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电影
新闻
新片
热映
排行榜
影评
专题
电影查询
电视
新闻
新剧
热播
排行榜
电视剧查询
人物
新闻
八卦
人物访谈
排行榜
视频
图片
博客
电影电视
明星时尚
文化生活
相册
会员
群组
我的同城
活动
热门话题
群组分类
群组人气榜
游戏
问答游戏
图片评分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专访欧容新作《弗兰兹》两位主演

宝拉克服语言困难 皮埃尔饰演虚构人物

2016-09-17 10:26:38 来源:Mtime时光网

弗朗索瓦·欧容新作《弗兰兹》中的两位年轻的主演接受时光网的采访,分享了他们与这位饱负盛名的法国导演合作的经历。

《弗兰兹》海报

   时光网讯 弗朗索瓦·欧容新作《弗兰兹》中的两位年轻的主演接受时光网的采访,分享了他们与这位饱负盛名的法国导演合作的经历。

  在今年威尼斯电影节首映的《弗兰兹》中,宝拉·比尔演绎了一个沉浸在未婚夫去世的悲伤中的年轻德国女人安娜。这个角色帮助她得到威尼斯电影节最佳新演员奖。

  皮埃尔·尼内曾在《伊夫圣罗兰》中饰演这位天才的服装设计师,在《弗兰兹》中他演绎了一位前法国士兵亚德里安,他突然出现在安娜所在的小镇,声称他在战争前曾和弗兰兹一起在巴黎学习过。

  观众最后会发现——就像他们在最开始怀疑的一样——亚德里安所说的一切都是谎言,他从来都不认识弗兰兹,但却在战壕中杀掉了他。在悲痛和忏悔的情绪中,他来到德国寻求弗兰兹家人的原谅。

  Q:你们都是欧容的粉丝吗?你们看过欧容的电影吗?

  宝拉·比尔:看过很多,但不是全部。

  皮埃尔·尼内:是的,我认为他是一个真正的故事讲述者,他制作的都是非常不一样的电影,这些作品有不一样的情绪和风格。我喜欢他电影作品中的含蓄,你能从他的每一部电影中看到不同的风格。我不能确切地说,我们的这部电影是剧情片、爱情片、历史片还是政治片。我喜欢各种元素的混合体。

  宝拉·比尔:我也是。他的电影让我喜欢的地方在于他探讨了很多非常复杂的主题,如果你认真看你会在电影中看到很多疑问。你能通过电影学到很多东西,影片通过很多方式来诠释这些内容。

  Q:你是如何得到这些角色的?

  宝拉·比尔:我很快拿到了这个角色。我当时正在度假,然后接到了经纪人的电话,他说:“这里有一个法国项目,他们可能想见见你,但你必须提前结束假期。”我当时说:“好吧,那我们看看是什么项目……”他们把我送到选角现场,我当时想好吧,我要演两场在法国的戏,所以我必须集中注意处理台词。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在法国出演这么大规模的戏份。一两周以后,我第一次试镜 ,然后我和皮埃尔在巴黎碰了面,开始我们第二次的试镜。三天后,弗朗索瓦给我打电话,那会我正在柏林地铁上,我听见他说:“宝拉,你是女主角,你将要来饰演安娜。”所以整个过程非常快,六周之后,我们就开始拍摄了。

  Q:你是否要提前准备你的法语?

  宝拉·比尔:是的,很幸运我之前在巴黎呆了将近一年。我在学校学习法语,但是你可以想象出,在学校里学法语不是最好的方式。所以我去到巴黎,在那我什么都不懂,但我坚持待在那里,至少不再害怕犯错。所以我和人说话的时候总是会有一些错误,但我会从中学到一些东西。在法国演戏,我必须要准备很多东西,这和用母语来表演有很大的差别。你会感到厌烦,会觉得说外语实在太难了——就像我现在一样(笑)。你必须更加集中注意力,这样的话你就无法充分自由发挥了,表演起来也会变得更加严肃。为了能够自由演绎哭戏,学习外语对我来说意味着巨量的工作,但至少能让我在拍摄时尽量少受其他问题的限制,从而将注意力集中在我的角色上、我和皮埃尔之间发生的情节上以及整个故事上。我就不用去想“”下一个单词是在太复杂了,但是我做到了”这些问题了,如果那样的话,你就不会深入到角色之中了。所以我在拍摄时会以法国人的文本来演绎出我作为德国人的情绪。

  Q:你在这之前在德国拍过很多电影吗?

