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电影
新闻
新片
热映
排行榜
影评
专题
电影查询
电视
新闻
新剧
热播
排行榜
电视剧查询
人物
新闻
八卦
人物访谈
排行榜
视频
图片
博客
电影电视
明星时尚
文化生活
相册
会员
群组
我的同城
活动
热门话题
群组分类
群组人气榜
游戏
问答游戏
图片评分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专访维塔创始人理查德·泰勒

回顾与大牌导演合作经历 揭秘维塔成名之路

维塔创始人理查德·泰勒时光网接受专访,同我们分享了维塔工作室的电影特效创业经历,以及投身衍生品消费市场的初衷和想法。

2016-12-07 08:37:44 来源:Mtime时光网

专访维塔创始人理查德·泰勒

回顾与大牌导演合作经历 揭秘维塔成名之路

2016-12-07 08:37:44 来源:Mtime时光网

1 / 34

写在前面

  理查德·泰勒是维塔特效工作室的领导者和创始人之一,他与太太塔尼亚·罗杰一同运营着这家公司。他曾赢得过五次奥斯卡最佳设计金像奖并用他二十余年的电影工作经验影响着行业的发展。

  这家驰名业内的著名视效公司极为神秘和低调,地处新西兰的首都威灵顿远离好莱坞的聚光灯,专心为具有想象力、尤其热爱怪力乱神的电影人实现他们的幻想。维塔工作室曾有多部获奖电影项目《指环王》三部曲、《金刚》、《纳尼亚传奇》、《阿凡达》和《第九区》和《极乐空间》。今年维塔特效工作室参与到电影《长城》的制作过程,为其设计武器、盔甲和怪兽,片中具有中国元素的怪兽饕餮就是出自他们之手。

维塔创始人专访

  时光网最近在新西兰独家探访维塔工作室,并和理查德·泰勒亲密接触。我们有机会面对面采访了这位业内大咖,他同我们分享了维塔工作室的创业经历,回顾了和史蒂文·斯皮尔伯格、詹姆斯·卡梅隆、彼得·杰克逊等大导演的拍摄经历,以及投身衍生品消费市场的初衷和想法。

理查德·泰勒与彼得·杰克逊结缘

Mtime:能不能先介绍一下你自己以及维塔工作室?

理查德·泰勒:好的,我是维塔公司的联合创始人,我运营维塔工作室,也运营Pukeko电影公司。我们有很多其它业务,我做这一行已经27年了,我和我的妻子在八十年代末搬到威灵顿做研究,并在我们家后院建了一个工作室,给当地电影业做东西。后来我们有幸结识了彼得·杰克逊,当时他正准备拍他的第二部电影,然后我们一起合作了很多有意思的东西,我们的合作关系由此开始。我们现在有一家工作室做出版,做周边产品,做公共艺术展。这一切给我的团队、我的妻子还有我自己带来了巨大的快乐,这就是维塔工作室的日常生活。

维塔的发展理念

Mtime:这么多业务是如何发展起来的?  

理查德·泰勒:我们不是什么帝国建造者,我这么说你可能不信,你去参观我们工作室,规模并不大。我们并没有构想什么商业计划,增加新的业务,一切都只是源于艺术家的创作欲望,一切都基于我们对手工制作的喜爱。我一直保持开放心态,这让我们在这些年来获得了大量的机会,锻炼了我们的团队,让我们在电影之外许多领域也确立了全球地位,并给维塔工作室的日常生活带来了不少乐趣。

我们不做暴力电影

Mtime:维塔工作室一共只有22位全职设计师,你们现在有如此多的合作需求,你们在挑选合作项目时是否会很小心?你的挑选标准是什么? 

理查德·泰勒:我们可没有源源不断的项目机会,我们也经常跑到世界各地寻求合作。我们会去洛杉矶,去中国,去世界各地,我们和客户频繁进行交流,希望能为我们的团队找到新工作。但我们也有自己的挑选标准,有些项目我们是不会做的,比如血腥暴力、令人不适的东西我们不做。有些人可能会觉得奇怪,毕竟我们也做过丧尸片和吸血鬼电影,既血腥又重口,但这些都算是幻想片,我们相信观众能够把幻想和现实区分开来。我们也做儿童剧,我们不想做那些让人不适的东西。

给年轻人更多机会

Mtime:对于你自己和维塔工作室来说,最大的成就分别是什么?  

