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电影
新闻
新片
热映
排行榜
影评
专题
电影查询
电视
新闻
新剧
热播
排行榜
电视剧查询
人物
新闻
八卦
人物访谈
排行榜
视频
图片
博客
电影电视
明星时尚
文化生活
相册
会员
群组
我的同城
活动
热门话题
群组分类
群组人气榜
游戏
问答游戏
图片评分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有些电影可能永远消失

如果腐烂的速度赶上修复的速度

2016-01-29 15:23:56

这是香港电影故事的一个缩影:它正在消失。与此同时,中国电影一部接一部地的迅速消失,消失的速度赶得上了它的修复速度了。
时代映画社按:

“CC是我们的客户!”

      2016年的第二天,有幸见到博亚电影修复所(L'Immagine Ritrovata Asia)的董事总经理郑子宏(Bede Cheng)。Bede原是香港国际电影节(HKIFF)的节目经理,每年我们在HKIFF能看到那些来自全世界的大师新作、最新修复成果,有赖于他。去年,全球最顶级的电影修复公司博洛尼亚“图像实验室”在香港开了第一家海外分公司,为此,奇遇电影特意作了报道(见《世界上最著名的电影修复公司开到香港了!!》)。Bede以其在电影行业从业多年的丰富经验,顺理成章地出任香港公司的董事总经理。

      此次和Bede会面,主要是感谢他去年为我做的《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采访提供的协助,Bede百忙中通过电邮详尽地回答了我的问题。见面刚坐下,Bede就很歉意跟我说:“关于《牯岭街》的修复,我们当然知道很多,因为我们博亚所有参与修复工作,博亚承担了部分底片扫描工作,但是Criterion是我们的客户,我们出于工作操守要为它保密,所以涉及Criterion的部分恕我当时不能细说。”

      现在CC发《牯岭街》的消息公告天下,对于Bede和博亚来说,是一个阶段的工作结束了,还有很多正在消失的光影等着他们去修复。匆匆的见面聊天中,Bede也谈及了修复电影的难度,特别是在大中华地区,除了版权复杂之外,还有其他因素也造成了困难。

      本来打算待年后亲自拜访博亚我会写一个见闻录让大家看看修复电影的过程,刚好奇遇的好朋友给我们推荐了filmcomment网站上新鲜出炉的一篇谈及在香港修复电影之困难的文章,也采访了博亚和Bede,我们就把这篇文章全文翻译下来,供大家了解一下:何以在香港修复电影如此困难。

      当然将来有机会,我也会写另外一篇回答:何以在大中华修复电影如此困难。

Bede手持我带过去的《Safety Last》和《一一》的CC版合影留念。Bede说:“《一一》不是我们修复的,《牯岭街》才是。”

文 | Grady Hendrix
译 | 一起去找圣鲸鱼@奇遇字幕组

《金枝玉叶》

      情况有多糟糕呢?回首2012年,香港国际电影节选择了陈可辛作为焦点影人,以表敬意。主办方决定展映陈可辛的一系列电影,包括其1994年的佳作——《金枝玉叶》。但唯一的问题是,没人有胶片拷贝。香港电影资料馆里无从寻觅,版权人寄来的拷贝则是国语配音的。由于该电影已不再发行DVD,数字版展映也无法实现。千钧一发之际,王庆锵(Jacob Wong)、李焯桃(Li Cheuk-to)、郑子宏(Bede Cheng)和我(Grady Hendrix)设法弄到了一份35毫米拷贝的粤语配音版本。一位私人收藏家慷慨地将这份拷贝借给了电影节。

      想想吧。《金枝玉叶》是九十年代中期的一部热门电影,推出之时正值港片的巅峰时期。它由传奇人物张国荣和其他四位著名影星领衔出演、由中国著名导演执导,且出品于香港最富盛名的制片公司之一(编注:即UFO,发行是东方影业公司)。然而,这份35毫米的拷贝也许是世所仅存的。这是香港电影故事的一个缩影:它正在消失。

      幸运的是,仍有人奋力一搏,郑子宏就是其中之一。为了领导博亚电影修复所香港办事处(这个高逼格的电影修复公司最初由博洛尼亚电影资料馆成立)的工作,郑子宏在一堆朽烂的赛璐珞胶片中忙得不可开交。他要实现亚洲电影的数字化修复,还要和香港地区复杂的电影保存问题斗争。上周,郑子宏抽出几分钟时间和“怪兽暴袭”谈了谈修复工作的艰巨性。

