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电影
新闻
新片
热映
排行榜
影评
专题
电影查询
电视
新闻
新剧
热播
排行榜
电视剧查询
人物
新闻
八卦
人物访谈
排行榜
视频
图片
博客
电影电视
明星时尚
文化生活
相册
会员
群组
我的同城
活动
热门话题
群组分类
群组人气榜
游戏
问答游戏
图片评分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大卫·林奇迷幻镜头下的女性群像

写在《穆赫兰道》上映十五周年之际

2016-10-11 10:22:55 来源:Mtime时光网

浮生若梦

林奇"钟情"的女演员

高颜值 | 好演技

折翼的好莱坞追梦女

《穆赫兰道》《妖夜慌踪》

小镇女孩的情欲世界

《蓝丝绒》《双峰》

牢笼中的女人

《我心狂野》《内陆帝国》

十五年来,围绕《穆赫兰道》所撰写的解读文章可谓汗牛充栋,影片的经典地位也越来越高,先是被《电影手册》评为新世纪头十年十佳电影之一,而在今年BBC评选的新世纪百佳电影中更占据头名。
  时光网特稿 2001年5月16日,棕榈树掩映下的法国戛纳,美国独立电影旗手大卫·林奇的新片《穆赫兰道》在这里首映。5天后,他携两位风姿绰约的主演娜奥米·沃茨劳拉·哈灵参加了闭幕式。当晚的林奇,黑西装镶嵌蝴蝶结,手上夹着香烟,一派意气风发,最终与科恩兄弟同享最佳导演奖。

  彼时,这个成绩并算不上出奇,因为11年前,他就凭借《我心狂野》摘下了金棕榈,奠定了准大师的地位,成为无数文艺青年的偶像。但是这部《穆赫兰道》却具有集大成和超越自我的双重意义,在淋漓尽致地展现他的迷幻风格的同时,也让电影艺术在结构的探索上更深了一步。

  

2001年戛纳电影节,大卫·林奇携新片《穆赫兰道》与两位女主角娜奥米·沃茨和劳拉·哈灵亮相首映礼

十五年来,围绕影片所撰写的解读文章可谓汗牛充栋,大家都想在这个迷宫中留下自己的思想印记,可由于林奇本人对情节诠释的排斥,谁也无法准确印证其逻辑。经历了时光的打磨后,影片的经典地位也越来越高,先是被《电影手册》评为新世纪头十年十佳电影之一,而在今年BBC邀请全球177位影评人所做的片单推荐中,它又获得新世纪百佳电影头名。

  一部看似小众的心理题材作品,一个关于好莱坞追梦的小格局故事,之所以被人如此津津乐道,除了形式和内容碰撞后形成的深邃的思想火花,触动了人的心灵外,很大程度上还在于两位女主角的精彩演绎。那时的她们都已年过30,却在林奇的调教下散发出魅惑的激情,就像穆赫兰道上流动的霓虹,阴郁而迷醉。

  
其实,林奇并不是女性主义导演,也不专拍女性题材,他作品中的女性角色只是叙事中的普通一环,但因为具有弗洛伊德式主题的象征意义,成为引导人进入迷宫的通道。在她们身上,表面的亮丽与背后的阴暗形成对比,或一人两面,或互相映射,都凸显出难以捉摸的神秘特征,改变着观众对人性欲望的认知。

  那么,借《穆赫兰道》上映十五周年之际,我们就来仔细考察一番林奇电影中的这些女性角色,走进浮生若梦的女性群像。



下一页
林奇"钟情"的女演员


  导演在选择女演员时,除要考虑角色特征外,总会有自己的审美倾向。如果一个新人在合作中有默契并展现出更多的潜质,可能成为御用演员,甚至是灵感缪斯。对于大卫·林奇这种追求作品极致性的导演来说,不太会把私情纳入到女演员选择中,但是正如他天才般的艺术敏感一样,他在用人方面也展现出了慧眼识珠的洞察力。

 • 御用女星劳拉·邓恩


林奇&劳拉·邓恩在《我心狂野》片场

  和林奇合作最多的女演员无疑是劳拉·邓恩,她出身于一个电影世家,很小的时候就被母亲带着参加过表演。1986年,在试镜《蓝丝绒》之前,她刚出演过悬疑爱情片《甜言蜜语》,得到了影评人的肯定。相比好莱坞圈里那些香艳四射的女星来说,她的长相并不出众,方脸加高颧骨有些苦情和土气,但也正是这种气质,让她很符合《蓝丝绒》中的邻家女孩形象,再加上她爱好东方神秘主义,也很对林奇的胃口。