理查德·泰勒:我最大的成就不是某部电影或某件作品,而是让一群新西兰年轻人获得了超出他们预期的成就,在这个团结友爱、包容互助的工作室内,不管是有能力还是没能力的年轻人,只要你有热情、有坚持,就能获得他们做梦也想不到的成就。想想看,一个想成为艺术家的年轻人,将在这里功成名就,能在新西兰成名,让几万人知道他的作品。一个十岁的孩子就能在一部电影中绘制概念图,让25亿人看见,这是非常伟大的一件事。正如我所说,他们可以获得在世界舞台留下印记的机会,这是非常宝贵的机会,所以这是我最大的成就。

维塔涉猎衍生品

理查德·泰勒:对于维塔工作室来说,最大的成就就是它的多样性。我很庆幸没有目光狭隘,我和我的妻子,还有我们整个团队眼界一直都很开阔,抓取了各种机会,开辟了多条道路,有些很成功,当然有些也不太成功。现在我们打入儿童电视节目领域,算是完成了一个多年的心愿,现在我们增加了一个消费产品部门,制作非常精美的雕像作品;现在我们还在出版我们自己的故事,我们已经出版了十八本书,这让我很有成就感。

维塔作品60%通过机器制造

Mtime:就电影角度而言,维塔带来了哪些技术革新?

理查德·泰勒:维塔数字工作室一直在不断地推动技术革新,但由我负责的维塔工作室在这块做的不明显。维塔工作室是集传统技术和新技术于一身,我们充分利用新技术,所以我们绝对是处在技术前沿。有时候我们预算有限,但我们的团队还是投入其中,找出了成功的解决方案。维塔工作室制作的作品中,有60%都是通过机器制造的,这是我们开辟的一条新路,这可能没你想的那么革命性,但从我们自己的角度来说这就是伟大的成就,而且我们倍感自豪。

维塔从《指环王》开始制作衍生品

Mtime:你们是如何通过《指环王》系列开始周边产品的生产制作?  

理查德·泰勒:《指环王》电影系列让我们有机会拓展这块业务,我们找到制作《指环王》的新线电影公司,希望购买他们的版权制作衍生品。可以说这是我们的重大转折点,因为我们不再只是娱乐业的服务提供者,你不能把鸡蛋全装进一个篮子里。首次拓展新业务让我们有机会进一步发展。以前当你参与一部电影制作时,往往电影制作完后你的工作就结束了。周边衍生品业务的启动,为我们打开一个全新的世界。让我们有机会打造我们自己的艺术作品,通过我们的雕像作品可以和收藏玩家深度交流,这给我们开启了一个丰富多层的世界。

维塔工作室的分支

Mtime:在维塔工作室的所有分支中,哪一个最让你兴奋,最具挑战性? 

理查德·泰勒:对我来说应该是独立于维塔工作室之外、但在创意和技术上与维塔工作室密切合作的电影公司。Pukeko是由我妻子和我还有马丁·贝顿联合创建,目的是设计我们自己的IP, 和其他IP持有人进行合作,主要服务儿童市场。Pukeko强调的是让一群新西兰的年轻人聚在一起,打造属于我们自己的内容,面向全世界,教育全世界的孩子,这是它的重要意义所在。另外,我们也可以和维塔工作室、Park Road Post、以及其他威灵顿的自由娱乐机构合作,把这些内容推向世界。

维塔人才济济

Mtime:自从首次与彼得杰克逊合作以来,这个行业有哪些变化,又有哪些没有变?  

理查德·泰勒:一切都变了,影视作品的创作过程、一切娱乐形式,和我年轻时相比都变了。最显著的变化就是现在有大量有能力的人群,今天我们有许多的设计人员,我们平均每年要设计50到55部电影、电视或者游戏,其中一些设计师才二十岁出头,但他们的创造力、他们的内容令人惊叹。在Photoshop、Zbrush一类现代创作工具的帮助下,这些人创意井喷。在制作《指环王》时,全球只有少数出类拔萃的设计师能够满足我们的需求,我们有幸与其中一些人合作。

《雷鸟神机队》泰勒担任制片

Mtime:你提到了当导演会影响你现在的工作,但你在《雷鸟神机队》中担任制片人,这个经历有什么特别的么?  

