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电影
新闻
新片
热映
排行榜
影评
专题
电影查询
电视
新闻
新剧
热播
排行榜
电视剧查询
人物
新闻
八卦
人物访谈
排行榜
视频
图片
博客
电影电视
明星时尚
文化生活
相册
会员
群组
我的同城
活动
热门话题
群组分类
群组人气榜
游戏
问答游戏
图片评分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影视众筹市场显现投资危情

《大圣归来》的成功可能只是特例

2015-08-26 19:38:38 来源:经济参考报

《大圣归来》票房破9亿,众筹投资人人均投资不足10万净赚20多万的建树格外励志。这一非常规案例,障目了更多影视众筹项目的落魄和整个领域的高危投资现况。
      一部国产动画电影及其89个众筹投资人的赚钱故事在这个夏季被一遍又一遍讲述。《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以下简称《大圣归来》)票房破9亿,众筹投资人人均投资不足10万净赚20多万的建树格外励志。

  然而,看似一步之遥的投资神话却在八荒之外。这一非常规案例,障目了更多影视众筹项目的落魄和整个领域的高危投资现况。

  机构最新数据显示,国内影视类众筹平台项目成功率仅为64%。记者在采访中还发现,诸多实为互联网理财产品的伪影视众筹项目却不在少数,更有一些通过微信朋友圈募集资金的项目,很可能涉及诈骗。

小概率盈利

  显然,《大圣归来》的成功并不是常规景观。百度去年推出“百发有戏”平台,试图涉足影视众筹市场,上了一部《黄金时代》,却无奈票房遭逢滑铁卢。阿里巴巴推出的《魁拔Ⅲ》,同样遇到票房惨败。

  成功的案例总被津津乐道,哪怕它只是个孤例。

  数据显示,截至8月23日,《大圣归来》票房累计9.32亿元,创近50年来国产动画最高纪录。在开拍之际,《大圣归来》采用了众筹方式进行融资。参与投资的89位众筹投资人,合计投入780万元,目前预计可以获得本息约3000万元,即每位投资人可以在此笔投资中净赚约25万元。

  “这89个投资者,由于他们是股东,电影越卖座,回报就越高,所以他们会积极做营销。《大圣归来》是通过熟人朋友圈的私募方式,虽然不属于公开的股权众筹模式,但是它充分发挥了众筹的优势。更加证明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一个基础设施初步形成。”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互联网金融专家杨东说,像电影这种跟消费者密切联系的产业特别适合做众筹,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电影通过众筹模式,能够克服传统金融模式的不足,使产业和金融高度融合,并将资源充分整合起来。众筹的效果是“股东变成消费者,消费者变成股东”。

  问题在于,是否还存在第二个、第三个乃至更多的《大圣归来》。

  据数据统计,目前国内共有九家平台涉及影视类众筹。从平台项目发布数量来看,近半数平台影视发布项目为个位数,项目数较少,影视类众筹平台项目成功率仅为64%。

  淘梦网创始人阴超告诉记者,我国去年影视行业约有800亿元投资,而票房只接近300亿元,意味着其他的钱都亏掉了,这无疑是一个高风险的行业。

  “淘梦网这类平台,目前更多地是在支持年轻导演拍短片,提供偏商品类的而非偏股权类的众筹,投资者在投资视频短片后,可以获得相应的海报、宣传物等。”阴超坦言,即便是这种模式,项目成功率也并不高,仅为20%至30%。

  天使汇创始人兰宁羽对影视项目的现状估算则更加悲观。他表示,2015年上半年广电总局公示立项的电影剧本1329部,可以推算全年大概在3000部左右,还有大量的电影项目根本没能完成立项手续,但资金早在项目初期就需要进入,而目前每年能上院线的国产电影也就在200部左右,已经是十五分之一的比例了。其中能够盈利的国产电影占比更少,万中选一的比例,这个概率比天使投资的成功概率还要低,影视众筹的风险非常大。

  “我国目前的电影界,如果不是大电影公司领投,其他项目风险都很大。通过观察这两年的优质电影,一个是《泰囧》,一个就是《大圣归来》,这个都是小概率事件。所以中国电影众筹有待更健全的发展,投资者对项目的判断需要更谨慎。”阴超说。

伪项目众多

  很多投资者所谓的影视众筹项目,不过是投资于影视项目的理财产品。业内人士称,这种投资几乎无需门槛,几百元、几千元便可以参与投资,并获得相应的承诺回报,投资者并不能真正成为电影的股东或者出品人。