  《蓝丝绒》的成功,让她之后又主演了《我心狂野》,一反前作中角色的平和纯洁,变得张扬不羁,展现出她能驾驭多样人物性格的能力。也正是从此片开始,劳拉·邓恩进入成熟女星行列,之后参演了《侏罗纪公园》,更为影迷所熟悉。十六年后,她又担纲主演了林奇的《内陆帝国》,面相被时光摧残后,从邻家女孩变成了邻家大婶。这时如仔细观察,会发现她的身材、眼睛、脸庞以及头上的金发,竟与林奇的相貌有些相像,好似兄妹。

 • 和伊莎贝拉的“离奇”情缘


1991年,林奇凭借《我心狂野》斩获戛纳金棕榈,伊莎贝拉陪伴左右

  其实,《蓝丝绒》中的第一女主并不是劳拉·邓恩,而是伊莎贝拉·罗西里尼,这位意大利名导罗伯托·罗西里尼和瑞典巨星英格丽·褒曼的女儿,继承了父母的优良基因,在入行前已是世界上酬金最高的模特之一。1985年,她凭借影片《飞越苏联》进入美国影坛,第二年就遇上了《蓝丝绒》。当时的林奇还不认识伊莎贝拉,他们在一个餐馆中见面,林奇觉得她很有欧洲人沉静的气质,便说:“你能做英格丽·褒曼的女儿了。”朋友在旁边提醒:“笨蛋,她就是褒曼的女儿”。

  这段有些奇妙的相遇铸就了一部影片的经典,伊莎贝拉在片中所饰演的桃乐丝成为史上最具诱惑的女性角色之一。影片完成后,林奇和伊莎贝拉也成为恋人,但是这段情只持续了四年,据说分手原因是因为林奇受不了伊莎贝拉做饭的油烟味。从开头到结局,林奇的爱恋就像他的电影一样离奇。

 • 逆境女演员的伯乐


《双峰》中的雪琳·芬&陈冲

  林奇所喜欢的女演员往往有一种复古和性感相糅合的气质,身材一定要好,金发披肩,面容娇柔,同时眼神中还带着“钩子”,这一特点在高颜值神剧《双峰》中体现得最为明显。比如此前常演色情角色的性感尤物雪琳·芬,在穿上衣服后,由于性格本身的丰满,同样展现出了妖娆的气质,并凭借此片拓宽了戏路,摘掉了“脱星”的帽子。

  刚刚去美国发展的陈冲,也被林奇发现,在剧中扮演一个年轻的寡妇。红唇短发,媚眼纷飞,东方之面相融合进西方环境中,竟然毫无违和感,并且是片中第一个亮相的女人,让人惊艳无比。该剧的走红也让陈冲被美国观众所熟识,在好莱坞站稳了脚跟。

林奇与《穆赫兰道》双女主

  《穆赫兰道》中的娜奥米·沃茨更是被林奇改变了命运,她来自澳大利亚,是妮可·基德曼的闺蜜,90年代初到美国发展,事业一直不顺,只能接一些配角戏份。1999年,因为连续3月交不起房租,她被房东赶出了住所,开着车在穆赫兰道上漫无目的地晃悠,甚至想自杀。就在这时,她接到了林奇的片约。随着影片声名鹊起,沃茨也迎来事业的春天,尽管那时她已经33岁了。

  当然,林奇的慧眼识珠也会换来回报,在即将开启的《双峰》第三季中,诸如劳拉·邓恩、娜奥米·沃茨、雪琳·芬等熟人,还有莫妮卡·贝鲁奇詹妮弗·杰森·李阿曼达·塞弗里德等女星都会前来助阵,届时又将是一场颜值竞技的盛会。

下一页
折翼的好莱坞追梦女


  阳光灿烂,草木茂盛,HOLLYWOOD几个招牌大字静卧在加州的山顶上,简单却又炽热,吸引着众生的目光。在这个全世界最大的影视工厂,每天都在生产着影像幻梦,每天也都在戳破无数人的成名美梦。从独立电影起家的林奇,对好莱坞大片场的权力压制是排斥的,但又不得不借助它的势力,这种矛盾也体现在了作品中。