      “很多人以为你只修复很老的片子,以至于和片子有关的所有人都已经死了,”郑子宏说。“但是如果你现在要修复稍新一些的电影,那些制作了这些电影且仍然在世的人就知道影片应该看上去是什么样。”
 
《舞台姐妹》

      最理想的修复材料是摄影机底片(camera negative),它们经过的加工最少。博亚电影修复所收到底片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进行实物检查。郑子宏解释说,“检查底片只是个体力活。要看看它的状况,它采用了什么样的收缩方式,并出具状况报告。”之后,他们便开始修复有问题的部分。包括修补撕裂的胶片孔洞,清除原底片上的粘合连接用的剪辑胶布等:不少胶布甚至被粗心大意地挡住了底片上的图像了。正如郑子宏所说,“如果你想重新粉刷一堵墙,你就要先刮掉原来的涂层。“

      接下来,胶片要进入一台清洗机器,以去除灰尘和污垢。这之后就是扫描时间了。公司的扫描仪可以达到6K的分辨率,但是4K是现在的行业惯例。一旦完成了胶片的检查、修补、稳定、清洗和扫描,它就将被送往博亚电影修复所位于意大利的实验室,开始复原工作。

      “许多人对电影修复的认识有误,”郑子宏说。“有些实验室的工作类似于工厂作业。电影修复远不是坐在电脑前点击鼠标、调亮颜色那么简单,而像重制一件工艺品。有些实验室认为修复工作就是修整色彩,让一切都看上去五彩缤纷、富有光泽,但那些电影原本不该是这样子的。”

《英雄本色》

      “我们的理念就是尽量减少干扰,”郑子宏继续谈到。“我们会从老电影公司中寻找录像带等等的参考材料,或使用同时代的胶片。我们会记录下库存底片的信息。它可能是富士的,也可能是柯达的。不同底片有着不同的感色灵敏度,不同年代的底片也不一样。我们尽量让颜色和原版一样。”

      最近,博亚电影修复所与上海国际电影节(由瑞士钟表公司积家赞助)启动了六部电影的修复计划。二者完成4K修复的第一部电影是《舞台姐妹》(1964)。这部关于女性的电影,发生在一个中国越剧戏班内,讲述了文化大革命时期的暴力。4K修复系列的第二部电影是吴宇森的经典作品,《英雄本色》(1986)。

      “幸运星(星空华文传媒下,世界最大的华语电影片库)在片库维护方面做得很好,”郑子宏提起这个收购了嘉禾片库并握有《英雄本色》版权的公司时,如此说到。“对于《英雄本色》的修复,我们是幸运的,因为拿到了原始的摄影底片。我不能说底片的状况很好,毕竟有撕裂、刮痕、灰尘和霉斑,但对一部明年就要满30岁的电影,它算符合理想了。”
 
《英雄本色》

      修复实验室和影片的摄影师黄永恒并肩作战,力图重现《英雄本色》的原始样貌,即使这些影像本来就是在恶劣的摄影条件下完成的。“夜景非常黑,”郑子宏说。“黄永恒说这是因为他们那时没钱租灯光。影像本身述说了影片背后的故事。尽管没有人想到这片子能赚钱,它还是影响了所有参与制作的人。”

尔冬升在微博贴出《新不了情》底片

      博亚电影修复所与上海国际电影节将要修复的下一部电影是尔冬升1993年的剧情片,《新不了情》。影片围绕一对陷入爱河的香港庙街艺人展开。作为一部热门电影,它不仅捧红了袁咏仪和刘青云,还是珍贵的资料,保存了当今香港大都市已不复存在的一个历史切面。

      尽管英皇电影库中的藏片都很新,不需要修复,博亚电影修复所最近仍然对其进行了数字化。更令人激动的是,他们正在修复嘉禾收藏的李小龙电影,包括《唐山大兄》(1971)、《猛龙过江》(1972)和《精武门》(1972)。但这也带来了在香港进行电影修复的最大问题之一:版权问题。
 
《唐山大兄》

      “很多电影拍摄于八十年代,也就是版权管理一团乱的时代,”郑子宏说到。“人们当时没认识到他们制作的影片在三四十年之后仍能盈利。所以他们直接卖掉了海外版权,导致现在版权遍及世界各处,难以收回。”