  记者了解到,阿里巴巴和百度分别推出的“娱乐宝”和“百发有戏”,其模式都更接近于互联网理财产品。

  以阿里“娱乐宝”里的《小时代4》为例,最低投资金额为100元,这100元没有直接交由导演郭敬明,而是先买成国华人寿的保险理财产品,再采取合法合规的方式投向文化产业,获取投资收益,预期投资年化收益率为7%。假设一个用户向《小时代4》项目投资了100元,基本可以保证的是投资所产生的7元钱收益。

  百度“百发有戏”的项目收益则由票房收入来决定,收益情况分为几个档次:如果电影票房低于2亿元,收益率为8%;每增加1亿元,收益率就提高1个百分点;如果票房超过6亿元,收益率可达16%。以该平台上的电影《黄金时代》为例,如果电影票房超过6亿元,那么投资人投入100元最多可以产生16元的收益,当然即便票房收入低于2亿元,投资者投资100元也可以获得8元钱收益。事实是《黄金时代》票房惨败,投资者只获得了8%的收益。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娱乐宝”和“百发有戏”的模式就是一种理财产品,投资者并不能真正成为电影的股东或者出品人。这和《大圣归来》这样的电影众筹有着本质的区别。一些电影选择通过以上平台进行融资,其意图不仅是筹资,有时更多的是一种宣传手段、一种炒作噱头。事实上,阿里数字娱乐公司原总裁刘春宁曾表示:“我们不是众筹,是一种投资。因为众筹项目不能以股权或资金作为回报,项目发起人更不能向支持者许诺任何资金上的收益。”

  规模较小的平台同样在“挂羊头卖狗肉”,借众筹之名行营销之实。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除了阿里、百度等互联网大佬,其他众筹平台也纷纷推出影视项目,并出现了淘梦网、聚米金融等一批以专业的影视众筹起家,专注垂直于这一领域的平台。

  不过,规模较小的平台其影视项目多集中在互联网影视、微电影等,院线电影比较少。业内人士指出,这也是考虑到投资人的投资周期、风险承受力等,由于院线电影众筹周期长达几年,而且能否上映还不能确定,所需金额较大,风险更不可控,对普通投资人来说,并不具备太大的吸引力。比如目前影视产品的宣传,其项目无非是到影视剧组探班,获得主创见面会门票、电影首映会门票、独家授权发行的电子杂志、明星签名照、电影票等。而这类型模式,由于投资者过度分散、股权结构权责不明、沟通成本高昂,都无法视为真正意义上的众筹,更接近于一种营销手段。

  众筹项目电视剧《花开如梦》制片人吴毅曾表示,选择新兴的互联网众筹行业进行影视剧资金募集,看重的不仅仅是资金,更重要的是看好创新背后的尝试,让影视人从老套的,墨守仅在一定范围内靠人脉关系拉资金,到开辟一个公开、透明、完全市场化的投融资交易平台。

信用飘摇

  等待两年才收到回报仍属幸运。作为影视众筹项目的投资者,北京的王先生告诉记者,他的一些朋友参与投资的电影最终由于一些原因没能上映,也只能“愿赌服输”。

  王先生于2013年5月在点名时间平台上购买了《十万个冷笑话》国人原创动漫电影的众筹项目。他说,当时该项目“由周杰伦当配音演员”等宣传很契合自己的爱好,便选择了“玩玩”。据悉,这个项目的投资等级分为多档:平民级的只需投资20至50元便可以回报一张电影票,和一些周边书签挂件等;第二档是112元,可以回报两张电影票,和木质书签等;第三档是220元,回报是一张电影票和首映券等;其次还有500元档、800元档、10万元档等,其中,只有10万元的投资可以参与电影票房分红。

  王先生告诉记者,投资后一年多后,这部电影才上映,但是许诺的书签等礼品回报,他在2015年才收到。王先生坦言,参与影视众筹项目的秘诀只有一个,就是“耐心等”。

  阴超表示,考虑到风险因素,目前平台从事互联网影视、网络电影和微电影类的项目比较多,而院线电影比较少,这也是由于电影众筹周期较长的原因。比如《大圣归来》,八年前开始策划,四年前着手做,尽管电影上映了,也应该是上映一年之后才有回报,这是一个比较漫长的文化投资过程。

  “有些电影筹资者拿了钱,拍了两三年也没有拍出来,这在影视行业中也是很常见的事情。尤其是一些通过微信朋友圈募集资金的,更有可能涉及诈骗,因为没有通过平台中介来进行筹资,便没有机构会为其承担责任。”阴超告诉记者。