  宝拉·比尔:在我第一部电影中,我饰演的第一个角色和安娜一样重要,那会我才14岁,所以我很年轻就入行了,从那之后,我开始继续拍电影。也许这是我参与过的最国际化的电影,但正是因为我之前拍过的作品我才能为这部作品做出充分的准备。7年来我一直在做这件事。

  Q:参与这样一部国际化电影,你有什么感想?

  宝拉·比尔:这个问题好像是在问:在柏林吃晚饭和在阿根廷吃晚饭有什么不同?我不知道——我做的工作是一样的。当然也有不同之处,在《弗兰兹》里和我工作的人不会说我的母语,不同的文化背景确实会产生不同的影响。你会受到其他人的影响,从而找到属于自己的能量。对我来说,和弗朗索瓦合作是一次难得的机会,他帮助我做了很多准备。他问我关于角色、剧本、德国对白的问题,这真的有助于将所有情节组成一个完整的故事。他不像其他导演只是告诉你:“你必须这么做”。这是一次全新的体验,一次完美的工作经历。

  Q:皮埃尔,饰演一个虚构的人物是否比饰演真实人物更轻松一些?

  皮埃尔·尼内:如果有一个好故事和好角度,虚构和真实的人物都能让人感到满足。无论演绎哪种角色,演员所做的一切都是关于传递情感和想法的。当然当你在诠释一个真实人物时,你必须有所参考。在《伊夫圣罗兰》中,我想要完成一些任务,比如要演的像圣罗兰本人,要从内在理解角色等等。而当演绎一个虚构人物时,你也许会有一个原型,而同时你可以从头做起创造一个属于你自己的角色。但是你的工作是一样的,你都需要理解为什么角色要做这个或者做那个。无论你饰演的是真实还是虚拟的人物,这个塑造过程是一样的。

  Q:你花了多久时间学习小提琴?

  皮埃尔·尼内:我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我有两个拍摄任务,一个接着一个,所以我有一个半月的时间学习德语和小提琴。不会拉小提琴,我现在也不能很熟练的拉出一首曲子。真正会拉小提琴和假装会拉小提琴是完全不同的。你必须对每个动作都进行备注,必须对琴弓有大概的感觉,知道在拉小提琴时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哪里应该快一点,哪里应该慢一点。这是一项巨大的工程,但是在拍摄完成后,声音质量也许并不怎么好,因为你做的一切只是为了保证画面的逼真。当然我演绎的是一个专业的小提琴手,所以最后的声音也来自一个真正的专业小提琴手。

《弗兰兹》剧照

  Q:弗朗索瓦当他开始拍摄电影时他才发现其中所包含的现代主题。当你们拍摄时,也发现了这些主题吗?

  宝拉·比尔:是的,这就好像你读莎士比亚时能从中发现一些现代的思想。我觉得我们生活的社会总是在处理同样的问题,相似的问题总是会反复出现。电影可以是永恒的,但事实上当你读剧本时你会发现它更加抽象。你无法想象它最终呈现的效果。所以当你看一部电影时,你会产生自己的解读,而当你在拍一部电影时你的解读可能就和之前不一样了。我认为这就是电影的伟大之处——当演员放松演戏,顺其自然地表现时,很多事情都能通过形象、姿态阐释出来。的确,我们正在解决一些当下面临的主题和问题,而有趣的是,这些情节都出现在一部历史电影中。这样以来,你可以从中得到一些想法,而没有人讲道理似的说出“你必须这样做”的话。这就像你正在发现一些事物,在看电影时你可以产生这样的思考:这里好像在讲这个主题。电影和现实有不同的色彩,但是我们拥有同样的问题,我觉得这是一个理解事物的绝佳方式。

