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电影
新闻
新片
热映
排行榜
影评
专题
电影查询
电视
新闻
新剧
热播
排行榜
电视剧查询
人物
新闻
八卦
人物访谈
排行榜
视频
图片
博客
电影电视
明星时尚
文化生活
相册
会员
群组
我的同城
活动
热门话题
群组分类
群组人气榜
游戏
问答游戏
图片评分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当"受虐狂"遇到"施虐狂"

导演与演员为戏"疯魔"的SM情缘

如果导演的精益求精没有遇到愿用生命来演戏的演员,很难成就一部部经典,他们享受其中,越受虐越快乐,好作品让一切幕后苦难都变得轻描淡写。

2016-03-11 07:21:38 来源:Mtime时光网

当"受虐狂"遇到"施虐狂"

导演与演员为戏"疯魔"的SM情缘

2016-03-11 07:21:38 来源:Mtime时光网

1 / 20

【写在前面】

       如果伯牙没有遇到子期,一曲高山流水不会流传至今。如果导演的精益求精没有遇到愿意用生命来演戏的演员,也很难成就一部部经典电影。
       演员们通常一面向媒体吐槽备受导演折磨,一面却又愿意继续投身其中,与导演造梦,越折磨越过瘾,因为最终呈现的作品价值以及随之而来的表演荣誉会让他们忘记苦痛,觉得一切皆是值得。就像最近被曝出的《摆渡人》重拍,虽然片方澄清是补拍,但回首王家卫与梁朝伟一路走来,“不如我哋由头来过”简直是家常便饭,而类似这样越受虐越快乐的导演与演员,其实大有人在。

王家卫 VS 梁朝伟

虐例:《阿飞正传》《花样年华》
       对梁朝伟来说,“享受”王家卫的“虐待”早已是常态。1990年,梁朝伟拍《阿飞正传》,一场吃梨的戏,他前后吃了27个梨,结果这场戏王家卫最后还没用。2000年拍《花样年华》更是梁朝伟的噩梦,为了一场戏吃了26碗馄钝面,吃到最后闻到味道就想吐,他把感受告诉王家卫,结果王家卫只是拍拍他说:“我明白的,拍完这条再讲”。但梁朝伟之所以愿意不断受折磨,只因他明白王家卫要求高,但王家卫同时也会给他很长时间很多菲林,慢慢体验角色。比如,《阿飞正传》结尾仅短短5分钟的戏,也能令他重拾对表演的信心,彻底将他诱上电影迷途。

王家卫 VS 梁朝伟

虐例:《一代宗师》
       与王家卫纠缠四年拍《一代宗师》,梁朝伟不但身体锻炼苦,精神锻炼更高不可攀,开片那场雨夜打戏,他拍了30个通宵,每天都是全身透湿从晚上拍到天亮,3个礼拜后他终于撑不住,王家卫满口答应:“好好好,这就结束”一边继续拍了一个礼拜,以至于这个镜头拍完,梁朝伟直接去医院躺了5天。当然,这也成就了无可超越的叶问经典。很多人心疼梁朝伟,拍那么长时间,梁朝伟自己却觉得,就算拍三年又怎样?三年能有多长?我喜欢演戏,为什么不演王家卫的戏?张震就很羡慕梁朝伟跟王家卫这样互相折磨又彼此成就的搭档,他也希望能找到自己的王家卫。

王家卫 VS 章子怡

虐例:《一代宗师》
       拍《一代宗师》的数年里,对于所有演员来说,是不断练功和迷茫等待的身心双重折磨,章子怡在王家卫的安排下跟教练练功,尽管章子怡有舞蹈功底,可为了达到专业水准,在练习柔韧性方面吃了不少苦,压腿压得疼到掉泪惨叫连连。电影里宫二与马三在东北火车站对决的一场戏,章子怡是在零下三十度的户外,裹着皮草大衣拍摄,衣服里是汗,衣服外是雪,一冷一热,相当受罪。拍完这部戏老伤新伤,一起卸下重担,章子怡也宣布再不拍功夫电影了。当然,她也凭影片狂揽影后奖项,她知道,王家卫让她遇到了宫二,这个角色已经达到了极致。