《穆赫兰道》:装载梦魇的蓝盒子



  来自小镇的戴安,因为在一次吉特巴舞比赛中获得冠军,燃起了她想要进入好莱坞的野心。但现实并不如她所愿,住在简陋的屋子,参加试镜屡屡碰壁,只能靠同性伙伴的帮助获得一些小角色。当有一天女同伴要嫁给导演后,彻底刺激到了她本就绝望的心灵,犯罪和梦魇便交替发生了。

  

娜奥米·沃茨饰演的贝蒂/戴安

影片中,一场幻梦展现了戴安的美好憧憬,一声枪响又结束了她追梦的旅程。但假如就此平铺直叙,就失去了故事的魅力。林奇将表层的东西进行压缩,将本我深处的东西放大拉长,以弗洛伊德梦境理论中的伪装原理和仿同原理为依据,构建起一个梦想与现实相交织的迷宫。梦中的戴安化身成勇敢开朗的贝蒂,初到好莱坞便旗开得胜,在试镜中获得一致称赞,并且有力量去帮助失忆的丽塔。

  但是当梦境破灭后,贝蒂恢复了戴安这个名字,气质立马颓废了很多,怯懦而嫉妒,一幅被生活摧残的悲惨模样。娜奥米·沃茨在扮演这个角色时,参照了自己在人生低谷时的经历,也被林奇挖掘出了很多内心的黑暗面。从天真自信到恣肆张扬,再到黯淡无光,沃茨用自己的表演让这个角色变得立体多彩,成为好莱坞追梦人的代表。

  

劳拉·哈灵扮演的丽塔冷艳高贵

而劳拉·哈灵所扮演的丽塔,冷艳高贵,即使以失忆的弱者出现,也能给人强烈的感染。她的成功代表着好莱坞那些有幸获得青睐的人群,这背后也有制片人和导演的力量角逐。梦中的戴安进行了双重投射,既把自己想象成应该有的成功的样子,也把丽塔变成了自己渴望的样子。可以说,丽塔和贝蒂的结合体,就是人们对好莱坞的美好想象。

《妖夜慌踪》:勾引和被勾引者

帕特丽夏·阿奎特在《妖夜慌踪》中一人分饰两角

  像《穆赫兰道》里这种被命运摧残的女性角色特征,也出现在1997年的《妖夜慌踪》里,又名《迷失的高速公路》。不同的是,《穆赫兰道》中的娜奥米·沃茨和劳拉·哈灵互为镜像,而《妖夜慌踪》中里的帕特丽夏·阿奎特一人分饰两角,因为男主角的人格分裂而成为不同形象,充满神秘意味。

  

片中饰演爱丽丝的帕特丽夏·阿奎特去年刚凭借《少年时代》斩获奥斯卡最佳女配角奖

故事里,当爵士乐手弗雷德在监狱里变身成另一个自我——修车工彼得·代顿后,他的妻子也由黑发少妇变成了妖艳的金发女郎爱丽丝,从跑车上探身下地,款款走来,浴火似乎已燃烧全身。她勾引这个年轻的男子是为了帮自己脱身,而她自己又曾是被勾引的对象,形成一个循环。

  在一次晚会上,爱丽丝认识了一个朋友,他给她介绍了一份工作。等她去面试的时候,才发现是一个拍摄色情片的公司。在枪口的威逼下,爱丽丝脱掉衣服,在黑帮老大面前扭捏跳舞,之后便做了色情片的演员。当彼得·代顿来到家里营救她的时候,只见墙上巨大的银幕里,正播放着她所拍的片子,赤裸的身体面对镜头,背后是一个粗壮的黑人在抽动。

  

帕特丽夏·阿奎特所扮演的女人,不管是妻子还是色情女郎,都成为男人想抓住又抓不住的神秘,那就是欲望本身。

一个被欺凌的女性角色在成为别人的欲望对象时,自己也成为追逐欲望的人。尽管在这部片中,精神分析方面的内容主要承载在男主角身上,但是帕特丽夏·阿奎特所扮演的女人,不管是之前的妻子,还是后来的色情女郎,都成为男人想抓住又抓不住的神秘,那就是欲望本身。

