是了。

        其实不需要,你要赚钱就赚呗,给观众娱乐,只要你有这个心,其实是一样的,你要转回来严肃的电影也一点都不难的。但是他们现在都有一个危机感,就是台湾市场太小,才两千多万人。然后他们想拍类型看能不能(进入大陆市场),但类型也需要认同感,也是要有在地性的。法国有一个《邮差》,吓死人的票房,法国几乎全部人都看,但到法国以外的地方就不行。我们两岸语言什么的都OK,但类型片题材能不能相通?我看就未必。

作者:李邑兰   编辑:Headche

关注时光网微信

会员评论 (13)

发表

本周热读

1

第69届黄金时段艾美奖红毯群星闪耀

"小11"一袭白裙美丽可人 四大奥斯卡影后同场竞技

明星们红毯上争奇斗艳,你最中意哪一套look?
2

人猿终极之战背后的秘密

《猩球崛起3》隐藏彩蛋全解析

终章落幕,但人猿的传说永不消逝。《猩球崛起3》正在热..
3

欧美明星一周街拍

小李真跟前任复合?好莱坞半壁江山出动赈灾

上周小李进门拖现女友,出门拖前前女友的灵异事件,还没..
4

新版《古墓丽影》首款中文预告片发布

坎妹演劳拉英姿飒爽 遗迹探秘机关重重

重启版《古墓丽影》的故事也从头说起,劳拉的父亲因为考..
5

第69届艾美奖终极预测

"冰火"缺席,就看这些黑马神剧了!

今年《权力的游戏》因播出时间缺席,一向守旧欺生的艾美..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