周星驰 VS 林允

虐例:《美人鱼》
       周星驰几十年来在电影圈里毁誉参半,一面是崇拜者众,一面是人品屡遭围攻,片场暴君,不易相处。关于周星驰本人到底是什么样,大概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周星驰,因为他本身就需要被过度脑补,但依然有无数人想要和周星驰合作。就拿最近的《美人鱼》来说,“星女郎”林允每条戏起码要拍20遍才过,有时候是35遍,40遍,比如一场吃鸡的戏,拍了很多遍,最后吃掉了600多只。大冷天拍戏,穿着比基尼的林允在冰凉的水里冻得发抖,周星驰依然是“再来一遍”,以至于感同身受的罗志祥在“岸边”准备了热水,林允从水里一出来,罗志祥就往她身上浇水取暖。

周星驰 VS 罗志祥

虐例:《西游降魔篇》、《美人鱼》
       跟周星驰合作《西游降魔篇》时,罗志祥演的空虚公子只是脸上被不停地涂粉弄个惨白。但是《美人鱼》里,小猪演条八爪鱼,为后期方便,他演戏时不能穿裤子,只贴特技胶纸在片场走来走去。为了演好八爪鱼,他看了3天章鱼仿真演绎,每天4小时站着化妆,整天泡在水中,有阿姨忍不住在水中小解,他还得继续表演潜水。有场戏是被倒吊旋转,转到“都快要往生了”,星爷一边夸他演的好一边说再来一次。不过,无论对于小猪的转型还是从素人走红的林允来说,面对星爷,虐也是求之不得,比如邓超就一直碎碎念:“为什么星爷不虐我!为什么!”

曹保平 VS 邓超

虐例:《烈日灼心》
       曹保平常说,导演应该为产业提供好的表演者。与他合作的演员都免不了在他的精益求精下受尽折磨,在《烈日灼心》中,邓超饰演警察辛小丰,一场在臭水沟里追捕逃犯的戏,邓超不习水性却要潜水,臭水沟里的脏水是绿色的,里头甚至有大便,而邓超必须让自己沉下水,不习水性不懂技巧沉不下就在腿上绑秤砣。更令人印象深刻的结尾注射死亡段落,邓超真的接受了静脉注射,虽然注射的是葡萄糖,但身体本身不适应,静脉会胀得特别疼,浑身冒白汗,整个人昏厥过去,吓得工作人员以为邓超真出事了。但邓超却说“一个演员的受虐和一个演员的幸福是相通的。”

曹保平 VS 周迅

虐例:《李米的猜想》
       周迅在拍《李米的猜想》时,导演曹保平嫌她太好看,她就去暴晒,在38度太阳下玩命奔跑追车,晒脱了几层皮。有场在天桥上奔跑的戏,曹保平提出用长镜头一次性拍完,但拍摄地云南天气不稳定,去了四五次,要么拍不成,要么拍完他又觉得“不对”,折磨得周迅在天桥上奔跑哭喊好几天。演到最后,她甚至蹲在角落,用头撞天桥护栏,周迅把那场戏称为噩梦:“后来只要一经过那座天桥,我就很想炸了它。”曹保平跟演员合作,从不收大路货,他非把演员逼到墙角,把懒惰的部分去掉,把深层的东西挖出来,但周迅这个戏疯子依然很享受跟曹保平的合作。

宁浩 VS 黄渤

虐例:《疯狂的石头》《疯狂的赛车》《无人区》
       演技派黄渤也是个受虐狂,2006年拍《疯狂的石头》宁浩让他钻井盖,2008年《疯狂的赛车》,让他在下水道里呆了十几个小时。有场戏还要往自己脑袋上砸瓶子,黄渤准备了8个瓶子砸,拍了10条,在泥泞中爬行的戏更是拍了8条,前后2小时,他手心胳膊额头两边被地面上的渣土大面积划伤,嘴角和耳洞里也粘满了渣土,但这一段在电影里只有40秒。《无人区》时宁浩还逼黄渤体验角色学屠宰,虽然最终也没杀掉一头猪,但观看了两个月杀猪,黄渤真心是看吐了。这让他常常感叹:跟着宁浩,只有最苦,没有更苦;只有最脏,没有更脏。

