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电影
新闻
新片
热映
排行榜
影评
专题
电影查询
电视
新闻
新剧
热播
排行榜
电视剧查询
人物
新闻
八卦
人物访谈
排行榜
视频
图片
博客
电影电视
明星时尚
文化生活
相册
会员
群组
我的同城
活动
热门话题
群组分类
群组人气榜
游戏
问答游戏
图片评分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神探夏洛克》致敬彩蛋最全解密

五十处细节再现柯南道尔原著风采

案情之外主创留下的蛛丝马迹被我们逐一识遍,深挖五十处致敬彩蛋,戳破处处留梗的编剧心机!

2016-01-06 08:22:57 来源:Mtime时光网

《神探夏洛克》致敬彩蛋最全解密

五十处细节再现柯南道尔原著风采

2016-01-06 08:22:57 来源:Mtime时光网

1 / 52

Unsherlocked

  破案迎新年,大英帝国最著名的顾问侦探整装出发。最新上映的《神探夏洛克》特别篇《可恶的新娘》中,头发变直的"卷福"引导我们在维多利亚时代与现代伦敦之间来回穿越,玩起了盗梦空间感满格的推理游戏。

  剧中凶手留下的细微线索被夏洛克尽数纳入思维宫殿,而案情之外主创留下的蛛丝马迹则被我们逐一识遍。掘出五十处致敬彩蛋,戳破处处留梗的编剧心机!

1.可恶的新娘

  片名副标题《可恶的新娘》(The Abominable Bride),化用自原著《马斯格雷夫礼典》中福尔摩斯提到的一个未刊发案件:“坡脚的瑞克莱蒂和他可恶的妻子”(Ricoletti of the club foot and his abominable wife)。
   柯南•道尔后来在此基础上写成了小说《坡脚的杂货商》(The Story of the Club-Footed Grocer),发表于1898年11月的《海滨杂志》上,但故事与福尔摩斯无关,主人公也没有“可恶的妻子”。

2.华生负伤

  开头简单再现了《血字的研究》开篇华生的自述,他在迈旺德战役中左肩中弹,这符合《血字的研究》和《贵族单身汉案》里的描述。但回到英国后,我们会发现他走路一瘸一拐。在《四签名》里,华生又说自己的腿曾被子弹打穿。华生的伤口究竟在哪?这是福学家热衷于讨论的话题之一。学者D•马丁•达金认为,华生肩部和腿部两处都受过枪伤。

3.初识华生

  特别篇《可恶的新娘》中,华生与福尔摩斯的初识,相当于正剧第一季第一集《粉色的研究》的翻拍。

4.《海滨杂志》

  街上卖报者手里拿着《海滨杂志》(The Strand Magazine)。柯南•道尔60个福尔摩斯故事中有58个发表在这本杂志上。(除了《血字的研究》和《四签名》)。华生还停下来询问《蓝宝石案》销量如何。现实中,《蓝宝石案》发表在《海滨杂志》上的时间为1892年1月,而非本片故事所设定的1895年。

5.贝克街景

  贝克街的俯拍镜头翻版自1984年格兰纳达电视台拍摄的电视剧《福尔摩斯历险记》片头。连配乐都只是将帕特里克•高尔斯(Patrick Gowers)创作的主题曲“221B Baker Street”变调演奏。

6.小听差比利

  福尔摩斯回到贝克街时,我们会看到小听差比利登场。原著《恐怖谷》、《王冠宝石案》、《雷神桥之谜》三个故事中提到了他的名字。

  片中扮演比利的小演员亚当•格里夫斯-尼尔(Adam Greaves-Neal)还在第三季第二集《三签名》中扮演过华生婚礼的侍童阿奇。

7.《福尔摩斯的私生活》

  哈德森太太出门迎接福尔摩斯时说:“我真希望你回家之前能跟我打声招呼”。福尔摩斯的回应是:“连我自己也说不准”。进屋之后,哈德森太太抱怨福尔摩斯把房子搞得沉闷昏暗,对此华生说:“要怪就怪插画家”。

  这两段对话均翻版自1970年比利•怀尔德(Billy Wilder)导演的电影《福尔摩斯的私生活》(The Private Life of Sherlock Holmes)

8.贝克街221b内饰(上)

  进入贝克街221b内部,我们会看到一些原著里提到的物品。比如在会客室,未答复的信件被大折刀插在壁炉台(《马斯格雷夫礼典》)、壁炉上方有一面镜子(《绿玉皇冠案》)、旁边装有烟斗架(《身分案》)、用来装烟草的波斯拖鞋(《空屋》和《海军协定》等等)、华生的双筒望远镜(《银色马》)、左边书架角落里放着一副“没装镜框的亨利•沃德•比彻的画像”(《住院的病人》)...

