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电影
新闻
新片
热映
排行榜
影评
专题
电影查询
电视
新闻
新剧
热播
排行榜
电视剧查询
人物
新闻
八卦
人物访谈
排行榜
视频
图片
博客
电影电视
明星时尚
文化生活
相册
会员
群组
我的同城
活动
热门话题
群组分类
群组人气榜
游戏
问答游戏
图片评分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抖森”畅聊新片《高楼大厦》

为演好角色曾观看解剖 赞导演拍摄效率高

2015-09-17 22:35:11 来源:Mtime时光网

抖森带着自己的新片《高楼大厦》二度亮相本届多伦多电影节,并透露为了演好片中生理学家的角色,还跟随法医去看了人体解剖全过程。
《高楼大厦》剧组出席多伦多电影节

       时光网多伦多讯 本届多伦多电影节上,汤姆·希德勒斯顿有两部影片展映——改编自J.G.巴拉德同名小说的反乌托邦剧情片《高楼大厦》和传奇乡村歌手Hank Williams的传记片《我看见了光》

       当地时间9月14日,抖森与《高楼大厦》的导演本·维特利及女演员伊丽莎白·莫斯《广告狂人》里的Peggy)一起出席了在多伦多举行的发布会。

       影片中,抖森饰演的Robert Laing博士住在专为富人所修建的高层建筑里,越有钱就能住到越高层。但是当一些穷人决定向大楼高层攀登之后,大楼被混乱所吞噬,Laing和其他富人为了求生而绝望挣扎。备受赞誉的英国小说家J.G.巴拉德于2009年去世,此书是对英国等级制度的攻击。

Mtime:本,首映式感觉怎么样?

本·维特利:昨天晚上(的首映)非常棒。虽然有点奇怪,因为直到那一刻前除了我之外还没有人看过完整的电影。所以能来到这么大的电影院里在这么多观众面前举行首映真的是厚待了。在此之前,它要不在剪辑机房,要不在分级机房,还从来没真正地看过它,直到和观众们一起经历那一刻。

Mtime:能谈谈你在创作这部片子时是怎么构思的吗?

《闪灵》

本·维特利:
我喜欢那种在你头脑里孕育了很长时间的电影。最让我震惊的是我第一次看《闪灵》的时候,我不是在作比较,但我第一次看的时候觉得那简直是有史以来最棒的惊悚片。之后当我13岁时再看它,我觉得……(叹气)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又看了不知道多少遍,我意识到它有多么赞。我想我从中学到的以及我每次拍电影时试图去做的就是:在电影中存在着某种隐藏的节奏和可看性。所以当你看完片子之后,花时间去思考它,然后再回到它的身上,会发现其所蕴含的深意比直接传达出来的更多

Mtime:读原著时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本·维特利:我在不同的年纪读这本书时有着不同的感受。我第一次读它是在17岁左右,和一堆入门级别的书一起读的,比如《裸体午餐》《撞车》《赌城风情画》,在那个时候,它更像是一个转折点。后来当我长大成年后再去读这本书时,我喜欢的是巴拉德那流沙般的文笔和写作方式,你觉得他写的是这么个事儿,但接着你开始感到迷惑,然后你又觉得他写的是另一个事儿。你跟着那些形形色色的角色,你认为他们能够成功,但结果并没有。我想这真的很吸引我。我感觉到他在左右我对叙事的理解能力,并且,对我来说这是一本永恒的书。我想,它对当下的反映并不比巴拉德写出它的那个时代少,这就是巴拉德的天才之处。

抖森饰演的冷峻富人

汤姆·希德勒斯顿:
我爱这本书,因为巴拉德敢于把他的人物放置在极端环境中,我觉得这是很有胆量的。而且这本书有一种令人迷惑的间离感,因为你希望作者能引导你的同情心,但他却没有。他只是在描述这座建筑的死亡,以及其中的居民如何被混乱所裹挟。我相信巴拉德早就预感到了人类今日对科技的迷恋,以及把几乎一切需求都交给机器或人工技术去完成的行事方式。我想书中的高楼正是这种预感的一种表现形式,当你继续读下去的时候就会意识到,他在采访中所预言过的东西现在都已经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一部分了。他预言过社交媒体、YouTube以及动态影像的工业化。他在1978年就能看到这些东西即将到来,以及与科技的关系将会导致我们的心理认知和自我想象发生位移,这真是太惊人了。

