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电影
新闻
新片
热映
排行榜
影评
专题
电影查询
电视
新闻
新剧
热播
排行榜
电视剧查询
人物
新闻
八卦
人物访谈
排行榜
视频
图片
博客
电影电视
明星时尚
文化生活
相册
会员
群组
我的同城
活动
热门话题
群组分类
群组人气榜
游戏
问答游戏
图片评分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子音乐与电影缘分颇深

《我们是你的朋友》让路人变死忠粉

2015-11-11 17:55:25 来源:Mtime时光网

近期上映的两部电影《伊甸园》和《我们是你的朋友》都是电子乐电影的佼佼者,通过运用电子乐营造影片独特的氛围。
       时光网洛杉矶讯 电子音乐是一个非常玄妙的乐种,人们很难准确定义它的声音造型。听感上,它包含着多种多样的音乐元素,这些音乐元素总是非常融合的统一在一起,很难被清楚的区分开来。

电子音乐的种类纷繁复杂 

       电子音乐的分支众多,其中,氛围音乐(ambient),重打击乐(big beat),迪斯科(disco),以鼓和贝斯为主的电子舞曲(drum & bass),回响贝斯(dubstep),电子舞曲(Electronic Dance Music,简称EDM),纯粹靠电子合成器来制造的音乐(electro),民谣电子(folktronica),车库摇滚(garage),以迪斯科为原型而发展出来的“浩室”舞曲(house),智能舞曲(idm),工业音乐(industrial),高科技舞曲(techno),从德国高科技舞曲和硬核音乐中分离出来的迷幻舞曲(trance),以及神游舞曲(trip hop)是其较有代表性的组成部分。但是,上述这些门类远远不是电子音乐的全部,如果再加上它们叠加、混搭而衍生出来的“新生”旁支,电子音乐绝对是包含甚广。

电子音乐与电影缘分颇深

       

影片《我们是你的朋友》

近期上映的两部电影《伊甸园》《我们是你的朋友》与电子音乐的关系甚为密切。于观众而言,它们不仅原汁原味的呈现了当代的电子音乐特色,从而良好的营造影片氛围,而且还通过对多种电子音乐门类的深度挖掘,开启了一次电子音乐的“启蒙教学”;于乐迷而言,它们对电子音乐史的阐释一定会令你深深着迷。

       在上述两部影片之前,亦有很多佳作彰显了电子音乐的迷幻与神奇。例如,1976年,杰瑞·高史密斯在为电影《我不能死》配乐时,曾利用早期合成器勾勒出了恒久未来世界的景象;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现代启示录》中用精心编程调制的合成器键盘辅以卡迈恩·科波拉的传统音乐元素强化了音乐的躁动不安;唐娜·莎曼经典迪斯科歌曲《I Feel Love》的作曲吉奥吉·莫罗德凭借1978年《午夜快车》的配乐荣获了第51届奥斯卡最佳配乐奖;希腊作曲家范吉利斯亦因在《烈火战车》中出色运用电子音乐而在第54届奥斯卡角逐中脱颖而出,金榜题名,而该电影原声专辑更是由于将电子音乐自身魅力诠释的淋漓尽致而助力该乐种在日后的电影配乐中愈发普及。

       此外,以德国老牌电子音乐先驱橘梦乐团(Tangerine Dream)、意大利恐怖电影配乐大师Claudio Simonetti为代表的音乐人或音乐团体也经常会使用电子音乐来烘托惊悚恐怖或颇具特效的画面,诸如影片《魔术师》《凶火》《坦妮布丽》《猎魔人》等。温迪·卡洛斯(Wendy Carlos)在为斯坦利·库布里克《发条橙子》配乐时崭露头角,继而在《电子世界争霸战》中开启了电子交响的华丽篇章。吉奥吉·莫罗德携手当时业界最当红的音乐家们为汤姆·克鲁斯主演的电影《壮志凌云》打造了传世主题曲《带走我的呼吸》(Take my breath away),更与德国作曲家Klaus Doldinger一同在沃尔夫冈·彼德森1984年的电影《大魔域》中再次续写了视听传奇。

影片《伊甸园》中的电子音乐故事

       

