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电影
新闻
新片
热映
排行榜
影评
专题
电影查询
电视
新闻
新剧
热播
排行榜
电视剧查询
人物
新闻
八卦
人物访谈
排行榜
视频
图片
博客
电影电视
明星时尚
文化生活
相册
会员
群组
我的同城
活动
热门话题
群组分类
群组人气榜
游戏
问答游戏
图片评分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头脑特工队》主创亲解关键场景

性格小岛建造艰难 冰棒结局揭秘

《头脑特工队》展现了一个复杂而缤纷的世界,从造梦工厂,到想象力乐园,从幻想男朋友,到小伙伴冰棒,每个场景背后都有独特的故事……

2015-10-13 08:00:00 来源:Mtime时光网

《头脑特工队》主创亲解关键场景

性格小岛建造艰难 冰棒结局揭秘

2015-10-13 08:00:00 来源:Mtime时光网

1 / 19

主创带你走进脑洞世界

  相信看过《头脑特工队》的观众都会发现,影片展现的这个“神奇脑内世界”并不是一味地异想天开,而是有一套自己的运行规则。从“性格小岛”到“造梦工厂”,从“抽象思维区”到“长期记忆储存区”,影片像是不断打开一扇扇大门,带你进入一个又一个奇幻乐园。而这些关键场景的背后都有什么故事呢?时光网记者带着这些疑问采访到了影片的制片人乔纳斯·里维拉和罗尼·德尔卡门,听他们亲自解读这幕后的玄机。

  冰棒的结局到底怎样?幻想中的男朋友是个什么来头?一起来听听主创们怎么说吧。

情绪小人的设计

Mtime:我们发现了一些早期的概念图,你们曾经想把小人设计得很抽象是吗?


里维拉:哦对的,我记得这张,但记不清是谁画的了,可能是彼特(道格特)。这其实就展现了最难的一点:我们所创造的人物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参考。之前拍《海底总动员》也好,《汽车总动员》也好,我们总能去观察和采风。但是情绪……彼特就说,一般给画师提要求都是说“我要看起来是这样的那样的”,但这次只能说“我要感觉上是这样的那样的”。

情绪小人的设计

Mtime:彼特说想要那种感觉的,但不同的人感觉不一样啊。


里维拉:说得对,所以我们一群人就聚在一起讨论Sadness该是什么样啊,有的人就画成了一大颗眼泪的形状,Fear就被画成了一条神经等等。这就像是个缓慢的成型过程,最终才有了我们看到的角色。我觉得这些(概念图)就展示了一些讨论碰撞的结果。比如这张,这是里奇·涅尔华(艺术指导)画的,最突出的仍然是Joy,她是独一无二的。

到底有多少个版本的小人?

Mtime:我们还看到了很多其他的设计,所以你们到底画了多少稿还记得吗?

德尔卡门:太多了!因为没有人能确定说哪一款就一定会成功,所以我们只能尽可能多地去试验,然后根据我们自己的感觉评判。其实创作角色的过程跟我们创作故事大纲几乎是同步的,所以一开始没有人知道这些角色该是怎样的。当然我们有大致的概念,但是在故事创作了一年多之后,才逐渐清晰地认识到每个小人的特性,于是我们设计又推翻,推翻又设计。直到很久之后,我们才停下来说这就行了,因为那时候我们已经了解整个故事了,这些小人已经能很好的为故事服务。这就是整个过程。

厌厌的造型是参考了制片经理

里维拉:Disgust的设计很有趣,我们在她身上挣扎了很久,因为不知道要不要把她画的很恶心,就像右下角的那样,还是像左上角那样。最后决定她应该是很漂亮的,而不是个恶心的怪物。

后来我就想到了Dana Murray,她是我们的一个制片经理。Dana就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但总是对什么都很嫌弃。所以我们皮克斯的人都知道自己要小心,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你就被画成某个角色了。放片的时候你就在心里嘀咕:等下,那个人怎么看起来那么像我?但画师一般都不会承认的哈哈。

头脑控制室

Mtime:控制室看起来很炫很高科技,你们有借鉴哪些科幻电影的设计吗?

