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电影
新闻
新片
热映
排行榜
影评
专题
电影查询
电视
新闻
新剧
热播
排行榜
电视剧查询
人物
新闻
八卦
人物访谈
排行榜
视频
图片
博客
电影电视
明星时尚
文化生活
相册
会员
群组
我的同城
活动
热门话题
群组分类
群组人气榜
游戏
问答游戏
图片评分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星球大战:原力觉醒》细节玄机大起底

老梗传承30年 助你看懂“星战7”

影片在细节处暗藏诸多玄机,如原力一般无所不在并串联起7部《星球大战》电影。

2016-01-13 07:30:12 来源:Mtime时光网

《星球大战:原力觉醒》细节玄机大起底

老梗传承30年 助你看懂“星战7”

2016-01-13 07:30:12 来源:Mtime时光网

1 / 37

致敬·传承

  三十多年前,乔治·卢卡斯开创了《星球大战》的电影宇宙。作为卢卡斯的忠实粉丝,J·J·艾布拉姆斯续写的《星球大战:原力觉醒》也实现了对最初篇章的忠实传承。

  影片里种种细节设置和诸多彩蛋无痕串联起7部《星球大战》电影,令三十多年的时空间隔消于无形,多年前我们初识星战宇宙时的那份感动也与原力一同觉醒。

歼星舰开场

  《原力觉醒》开场出现的是第一秩序的“复活级”歼星舰“定局者号”(Resurgent-class Star Destroyer Finalizer)。在1977年首部《星球大战》电影《星球大战:新的希望》开场同样出现过类似的一款歼星舰,不过当时出场的“帝国级”歼星舰“蹂躏者号”(Imperial-class Star Destroyer Devastator)要比《原力觉醒》这款短1315.81米。

神秘长者的身份

  反抗军飞行员波•达默龙从这位神秘长者手中找到了寻找卢克·天行者的线索,这位老人家名叫洛尔•桑•特卡(Lor San Tekka),他是原力教会(Church of the Force)的成员。这个教会在帝国时期处于地下状态,他们信仰原力光明面,认为绝地有一天会回来给原力带来平衡。

  在卢克学习绝地之道的过程中,桑•特卡曾帮助卢克寻找失落的绝地典籍。因此,在卢克失踪后,他藏有一部分能找到卢克的星图。不过,桑•特卡本人不是原力敏感者。

凯洛·伦的座驾与光剑

  反派凯洛•伦的座驾是“宇普西龙级”指挥穿梭机(Upsilon-class command shuttle)。这种飞船是第一秩序高级官员专用座机。

  凯洛•伦的光剑也有玄机,他的光剑水晶是开裂的,无法有效约束动力,因此剑刃在影片中显得很不稳定。


波•达默龙的战机

  飞行员波•达默龙出生于一个革命家庭,母亲莎拉•贝中尉是起义军绿色中队的飞行员,父亲克斯•达默龙中士是起义军特种部队探路者。夫妻俩都是参加过摧毁第二颗死星战斗的老兵,与卢克、莱娅和韩都有交情。
  波长大后追随父母的脚步,加入了新共和国星际舰队,成为一名出色飞行员,座驾是T-85 X翼战斗机。《原力觉醒》里,波被莱娅招入抵抗组织,并委以重任。波在影片中驾驶的是T-70 X翼战斗机,这也是抵抗组织的主力战斗机。T-70虽然比起义军当年的T-65先进,但比新共和国自己的主力战斗机T-85落后。和T-65相比,T-70的造型更像已故概念画家拉尔夫•麦夸里为X翼绘制的概念图。

法斯马队长的盔甲

  法斯马队长穿着镀铬的盔甲。她盔甲上的铬元素回收自一艘原本属于帕尔帕廷皇帝的纳布游艇,因此她的盔甲闪闪发亮。

数字1138

  波•达默龙刚进入“定局者号”机库时,可以听到背景广播提到了“1138”。这是《星球大战》作品里最常见的彩蛋,没有之一(左为1977年《星球大战:新的希望》截图)。这个彩蛋是为了向1971年乔治•卢卡斯导演的第一部电影《THX 1138》致敬。这个彩蛋在后面还会出现一次,同样是在背景广播里。

芬恩的编号和名字

  芬恩的冲锋队编号是FN-2187。在《星球大战:新的希望》里,韩•索罗提到关押莱娅的死星牢房编号也是2187。

  波•达默龙给他起的“芬恩”这个名字,大概也是星战世界中银河系最常见的名字之一了。在动画片《克隆人战争》里,有两个角色叫“芬恩”。一个是提列克人女绝地芬恩•厄泰(Finn Ertay)。另一个是威奎人海盗芬恩•泰戈塔什(Finn Tegotash)。