影片《伊甸园》

20世纪70年代末迪斯科开始逐渐没落,80年代甚至一度遭到了“粗鄙”“亵渎音乐”的差评,但是不可否认它对后续音乐流派的发展意义深远——20世纪90年代,电子音乐呈现出了兴盛繁荣自成一派的可喜态势,以合成器流行乐(synth-pop)著称的杜兰杜兰乐队(Duran Duran)、舞韵合唱团(Eurythmics)和咖喱怒汉(Gary Numan),作品风格虽然被归为流行摇滚(pop-rock)范畴,但是其创作手法却都直接或间接的借鉴了70年代末期的电子舞曲。随着电子元素对流行音乐的影响与日俱增,很多先锋派艺术家开始运用各种设备来创造属于自己的声音(音色),并由此派生出新的、风格鲜明的电子音乐子类型,继而应用到自己的商业创作当中。

       《伊甸园》的故事开始于20世纪90年代初期,场景设置在80年代末芝加哥和纽约的房子里。电影通过一个法国年轻DJ和一个满腔抱负的制作人的视角,精彩重现了电子音乐的兴起和辉煌。它记录了著名电音乐队“蠢朋克”(Daft Punk)的起源(该乐队的首发热门单曲是经典舞曲《Da Funk》,后发展成为了当今电音乐坛最受尊敬、最为成功的音乐天团)。

电子音乐与电影的互相渗透发展

       1993年以后,电子音乐开始愈发普遍的渗入到电影配乐领域,并开始制成电影原声碟,从而得到了广泛的关注。它与电影相结合,不仅获得了巨大的商业成功,还进一步确立并普及了音乐风格,提升了相关艺术家的知名度,一改昔日仅被夜店咖(clubgoers)知晓的萧条景象,死忠粉激增。比如莎朗·斯通1993年《偷窥》(Sliver)就是一部配乐红过电影的作品,这一切都要归功于英格玛(Enigma),他们早先曾因热门单曲“Sadeness (Part 1)”获得了“金唱片”(Gold)的销量认证,继而被世人熟知。另外,UB40乐队由于在翻唱猫王埃维斯·普里斯利的著名歌曲“Can’t Help Falling In Love”时融入了大量的电子音乐元素而名声大噪,当时乐队的雷鬼曲风亦风靡欧美。

       

影片《黑客》

直至1995年,电影制作人开始打破由传统管弦乐包揽电影配乐创作的局面,进而广泛使用电子音乐作为区别于传统管弦乐的新兴音乐门类为电影增光添彩——前者较后者相比更新潮、更具突破性、更易诠释犯罪倾向。比如迈克尔·曼就曾邀请莫比(Moby)和布莱恩·伊诺(Brian Eno)为自己的犯罪类商业电影《盗火线》创作音乐。而由约翰·李·米勒安吉丽娜·朱莉主演的、以电脑极客为题材的小众电影《黑客》,在配乐上更是选中了三张电音CD里的歌曲,涵盖了大举进攻( Massive Attack)、神童乐队(The Prodigy)、Orbital、The Orb以及地下世界乐队(Underworld)等众多艺人的作品。电影配乐的风格非常多样化,涉及到了以渲染气氛为主、弱化节拍音型的氛围音乐(ambient);以hip-hop节拍为主要节奏型的重打击乐(big beat);以及音乐结构更加经典传统的舞曲,等等。这些音乐不仅为“门外汉”提供了启蒙教学,同时也展示了音乐人在基础技术应用方面的无限可能性。

       随着电子音乐类别的不断细化,电影制作者们会更有针对性的将特定的音乐类型融进自己的作品,为影片加分。雷切尔·塔拉里携手慢速电子(downtempo)、trip-hop艺人比约克(Bjork)、Portishead乐队共同打造了《坦克女郎》丹尼·鲍尔利用地下世界乐队(Underworld)那催眠、颓废却颇具推动性的循环律动讲述了电影《猜火车》“嗜毒成瘾”的故事;阿方索·卡隆将Mono乐队的“Life in Mono”安置在由查尔斯·狄更斯小说改编的电影《烈爱风云》中,上演了一出欲望与心碎的壮美圣歌。到了1999年,音乐已经成为了电影密不可分的附属部分,就拿安迪·沃卓斯基姐弟的《黑客帝国》来说,Rob Dougan和Propellerheads的作品在片中地位显著——衬托优雅帅气动作戏之余,亦为自己刷出了浓浓的存在感。与此同时,法国的浪漫电子乐团Air也大胆进军电影配乐领域,他们为索菲亚·科波拉的影片《处女自杀》所创作的配乐,成功的将影片70年代的故事背景与女性角色的性格特质缝合在了一起,让人丝毫感觉不到时间上的违和感。