理查德·泰勒:《雷鸟神机队》是Pukeko电影公司的作品,对于这个系列的策划我们非常小心。《雷鸟神机队》是我童年的一部分,我从小看这部动画长大,它已经融进了我们工作室的DNA。它宣扬的是无名英雄,极富教育意义,我从小就被这些东西打动,至今依然如此。在《雷鸟神机队》中,特雷西兄弟们挺身而出拯救生命,但每次做完好事都默默离开。相比于六十年代,我们现在也许更加需要这种精神,这是我们想要重拍《雷鸟神机队》的核心原因。

《雷鸟神机队》手工模型

理查德·泰勒:对我来说,能够成为《雷鸟神机队》制作团队的一员,真的意义非凡,这是命运的眷顾。我的工作就是创作这个剧集的同时,和维塔工作室的制作团队制作模型。这个过程非常有趣。在这个实体模型制作快被抛弃的时代,因为数字技术的革命性发展,我很高兴看到我们还有一支团队,依然在用传统手法为《雷鸟神机队》制作模型,我很高兴参与其中

维塔的挑战

Mtime:为维塔做品牌宣传,保持维塔的生存是否是一个挑战? 

理查德·泰勒:你必须让你的品牌、名字、公司、技能为世界所知,这也是我来接受采访的原因。当我们开始做消费产品时,我们从一个以客户为基础的公司,变成一个能和大批消费者进行交流的公司。另外我们还可以通过儿童节目和儿童分享产品,通过出版通过模型,通过我们从事的各种慈善事业,通过我们的工作,以及我们获得的荣誉打下坚实基础。

理查德·泰勒乐在其中

Mtime:作为维塔的领导者,如何领导、协调各部门的运作?  

理查德·泰勒:你可以跟随我工作一小时、一天或者一周,你就会惊讶要协调各部门的工作,我要承担多么繁重的工作了。有人肯定会说,这么大的公司,工作量肯定很大了。但对我来说,真正的挑战从来不在工作室方面。因为我就是痴迷于这些工作,我从来不把它当成一种挑战,我把它看成每天的新尝试。我没有每天都想上班,这里到处是宝贵的机会和精彩的创意,而且你是和你的朋友、同事一起合作,和你的妻子一起管理,所以这是很好的机会。话虽如此,有时我们的压力也是不可想象的,睡眠不足、工作辛苦,但这都是生活的一部分。

理查德·泰勒的压力

理查德·泰勒:对我来说,最大的挑战是当我打开自己的电脑,你要面对各种法律文件、业务、报价,每个客户都想提升成本效益,在成本固定的情况下能够减少产品成本的方法只有创新。具体就是一年前你用这种方法完成了工作,但现在客户只给你一半的时间、一半的成本完成。你只有两种选择,要么我们能力有限,您另请高人。或者你可以接下这个任务,然后发明一种新方法。所以你必须在繁忙的工作中,时刻进行创新。如你昨天所见,我耳朵里随时插着耳机。那东西我戴了18年了,我有18到20名员工在无线电上为了交流自由,同时也是为了创新自由,它让我们在互相聊天的时候也能随时创新。这是我们每天都面对的挑战。

维塔想要探索演出市场

Mtime:维塔工作室已经进军了多项领域,现在还有哪个领域你很想尝试但还没有进入? 

理查德·泰勒:我有一个领域想要更加深入探索,那就是现场演出。我也做过一些现场演出,我在威灵顿执导过两个大型节目,共有六十名卡司,一百二十名员工。因为我负责整场演出的指挥调度,那是一次慈善募捐演出,我们好不容易获得这个机会,并聚集了许多热衷于慈善活动的志愿者,这是一次非常好的体验。那次体验非常特别,因为我们是做现场演出,不是拍电影,你不能重来,不能修改,必须一气呵成。它让我们和现场演员建立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紧密联系。我也很想把我们的工作与大众分享,做成博物馆展览。

维塔设计师要求

Mtime:鉴于维塔工作室有这么多业务,你对设计师的要求是什么? 

