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电影
新闻
新片
热映
排行榜
影评
专题
电影查询
电视
新闻
新剧
热播
排行榜
电视剧查询
人物
新闻
八卦
人物访谈
排行榜
视频
图片
博客
电影电视
明星时尚
文化生活
相册
会员
群组
我的同城
活动
热门话题
群组分类
群组人气榜
游戏
问答游戏
图片评分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路边野餐》导演毕赣成立荡麦影业

获华策千万级投资 将持续生产现象级艺术电影

2016-08-20 15:36:11 来源:娱乐资本论

华策投资《路边野餐》导演毕赣的新公司荡麦影业,在他这里,艺术电影不再是苦兮兮的穷酸命运了。荡麦影业将持续生产现象级艺术电影,也将关注和开发新导演新项目。
      荡麦在毕赣的电影《路边野餐》里,是一个不存在的地名,在这个梦境中的地方,之前故事的遗憾和悲伤以一种魔幻的方式得到了弥补,男主陈升的妻子还活着,侄子卫卫长大了,代表老医生爱情的花衬衫穿在身上,一切都很美好。

      可以说,荡麦之于毕赣,就是他的边城,他的乌托邦,也是他电影之路开启的地方。

      昨晚,毕赣和合伙人单佐龙在朋友圈发布消息,称正式成立了荡麦影业。

      据娱乐资本论了解,荡麦影业完成了由华策影业独家领投的天使轮融资,额度近千万。

      可以说,在毕赣这里,艺术电影不再是苦兮兮的穷酸命运了。



       仔细分析可以发现,现在艺术片早已成为一项不错的生意,就不说《心迷宫》《山河故人》等成功案例了。光说之前在圈内名不见经传的《路边野餐》,就通过海外电影节加持,新媒体回收,以及票房收益等渠道,包括发行中的饥饿营销,一步步在市场上突围进而盈利的。甚至,还能做到110%左右的盈利。

       因此,小娱也通过采访荡麦影业以及众多艺术片市场的从业人员,为读者独家分析《路边野餐》背后的商业运作,华策投资毕赣公司的商业逻辑,以及荡麦影业这股华语艺术电影新势力接下来的动向。

《路边野餐》导演毕赣

       在海外电影节镀金

       找钱难这件事毕赣算是深刻的体会到了。
 
       一个籍籍无名的大学生,毕业了要拍一部长片,不用明星、不讲讨好观众的故事,即便在电影业热钱汹涌的今天,也不会有人敢冒这个风险去投资。《路边野餐》最初的启动资金是毕赣妈妈的两万块,之后毕赣又找了身边的老师亲友凑钱。截至片子拍摄任务基本完成的时候,他们一共花了20万。

       2015年5月,《路边野餐》的制片人,时任天画画天公司总经理单佐龙看到了电影的初剪片后,决定跟进并和毕赣签约。遵照电影创作规律,天画画天为电影投了一笔钱,主要是拿来做后期和海外发行的物料准备及差旅费。

       就算这样,最终所有制作成本加起来才花了大概100多万。

       艺术电影拍出来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是更难的却是让更多的人看到它。商业电影常常在制作的时候就已经确定了上映的日期,然而艺术电影在制作完成和国内上映之间却会有一个空窗期。

      单佐龙认为这个空窗期是留给他们去做海外口碑营销和市场的,于是他们开始了漫长的海外影展和电影节的巡回之旅,游历各国各地共斩获了13个电影节的奖项,入选了近50个国际电影节,其中包括较为观众熟知的洛迦诺国际电影节、法国南特三大洲电影节、台湾金马奖等。

       对于艺术片来说,全球首映的电影节对于电影未来的发行能够打开的空间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这也是许多艺术电影十分重视“全球首映”的原因所在。



      在去往洛迦诺电影节事前,他们敲定了影片的全球代理公司中影国际。洛迦诺拿了奖之后他们开始不断的收到大型电影节的邀请,许多别的海外发行公司也开始找上门来。 

      虽然海外大大小小拿了数十个奖,然而真正在华语市场打开知名度,还是在毕赣凭着电影在金马上击败院线大热《左耳》《我的少女时代》,夺下最佳新导演奖项。 

      得奖的效应非常明显,《路边野餐》在台湾就破了内地艺术片的发行记录;在大陆地区,它也马上签约了发行公司,“出乎我们意料,得奖后连内地的普通观众也开始知道了。”单佐龙告诉娱乐资本论。 

      在美国,艺术电影的发行和商业电影最大的区别是:前者更为依赖口碑和评论。商业片可以靠广告轰炸营造势头,很多观众为了赶话题时髦,不区分影片好烂也就去看了,但在艺术电影这就行不通。所以,前期小规模上映,积累口碑再慢慢扩大规模或维持长线放映,是艺术电影发行的普遍做法。