  皮埃尔·尼内:当我们在拍摄时,我们理解和发现的东西越来越多。电影对现代欧洲甚至全世界的问题产生了强烈的回声,其中就包括对陌生人恐惧的话题。

  宝拉·比尔:我们在拍摄时,面临问题的情况发生了变化,就好像我们现在也一直经历着各种变化。

  皮埃尔·尼内:是的,就像英国脱出欧盟——我们之前不知道这件事,但是我们意识到的都会越来越多。当我读剧本时,我发现其中的政治观点,但是这些观点并不明显。我认为弗朗索瓦在我们拍摄和剪辑的过程中受到了时事的影响,以至于你现在发现电影“很不幸地”对当下世界产生了很强烈的反馈。

  Q:影片算不算是一个直白的爱情故事?

  宝拉·比尔:不,这个故事相当复杂。想要理解安娜和亚德里安,你需要理解他们的心路历程。安娜失去了她的未婚夫,于是她搬回家和父母同住,和他们待在一起照顾他们,在这个过程中有些失去了自我。但拍摄时,你不应该太多关注在安娜复杂的经历,而仅仅关注角色当下的思索。所以当她看到亚德里安时,她突然被这个人打动了,而她对这个陌生人很感兴趣因为他能让她回忆起弗兰兹,或者因为他对她来说是个新鲜的存在。她的大脑中有太多的想法。我觉得这些思考在很大程度上帮助我演绎安娜,因为她能够同他分享她的感情和失落,毕竟这个男人和她一样失去了弗兰兹。当然安娜想要爱上他,也想要找到一个可以一起分享的人,不再让自己孤身一人。但是事情后来变得让人更加困惑,但是一步一步地分析这个角色帮助我理解两人之间的关系以及对对方的想法。

  皮埃尔·尼内:就好像他们之间有感觉,但在时间上是不同步的。故事的第一部分亚德里安更有激情,而在下半部分安娜则是更主动的人,两人之间的情感几乎无法连接在一起。

  宝拉·比尔:这也是关于人生的有趣之处,有时你看中了某个人的某种特质,然而你自己却没有这种特质,所以你会想在这方面寻求更多。你看到结尾也许亚德里安并不会和安娜在一起,但是安娜曾经为此努力过,亚德里安也是。整个过程非常有趣,就像在旁观人生。有时人生就是这样。

  Q:亚德里安在惩罚他自己吗?

  皮埃尔·尼内:是的,负罪感让他成为有缺陷的人。他无法再去爱人,他认为他是个慈爱的人,所以他才会撒谎告诉安娜他是弗兰兹的朋友,所以他才会以某种方式来关心人们。他发现了弗兰兹的家庭,然后他对这个家庭了解的越多,他对他们爱的就越深。他与安娜之间最后的一吻证明了他明白了一些事,他感受到了一些事情。他的悲剧之处在于,他能够被别人原谅但是他永远无法原谅自己,而只要他没有原谅自己,他就会背负着这些负重继续过活,而永远都无法得到快乐。他不会允许自己得到快乐。他曾经有机会感受到快乐,但是他最后还是返回到自己的家庭,这不是一个想要得到快乐的人的选择。

作者:Martyn Palmer   编辑:另一个Veronica

[ Mtime时光网专稿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关注时光网微信

会员评论 (5)

发表

本周热读

1

《复联3》曝片段 《阿拉丁》定主演

迪士尼盛会D23第二日重量级作品精彩纷呈

迪士尼公布了2017-2019年的新片计划,同时《复仇者联盟3..
2

哪些超级英雄最能吸金?

好莱坞影史上利润最高的16部超级英雄电影

时光网梳理了好莱坞影史上利润最高的16部超级英雄电影,..
3

《敦刻尔克》先期评价好到炸裂

烂番茄97%为诺兰最佳 或成奥斯卡有力竞争者

克里斯托弗·诺兰的新片《敦刻尔克》今日解封烂番茄评价..
4

灭霸无限手套亮相《复联3》概念海报

其反派组织成员造型同时曝光

厉害了,灭霸终于要在《复联3》中发飙,美国队长、钢铁..
5

"正联"发闪电侠新造型暴露了超人?

《邮报》《保镖》等好莱坞影片物料来袭

梅姨复古造型入戏很深,“神盾局长”做杀手很出色,《正..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