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电影
新闻
新片
热映
排行榜
影评
专题
电影查询
电视
新闻
新剧
热播
排行榜
电视剧查询
人物
新闻
八卦
人物访谈
排行榜
视频
图片
博客
电影电视
明星时尚
文化生活
相册
会员
群组
我的同城
活动
热门话题
群组分类
群组人气榜
游戏
问答游戏
图片评分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吃脑外星人》主创大赞经典惊悚片

政治让剧集更极端深远 恐怖元素处处见

2016-07-06 12:29:57 来源:Mtime时光网

《吃脑外星人》的主创们玩起了政治与恐怖元素结合的新手法,让剧集走向更极端更深远。

《吃脑外星人》海报

  时光网讯
Michelle和Robert King是极受欢迎、饱受关注的《傲骨贤妻》背后的夫妻档,他们新创了一部设定在华盛顿政治世界中的科幻政治讽刺剧,名叫《吃脑外星人》。这部新剧内容包括了太空蚂蚁和爆炸的大脑。政府官员Laurel Healy(玛丽·伊丽莎白·文斯蒂德)早先注意到了华盛顿权力精英们奇怪的行为,而Red Wheatus(托尼·夏尔赫布)不知不觉中被外星蚂蚁入侵,因此在政治方面变得更有悟性了。

  这个CBS剧的主创和明星与时光网在纽约促膝长谈,聊了聊他们最新的项目。

Mtime:《傲骨贤妻》和《吃脑外星人》是完全不同的剧。为什么在主题和类型上都变化这么大?

Robert King:你看过《幸福》么?——J·J·艾布拉姆斯从《幸福》起家的。创作《幸福》期间他说,我希望有些时候她能是个秘密特工,而不只是个大学生。然后他就创造了《双面女间谍》。我们想要跟《傲骨贤妻》运作机制一样,但又不想只是盗用《傲骨贤妻》的想法,因为太多东西都已经要被重复用过了。所以这也激发了我们去创造一点新鲜的东西,又能反映当今的政治世界。美国政治很混乱,所以我们也想要一个同样混乱的剧。

Michelle King:对对,但我们并没有就直接插手就说,“怎么才能做点儿不一样的呢?”故事要非常详细。感觉谈论政治是最好的,因为这一切刚开始,而且关于政治的描写会充满热情,同时很快会变枯燥。

Mtime:你说你两年半以前就已经投入这个点子了。我猜你肯定预测不到竞选的走向。所以当竞选变成现在这个水平的时候,你的反应是什么?会不会觉得,好棒啊!因为这么多劲爆的新内容我都没有想到要放到剧里。

《吃脑外星人》剧照- Michael Parmelee_CBS (c) 2016 CBS Broadcasting, Inc

Michelle King:
我说我自己吧。我有点担心没有事实依据,担心我们写的太极端了,但是哎,突然发现真实世界要比我们虚构的剧更极端。当时挺担心的。

Robert King:有件事我们做得不错,就是我们并不想让这个剧变成一个有民主党倾向或者共和党倾向的剧——或左倾或右倾,但是难点就在于茶党却先变极端了。所以看到Bernie Sanders,他的支持者们,过去的三四个月里势头良好,因为有讽刺这个剧的一面,非常极端非常左,你会想让它看上去有事实依据。问题就在于过去它是不被束缚的,现在感觉完全被限制住了。

Mtime:你觉得会因为现实生活中所发生的事儿,而把这个剧做得更极端、更深远么?

Michelle King:会。

Robert King:很不幸,会的。我们讲的是外太空来的吃人脑子的虫子,你会觉得这已经特别极端了,但现实生活中发生的实在太多了,有时候会让我们觉得特别缺乏想象力。我们要更努力。我们在编剧们工作的屋子里,要对奇怪的新闻中发生的有所反映。我们也可以在播出一周之前继续修改,因为可以通过自动对白替换改变台词。我们会在绿幕上放不同的东西,但我们总会因为事情变得很滑稽而被吓到。

Mtime:你们做的恐怖片这个类型的很出名,这个剧中也有恐怖的元素。你可以讲讲电视剧的这个方面么?

玛丽·伊丽莎白·文斯蒂德:很有意思,我无论如何也要回到恐怖片这个类型去,因为我很喜欢这个类型,无论是看电影还是电视剧都喜欢。我喜欢看着世界在身边分崩离析,然后慢慢恢复正常,这一切都很有意思、有活力,让我的角色能经历很多冒险。

Mtime:你怎样看待你在《吃脑外星人》这个恐怖片里的角色?