8.贝克街221b内饰(下)

  在福尔摩斯的房间中我们还能看到手铐(《血字的研究》)、显微镜(《肖斯科姆别墅》),墙上的蝴蝶标本让人想起《巴斯克维尔的猎犬》里福尔摩斯对华生说的:“只要一根针、一块软木和一张卡片,我们就可以把他放到贝克街的收藏品中去了”。
  除此之外我们还能发现一些原著里没有提及的物件,如壁炉上摆着的“巴斯克维尔猎犬”雕像,书架旁柜子上的大象雕像(第三季第二集《三签名》中,福尔摩斯在华生婚礼上提到过“房间里的大象”一案)。

9.粗心的女仆

  华生训斥了女仆,说她清理在靴子时差点毁了靴子。在《波西米亚丑闻》中,华生回到贝克街,福尔摩斯对他进行了一番推理,其中提到他有一位粗心的女仆,理由是“在左脚那只鞋的里侧,也就是炉火刚好照到的地方,有六道几乎平行的裂痕。很明显,这些裂痕是有人为了去掉沾在上面的污渍,粗心大意地顺着鞋跟刮泥时造成的...你的皮靴上出现的特别难看的裂痕是伦敦年轻而没有经验的女仆造成的。”

10.香水

  福尔摩斯凭借香水味推断出了神秘委托人的身份。在《巴斯克维尔的猎犬》中,他说过:“香水一共有七十五种,一个犯罪学专家应当都能分辨出来。根据我个人的经验,在不只一件案子里,全靠能迅速辨别出香水的种类才破了案。”

11.警探的脚步声

  福尔摩斯通过脚步声推测出雷斯垂德在门外,并说他的脚步声“比琼斯轻,比葛莱森重”。埃瑟尔尼•琼斯(Athelney Jones)和特白厄斯•葛莱森(Tobias Gregson)均为原著中的苏格兰场警探,前者在《四签名》中登场,后者在《血字的研究》、《四签名》、《希腊译员》、《威斯特里亚寓所》和《红圈会》五个案子中登场。

12.《恐怖的研究》

  华生问雷斯垂德来到这里是“礼节性的拜访吗?”,雷斯垂德说是。客套完之后,福尔摩斯要雷斯垂德直入主题,别遮遮掩掩。

  这段内容翻版自1965年电影《恐怖的研究》(A study in Terror),那部电影中迈克罗夫特来贝克街,有过类似的对话。

13.包斯威尔

  华生纠正福尔摩斯后,福尔摩斯说:“我的包斯威尔学得不错,进步真快”。詹姆斯•包斯威尔曾经为英国作家约翰生作传。《波西米亚丑闻》里福尔摩斯曾将华生比作包斯威尔:“医生,你就待在这里。要是没有我自己的包斯威尔,我将不知所措。”

14.莫名其妙的中文梗

  莱姆豪斯区是本片中最具噱头的一幕,制片人曾说只有中国人才能看懂,事实证明他们只是把“club foot”译成了中文“马蹄内翻足”。如果不是后来福尔摩斯再次提到这里,我们都看不出这是个鸦片馆。
  莱姆豪斯曾是英国的华人聚居区,狄更斯在其小说《艾德温•德鲁德之谜》中描绘这里“烟雾迷离,鸦片馆充斥”。萨克斯•罗默创作的傅满洲系列小说中,这里是邪恶罪犯的藏身处。1922年电影《歇洛克•福尔摩斯》(Sherlock Holmes)中,约翰•巴里摩尔扮演的福尔摩斯去追查莫里亚蒂的总部,结果发现就设在莱姆豪斯一个中国鸦片馆的下面,那部电影中出现的汉字同样莫名其妙。

15.《王冠宝石案》

  听完雷斯垂德的案件陈述后,福尔摩斯要华生跟他去停尸房,并说:“一刻也别耽误”,这是原著中《王冠宝石案》的原话。

16.英格兰

  华生夫人收到了一封神秘的信件,哈德森太太问她:“是什么朋友”,她回答:“英格兰”。通过后面的情节我们得知,这个寄信人是迈克罗夫特。

  在原著《布鲁斯-帕廷顿计划》中,福尔摩斯评价迈克罗夫特时说:“你说他为英国政府工作,这很正确。如果你说他有时候就是英国政府,从某种意义上说,你也是正确的。”