理查德·泰勒:在面试新员工的时候,我最看重的是三项品质:热情、激情、毅力。你会发现这其中根本没有包含能力。我相信只要你具备这三项品质,能力是可以培养的。如我所说,你的内心已经有热情在燃烧,有创作的欲望;激情能够帮助你化热情为行动。很多人对各种东西充满热情,但他们不知道如何从热情中获得产出;至于毅力,持之以恒在我们这一行非常重要,入行前几天、前几月、前几年,你可能充满热情和激情,但时间久了也许你会处于最低潮,但我们依然要继续前进,这时就需要你的毅力了。

维塔喜欢敢于尝试的人

理查德·泰勒:从两方面讲,作为新西兰的公司我们很幸运,首先,这个国家的年轻人热衷于追求成功,他们充满激情,受过优秀教育,即便没有接受高等教育的人,也明白技能的重要性,知道要学好。另外一点,我们这个工作室和其他工作室不一样的地方在于,我们的男女比例是平衡的,有些人也许会说 :那又怎样?因为公司是我和我妻子一起经营的,所以我们男女员工都会招聘,因为除了性别差异,所有人都一样充满激情富有毅力,有能力胜任我们的工作。所以我们会招聘任何适合这项工作的新西兰人,我们想要的是敢于尝试的人。

电脑特效和实拍特效

Mtime:你怎么看待今天电脑特效和实拍特效之间的关系? 

理查德·泰勒:我们从来不会让制作方法来束缚我们的想象力。导演需要对这些影像进行分解,我们帮助分析这些画面如何分解成传统特效或是数字特效,实拍或是后期。但在概念设计初期,技术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创造力、想象力、以及通过视觉画面来讲故事。今天,只要是你想象出来的东西,都能在电影中以照片级写实度呈现,但大部分时候,当我们去看影院看大片时特效都近乎完美,你可能不喜欢它的美学。全球尖端数字技术行业的技术人员和艺术家能够提供无与伦比的特效画面,有时甚至是展现外太空场景,比如《火星救援》这种片子。

数字与实拍和谐发展

理查德·泰勒:电影还有其他必要条件,一部电影如果想要真正打动人心,它必须要让观众有情感联结。我们为什么去电影院?我相信最主要的目的不是去看视觉奇观,而是希望在一个半小时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内,与电影中的角色相连接,经历现实生活中不可能经历的冒险,所以电影要有情感联结。

  现在也有完全依赖动画特效的电影,而且很多都是非常优秀的作品,不过我们还是希望看到真实的场景、与真实物体互动的真实的人。我觉得这两者关系越来越和谐了,这些年来一直有关于数字和实拍孰优孰劣的争论,但现在两边的技术人员正在走向和谐相融,共同打造更好更漂亮的画面,这对这一行来说是一件好事。

《攻壳机动队》面对挑战

Mtime:在维塔制作的诸多电影中,哪一部最具挑战性?哪一部是你的最爱?   

理查德·泰勒:我们制作的第一部电影,就是我们做过最具挑战性的电影。我们刚做完《攻壳机动队》是一部非常精彩的电影,也是我们做过最具挑战的电影之一。它为什么会有挑战性?毕竟我们累积了二十七年的行业知识,先进的设备和经验丰富的技术人员。那是因为你给自己提出了挑战,因为你不想故步自封,“这东西我们以前做过,我们就用老一套方法再做一次吧,这样大家都轻松。”这不是我们的态度。只要是干这一行的都不会安于现状,你要努力创新,没有哪个观众会想看昨天看过的东西,所以你一定要不断挑战极限。

《指环王》48000多件作品

理查德·泰勒:《指环王》就是一个典型,它的挑战性不言而喻,我们花了七年半时间,5个部门158名工作人员打造出48000多件作品,而其中只有八分之一的员工有影视行业从业经验,对我来说这部电影最具挑战性的地方。一定要让他们相信只要去尝试,我们就能把英国近代文学史上最伟大的文学作品搬上银幕,推向全球。就是借助年轻人的热情和你的经验,打造出有价值的东西。你要鼓励大家迈出那一步,因为只要团结在一起,我们就有可能做到。这就是这些项目的挑战所在。我们明天做的项目,肯定会比昨天的项目更有挑战性,因为我们在追寻挑战,这才是我们每天起床的理由。

导演都是战略家

Mtime:和你合作过的诸多名导身上有什么特点,让他们的电影如此与众不同? 