德尔卡门:的确是很高科技,但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我们大部分都采用了弧线设计,因为想让它更加像人体结构。因为大脑必须是功能性的,所以我们把它设计成了一个圆形的整体,而不是左拼右凑的。它就像一个从没有人见过的指挥部。其实大部分科幻片里的指挥部都大同小异,特别有棱角的设计,光纤啊电子设备啊等等。

里维拉:是的,我们不想设计得太“科幻”,而要符合一个小姑娘大脑的设定,既要高科技,也要有趣和色彩缤纷。就像迪士尼乐园里的“小小世界”一样。

投影效果参考了“棉花糖”

Mtime:就像这幅图一样,看起来就很梦幻。

德尔卡门:没错,而且你有注意到那个大屏幕吗?用来展示莱莉生活的屏幕,那不是像电视屏一样,在我们的设计中,它是由细小的纤维构成的,不是光滑平整的。

里维拉:在皮克斯的一个放映间里,我们拿了一大堆的棉花,我们把它拉伸铺平,然后放到投影仪前面去观察投放的效果,感觉很赞,就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一样。最终我们就模拟了这个效果。

记忆球原本是不同大小的

Mtime:这个主意太棒了。我还注意到在记忆球上也有一些不同的设计,比如一开始大小是不同的。

德尔卡门:是的,这个我们也考虑了很久,一开始我们是想给记忆加重量的。那些最重要的记忆就更大一些,有些记忆就更轻一些,我们尝试了各种小花招,但最后发现这些对我们没什么帮助,就都做成了同样大小的。

里维拉:我们改用亮度来表达了。

德尔卡门:是的,亮度就能直接呈现记忆的重要程度。

性格小岛的灵感从何而来


Mtime:性格小岛这个主意是怎么诞生的?

德尔卡门:随着剧情的深入,我们就在想,Joy想要保护莱利,但她到底应该保护些什么呢?是核心记忆?不应该仅仅如此,所以我们就想出了“性格小岛”,如果不好好维护莱莉,这些岛是会坍塌的。作为家长我们都经历过孩子突然间“转性”的感觉,就像他们的一部分突然消失了一样,彼特也深有体会。

小岛是五个小家伙观察莱莉的途径



里维拉:“性格小岛”的坍塌其实就是把个性上消失的部分具象化。我们在前半段花了大量时间让你喜欢上莱莉,所以当小岛倒塌时,你也会觉得难过。对于情绪小人来说,小岛也是他们观察莱莉的方式,因为他们其实没法见到莱莉,但只要看到小岛们都在,就明白她很好。



BingBong真的死了吗?

Mtime:来说说BingBong吧,首先必须代表广大影迷问一下:BingBong真的死了吗?


德尔卡门:每个人都问这件事哈哈。首先你得清楚BingBong是个幻想中的朋友,我的两个孩子现在都20多岁了,他们也还记得自己的幻想朋友是什么样子,但这个人物已经不再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了。并不是说他们死掉了,只是不再出现。我们是不相信BingBong已经彻底死掉了的。

冰棒也许还会被“激活”

里维拉:我的理解是,每个人长大后,他们的幻想朋友肯定不会经常在脑海里出现,还跑来跑去什么的,但他们会在记忆里永存着。所以BingBong,莱莉可能不会挂念他了,再也不会做着白日梦要跟他上月球。但是BingBong一直都在记忆底层埋着,也许当莱莉30岁的时候,她聊起幻想朋友这个话题,就会突然记起来,说我也有过一个好朋友BingBong,这时候莱莉的记忆会被唤醒,BingBong也许会随着她的长期记忆小球再次被调出来。

造梦工厂是各大片场杂糅的结果

Mtime:造梦工厂是受到了许多好莱坞制片厂的启发吗?