宁浩 VS 黄金配角们

虐例:《无人区》
       拍《无人区》时,一众黄金配角也被虐惨。贩隼老大多布杰有白内障受不了沙漠的温度和强光,宁浩却要他每天在沙漠上拖着钢筋链条练车。加油站老板杨新鸣被丢到屠宰场学杀猪,开膛破肚杀了10多头猪,结果这场杀猪戏最后不拍了。饰演加油站一家子的三位演员更被丢到矿上,在不遮风的砖头房里一个多星期没洗脸,每天在戈壁行走十公里,还被逼着减肥,天天白菜煮面条,因为宁浩希望他们找到无人区生活的沧桑感。王双宝和巴多哥俩还被安排跟着拉盐拉煤车队,每天开两三百公里,练了二十来天。用他俩的话来说:“跟宁浩拍戏,别想享福,就是受折磨来的。”

管虎 VS 黄渤

虐例:《斗牛》
       管虎也爱虐黄渤,拍《斗牛》时,黄渤每天脸上贴五种胶,牙上有黑胶,嘴唇上有干裂胶,脸上有乳胶,上面有冻伤、刀疤,头发上也抹着胶,脸几乎全糙了,卸完妆脸疼得不能碰。为了跟牛对戏,黄渤还得好好伺候它,好吃好摸好说话,而随着牛的表演不合拍,黄渤还需要一次次重来。管虎喜欢拍长镜头,黄渤每天便在满是碎石块的山路上狂奔,一座山,一口气冲上去,一拍就是30多条。戏拍完了之后,黄渤一共穿漏了37双鞋,他冲着管虎拍胸脯:“我可以参加奥运会了。”

林超贤 VS 张家辉

虐例:《激战》《魔警》
       跟林超贤合作《激战》,张家辉提前9个月就开始健身练拳,硬是将自己年近50的中年大叔形象掰成了六块腹肌的男神,成为励志范本。最让人揪心的是,拍摄时张家辉跟动作演员过招还不慎断了一根手指,手指几乎弯成了S形,医生看到也吓坏了。即使受伤,他依然坚持拍摄,带着伤去继续锻炼拳击,拍打戏的时候手会痛的要命,只有吃止痛药去拍、去锻炼。林超贤也说:很难找得到像他这么疯狂的演员了。张家辉却觉得,每次跟导演合作都很受虐,但每次电影的结果总是让大家满意,那就值了。

林超贤 VS 彭于晏

虐例:《激战》《破风》
       彭于晏也没比张家辉舒服到哪儿去,由于《激战》讲的是综合格斗,打戏的部分林超贤导演希望非常真实地重现打斗的画面,拍摄现场几乎都是真的来,导致彭于晏每天很多伤和淤血,连续七八天每天十几个小时的长期拍摄,状态非常辛苦。拍的时候也曾经被打到过耳鸣,后来耳朵也肿起来了,睡觉不能睡,靠到哪边睡都会痛。彭于晏甚至做过统计,拍摄的时候每天要挨200多拳,导致他在片场听到导演叫他名字都会害怕。不过,每次拍完后彭于晏还是会觉得,“哇,这个太值得了”,也让他甘愿在之后的《破风》里继续被林超贤虐。

娄烨 VS 秦昊

虐例:《推拿》
       秦昊与娄烨这对搭档合作了三次,从《春风沉醉的夜晚》、《浮城谜事》到《推拿》,秦昊说娄烨要求高,令他每一次都备受折磨,尤其是《推拿》,秦昊演盲人按摩师,为求传神,他戴上特殊隐形镜片,还靠化妆把上眼皮用胶水粘黏在一起,形成一种半张半闭的白眼球状态。但如此日复一日地刺激眼睛,拍到后来秦昊的角膜起了强烈的敏感反应,只好求导演娄烨让他拍一天休一天,没想到娄烨不但继续天天照表操课,还对秦昊说“风凉话”:“这下你后悔了吧?”即便如此,秦昊却说:“可能我习惯了,不被娄烨折磨还不舒服。”

冯小刚 VS 张涵予

虐例:《集结号》
       张涵予在《集结号》中扮演谷子地,让他备受折磨,去了N次医院。拍摄地在寒冷的东北,在平均零下20度的低温下,张涵予野外战斗戏很多,有时他要在冰冷的山地上趴一天,也因此病了好几次,感冒、发烧,腰也特别疼,后来医生诊断是急性腰肌痉挛。除了拍摄的客观环境,在《集结号》中要使用很多道具,比如为了让谷子地变成一个一只眼睛看不到东西的人,张涵予的一只眼戴了两层隐形眼镜,两层中间还夹带了白纸丝,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一个月,让张涵予的眼睛备受折磨。这些“惨痛”经历让他“轻松”减了20斤。他在乎的却是:我没有辜负冯小刚导演的信任。