玛丽:噢,我觉得挺奇怪的。不管怎样在我这个类型里也不属于典型的,因为很混搭。是有一点点恐怖,但有很多喜剧成分,有一些科幻,但又是家庭伦理剧,元素太多了,很难用一个词来框定。从角色的层面来说,她会历经重重磨难。这是一个很有趣的挑战,对我扮演的角色和类型来说还比较常见。

Mtime:你说你总是被恐怖所吸引,到底是什么让你兴奋?你所记得的第一部恐怖片是什么?

玛丽:我能记着的第一部对我影响很深的电影是《闪灵》,现在也是我最爱的电影之一。我大概每年看一次吧。这可能让我听上去很诡异!还有,《罗丝玛丽的婴儿》《异形》也特别棒,那都是教科书般的电影。我特别喜爱看那种电影时候的感觉,我喜欢感到不安,我知道我很古怪。我总是这样,哪怕是我很小的时候看《小丑回魂》,斯蒂芬·金的《小丑回魂》这个系列。我很爱看,也喜爱做噩梦的感觉。我会变得很兴奋。

Mtime:所以你小的时候,不是那种因为做了噩梦就哇哇大哭的小女孩吧?

玛丽:对,任何稍微有点黑暗和扭曲的东西我都喜欢,或者任何你以为它是个给小孩看的那种电影。我觉得80年代的时候,像《黑水晶》,或者其它允许小孩看但实际上很黑暗的,比如《黑魔王》这个电影,根本就不适合小孩看,但你可以让家长以为适合小孩,因为里面有独角兽之类的。我总是心存侥幸试着看越多黑暗的东西越好。

《吃脑外星人》剧照 Jeff Neumann_CBS (c) 2016 CBS Broadcasting, Inc

Mtime:这个剧是不同类型的组合,又是讽刺剧,又是科幻片,你是怎么理解的?

托尼·夏尔赫布:在我看来,是《白宫风云》《人体异形》的混搭,我和70年代末的《人体异形》里面的Brooke Adams结了婚,正好Brooke也参演了《吃脑外星人》里面的一个角色。她是在季中以一个共和党参议员的身份登场,我一直很爱《人体异形》那部电影。他们就是这样架的框架,我觉得很有趣,很爱试播集。

Mtime:某种意义来说,你在剧中演了两个角色。当我们初次看到他的时候,他是个爱喝酒超过爱工作的无能政客。被蚂蚁入侵之后,他就脱胎换骨了。你更喜欢哪个角色,是剧初的角色,还是遇到外星人之后的角色?

托尼:我两个都喜欢,但我觉得Red Wheatus变成了一个至少他自己觉得更好的人。他可能重新拥有了一些他刚出场时候有的品质,比如动力、野心、耐力、理想。他真是一个有信仰的人,虽然时过境迁经常被击败,总是需要妥协,要当一个政客,所以当他变形之后,他会把这看成是一种能力的提升,一种祝福,某种意义上来说,一种复活。演一个喝多了的酒鬼总是很有意思的,我却也很喜欢新的Red。我喜欢他是因为他无所畏惧。他会说让人很惊讶的话,也真正是一个有骨气的人。

Mtime:除了能让大脑爆炸,这些虫子还会干什么?他们会说话么?他们认识他们的受害人么?

托尼:他们会做爱。他们会从我们的脑子里出来。想出来这些道具组的人做得很完美,很霸气。它们真能在你手里坐住。它们很吓人,也不是一般得丑。

作者:Heather Newgen,译:甄诚   编辑:季小文

[ Mtime时光网专稿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关注时光网微信

会员评论 (9)

发表

本周热读

1

《正义联盟》首曝正式中文预告片

超人依旧未现身 蝙蝠侠闪电侠联手逗比

《正义联盟》首款中文预告,蝙蝠侠召集超级英雄们对抗类..
2

DC《正义联盟》连发预告前瞻

神奇女侠大秀长腿超人回归 类魔大军展翅

《正义联盟》将于本周六曝光全新剧场版预告,几位主角陆..
3

加里·奥德曼银幕上的40个形象

从杀手演到音乐家 从吸血鬼变为漫改英雄

今天是戏骨加里·奥德曼的59岁生日,时光网选出了40个他..
4

《加勒比海盗5》海量剧照曝光

杰克船长返老还童 幽灵巨鲨恐怖现身

《加勒比海盗5》连曝多张新剧照,杰克船长的“返老还童..
5

《侠盗一号》"反抗军"称霸帝国电影奖

万磁王X教授吻上了! 帕特里克斯图尔特获封"传奇"

年度帝国电影奖昨日揭晓,《侠盗一号》与《神奇动物在哪..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