蕾伊的护目镜

  蕾伊出场时,她带的护目镜是帝国冲锋队头盔的护目镜。这是她在一艘格特罗克工业(Ghtroc Industries)690轻型货船上捡到的。这艘货船也是众多在贾库坠毁的飞船之一。

明星客串

  废品回收商昂卡•普拉特是由铁杆星战粉丝、英国影星西蒙·佩吉饰演的。

  芬恩与波·达默龙开TIE战机逃离的时候,发现他们的第一秩序甲板长撒尼森是出演过《移动迷宫》与《权力的游戏》的英国演员托马斯•桑斯特。

  蕾伊被凯洛·伦俘虏之后,她对一名冲锋队员守卫尝试使用控心术,让他把自己松绑,并把大门敞开留下武器。这名中招的冲锋队员就是“007”丹尼尔•克雷格来客串的。控心术最早由欧比-旺•克诺比在《新的希望》中对帝国冲锋队使用。

亲友客串

  开场不久,贾库村庄里两名冲锋队员在逮捕波时,那名先后两次击打他的就是由导演J·J·艾布拉姆斯的御用作曲家迈克·吉亚奇诺客串的。

  莱娅引导的抵抗组织军中也安插了不少亲友。导演JJ的老爸杰拉尔德扮演军官赛普雷斯,角色名字源自杰拉尔德早年创办的制片公司。JJ的助理摩根•达默龙扮演了梅塔准将,波的姓氏就是借用他的。最早发现弑星者基地振荡器出现新洞的飞行员是本片前两款预告的剪辑师斯特凡•格鲁贝。

  抵抗军中那经常出镜的小姑娘是“莱娅”演员凯丽费雪的女儿比莉·劳德出演。抵抗组织里治疗丘巴卡的医生是哈丽雅特•沃尔特饰演,她星战前传里杜库伯爵克里斯托弗·李的外甥女。

特型演员回归

  差点带走BB-8的蒂多人是特型演员基兰·沙赫出演的。基兰曾在《星球大战3:绝地归来》中演过一名伊沃克人和贾巴宫殿里遭折磨的动力机器人。

  玛兹在酒馆里喊出“韩•索罗”后,第一个回头的酒吧顾客是著名特型演员沃里克•戴维斯扮演的。沃里克《绝地归来》中饰演了最早发现莱娅的伊沃克人。在《幽灵的威胁》中饰演了四个角色,其中最著名的是阿纳金小时候的那名罗迪亚人小伙伴。其他三个角色是:飞梭车赛时坐在沃图身边的人类、莫斯埃斯帕郊区的一个脏兮兮的人类和帕尔帕廷议长抵达纳布时的尤达。

贾库的飞船残骸

  贾库那个布满飞船残骸的地方叫“星际飞船坟场”(Starship Graveyard),是二十九年前那场惨烈的贾库战役的遗迹。蕾伊骑着飞行摩托经过一艘帝国歼星舰残骸时,可以在前景处看到一架T-65 X翼战斗机的残骸,而那艘歼星舰就是当年坠毁在贾库的“处罚者号”(Inflictor)。

贾库的游荡者

  当BB-8离开图阿努尔村时,有一个红眼生物从地下探出头来,那就是贾库的本土夜行生物守夜虫(Nightwatcher worm)。在蕾伊骑着飞行摩托离开星际飞船坟场时,路上有一只不停啄废品的鸟,这种啄钢鸟(Steelpecker)同样是贾库本土生物。

  在昂卡•普拉特(UnkarPlutt)的废品回收站外面,我们还可以看到一个动力机器人(Power droid)在游荡。这种类似移动充电宝的动力机器人最早在《新的希望》里出现。在影片后面的抵抗组合基地场景中,动力机器人还会出现。


尼玛哨站的拱门

  尼马哨站(Niima Outpost)的那座拱门和动画片《星球大战:义军崛起》第二季第10集《原力的未来》(The Future of The Force)里的那座拱门造型类似,两者均源于已故概念画家拉尔夫•麦夸里当年为贾巴宫殿绘制的概念画。

博巴乔

  领口粮时,排在蕾伊身后的是传奇的博巴乔(Bobbojo)。他是纽科西亚人(Nu-Cosian)。博巴乔是短篇小说《万物既伟大又渺小》(All Creatures Great and Small)的主角。在小说里,他是一个在贾库游荡的神秘说书人,背后背着各种各样的动物。据传,其实是他和他的动物们确保了当年帝国第一颗死星的毁灭。