林岭东 VS 吴彦祖

虐例:《飞霜》
       早前因母亲过世而错过与重出江湖的林岭东合作《迷城》,是吴彦祖的一大遗憾,因此当之后林岭东再开新戏《飞霜》,吴彦祖几乎义不容辞。林导演在香港被称作“残酷之父”,他的电影讲究暴力写实,动作、飞车、枪战、爆破,很多危险场面都要演员亲身上阵,比如有一场戏,就需要吴彦祖要从飞驰的车上跃上路边的栏杆。吴彦祖拍《飞霜》第二天就鼻骨骨折鼻梁整个歪掉疼痛致现场昏厥,但为了保证电影顺利拍摄,他竟然用冰敷把撞歪的鼻子硬给压了回来,受了伤也不敢告诉老婆孩子怕她们担心。

李安 VS 汤唯

虐例:《色戒》
       李安一直给人温文尔雅的好脾气“安叔”印象,但他拍起戏来却总在精益求精的表演上把演员折磨的够呛,拍《色戒》前后耗时8个月,每周李安都要刺激汤唯一下,折磨得她大哭很久,拍完就把自己关起来,也正是李安如此不断给汤唯施压,让她呈现了演艺生涯的最佳表演。李安知道,《色戒》之后,汤唯的路不会好走,汤唯也不会不明白,一年多来她和王佳芝一起活在色相地狱中,之后要想着如何活着爬出来。《色戒》和李安让汤唯进入大众视线,带来无数荣光,但也付出沉重代价,但时至今日,汤唯谈及李安依然满是对父亲般的感激。

张作骥 VS 吕雪凤

虐例:《醉生梦死》
       张作骥导演的《醉生梦死》可以说是2015年在台湾最受关注的电影之一,在片中饰演母亲的戏曲演员吕雪凤更凭此角色斩获金马奖最佳女配角,她也为这个角色吃尽苦头,连她自己都说:张作骥是个很狠的导演。《醉生梦死》里有一场吕雪凤演尸体被蛆爬满的戏,张作骥在拍之前问吕雪凤最怕什么,她说蛇壁虎你看得到的我都敢,就是蛆不行。张导说,可是你要演死人哎?吕雪凤质疑,“就算再穷你也该请得起替身吧?”结果张作骥导演没有找到替身。吕雪凤的理解是,张作骥是个很怪的导演,他并不是请不起替身,是他多么渴望那场戏是我来演,所以不告诉我。

郑保瑞 VS 郭富城

虐例:《西游记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
       郭富城在《三打》里扮演猴王耍帅,私底下却为此吃了很多苦,他有洁癖却要每天化妆7小时在脸上身上沾满毛发,尤其是面部,因为加了大量胶水黏合剂,一旦上妆超过12小时就会过敏发痒,导致满脸水泡。拍戏身体出汗又不能卸妆,只能弄根筷子夹着纸伸进缝隙给自己擦汗。片场大家穿羽绒服还喊冷,而郭富城却要找风管从衣服里穿进去给自己“凉快凉快”,几场戏拍完,郭富城就病了。但演猴王又让爱表演的他过瘾,即便被导演郑保瑞如此折腾,郭富城还是表示:正因为有了与郑保瑞之间坚定的互信,才能让这个勇往直前的全新孙悟空诞生。

彭三源 VS 刘德华

虐例:《失孤》
       刘德华在《失孤》中变“农民”,起初很多人不相信他能做到,为接近角色,他留胡子,把指甲磨糙,提前进组两个月把皮肤晒糙,还将部分头发和胡子染成花白,增加沧桑感,完全抛弃天王偶像包袱,一场女村民殴打他的戏,一个接一个地抽他嘴巴,打了无数次,导演嫌临时演员打的不够狠,一气之下亲身示范,打到刘德华脸都肿了,剧组还预备了冰块,导演说:“消了肿再来”。虽然刘德华在现场好脾气地提议:“可以先拍近景,再拍远景打的就不需要那么用力了。”但接拍《失孤》为了让更多人关注到丢失孩子的公益事件,刘德华愿为导演彭三源受折磨。
作者:飞鸟凉   编辑:Aska 关键词: 摆渡人 王家卫 梁朝伟 受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