  生活在演艺家族中的帕特丽夏·阿奎特,是林奇电影中少有的身材娇小的女人,但是她的蓝眼和丰胸,依然充满性感的魅惑。她曾经和尼古拉斯·凯奇有一段六年的婚姻,而凯奇又是大卫·林奇《我心狂野》中的男主角,这种奇妙的人际联系也给影片增添了不少趣味。

下一页
小镇女孩的情欲世界

  提起美国,我们首先想到的往往是纽约、洛杉矶这样的现代化大都市,其实那些密布在平原或山间的小镇,才真正代表着美国大多数人的生活样貌。比如林奇出生的蒙大拿州,毗邻落基山脉北端,多样的地形培育出丰富的自然景观,就是旅游的极佳去处。也许受此影响,林奇特别喜欢讲述美国小镇的故事,窥探那平和宁静的表象背后所隐藏的欲望世界。

▌《蓝丝绒》:红玫瑰与白玫瑰的映射



  1986年,继之前两部充满诡异造型的超现实主义作品《橡皮头》《象人》,以及失败的科幻片《沙丘》之后,林奇终于凭借《蓝丝绒》找到了艺术个性与观众口味的平衡点。影片中,回乡照顾父亲的大学生杰弗里,偶然在草丛中发现了一只耳朵,好奇心促使他想解开背后的秘密,却不由自主地卷入了一场凶杀案,并在两个女人身上迷失了自我。

  歌女桃乐丝和高中生桑迪,就像张爱玲小说中的红玫瑰与白玫瑰,一个妖娆多姿,一个纯净如水,既是两种不同类型的女人,又是一个女人的双重面相。对杰弗里来说,传统道德理念的感染使他自然地接近桑迪,知道这个女孩是他所爱的,但同时又禁不住欲望的诱惑,投入了桃乐丝的怀抱。

  

黑帮头目弗兰克对桃乐丝的变态性虐,猛吸二氧化碳、口咬蓝丝绒

影片中最让人震惊的一幕是黑帮头目弗兰克对桃乐丝的变态性虐,猛吸二氧化碳、口咬蓝丝绒,在阴暗的房间里营造出一种诡异的氛围。然而,作为受害者的桃乐丝,一边惊恐于弗兰克的暴力,一边又在这种虐待中获得快感。刚刚受到侮辱,却又以诱人的胴体去挑拨偷窥的杰弗里,并希望他像弗兰克一样暴力对待自己。

  桃乐丝身上的复杂性体现出林奇对女性角色的立体化拿捏,在他的镜头里,这些女人要么是脆弱而坚强,要么是纯洁而放荡,总有两重特质的冲撞和融合。即使以阳光朝气示人的邻家女孩桑迪,内心深处也涌动着对犯罪的好奇,所以才会把秘密透露给杰弗里,引导他进入黑暗世界。

  

桃乐丝身上的复杂性体现出林奇对女性角色的立体化拿捏

在弗洛伊德的学说里,男人把处女看作一种符号,一种禁欲的崇拜对象。影片中未曾品尝过性爱的桑迪和被性虐待折磨的桃乐丝,恰恰从两个极端接近了这个处女的原型。她们在欲望层面互为彼此的镜像,当合二为一后,就是男人对女人的所有渴望。不过,对处女的迷恋终究也会走向背叛它的道路,杰弗里也不例外,这就是人性的真实所在。

《双峰》:每个女孩都有两个情人


  1990年,大卫·林奇拍摄了剧集《双峰》,更完整和多样化地展现了美国小镇的女孩形象。同样是讲述犯罪的悬疑片格局,同样是对女性内在世界的探索,该剧可以看作是《蓝丝绒》的姐妹篇。只不过,《蓝丝绒》中的伐木场和耳朵,变成了《双峰》中的锯木厂和女尸。

  

《双峰》第一集的女尸曾被评为最性感尸体

由于镇上的选美皇后劳拉被杀,FBI探员库柏前来探案,他以独特的梦境指引的方式一步步接近凶杀案背后的秘密,又始终不得要领。在这个过程中,整个小镇混乱的情欲关系却越来越复杂地展现在观众面前。正是这种扑朔迷离的剧情,让人欲罢不能,播出后风靡一时,成为美剧的里程碑之作。