湿气冷凝机

  贾库夕阳下矗立的这种机器叫湿气冷凝机(Moisture vaporator),是一种在沙漠环境中收集空气中水分的设备,最早是在电影《星球大战:新的希望》里出现过。

蕾伊的收藏

  领完口粮的蕾伊回到住所里,在她的家中我们能看到一个义军X翼战斗机飞行员造型的娃娃,这是蕾伊利用废品自己制作的。

  吃完饭后蕾伊戴上的头盔属于起义军蒂尔方黄色王牌中队(Tierfon Yellow Aces Squadron)的女飞行员多丝米特•雷(DosmitRaeh)。

蕾伊的住所

  蕾伊的住所是一台倒塌的帝国AT-AT步行机(AT-AT Walker)。这种步行机最早在电影《星球大战:帝国反击战》里出现过。

凯尔文深谷

  解救了BB-8后,蕾伊提到了附近的“凯尔文深谷”(Kelvin Ravine)。开场被第一秩序军团摧毁的图阿努尔村就位于凯尔文深谷内。J. J. 艾布拉姆斯以自己外祖父哈里•凯尔文(Harry Kelvin)的名字命名了这条山谷。

凯洛·伦的原力技能

  凯洛•伦俘获波•达默龙之后,读取他思想的原力技能叫“思想探测”(Mind Probe)。在《星球大战3:绝地归来》里面,达斯•维德也曾经通过思想探测获悉卢克有一个双胞胎妹妹。

  追捕失败之后,凯洛•伦一怒之下用原力将手下军官锁喉。这招同样是黑暗面使用者非常喜欢实施的原力技能之一,最早在《新的希望》中由达斯•维德实施。

"千年隼号"的天线

  《原力觉醒》中,“千年隼号”拥有了一个矩形天线,这是因为在《绝地归来》种,她原来的传感碟形天线(sensor dish)在第二颗死星的内部被撞毁了。

歼星舰残骸

  在躲避第一秩序TIE战斗机追逐的过程中,蕾伊驾驶“千年隼号”飞入了一艘帝国“执行者级”超级歼星舰(Executor-class Star Destroyer)的残骸。这艘超级歼星舰就是“劫掠者号”(Ravager),它是帝国海军最后一艘“执行者级”超级歼星舰。

韩•索罗的台词

  当蕾伊说“千年隼号”在14个秒差距内完成科舍尔航程时,韩•索罗修正道:“12”。这段对话正好呼应了《新的希望》里韩•索罗的经典台词。韩•索罗在影片中提到他本来不相信绝地和原力,也呼应了他在《新的希望》中的独白。当时年轻的韩•索罗不相信原力,称之为“all a lot of simple tricks and nonsense”

  韩•索罗那句“我对此有不祥的预感”(I got a bad feeling about this)同样也是《星球大战》系列作品中使用频率最高的台词之一。这句台词在《幽灵的威胁》《克隆人的进攻》《西斯复仇》《帝国反击战》都出现过一次,在《新的希望》和《绝地归来》两部中则出现过两次。

《新的希望》台词重现

  蕾伊试图逃出弑星者基地的时候,在暗中听到一名冲锋队员问另一名冲锋队员:“Have you seen the new T-17s?”,这个情节致敬了卢卡斯执导的《新的希望》,当时欧比-旺也在暗处听到一名冲锋队员问另一名冲锋队员类似的问题:“You seen that new VT-16?”

  随后有位冲锋队员说:“We believe they may be splitting up.”这句台词同样呼应了《新的希望》,当时也有一名冲锋队员的台词是:“We think they may be splitting up.”

"千年隼号"的回忆

  在丘巴卡负伤后,韩·索罗、蕾伊与芬恩一行逃上千年隼号,此时芬恩从包内翻出一个白色大球之后随手扔掉了,那个白色球就是《新的希望》里被欧比-旺•克诺比用来训练卢克•天行者的训练遥控球(Training remote)。