       在最近15年里,电影配乐明显强化了对电子音乐的使用,而不同风格的电子音乐在电影当中也是此起彼伏,流行趋势的变化非常频繁。在某些影片中,某种特定风格的电子音乐会表现得尤为明显。比如,2011年上映的影片《街区大作战》是由作曲家史蒂文·普莱斯和house音乐大咖Basement Jaxx共同完成作曲的,但是对这部配乐影响最为显著的,或者说这部配乐的标志性风格却是dubstep音乐,通过这种音乐手法的表现,电影中的那些音乐主题在音量上产生了剧烈的提升,并且被一个经过强烈效果处理的电子贝斯线贯穿在了一起。与之类似,由哈莫尼·科林执导的影片《春假》也革命性的运用了dubstep进行配乐,并取得了相当大的商业成功。影片的配乐堪称是对时下年轻人所偏好的dubstep音乐风潮的一个缩影,尽管后者走红的时间并不长,但它的魅力还是在影片当中得以淋漓尽致的表现了出来。

       此外,近些年可圈可点的电子音乐电影原声还包括化学兄弟乐团(Chemical Brothers)的《汉娜》,片中他们用精湛的鼓组编程描写了一个十几岁的女孩被训练成一个冷血杀手,进而将被培育成杀人机器的故事;在2012年上映的《末路狂奔》尼古拉斯·温丁·雷弗恩同名电影的翻拍版)中,贩毒界内阴暗斗争的剧情亦是通过电音的循环律动适时的加以推进;最为著名的电子音乐作品要数由导演约瑟

影片《创:战纪》

夫·科金斯基
执导的《创:战纪》,影片在1982年《电子世界争霸战》的基础上延展成为续集,电影中的音乐亦较1982年的原始版本相比更为华丽,这也为它的创作者“蠢朋克”乐队带来了极大的荣誉和声望,进而成就了一代电音大师。此外,在电影《亡命驾驶》中,克里夫·马丁内兹(Cliff Martinez)的音乐虽然看点颇丰,但是凯文斯凯(Kavinsky)的“Nightcall” 、Chromatics的 “Tick of the Clock,” 亦在电影原声专辑中地位显赫,令听众印象深刻。

       如果说电影《伊甸园》是一部电子音乐的成长传记,那么《我们是你的朋友》则是更好的将不同类型的电子音乐运用其中,从而展现了出了电子音乐的魅力所在(包括所有技术问题在内),而当观众们沉浸在电影配乐所带来的情绪氛围时,他们便能够从一个电子音乐初识者变成一个电子音乐的死忠粉。最终,电影对于电子音乐的运用,使得电影自身成为了某些电子音乐风格大行其道的幕后推手,也促进了不同风格电子音乐的相互更替,并作为电子音乐的载体,引领其向前发展。(比如《亡命驾驶》就妥妥让很多影迷对电音的兴趣瞬间爆棚。)当电音第一次出现在电影原声碟中的时候,对于它的界定并不是非常清晰,它只能算是“技术”的代名词,屈居在科技之下。但是后来电子音乐的分支在电影中的使用却越来越多,诸如 ambient, dubstep, big beat,等等。可以说电子音乐所给予人们的惊喜是令人炫目的,它的闪光点不仅仅只体现在电影上,还体现在它长时间错综复杂的演变上,体现在那些我们已经看到的音乐类别以及亟待开发的无限潜能上。

作者:Todd Gilchrist,暖暖辰曦   编辑:饭太稀

[ Mtime时光网专稿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关注时光网微信

会员评论 (8)

发表

本周热读

1

她们不用整也天生“网红脸”

扒一扒华语娱乐圈的混血女星

“网红脸”在大众心目中的印象,大概就是高鼻梁、大眼睛..
2

看《雷神3》之前,你一定想知道这些秘密

"锤基"兄弟情还能怎么玩?女武神为何是黑人?漫威世纪之谜..
3

《妖猫传》首曝预告现“大唐诡宴”

黄轩染谷一诗一僧探奇局 妖猫终现真容

今日《妖猫传》发布了第一支正式预告,在扣人心弦的节奏..
4

欧美明星一周街拍

法鲨和坎妹完婚嘴快笑裂 星爵前妻有新欢

隔了一个老长的国庆、再隔了一个假后拖稿综合症的治疗期..
5

《正义联盟》五位超英10.26空降北京

新海报悉数集结准备战斗 11.17内地上映

新曝光的两款海报均主打蝙蝠侠、神奇女侠、闪电侠、海王..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