  片中的“双峰镇”虽是虚构的,但“双”这个字眼却别有一番寓意,因为剧中的小镇女生都至少有两个情人。劳拉是橄榄球队长的女友,却又与骑哈雷摩托的詹姆士暧昧;她的闺蜜唐娜有自己的男友,但也爱上了詹姆士;年轻的锯木厂寡妇,一边和警长偷情,一边又勾引镇上的富豪;少女奥黛丽,钟情于探员库柏,却又为了报复家庭,甘愿去做妓女,而首次接待的客人竟然是自己的父亲……这些女孩惊人的情欲世界,彻底打破了小镇给人的美好印象,呈现出阴郁诡异的气度。

  

片中的劳拉·弗林·鲍尔&梅晨·阿米克

虽然如此,她们的选择并不让人讨厌,因为还有更大的罪恶,如贩毒、谋杀、家庭暴力等,正在侵蚀小镇的生活。林奇发挥他的慧眼之才,所挑选的女演员都美得让人窒息,堪称颜值最高的美剧之一,比如雪琳·芬的性感红唇和勾魂眼;劳拉·弗林·鲍尔的眼神中流露着让人绝望的诱惑;梅晨·阿米克的甜美笑容中隐藏的寂寞;而陈冲每一次出现,镜头就像在抚摸她的身体。如此靓丽的容颜,只能绽放在这样逼仄的环境中,反倒让人有几分同情。

  林奇在塑造角色的时候,总会有意识地去揭露人物的的深层性格。《双峰》中的关键人物劳拉,生活在一个和谐完满的家庭,也是小镇的选美皇后,看似像《蓝丝绒》中的桑迪一样健康快乐,但背后的私生活却如桃乐丝,追求变态虐恋。其他女孩也或多或少有类似的情况,剧集虽然没有正面表现她们对外部世界的渴望,但行为中却无不突显出想要冲破牢笼的挣扎,这就是小镇女孩的梦之殇。

下一页
牢笼中的女人

  从早期的超现实主义影像,到中期的暴力呈现,再到后期的梦境结构,大卫·林奇的作品始终是精神分析学说的重要标本,引起无数人沿着各种途径去探究和解读。而作为精神分析学重要原理的“压抑机制”,自然也是林奇表现故事主题的手段,体现在很多角色的言行中,尤其是《我心狂野》中的母女和《内陆帝国》中的夫妻。

《我心狂野》:暴虐之中的纯爱


  作为戛纳金棕榈奖得主,《我心狂野》的艺术性主要是体现在那种张扬恣肆的风格,从头至尾都渗透着一股奇异的想象力和野蛮的荷尔蒙涌动。影片以公路片为结构,集结了恐怖、荒诞、暴力等元素,骨子里讲的却是一个纯爱故事,可谓继承了《邦妮与克莱德》《逍遥骑士》等新好莱坞经典的衣钵。

  

戴安·拉德凭借邪恶母亲的角色获得了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女配角的提名

片中,金发女子萝拉痴情地爱上了威猛男人塞勒,但却遭到有控制狂的母亲的极力反对,甚至派出杀手来追杀。戴安·拉德扮演的母亲玛丽埃塔就像童话故事中的邪恶女巫,既孜孜不倦地遏制自己的情欲悸动,只与情人暧昧,不让情人得手,同时又反对女儿获得爱情。她是一个专制主义的象征符号,憎恨爱,也害怕得到爱,所以渴望摧毁它。

  劳拉·邓恩扮演的萝拉,看似是敢爱敢恨的专一女子,其实内心也很复杂,这是一种被压抑久了的情欲,很容易受触动,也很容易被勾引。在她和塞勒的对话中,断断续续地透露出自己小时候曾遭强奸、看到父亲被烧死、有一个举止怪异的表哥等事情,与两人在一起的性爱狂潮形成鲜明对比,也为这段爱情埋下了隐患。

  

劳拉·邓恩扮演的萝拉,看似是敢爱敢恨的专一女子,其实内心也很复杂,这是一种被压抑久了的情欲

直到他们来到一个小镇,独自在家的萝拉受到混蛋波比的挑逗,竟然坠入了情欲的膨胀中,说出“干我”这两个羞耻的字眼。这个情节是影片的诡异之处,也是见证林奇的伟大之处,他的作品从不评判善恶,只是展示真实的人性。萝拉能够为了爱情冲破母亲凶狠的压迫,却无法堵住自己往外汹涌的欲望,这才是人的罪恶所在。