  随后芬恩又意外启动了飞船上的全息装置,那个就是德贾里克(Dejarik)棋盘,在《新的希望》里,丘巴卡和R2曾在此对弈。

弑星者基地

  弑星者(Starkiller)最早其实是卢克在《星球大战》早期剧本里的姓氏。《原力觉醒》就选中了它作为第一秩序军团的大本营的名字,外形也很像死星。

  弑星者基地的原理是:通过利用恒星能量来把宇宙中的暗能量收集到弑星者基地所在行星的核心容器内。在这个过程中,积聚在弑星者基地周围的暗能量会遮天蔽日。开炮时,弑星者基地的巨大能量在超空间中撕开一个大裂口。弑星者基地打出的巨大波束通过这个被称为“子超空间”(sub-hyperspace)的时空裂口以完美的直线在瞬间击中目标行星系,摧毁其中的多颗行星。

达斯•维德的头盔

  凯洛•伦在影片中经常对着达斯•维德烂头盔自言自语。头盔之所以破损成这样,是因为在《绝地归来》最后,卢克火化了达斯•维德盔甲。

玛兹的城堡

  芬恩、蕾伊和韩刚刚进玛兹的城堡时,注意看屏幕左边,在城堡的墙上有著名星战迷道具装扮组织501军团的标志。

  玛兹的城堡大门口挂的那些旗子也都大有来头,其中一部分是银河系各类非政府组织的标志,包括星战正传三部曲里赏金猎人波巴•费特胸前的标志;其余的还有《幽灵的威胁》里的九位飞梭赛车手的标志,其中也包括小阿纳金·天行者的旗帜。

玛兹的仓库

  在玛兹的城堡地窖里,蕾伊靠近存放卢克光剑的盒子时,可以在屏幕左下方看见一座胸像,他就是绝地大师谢尔夫•马奥塔(Cherff Maota)。

蕾伊的原力幻象

  在蕾伊的原力幻象中,出现的第一个场景是《帝国反击战》里的云城(Cloud City)走廊。

  在幻象的最后一个场景里,可以听到有人说“Rey…these are your first steps。”说这句话的就是欧比-旺•克诺比。这句台词中的“Rey”来自《星球大战》正传三部曲中饰演老年欧比-旺•克诺比的已故影星亚利克·基尼斯,剪辑自他在片中的台词“Afraid”。而后半句“these are your first steps”则是请回了前传三部曲中饰演青年欧比-旺•克诺比的伊万·麦克格雷格,由他为本片重新配音。

C-3PO

  听说弑星者基地护盾被关闭后,C-3PO大叫:“Thank the Maker!”这句就是他的经典口头禅,最早出现在电影《新的希望》里。

  《原力觉醒》中,C-3PO之所以有一条红色的左臂是因为另一个机器人的牺牲,具体故事在漫画《C-3PO》里有解释。

战友归来

  前传系列中大名鼎鼎的义军同盟指挥官阿克巴出现在抵抗组织基地的镜头里,在大家比较完弑星者基地与死星之后,他出来说了一句台词。

  随后尼恩•农布也出现在莱娅身旁。他在《绝地归来》里曾作为兰多•卡瑞辛的副驾驶出场过,并控制“千年隼号”摧毁了死星二号的核心。

护盾终结者

  《原力觉醒》里韩•索罗和丘巴卡负责去瘫痪弑星者基地的护盾。三十年前,在影片《绝地归来》中,负责瘫痪第二颗死星护盾的也是韩•索罗和丘巴卡。

垃圾滑道&废物压缩机

  潜入弑星者基地瘫痪护盾的时候,芬恩问韩•索罗如何处理法斯马,韩•索罗提议“垃圾滑道”和“废物压缩机”。

  这个梗来自《新的希望》,韩•索罗在营救莱娅•奥加纳时,就在死星的垃圾滑道里差点被废物压缩机压死。

凯洛·伦的本名

  影片最后揭晓了大反派凯洛•伦的原名——本(Ben),这也是欧比-旺•克诺比在《新的希望》里使用的名字。

星战迷的力量

  玛兹酒吧里坐在沃里克·戴维斯扮演的沃利文身后有一位黑袍顾客,这是迪士尼举行的慈善活动“Force for Change”的最终胜利者D. C. 巴恩斯客串的。

  影片里的R2-D2机器人则是英国星战迷李•托尔西和奥利弗•斯蒂普尔斯制作的。他们俩都是星战迷组织R2-D2建造者俱乐部(R2-D2 Builders Club)的成员。

  一个粉色的宇航技工机器人在片中出现过两次。她就是大名鼎鼎的R2-KT,是为了纪念星战迷组织501军团全球创始人阿尔宾•约翰逊的已故小女儿凯蒂而制作的。2008年,她在动画片《克隆人战争》剧场版中首次出现在R2-D2身边。

作者:南方战士   编辑:RZ 关键词: 星球大战 原力觉醒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