伊丽莎白·莫斯:对我来说,印象最深的就是书中所表现出来的人性,以及角色们在分崩离析的世界中依然展示出来的进步。情节方面,我觉得人物都很真实、刻画得非常好,我能够感同身受。事实上我是在读完剧本之后才读的书,这挺不寻常的,对我来说我显然要把注意力集中在角色Helen身上,从书中收集一切与她有关的信息。但我真的觉得,这些角色都是真正的人,就像我认识的、见过的那些人,甚至能对得上号。这就是我能与巴拉德联系起来的地方,就是这种他在作品中所呈现出的人性。

Mtime:这对你们来说都是一段全新的旅程。你们有做些什么准备吗?

汤姆·希德勒斯顿:拍摄前我打壁球的次数增加了,而且我还与一位法医共同度过了美妙的一天。他带着我去了他工作的地方,他的专业是判断死者的死因。他每天都去医院然后解剖尸体。我跟着他一起去了,因为Laing博士就是一个生理学家,这与巴拉德的个人经历有关,他也曾着迷于解剖。在成为作家之前,他在剑桥学了三年医学,因为他对人体工程的结构很感兴趣,想看看到底是怎么运行的。我记得那天我给本发了短信,真的很紧张。我从来没做过看着一具人体被解剖开来这种事。

抖森与导演片场玩自拍

本·维特利:
他来到片场,对我说:“你要是想看验尸的话随时给我打电话。”我回答:“还是不了,谢谢。”

汤姆·希德勒斯顿:我们有过一次很有趣的讨论。我告诉他《高楼大厦》这本书,他虽然没读过,但是可以理解这本书所表达的观点,他是作为一个全英国第一流的病理学专家来理解的。有时候,我们会给疾病安上一个人格化的动机,而他相信疾病其实并没有这种东西。所以我们谈到了“恶性肿瘤”,但肿瘤其实不是恶性的,它只是另一股力量。他谈论生死、健康和疾病的无常,以及这些东西与《高楼大厦》的联系,和他谈话能深深地迷住我。我们觉得每个人都是有保质期的,他遇到过从自行车上摔下来的健康壮年人,也遇到过既抽烟也喝酒结果活了90岁在睡梦中去世的人。他对于生死的观点非常有趣,尤其是涉及到巴拉德的心理测试时。

伊丽莎白·莫斯:我在这部片子里没有什么动作相关的戏份,除了挺着个肚子。虽然时间长了背部会有点不舒服,他们说真正的怀孕也会这样的。但对我来说口音是最大的挑战,这方面我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对自己要求很严苛,而作为一个美国人,要学英国口音是很难的。如果你做不好,人们就会生气,所以对我来说这是最重要的事,尤其是剧组里到处都是英国人。好吓人的!(笑)我的第一场戏主要是我在说台词,那也是我NG最多的一场戏,我和汤姆对戏,还挺着个肚子,浑身都在飙汗。有点吓人,所以这是我在尽力做好的事。任何演员都会告诉你,对的口音真的能够帮助你迅速找到进入角色的路径,能立刻让你感觉到不一样,所以,这就是我主要的准备工作。

Mtime:画画的场景你有加入自己的创作吗?

汤姆·希德勒斯顿:在电影开拍前我很愿意做的一件事就是与导演保持同步,所以这次我们开拍前我想要和本还有Amy(编剧)聊天,我说:“把你喜欢的音乐、书还有电影都寄给我吧。给我一个语境,然后我就自己研究准备了。”这是我作为演员最喜欢的部分之一,深入研究,把自己放进一个富有想象力的语境当中,然后解放心灵,感受本能。画画的场景是Amy的想法,我非常喜欢,因为巴拉德在书里有一句关于Laing的话:“他似乎把一部分神智落在身后了。”对我来说,这就意味着Laing的身上有太多的焦虑和压抑,太多的罪恶,他的抵抗是在试图控制他不可能控制的东西,但至少他用尊严捍卫了那罐颜料,并获准在墙壁上画画,而这是他一直以来都想做的事。我们都知道,这对Laing来说是一个转折点,也是整部影片的转折点。拍的时候其实很有意思。我们一遍过的。我们知道这会把现场搞得非常糟,所以必须保证一遍过。

Mtime:社会的倾覆会很快到来吗?