理查德·泰勒:我们合作过的每个导演,不管是闻名世界的名导演,还是名气稍逊的导演,他们身上各有各的特点,他们有自己的灵感,有自己的工作方式,有各自的动力,但有一样动力是共同的,那就是想要向全球观众讲述一个精彩故事、为全球观众奉上娱乐。但我发现所有导演身上都有一项共同特质,只不过有些明显,有些不明显。那便是他们每个人都是一名战略家,他们能像将军一样制定战略,彼得·杰克逊是一位出类拔萃的战略家,他能够制定计划,调动成群的人,完成不可能的任务。

导演们的人格魅力

理查德·泰勒:另外一项优秀导演都具备的特质是人格魅力,坐在导演的位置,没有人格魅力,你是拍不好电影的。可以说只要你没有人格魅力,大部分事情你都做不成。你把一群有能力、有创意的成年人聚集到一起,把剧本上的文字打造成精彩绝伦的电影,有时甚至要经历数年的制作,要想带着他们跑到终点,你只能靠强大的人格魅力。不管是史蒂文·斯皮尔伯格、詹姆斯·卡梅隆、彼得·杰克逊这种大导演,还是乔纳森·金这类本地导演,小成本电影导演,他们都有一种能把所有人聚集到麾下的人格魅力,这也让我们的合作变得非常愉快。

泰勒和彼得·杰克逊合作25年

Mtime:和这些导演合作有没有什么有趣的回忆? 

理查德·泰勒:在我的职业生涯中,轻松有趣的回忆实在太多了,有时候我会突然想起一些,但坐在这里我很难选出一个印象最深刻的故事。我们有幸和彼得·杰克逊合作了二十五年,他能够以非常独特的视角看待电影制作,很多有趣的事情也是由此诞生。我自以为是一个乐于挑战极限的人,但彼得总是走的比我更远。我学会了永远不要质疑他的想法,因为时间会证明他是对的。

揣摩导演想要的东西

理查德·泰勒:在《指环王》系列的制作过程中这种例子太多了。他要我们做个东西,我们把自以为已经做到极致完美的东西交给他,然后他说:等你们做到两倍大的时候再来见我。我觉得这让人非常兴奋,因为他让你看到他的创意有多大。詹姆斯·卡梅隆,你永远不要满足他的期望,你要超越他的期望,因为他期待每个人都能做到他的要求。只要你能稍微超出他的预期,他就会非常开心,和这种充满想法和创意的导演合作真的很开心。彼得·威尔也是一样,他是个非常亲切的人,乔治·米勒也是,但在心底他们希望你能给他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比其他人做得更好。一个项目如果能建立这种关系,会让你更加积极,挑战极限。

维塔的新项目

Mtime:除了《长城》和《攻壳机动队》之外,你们目前还在制作哪些项目,接下来还有什么新项目? 

理查德·泰勒:我们今年很忙,每年都比前一年更忙。我们做《恐龙战队》做得非常开心,这原本是一部电视剧,现在已经做成了电影版。我们对主角标志性的战斗服进行了重新设计,我们还负责这些战斗服的制作,这又提升了我们在服装设计上的能力。我们刚刚完成了《长城》的制作,让我们有机会和中国导演张艺谋合作,我们的员工前往中国参与拍摄。我们和中国关系很好,我去中国十八年了每年都去很多次,所以我很熟悉和中方合作。但这次能和这位中国的名导合作真是一次难得的机会。

维塔合作《圆梦巨人》

理查德·泰勒:今年的《圆梦巨人》也上映了,我们很高兴再次与斯皮尔伯格合作,他拍过不少名垂影史的作品,他是个非常好的人,和他合作非常愉快,而且罗尔德·达尔的故事在我心中也有很重要的地位,我们很多员工也很喜欢他,所以能把他的故事拍成电影真的很棒。我们正在国家博物馆筹办另外一场维塔工作室的展览,蒂帕帕国家博物馆是以展出新西兰本土风土人情为主,两年前我们已经合作过一次军事展览,这次我们又有机会合作,真的非常棒。我们还有一系列的项目正在制作当中,很抱歉现在我不能透露,但未来几年这些作品我们都将在银幕上看到。

维塔的工作原则

Mtime:维塔工作室每项工作的指导原则是什么? 