  多位业内人士在受访时都提到影视众筹的“信用风险”问题。

  中投顾问文化行业研究员蔡灵说:“影视众筹风险较高,成功比例较低,一方面影视剧投资风险本来就较高,票房不可确定性较强,受到档期、同期上映电影、市场偏好等多方面因素综合影响;另一方面,影视众筹发展时间较短,相关运作体制尚未完善,存在技术风险和信用风险。投资者不能对影视众筹过于乐观,影视众筹的商业模式还需要不断完善,以降低投资风险。”

  网贷之家高级研究员张叶霞也表示,目前我国影视众筹以奖励众筹类型为主,普遍小额投资,一般多予以实物奖励,风险较低。而影视众筹模式与票房挂钩,收益率波动较大,且影视剧投资票房还受到档期、同期上映电影、市场偏好等多方面因素综合影响,不确定性较强,此外由于影视众筹发展时间较短,相关运作体制尚未完善,存在信用风险和管理风险等原因。

沉默的鼓励

  目前我国并没有针对影视众筹出台专门的监管政策,用兰宁羽的话说,“很多创新模式是在一种默许的鼓励下进行的”。这对行业发展而言未必是坏事,但这一投资领域的痛点如何化解,仍需直面。

  兰宁羽向记者缕析了影视众筹领域存在的诸多痛点。如从项目层面来看,影视众筹面临很大的筛选难度,目前影视类的众筹项目鱼龙混杂,国内的众筹与国外相比在项目的质量、创新性、背后的团队水平等方面都有较大差距,尤其在影视行业商业化程度尚且不高的今天,影视投资行业不可能率先完成商业化。

  又如,由于电影项目本身都隶属于某一家影视公司,是一次性的项目制,没办法做到为单独一部电影注册一家公司,因此众筹来的资金以什么方式体现、权益如何分配都面临很多问题,特别是在知识产权方面是个难题。如果走的是股权类众筹,那么每个人都有版权,这就需要在项目发起的时候做好相应的说明,比如电影放映的收益小股东是否可以共享,之后的在线放映收益、改编收益又如何分配等,目前这些权益都很难清晰界定。

  阴超则表示,投资者投资一部电影,至少需要知道导演是谁,演员是谁,而且必须看到其签订的合同,不能是预设的导演和主创团队。其次投资者需要弄清楚发行、剧本、制作是谁,项目背后是哪个电影公司在主导。这些都体现了信息披露的重要性,和买股票是一样的。

  法律风险更加不容忽视。“假如《大圣归来》众筹突破200人,公开方式发行了,电影做得又不是特别成功,不光是亏本,这200人会告你是非法集资,这是很明显的。”杨东说。

  即便如此,业内对影视众筹仍然充满期待。

  京北众筹总裁助理全忠伟表示,影视众筹是创意类众筹,很适合通过众筹来发展,现在还不是一个更多强调风险的时候,因为电影本身就是高风险。在现行法律框架下,不要轻易去否定一些创新,应当以开放的态度去看。由于风险是相对的,因此应该做到充分提示投资人风险,并做合格投资人认定。

  杨东表示,从长远来说,第三方的众筹平台相对要独立,电影公司是独立的法人,独立的公司,没有关联关系。无论发生任何情况下,众筹平台是没有任何责任的,永远不会存在所谓的自融的法律问题,未来的发展就更大更开放,对行业有帮助,实际上更有利于这个行业的发展,有利于众筹的发展。

  “我们希望借力更加专业化的、垂直类的平台,帮助更多的项目去做这样的融资源的活动,这符合‘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概念。这些平台可以比喻成金融的‘毛细血管’,这些‘毛细血管’使人体更加健康,使中小企业融资获得更大保证。”杨东说。

作者:yvonne   编辑:羊羊

关注时光网微信

会员评论 (31)

发表

本周热读

1

扎克施奈德因女儿离世退出《正义联盟》

乔斯韦登接管后期制作和补拍 照常11月17日上映

扎克·施奈德导演为应对女儿自杀离世,决定与同为制片人..
2

《加勒比海盗5》碾压式排片引制片人求救

"夏天19岁的肖像"安晓芬:国产片这样下去就死定了

《加勒比海盗5》“碾压式”排片引恐慌,《夏天19岁的肖..
3

《变形金刚5》《神偷奶爸3》内地定档

6月进口片"泛滥",票房混战谁能笑到最后?

随着《变形金刚5》与《神偷奶爸3》的先后定档,中国电影..
4

告别!“最帅007”罗杰·摩尔爵士

任期最长邦德 儒雅睿智英伦绅士

罗杰·摩尔早在上世纪50年代便在好莱坞发展,70年代取代..
5

被偏爱的东野圭吾的十佳

一个人的影视改编一片天

东野圭吾执笔30余年,出版作品90多部,其中有近一半的作..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