     

毕赣导演凭《路边野餐》获金马最佳新导演奖

在中国,艺术电影同样赖以口碑而生存,只是这个口碑的生成和积累,更多的需要去电影节尤其是海外电影节“镀金”。

       天画画天另一位工作人员则告诉娱乐资本论:“对于国内普通观众来说,这是一个帮他们判断的标准。”这也不难解释为什么海外电影节常常会是国内艺术电影的第一站,在这之后他们才会回到国内市场的怀抱。

      不过,近年来国内电影节也有了“镀金”的意义,并激活了一些选拔新导演的机制。
 
      像上海国际电影节、北京国际电影节这样的官办电影节中就走出了万玛才旦张猛曹保平等人。更劲更有活力的则是民办的影展,像First青年电影展中,毕赣刁亦男早期的作品都是在这个平台上曝光的,忻钰坤的《心迷宫》也曾是参赛作品,并获了最佳导演、最佳剧情片两项奖。而在南京影展CIFF中,毕赣、刁亦男早期的作品也都是在这个平台上曝光的。

       最终,《心迷宫》靠着奖项和颇有技巧的故事,以170万的成本获得了过千万的票房。

      玩饥饿营销的新模式
 
      尽管《路边野餐》在海外和台湾地区的发行工作都开展得十分顺利,然而内地的发行却依旧是一波三折。

     单佐龙到现在,都感慨运气不错:“洛迦诺拿到奖之后好多国内发行公司找我们谈,谈了之后,大家都是说片子太棒了,但是我们不敢放,不敢接,最后是太合(娱乐)接了,他们愿意拼一下。”

      2016年7月11日,《路边野餐》宣布将一改官方惯例的上映30天的周期,仅上映10天时间。



      为什么只上映10天,导演毕赣回答的颇文艺:“十天,足够在地球上进行一次最远的旅行了。”然而就小娱了解到,只上映十天其实是太合娱乐搞的一次“饥饿营销”。

     “观众会有惰性,如果说这个片子一直上着,也没有说什么时候下,(观众也许不会来看),如果说过几天下或是说只有十天,(观众)很有可能就十天里真的抽出一个时间看一场。” 

      那么会不会因为搞饥饿营销而排斥了长尾票房呢?

      “像这样的艺术片,十天已经基本能抓到80-90%该有票房。再往后也就是这样了。”太合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小娱。7月25日,《路边野餐》完成它上映十天的阶段性使命,累计票房为642万。

      视频网站有望成为真正的艺术院线?

      艺术电影的回收成本管道,其实要比商业电影更多。

      娱乐资本论发现,整个从《路边野餐》的销售发行情况来看,其实艺术电影回收有时候远远比商业电影更加的安全,更加稳定。只是,不要期待它有太高的盈利率,以及周期会比较慢、比较复杂。



      一:在票房之外,艺术片还可以获取电影节奖金。毕赣的下部电影项目《地球最后的夜晚》拿下了“金马创投会议”的CNC现金奖的一万欧元,将被用于项目的开发工作。

      二:是展映费,这是商业电影所没有的,世界各地电影节为了抢夺好片,都会给一定的展映费。

      三:海外版权也是比较重要的一块,像《路边野餐》的版权就已经签了法国、中国台湾、美国、加拿大以及中国香港和澳门地区,目前还正在洽谈加拿大、比利时、西班牙等地区。这其中许多区域的发行都是有保底,也就是说即使发行赔了,片方也会有保底收入。但是海外发行投入的精力大,回收的周期慢,回收的量也慢。

      四:目前随着视频网站的发展,最为大头的一块收入要数新媒体版权了,包括手机、网络、电视盒子,另外就是卖电视频道。

      据娱乐资本论了解,除去票房外,《路边野餐》新媒体的回收已经占到了接近72%。据单佐龙透露,《路边野餐》的新媒体版权费用大约是在一两百万量级。
 
      目前,《路边野餐》已在爱奇艺上线,采取的是付费5元点播收看模式,据悉是50年内不转免费。截至目前,小娱看到《路边野餐》在爱奇艺上已取得了1600多万次的播放总量。 

      相比传统院线几百上千万的宣发成本,新媒体的宣发成本却能压得很低,即便有宣传成本,也多是站内资源就消化掉了,不需要像院线发行那样投入许多硬成本。

      因此新媒体也愿意为好的艺术电影付出诚意的价格。

     

艺术电影《冬》在影院仅收获22万票房

另一个被网络视频播放平台拯救的艺术电影是刑健导演的黑白默片《冬》。8年拍一部电影的故事似乎无法感动观众,7月8日《冬》在院线上映,排片最高仅为0.04%,累计票房仅22万。

     幸好,《冬》首次采用院线和视频网站同步上映的模式。截至目前,《冬》在优酷上共实现了300多万播放。这个数字远比院线成绩好多了。

      微博CEO王高飞表示:“艺术片以后就应该在网上收费点播。”更有业内人士指出,这或许是国产艺术电影发行模式的一个转折点,将为国产艺术电影由小众走向大众,提供真正的艺术院线。

华策影业为何愿意投资荡麦?
 