17.值得注意

  正如霍普所说,“值得注意”(Features of interest)这个短语多次出现在原著故事中,包括《四签名》、《黄面人》、《驼背人》、《巴斯克维尔的猎犬》和《孤身骑车人》。

18.血迹与血字

  在停尸房,霍普告诉福尔摩斯,尸体手指上有血迹,墙上有血字,但尸体刚运来时并没有。在原著《诺伍德的建筑师》中,伪造了自己死亡假象的约纳斯•奥德克偷偷在墙上新印上了一个带血的拇指印,想进一步嫁祸于麦克法兰。结果弄巧成拙,反而被福尔摩斯识破,暴露了自己。另外墙上的血字可能也顺便致敬了《血字的研究》。

19.电报

  华生在家中收到福尔摩斯的电报,上面写着:“如方便请速来,如不方便也请速来”。这句经典的电报出自《爬行人》。

20.黄赤交角

  在去第欧根尼俱乐部前,福尔摩斯与华生在讨论黄赤交角问题。出自原著《希腊译员》。但在《血字的研究》中,华生发现福尔摩斯对哥白尼学说以及太阳系的构成全然不懂。于是在“福尔摩斯的学识范围”中写下:“天文学知识——无”。片中福尔摩斯关于“黄赤交角”的知识也不过是现学现卖。

21.看门人怀尔德

  扮演第欧根尼俱乐部看门人怀尔德的老演员蒂姆•巴洛(Tim Barlow)曾在1984年电视剧《福尔摩斯历险记》的《住院的病人》(The Resident Patient)一集中扮演伪装成俄国贵族的罪犯。在本片中他通过手语与福尔摩斯进行交流,因为第欧根尼俱乐部不允许交谈。在现实生活中,蒂姆•巴洛曾因一场事故丧失了大部分听力,请他来演这个角色也许有特殊的意义。

22.迈克罗夫特

  马克•加蒂斯增肥版迈克罗夫特是本片的一大亮点,也更贴近于原著的描述:“他的身体极为肥胖”、“海豹一样又宽又大的手”。迈克罗夫特还说:“研究人类,这是最好的地方”,并与福尔摩斯谈起了“庄园主住宅案”,这些内容都出自原著《希腊译员》。

23.妇女参政论者

  迈克罗夫特提到了“无形的敌人”,华生在猜了数次后提到“妇女参政论者”。历史上,柯南•道尔本人是反对妇女参政的。道尔在福尔摩斯故事里也暗示过妇女参政论者的激进行为,并将其归罪于德国间谍的挑拨。在《最后的致意》中,德国间谍冯•波克与赫林男爵对话时说:“更何况我们挑起了爱尔兰的内战,破窗而入的复仇女神使英国自顾不暇,她怎么还能参战呢”,应该就是指激进的妇女参政论者。

24.希腊译员

  怀尔德对迈克罗夫特说,有位梅拉斯先生要见他。梅拉斯正是《希腊译员》中的那个翻译员的名字。

25.尤斯塔斯爵士

  片中尤斯塔斯爵士(Sir Eustace)这个角色化用自《格兰其庄园》中的同名角色,由蒂姆•麦克纳尼(Tim McInnerny)扮演,这是他第三次出演福尔摩斯影视作品。

  前两次分别是:1984年在电视剧《福尔摩斯历险记》的《红发会》(The Red Headed League)一集中扮演银行大盗约翰•克莱(John Clay),2005年在BBC电视电影《柯南•道尔与福尔摩斯》(The Strange Case of Sherlock Holmes & Arthur Conan Doyle)中扮演福尔摩斯本人(片中伪装成记者塞尔登)。

26.五个橘核

  尤斯塔斯爵士收到了象征死亡的五个橘核,出自原著《五个橘核》。

27.福尔摩斯的指尖

  如之前的作品中一样,本片中福尔摩斯在思考时也有把指尖合拢的习惯。出自原著《红发会》、《铜山毛榉案》等故事中的描述。

28.火车侧影

  经典的火车侧影。在诸多福尔摩斯影视中,但凡涉及到乘坐火车,总是少不了出现这一幕,因为西德尼•佩吉特(Sidney Paget)为《银色马》和《博斯科姆比溪谷秘案》绘制的插图太过经典。