      现如今,多数制片人会提供一期五年的海外版权的许可,而不会直接卖断。但过去有无数香港制片人,一心想着一夜暴富,永久卖出了他们的海外版权。如果你不怕麻烦,想要修复一部电影,你就必须确保该电影的修复工作能在尽可能多的区域开展。但如果你只有中文区域的版权,修复工作就失去魅力了。那么谁拥有幸运星正在修复的李小龙电影的版权呢?幸运星有中文区域的版权,但北美版权的归属则难以厘清。《唐山大兄》最初放映于北美的唐人街院线,该地现已不复存在。之后,它又在哥伦比亚二度发行。20世纪福克斯公司将其制成了家庭录像带,而其流媒体著作权和电视转播权则属于米拉麦克斯。许多代理商都会避开这种形似意大利面的版权纠葛,简言之,修复香港电影是个难啃的硬骨头。

      当被问起香港电影修复工作的现状时,郑子宏说:“九十年代的电影还行,而且只要影片来自大片厂,你的修复成功几率就会大些。如果你像尔冬升一样把材料都保存在控制湿度的储藏柜中,修复成功的机会也会提升。香港总是有空间不够的问题:东西该放在哪儿呢?即使八十年代的影片已经开始在世界各地都销声匿迹了,但对于多数七十年代后的作品,我们可能还有足够的材料流转。不过五六十年代的影片就要另当别论了。这些也是人们眼中很古旧,且低预算的国语、粤语电影。它们之中的大部分都非常非常棒,却没有得到应得的尊重。”

《无人驾驶》

      造成尊重度不够的原因可能是很少有人能看到这些五六十年代的华语片。香港电影资料馆已经尽力了,但由于长期缺乏资金,它受制于电影公司和私人藏家的捐赠意愿。因此,尽管对于版权问题已经解决的电影,这些大公司都有足够的材料进行修复,但大量举足轻重的香港电影还是消失了。扣人心弦的“持枪少女”类型惊悚片——《错体追击组合》(1995),虽有激光影碟和家用录像带,却从未发行过DVD。考虑到制作这部影片的三家公司都已倒闭,该片可能已经消失了。同样的情况也适用于雄心勃勃的艺术院线电影,如《心猿意马》(1999)、杜琪峰执导的社会题材影片《无人驾驶》(2000)(注:实际上是刘国昌执导的),甚至是解构主义的警匪片,《三个受伤的警察》(1996)。

      现状是这样的:在家庭娱乐市场(录像带/DVD/蓝光)仍没有发行徐克完整版的《刀马旦》(1986);李小龙电影海外版权归属情况仍无从厘清;《金枝玉叶》拷贝只有一份。所以我们不缺少值得进行修复的影片。但也许人们应该优先考虑一下《喋血双雄》(1989),吴宇森凭借此片一炮打响西方市场。郑子宏说,“这像是一部艺术电影。吴宇森自己也这么说。然而由于版权问题,尽管他也很想看到自己这部电影被修复,但...”

      郑子宏说不下去了,因为事实是,很少有代理商愿意花费时间和精力解决围绕这些电影的法律纠纷,但这是开展修复工作的第一步。与此同时,中国电影一部接一部地的迅速消失,消失的速度赶得上了它的修复速度了。

博亚电影修复所总监DavidePozzi(右)及董事总经理郑子宏(左)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奇遇电影  微信号:cinematik)

作者:Grady Hendrix   编辑:7

关键词: 电影修复
关注时光网微信

会员评论 (10)

发表

本周热读

1

DC终于凭《神奇女侠》打翻身仗?

首波口碑出炉获好评 影评人称其为DC宇宙最佳

《神奇女侠》首批评论出炉。尽管现在还未解禁烂番茄评分..
2

扎克施奈德因女儿离世退出《正义联盟》

乔斯韦登接管后期制作和补拍 照常11月17日上映

扎克·施奈德导演为应对女儿自杀离世,决定与同为制片人..
3

温子仁发布"海后湄拉"首张定妆照

完美还原漫画形象 绿衣红发性感火辣

温子仁发布海后湄拉剧照,艾梅柏·希尔德完美还原漫画形..
4

告别!“最帅007”罗杰·摩尔爵士

任期最长邦德 儒雅睿智英伦绅士

罗杰·摩尔早在上世纪50年代便在好莱坞发展,70年代取代..
5

《变形金刚5》《神偷奶爸3》内地定档

6月进口片"泛滥",票房混战谁能笑到最后?

随着《变形金刚5》与《神偷奶爸3》的先后定档,中国电影..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