  也许正是因为这个事件的触动,六年之后,当她去接塞勒出狱,而塞勒却要分手时,她虽失声痛哭,却并没有阻拦。幸好,塞勒在顿悟之后还是回到了她的身边。在爱情中,最首要的原则是对爱人的忠诚,这种忠诚不仅体现在对第三者的拒绝,更重要的是对自己欲望的遏制。

  有意思的是,戴安·拉德在现实中真是劳拉·邓恩的母亲,不过她们的关系就没有影片中那么怵目惊心了。戴安·拉德也凭借这个变态角色获得了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女配角的提名。

▌《内陆帝国》:亦真亦假的三层梦境


  大卫·林奇是一个多面手,除了拍摄电影外,还广泛涉猎绘画、音乐、摄影等领域,尤其执著于实验性短片的创作。《穆赫兰道》完成之后五年,他才又奉献出长片力作《内陆帝国》,同样是以梦境为结构,但是要比《穆赫兰道》更迷幻,可谓是林奇最晦涩的一部作品。

  

因为没有完整的剧本,《内陆帝国》的每一个场景都是临阵磨枪写的

影片的创作初衷来自一次林奇和劳拉·邓恩的聊天,劳拉提到她的丈夫来自一个名叫“内陆帝国”的洛杉矶贫民区,林奇被“内陆帝国”(Inland Empire)这个单词所吸引,便决定围绕它拍一个故事。因为没有完整的剧本,每一个场景都是临阵磨枪写的,这也是造成影片费解的原因。长达3小时的故事,通过频繁的闪回、推进和对时空的肢解来完成,再加上诸多复杂的隐喻意象,给观影造成极大的压力。

  幸好在影片开始,还有一段能让人看懂其所以然的剧情。劳拉·邓恩扮演的妮姬接到了一个片约,要和花花公子德文演一部爱情电影。妮姬的丈夫是一个控制欲极强的人,她在家里很受压抑。面对德文这个臭名昭昭的情场老手,她的心理本有极高的警惕性,但还是在拍片中迷失了自我,以至于人戏不分,生活也变得一团糟。

  

劳拉在片中一人承担起各种惊悚场景的塑造

相比《我心狂野》时的青春无敌,此时的劳拉·邓恩已有些色衰,皱纹也爬上脸庞,但却一人承担起片中各种惊悚场景的塑造,奉献出林奇电影中最恐怖的表情。这一角色徘徊在压抑欲和渴望出轨的矛盾中,与本能的自我苦苦较量,反复挣扎,直到完全精神分裂。同时,妮姬所出演的影片,此前已经拍过一次,但在快杀青时,男女演员被谋杀,这一疑案更增添了她心头的迷雾。

  诡异的是,妮姬出演电影这个情节可能是真的,也可能是一个正在看电视的波兰女孩所臆想出来的。由此,电影形成三个层次的梦境——观众、演员和角色——它们在时空上是分裂的,却又在影片结尾处合三为一,幻化成一个回归到家庭生活中的女人。



  正如我们这些看林奇电影的人,要么跟着影片一起迷醉到底,要么强行断开,回归到庸常的生活。从这个层面来讲,那些能够出演了他作品的女演员是幸运的,不管过多少年,她们最为人记挂的形象还会停留在林奇的镜头里,和角色一起成为经典。

作者:陈令孤   编辑:Gilda

[ Mtime时光网专稿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会员评论 (46)

发表

本周热读

1

他可能是日本电影史最伟大的男演员

“最后的武士”三船敏郎诞辰100周年

国际的黑泽,世界的三船!
2

怀念哥哥!张国荣逝世十七周年

21岁出道开启传奇生涯 唐鹤德发文缅怀

哥哥离开已经十七年。
3

大片!"釜山行"续集《半岛》首曝预告

丧尸失控危机升级 场景&动作元素更多元

《釜山行》续集《半岛》首曝(中字)预告,丧尸失控,..
4

张艺谋导演迎来70岁生日

你最爱老谋子的哪部电影?

可能很少有中国影迷能够完全避开张艺谋的电影,你最爱他..
5

2020新版《东京爱情故事》首曝预告

29年过去后,还记得完治和莉香的故事吗

还记得赤名莉香和永尾完治的爱情故事吗?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