      《路边野餐》把毕赣生活的家乡贵州凯里拍的如梦境一般,然而很快他就又多一个常驻的阵地——上海。

      2016年7月25日,《路边野餐》十天上映期结束当天,荡麦影业(上海)有限公司获得上海市工商局核准成立。

      荡麦影业CEO单佐龙表示,新成立的荡麦影业将自身定位为一家开发、制作并发行具有国际合作基因的电影公司,“将持续生产现象级艺术电影,并以导演品牌为辅佐业务。一方面继续保持节奏地开发毕赣导演的未来作品,另一方面,也将持续关注和开发新导演新项目。”

      明年四月,毕赣第二部长片,同样也是荡麦影业第一个项目的《地球最后的夜晚》即将开拍,这将是一部讲述时间与记忆的电影。另一边,毕赣导演的国际化之路也向前迈进了一步,近日他正式签约好莱坞经纪公司CAA。

      刚成立的荡麦影业,马上接受了华策影业独家领投的天使轮融资。华策影业为何看中了荡麦影业,投资背后的商业逻辑到底是什么?
 

      翻看之前的报道,华策影业曾表示,在投资项目战略上,整体大概是70%商业片、15%艺术电影,以及15%具有创新实验性质的作品,并在艺术电影领域投资了侯孝贤的《聂隐娘》。毕赣无疑符合他们的艺术电影的战略方向。

      更重要的是,对于华策而言,投资成为不得不使用的“抢夺导演的绝招”。

      据娱乐资本论了解,未来荡麦公司计划以两年接近一部的速率拍片,而其中三部会是毕赣作为导演的作品,其他项目可能是扶持新导演的新项目。而华策都拥有毕赣导演以后作品的优先投资权。
 
     荡麦影业CEO单佐龙告诉小娱,华策在投资荡麦影业的决策过程中,十分尊重艺术电影以及新导演的创作规律:“整个‘谈判’过程非常顺畅,第一次毕赣就见华策影业的两位老总就很愉快,没有什么多余的废话”。

     华策肯定也看到了毕赣所代表的艺术电影的影响力和盈利能力。单佐龙向小娱透露《路边野餐》的盈利回收比率:“单从《路边野餐》案例来看,能做到113%左右。”

      这样的投资逻辑让人不由得联想几月前,华策影视4000万投资由《绣春刀》导演路阳创办的“自由酷鲸”影业。双方同期宣称未来8年内,将合作不少于16部涵盖电影、全网剧在内的影视作品,华策方面同样拥有上述作品的优先投资权。砸4000万投资《绣春刀》导演公司,华策也开启了“买买买”模式?

      犹记得《路边野餐》开拍前,曾经向许多公司抛出过几十万的请求,但都被拒之门外。

      现如今,一旦站稳脚跟之后,艺术片导演也能获得关注和资本的机会。正如单佐龙感慨的那样:“当年觉得以杨德昌,侯孝贤为代表的台湾新电影在那些年开创了一个新的电影时代,但现在突然发现好像又一个新生的电影时代正在来临。”

     在这个时代里,资本扮演着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

作者:宋佳音 费小丑   编辑:隐饮

[ 本文只为传播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时光网认同其观点和立场,以及认同文中所述皆为事实 ]
关键词: 路边野餐 毕赣
关注时光网微信

会员评论 (20)

发表

本周热读

1

第69届黄金时段艾美奖红毯群星闪耀

"小11"一袭白裙美丽可人 四大奥斯卡影后同场竞技

明星们红毯上争奇斗艳,你最中意哪一套look?
2

人猿终极之战背后的秘密

《猩球崛起3》隐藏彩蛋全解析

终章落幕,但人猿的传说永不消逝。《猩球崛起3》正在热..
3

为什么他们非要爱"老姐姐"

银幕史上的姐弟恋/母子恋

从毕业生、钢琴教师到忘年恋曲…小鲜肉为何总爱恋上老姐..
4

新版《古墓丽影》首款中文预告片发布

坎妹演劳拉英姿飒爽 遗迹探秘机关重重

重启版《古墓丽影》的故事也从头说起,劳拉的父亲因为考..
5

欧美明星一周街拍

小李真跟前任复合?好莱坞半壁江山出动赈灾

上周小李进门拖现女友,出门拖前前女友的灵异事件,还没..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