理查德·泰勒:每完成一个项目,他们都应该感到自豪。他们为这个项目付出了一切,牺牲了和家人相处的时间、放松娱乐的时间,他们放弃去做更有意义的事情,选择把时间花在和我们一起并肩作战,而且他们尽心尽力。做电影是个很有趣的事情,离不开“妥协”二字,你要在有限的时间和预算中尽自己所能,在各种妥协下尽自己所能,在现实的前提下保持理想,给每个成员带来灵感启发,是我们的核心。仅仅完成目标还不够,我希望我们能开发出新技术,打造出一年前做不到的东西,或者回归被我们暂时搁置的传统手工制作,为影片带来精致的作品。

理查德·泰勒的第一个周边

Mtime:维塔工作室制作的第一件周边商品是什么?是什么让你们决定从电影制作转向衍生品制作? 

理查德·泰勒:我成年之后就一直在收藏各种收藏品,其实我从小就会开始收集了,只是我以前没有接触这种流行文化,所以我不知道这些模型的存在。我有幸去了洛杉矶,参观了泰勒怀特的Creature Features商店,那是一个流行文化的宝库,最重要的是,墙上摆满了精美的模型。我第一个做的模型是《疯狂肥宝综艺秀》里面的Cedric The Boar这个角色,我一共做了26个一模一样的手办,然后带去泰勒怀特的店,换来了一些我早期的藏品,我爱上了组装手办的感觉,现在这些商品都做的非常漂亮,但在那时你要用胶水去粘。

理查德·泰勒定义收藏品

理查德·泰勒:我们打造一个衍生品公司的愿望越来越强烈,其实我很不喜欢“消费品”这个说法,我喜欢叫它“收藏品”,即便我们是在做一本书,一件饰品,或是树脂模型,对我来说这些都是收藏品,因为这些是你想要收藏、好好保存的东西。要知道看完电影之后,关于电影内容的记忆会流失的很快,但一件收藏品,能让你永远记得你在片中喜爱或讨厌的角色,摆在你家的壁炉台或者是书架上,会给你带来无穷无尽的乐趣,这就是为什么我沉浸在这些收藏品之中,我觉得它们能给我带来无穷的灵感,而且我希望我们打造的收藏品,也能给有欣赏力的观众带来启发。 

为粉丝服务打造的艺术品

理查德·泰勒:我也从此开始收藏我自己的艺术品,比如经典电影角色、怪物、恐龙、机器人、美女等等,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制作《指环王》时,我想要打造一系列品牌周边产品的想法已经很久了。我们也尝试过打造原创IP,但都没有成功,然后我们拿到了《指环王》的授权,这就是一切的开始。我们当时做产品做疯了,我们实在是忍不住,做这些指环王的雕塑做的太开心了,有些人可能会觉得这些藏品就是摆在你的壁炉台上,等小孩一去上大学就装进箱子里的那种。我们不这么想,这些都是价格合理、质量上乘的艺术品,专为粉丝打造。在我眼中,在全球的收藏玩家眼中就是如此。

维塔希望接触中国观众

理查德·泰勒:维塔工作室每年都在打造各种收藏品,与全球观众交流,现在我们已经凭借《魔兽》触碰到了中国观众,《魔兽》在中国本来就是很流行的游戏,现在电影也人气火爆,这让我们有机会和中国观众分享魔兽作品,这真的让我们很激动,因为这又是一批全新的观众,能和他们分享我们的故事,希望我们也能和他们进行面对面交流,希望这种关系能持续下去。
作者:Todd Gilchrist   编辑:玩物丧志 关键词: 维塔 维塔工作室 理查德·泰勒 新西兰 长城 指环王 魔戒 阿凡达 金刚 猩球崛起 魔兽 攻壳机动队

相关文章