德尔卡门:它的设计其实是融合了很多好莱坞典型的制片厂。

里维拉:我们去了迪士尼在伯班克的片场,录了很多声音,像是大门开启啊,舞台生效啊,对讲机啊等等。而大门的造型其实更像派拉蒙。造梦工厂有趣之处是它是大脑中一个最具象的部门,有桌椅板凳,有小工有明星,不像其他的比较抽象。

曾经想过制造“似曾相识”部门

Mtime:像这些主意是从一开始就想好的吗?还是在制作的过程中逐渐添加的?

德尔卡门:就造梦工厂来说,这个是彼特一开始就想呈现的,他也想出了很多头脑中应该有的方方面面的抽象的部门。我们最终做的其实要少了很多。

里维拉:是的,我们想呈现遗忘、梦境、自我意识等等,但最终只能选择最能与故事和这次冒险契合的。

德尔卡门:有一个被我们放弃的部门是“似曾相识”,我很喜欢这个点子,但是最后还是舍弃了,时间和容量都不允许。

想象力乐园借鉴了迪士尼乐园

Mtime:你们还建了这个,“想象力乐园”,这个故事本身就是个想象力乐园了,你们怎么做到在乐园里再建个乐园?

里维拉:我们小时候都是伴随着迪士尼文化长大的,我们做这个设计的时候就聊了很多迪士尼乐园给人的感受。它最酷的地方在于:它本身是一个乐园,但在其中又有许多不同的世界,一会儿你是在“探险世界”,一会儿又到了“明日世界”,有种“大世界套小世界”的感觉。建造这个“想象力乐园”借鉴了这个概念,因为想象力也是个庞大的主题。我们也可以 “大世界套小世界”。

不想把想象力乐园造的太完美

德尔卡门:我们也想确保这个想象力乐园不像人们设想的那样完美无缺。因为莱莉从小孩子已经变成青少年了, 当她小的时候,想象力乐园一片繁荣,BingBong基本上就是“市长”。但是莱莉长大了,一些想象力的区域逐渐退化了,所以你看到他们在拆迁。这也是表现出她在发生变化的一个信号。


(注:图中砸掉的这个城堡正是以迪士尼城堡为原型的,皮克斯也算是“调戏”了一下东家)

“抽象思维”段落

Mtime:这个抽象思维的段落也很令人惊喜,而且我们很难得在皮克斯的电影里看到“2D场面”呢。

德尔卡门:哦是的,我们从一开始就想插入一个二维的片段,彼特也很激动,他说这样我们就能看到手绘的动画了,那简直太棒了!

Mtime:那是谁画了这些抽象画呢?

德尔卡门:现在看的这幅是出自 Albert Lozano。很多角色都是他设计的,他是我们的角色艺术指导,他也主要负责这个情节。这场戏里我最喜欢的是,在很多动画片的拍摄过程中都会诞生很多抽象的概念图之类的,但那就是为了表示大概意思,不过这些图是真正的情节,是剧照。真实画面就是这个样子。

大脑的“地形”经过了多次商讨

Mtime:这张照片曝光率也很高,彼特背后的那些图有什么玄机吗?

里维拉:哦我们很喜欢这张照片,这就是我们在开会研究大脑内部应该是个怎样的地理环境。

德尔卡门:是的,我画了后面那些图,想要展示你能从控制室里看到这样的全景,性格小岛本来是在长期记忆的边缘。长期记忆崩塌了 一部分之后,小岛会取代那些边缘的位置。

为什么只有Joy是发光的

Mtime:我们还看到很多Joy的设计稿,在影片里为什么只有她一个人是发光的?

德尔卡门:我们觉得快乐的时候就像个小太阳,我们希望Joy是你关注的中心点。我们都有那种体会:当你在一个快乐的人身边时,他们的情绪也会感染到你。

里维拉:对,就像一股暖流,这个图片中我们是想把她描绘成“香槟泡沫”的感觉。我们不想把她设计得太像人类,而是像用能量构成的一样,确定了这一点之后我们就想了很多主意。

里维拉:后来我们还讨论过这些小颗粒,觉得这还有个好处是让她看起来就像“微缩”的一样,就像微观世界里的小人。
作者:提拉米苏   编辑:提拉米苏 关键词: 头脑特工队 乔纳斯·里维拉 罗尼·德尔卡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