29.游戏开始了

  “游戏开始了!”(The game is afoot)是福尔摩斯影视中常被引用的一句,出自《格兰其庄园》。但这句话并不是柯南•道尔原创。莎士比亚在《亨利四世》和《亨利五世》中都用过。在以往的《神探夏洛克》剧集中,福尔摩斯说的都是“The game is on”

30.深夜情感专线

  夜间福尔摩斯与华生在尤斯塔斯爵士的庄园外面蹲点守候。原著中有好几起案件都是如此。如《斑点带子案》和《巴斯克维尔的猎犬》。

  这期间华生与福尔摩斯谈起女性,这里综合了原著中一些名言,如“华生,女性属于你的研究范围”出自《第二块血迹》。

  又如“镜片上的裂纹”出自《波西米亚丑闻》。华生看到福尔摩斯随身带着的怀表里有艾琳•艾德勒的照片。在《波西米亚丑闻》中,福尔摩斯表链上拴的是艾琳送给他的金币,他还另外得到了一张艾琳的照片,本片把两者结合在了一起。

31.维也纳医生

  华生问福尔摩斯为何独身,福尔摩斯拒绝回答。华生接着问,这个问题很奇怪吗?福尔摩斯说:“对于一个维也纳精神病医生来说,不奇怪”。无疑他指的是西格蒙德•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

  在1974年尼古拉斯•迈耶(Nicholas Meyer)出版的仿作《百分之七的溶液》(The Seven-Per-Cent Solution)中,两人有过交集。后来还被拍成同名电影,在1991年的电视电影《福尔摩斯与女主演》(Sherlock Holmes and the Leading Lady)中,福尔摩斯还带着艾琳去拜访过弗洛伊德。

32.关于女人

  华生问福尔摩斯过去有没有女人,再次翻版自电影《福尔摩斯的私生活》。

33.打破窗户

  “鬼魂”现身后,福尔摩斯像个老手一样,非常利索地打破玻璃钻了进去。他曾在《退休的颜料商》中说:“如果改变职业的话,我会选择夜盗这一行,而且肯定能成为专业的能手。”原著中他为了破案至少三次闯入他人住宅。

34.排除不可能

  尤斯塔斯爵士遇害后,福尔摩斯和华生的对话有一段化用自“排除不可能,剩下的就是真相”的名言。这句话在《四签名》和《皮肤变白的军人》中都出现过,但略有不同。

35.紫色睡衣

  片中福尔摩斯穿着紫色的睡衣。原著中多次提到福尔摩斯身着睡衣,并提到过三种颜色:1、《歪唇男人案》中为蓝色(blue)。2、《蓝宝石案》中为紫色(purple)。3、《空屋》和《布鲁斯-帕廷顿计划》中为灰褐色(mouse-coloured)。

  本片中为紫色,时间为圣诞节前后,符合《蓝宝石案》里的描述。

36.口袋里的手枪

  莫里亚蒂拜访福尔摩斯时说“摆弄睡衣口袋里已经上膛的手枪,是一个危险的习惯”,出自《最后一案》。

37.吗啡还是可卡因

  华生问倒在地上的福尔摩斯:“今天是什么,吗啡还是可卡因?”,这句话出自《四签名》。

38.猎鹿帽

  福尔摩斯与华生准备动身去教堂时,华生抢走了他手里的礼帽,让他戴上猎鹿帽。福尔摩斯问:“为什么?”华生说:“因为你是福尔摩斯”。
  猎鹿帽并非柯南•道尔的本意,他只在原著中写过“一顶紧紧箍着头的便帽”(《博斯科姆比溪谷秘案》)和“戴着一顶带护耳的旅行帽”(《银色马》)。为故事绘制插图的画家西德尼•佩吉特按照自己的理解画成了猎鹿帽,并成为日后流行文化中福尔摩斯标志性的穿着之一。
  但有趣的是,佩吉特并不是第一个给福尔摩斯“戴上”猎鹿帽的人,1890年6月,《布里斯托观察家》(The Bristol Observer)上第一次出现了头戴猎鹿帽的福尔摩斯漫画,但是画家姓名已不可考。