本·维特利:是的,会很快。(笑)

汤姆·希德勒斯顿:我不知道。我能很高兴地说据我所知我从来没有吃过狗肉。可能曾经有人给我盛了一点……

本·维特利:你吃了超市里买的千层面。

汤姆·希德勒斯顿:是的,在班格尔的本地超市里买的。

Mtime:伊丽莎白,你曾说你从未见过任何人像本这样拍电影。能解释一下这句话的意思吗?

伊丽莎白·莫斯:我的意思是他的电影和其他人的都不一样。我个人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东西。我想他虽然从别人那里得到过启发,但他的片子非常独特。是的,拍摄的过程确实很辛苦,但拍得很快。我第一天的戏是被两个男人拖上楼梯,还怀着八个月的孩子,血乎乎的,尖叫着。第一天就这样!我问本:“刚才那遍可以吗?”他笑呵呵地说:“可以,非常棒。”我说:“好吧,酷!”所以,很独特,每个人都不一样,每个过程都不一样。

汤姆·希德勒斯顿:
拍摄的效率非常鼓舞人心。我记得我第一天的戏基本都是Laing的独角戏,还剩十分钟收工的时候本在拍做梦的片段,这是直接源自于巴拉德的,一群空姐在梦中向他走来。我当时已经拍完了自己的部分,于是就坐在旁边看,这时本转过来对我说:“你想过去拍吗?”我说:“想,我该怎么做?”他说:“也许你可以跳跳舞。”然后我们拍了一条,放着音乐,我想那是Sister Sledge的Lost in Music……

本·维特利:是的!那真是一个精彩的时刻。每个人都盯着他们的监视器说:“抖森在跳舞诶!太赞了!”

Mtime:为什么你总是一遍又一遍地拍反乌托邦故事?

本·维特利:我想这有点像僵尸电影。社会的倾覆其实不是关于社会的,而是关于我们的,关于我们自身的死亡以及我们对此的恐惧,对失控的恐惧。你是一个巨大的总体中的一个单元,然后这个巨大的总体也有可能会垮塌。僵尸电影其实就是内战电影,不是吗?“天呐,整个社会都在攻击我,我要杀出一条生路。”我们把攻击我们的人设置成僵尸是因为射杀自己的邻居感觉不太好。这就是反乌托邦,你会开始考虑自己的死亡。这都是会发生的,虽然有点压抑,但这就是我们的处理方式。

作者:Martyn Palmer,孟影(译)   编辑:饭太稀

[ Mtime时光网专稿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关注时光网微信

会员评论 (12)

发表

本周热读

1

她们不用整也天生“网红脸”

扒一扒华语娱乐圈的混血女星

“网红脸”在大众心目中的印象,大概就是高鼻梁、大眼睛..
2

漫威新作《黑豹》发中文版正式预告

真假黑豹之战火爆上演 瓦坎达黑科技异常酷炫

以豹制暴!漫威2018年开年新作《黑豹》发布正式版预告,..
3

《妖猫传》首曝预告现“大唐诡宴”

黄轩染谷一诗一僧探奇局 妖猫终现真容

今日《妖猫传》发布了第一支正式预告,在扣人心弦的节奏..
4

《正义联盟》五位超英10.26空降北京

新海报悉数集结准备战斗 11.17内地上映

新曝光的两款海报均主打蝙蝠侠、神奇女侠、闪电侠、海王..
5

欧美明星一周街拍

法鲨和坎妹完婚嘴快笑裂 星爵前妻有新欢

隔了一个老长的国庆、再隔了一个假后拖稿综合症的治疗期..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