39.门上的猎犬

  紧接上一段,福尔摩斯和华生出门前,我们可以看到门上有个“巴斯克维尔的猎犬”的剪影,这是1902年乔治•纽恩斯公司出版的《巴斯克维尔的猎犬》封面。在影院版的花絮中,编剧史蒂文•莫法特还详细介绍了门上的图案,门上的“五个圆形”、“钻石”和“蛇”分别致敬了《五个橘核》、《王冠宝石案》和《斑点带子案》。

40.喋喋不休的华生

  在赶往教堂的途中,华生不停地问问题,福尔摩斯有些不耐烦“如果你不提问我们该如何打发这段时间?”。在《歪唇男人》中,福尔摩斯在马车上对华生说过相反的话:“你有保持缄默的天赋,华生,这使你成为非常难得的伙伴”。《大侦探福尔摩斯》里引用了后面这句。

41.教堂秘党装束

  教堂中人们身着的服饰同样效仿自《五个橘核》中3K党的装束。

42.戏剧性

  福尔摩斯敲锣打断了教堂的集会,说自己看到锣就忍不住敲,总要做些戏剧性的事。这句话化用自《海军协定》里的“我总是忍不住想把事情做得带点戏剧性”。

43.挖尸体

  福尔摩斯挖开了艾米丽亚•瑞克莱蒂的坟墓,试图在棺材底下找到另一具用来替换的尸体。这段化用自《弗朗西丝•卡法克斯女士的失踪》,那个故事中罪犯用了一个更深的棺材,并将受害者放置在一具尸体之下,以此来逃过福尔摩斯的检查。

44.莱辛巴赫瀑布

  片中还再现了《最后一案》中莱辛巴赫瀑布旁的决斗,福尔摩斯说“但说到在悬崖边徒手搏斗,你就等着落水吧”。在《空屋》中,福尔摩斯说自己懂些日式摔跤,在与莫里亚蒂的格斗中占据了上风。

45.瀑布格斗

  莫里亚蒂先发制人的招式与盖•里奇的电影《大侦探福尔摩斯》里很相似,先攻击面部,然后打两耳。

46.这很简单,我亲爱的华生

  “这很简单,我亲爱的华生”(Elementary, my dear Watson)是流传最广也是被误用最多的一句话,原著里从来没有连着出现过。1929年,历史上第一部福尔摩斯有声电影《福尔摩斯归来》(The Return of Sherlock Holmes)结尾出现了这句台词,后来经过大量影视和广播剧的使用,这句被加工了的话变得比原著里的语句还要出名。

47.迈克罗夫特的笔记

  迈克罗夫特的笔记本上写着“红胡子”(Red Beard)、“威尔奈”(Vernet)和一个日期,“红胡子”对应第三季第三集《最后的誓言》中福尔摩斯小时候养的狗,也是反派马格努森用来向福尔摩斯施压的因素之一。

  “威尔奈”是法国画家,在原著《希腊译员》中,福尔摩斯告诉华生自己祖母是威尔奈的妹妹,所以他们两兄弟会说法语也很正常。

  本子上写的日期“6/1/74”,按英国书写习惯是指1974年1月6日,是福尔摩斯的生日。在《空屋》和《红圈会》中,福尔摩斯两次引用了莎士比亚的《第十二夜》,这是唯一一部被他引用过两次的莎士比亚作品。因此他的生日被认为是圣诞之后的“第十二夜”,即1月6日。

48.电话的设想

  福尔摩斯与华生在炉火边讨论对未来的设想,其中提到了电话。本片的故事背景设定为1895年。历史上伦敦第一部电话出现在1897年,原著《退休的颜料商》中贝克街221b最终也装上了电话,那是在1898年,设想终于变为现实。福尔摩斯还在《显贵的主顾》和《三个同姓人》中使用过电话。

49.一滴水的推理

  福尔摩斯关于“逻辑学家能从一滴水推测出它来自大西洋还是尼亚加拉瀑布”的论断,出自他在《血字的研究》中发表的文章《生活宝鉴》。

50.1895

  本片设定的年份是1895年,这是福学界最具象征性的年份。在《黑彼得》的开头,华生说过:“我从没见过我的朋友像1895年那样身体健康,精力充沛”。1942年,著名的福尔摩斯研究者文森特•斯塔瑞特(Vincent Starrett)写过一首脍炙人口的诗《221B》,最后一句是“而在这里,即使世界爆炸,这两个人依然存活,在那永远的一八九五”。《神探夏洛克》中里华生博客的访问量被锁定在1895次,也是基于这个典故。
作者:雾漫英伦   编辑:RZ 关键词: 神探夏洛克 彩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